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35 千里送虎吞老羊

人生很多時候是矛盾的,時間會改變很多東西,讓原本沒法接受的事情變得不再排斥。世界上沒有心志氣強大到不在乎任何外界環境影響的程度,堅硬的心會變得柔軟,斬釘截鐵會變得猶豫不決……當踏出了那一步,突然會覺得,原來之前堅持的事情并不是特別重要。
  當方志誠接受葉輕柔之后,他突然想明白很多東西,原來自己有時候真的很固執。原本,覺得自己不接受葉輕柔的愛情,這對葉輕柔是好事,但事實上對她是變相的傷害。
  司機見恭叔不時地推開門,往走廊上張望,無奈地提醒道:“恭叔,你還是淡定一點吧,我估計今晚方市長不會從那個房間里出來了。”
  恭叔一臉嚴肅,低聲道:“他都已經結婚了,怎么能!”
  司機掏出一支煙遞給恭叔,突然想起恭叔已經戒煙好幾年,正準備縮回手,恭叔一把奪過了那只煙,叼在了嘴上,然后又跟司機拿了打火機,點燃吞云吐霧一番。
  恭叔似乎在自問自答:“究竟該怎么辦呢?我是否要給少爺打個電話?”
  司機哭笑不得道:“遠水解不了近渴。年輕人的事情,你就讓他們去吧。小姐年紀也挺大了,她有自己的主張。”
  恭叔郁悶地嘆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抽煙,低聲道:“你說咱倆這是怎么回事,感覺是從幾百公里之外把小姐送到了虎穴之中。”
  司機卻有不同的看法,嘀咕道:“我看小姐才是老虎,一路上脾氣急躁,生怕別人跑了。那方市長反而像個乖順的老綿羊,可是很淡定呢。”
  恭叔將煙頭捻滅在煙灰缸之中,苦笑道:“唉,仔細想想,你說的也有道理。其實少爺早在幾年前就琢磨著讓小姐嫁給他,但是誰能想到,他飛得越來越高。誰能想到當初的一個小秘書,現在已經是副市長了?”
  司機抹了抹嘴巴,道:“所以有句話叫做莫欺少年窮。”
  恭叔無奈苦笑道:“關鍵是葉家從來都沒有輕視過他啊。”
  葉明鏡很早之前就在外面放出了方志誠是葉家女婿的風聲,甚至這幾年來有不少人上門提親,都被葉明鏡給拒絕了。原因在于葉明鏡心中早已將方志誠視作自己女兒最好的伴侶,只可惜有緣無分,方志誠的仕途之路走得既平坦,又迅速,而且還爆出了是豪門蘇家的嫡系血脈。
  自從寧蘇兩家聯姻之后,葉明鏡便讓葉輕柔重新振作,選擇一個新的終生伴侶,但被她拒絕了。葉明鏡知道自己女兒的性格,倔強而固執,所以也就不逼迫,讓她自己選擇。
  雖然葉輕柔沒有名分地跟著方志誠,這消息傳播開來,在外面有些不好聽,但葉明鏡看得明白,其實在社會上這種現象見怪不怪,優秀的男人因為個人的魅力,會有許多女人圍繞在身邊。
  即使方志誠與葉輕柔結婚了,但誰也無法保證,他身邊就沒有其他女人。
  恭叔知道葉明鏡的想法,不過他心中還是覺得憋屈,這種憋屈來得古怪,但卻又無可奈何。
  ……
  葉輕柔在曹堯逗留了三四日,所以方志誠這幾天就一直沒有回迎賓館。
  早上八點左右,在樓梯口遇見隋琦,方志誠主動與之打招呼,隋琦卻是翻了個白眼,道:“這幾天樂不知蜀了啊?”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來了一個朋友,陪著她在曹堯到處轉轉。”
  隋琦一改溫和的脾氣,譏諷道:“不只是如此吧。曹堯官場人多口雜,你還是注意一點才好。”言畢,她加快步伐,往樓上疾行。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跟在她的身后,隋琦也不知怎的,心煩氣亂,一腳踩空,失去重心,幸好方志誠快步上前,摟住她的腋下,否則她恐怕得從樓梯上直接滾下。
  方志誠見隋琦花容失色,提醒道:“走路還是得當心一點。”
  隋琦很快反應過來,從方志誠的懷中掙脫,忍著腳踝的頭疼,咬牙往自己的辦公室行去。
  方志誠知道隋琦的意思,她恐怕是吃醋了。自己這幾日沒有回迎賓館,的確是有點小問題,但是他總不能把葉輕柔帶到迎賓館,那樣豈不是更加惹人非議?
  隋琦回到辦公室之后,摘下了高跟鞋,揉了揉疼痛之處,倒抽了一口涼氣,也不知是傷痛還是心痛,眼中竟然噙滿了淚珠。
  “這個混蛋方志誠!”隋琦低聲啐道,然后從柜子里找出了一雙平角的皮鞋。
  作為方志誠的鄰居,隋琦本能地每天都會到陽臺上逗留幾分鐘,但這兩日隔壁沒有任何動靜,所以隋琦知道他并沒有回來住。隨后她好奇之心促使之下,與人了解一番,得知方志誠這兩日住在曹堯一家準五星級酒店內,同住的是一位年輕的女性。
  隋琦覺得自己之所以對方志誠如此態度,是覺得方志誠對不起他的老婆。這才來到曹堯幾天,情人就上門了,男人是否都這么下賤?
  咚咚咚,房門被敲響,方志誠笑瞇瞇地站在門口,手里拿著一瓶紅花油,見隋琦扭過了俏臉,訕訕地說道:“剛才見你崴了腳,所以拿了一瓶藥過來。嚴不嚴重?”
  隋琦白了方志誠一眼,道:“不用你煩心。”
  方志誠聳了聳肩,走到隋琦的身邊,隋琦坐在沙發上,將受了傷的腳翹著,有點慚愧,笑道:“作為賠禮道歉,我給你上藥吧?”
  隋琦只覺得方志誠是故意這么說,真要讓他給自己上藥,他又如何做得出來,便故意譏諷道:“行啊,如果你給我上藥的話,我就不生氣了。”
  方志誠坐在隋琦的身邊,伸手托起她的玉踝,摘掉了鞋子,褪去肉色的絲襪,擱在自己的大腿上。
  隋琦見方志誠動真格的,下意識便往回縮腳,方志誠卻是一把摁住了她的小腿,將紅花油倒在自己的掌心,雙手合擊拍打了兩下,然后蓋在她腳踝的紅腫之處。瞬間,麻辣清涼的感覺從痛處傳來,方志誠小心地揉了兩邊,然后輕輕地點了點那處,笑道:“搞定了,每天都要按摩一次,大約一周就能痊愈了。”
  隋琦緊張得說不出話來,只能柔聲地點頭,道:“嗯!”
  這時門外傳來說話聲,她連忙推了推方志誠,低聲道:“差點忘記,等會有個會議,你趕緊離開。”
  方志誠連忙站起身,笑著提醒道:“千萬別忘了抹藥。”
  方志誠走出里屋,與市財政局和稅務局的兩名負責人照了個面。因為兩人沒有見過他,均是微微一愣。方志誠倒是主動喊了兩人,“蔡局長,高局長,你們好。”兩名負責人以為是市政府辦的普通新進員工,紛紛面無表情地嗯了一聲。
  在官場上就是這樣,很多時候你都需要對著冷臉,要學會孤獨,接受冷眼。因為自己是掛職副市長,雖然是常委,但分管的內容與主管領導有權力上的沖突,所以現在的方志誠處境相對比較尷尬。
  簡而言之,就是沒事做,也沒有什么人來主動拜訪。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方志誠打開反竊聽裝備,見儀器上沒有任何的動靜,暗忖涂道峰這兩日終于不敢玩什么花招了。翻開一份市發改委遞交上來的工作報告,仔細看了片刻,盡管知道自己的意見斌不重要,但方志誠還是在報告上寫下了幾個意見。
  按照曹堯市發改委現在的意思,主要對新城區進行建設,將曹堯經濟區域進行分離。老城區依然以傳統的工業和礦業為主,而新城區則努力朝曹堯大都市圈計劃推進。
  方志誠對于這種一刀切的方法,并不認可,因為從淮南南部城市的發展方式來看,搞新城區和舊城區經濟形勢分離這種政府規劃,不利于城市的綜合發展,很容易“跛腳”。老城區得到的資源不夠,經濟會萎縮,而新城區得不到老城區的支持,發展起來也會變得緩慢。
  王國岳采取一刀切,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因為曲康對老城區的控制,讓他根本無法插手。
  房門被敲響,方志誠抬起頭,只見涂道峰滿臉賠笑站在門口。方志誠向他招了招手,笑道:“涂秘書長,您來得正好,秘書名單搞好了嗎?”
  涂道峰其實早就準備好了一份名單,但自從那次被猴子“驚嚇”之后,他就一直在猶豫。
  涂道峰尷尬地笑道:“方市長,我過來就是跟你探討此事。因為你是常委,所以你的秘書人選,我上報給市委辦,由市委辦人事科幫你協調安排。”
  方志誠微微一愣,旋即明白涂道峰的意思,按照常理,雖然方志誠是常委,但因為實際職務是副市長,所以人事安排應該在市政府辦,但他害怕引火燒身,所以故意把皮球給踢了出去。如此一來,市長曲康不會對他有要求,而也不會得罪方志誠了。
  方志誠伸出手指在辦公桌上點了點,不悅道:“一個秘書人選而已,政府辦和市委辦也推來推去,看來這曹堯官場的管理制度問題不小呢。”手機用戶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