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933 地下攝影的秘密

凌晨一點,曹堯市的街道安靜下來。整座城市除了偶爾呼嘯而過的渣土車,萬籟俱寂。周圍的樓宇沒有亮光,涂道峰架著自己的車輛,表情雖然有些憔悴,但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之色。車輛轉過兩個紅綠燈,進入一個小區內,涂道峰下車之后,將相機包及三腳架取下,然后壓了壓鴨舌帽的帽檐,拐入其中一棟房子。
  站在三樓中間戶的門口,涂道峰掏出手機,發出了一條信息。十幾秒鐘之后,防盜門被打開,露出一張年輕的臉,涂道峰與他很熟悉,招呼道:“小G,人都來齊了嗎?”
  小G滿臉興奮地點頭,低聲道:“teacher涂,今天來的模特很不錯呢,保準你滿意。”
  涂道峰是一個業余的人體攝影師,這是他不為人知的另外一面。工作之余,他創辦了這個地下攝影工作室,拍攝一些與時尚有關的主題影集。這些影集會以不錯的價格賣給幾個渠道。
  這些渠道會把影集制作成各種各樣的制品,在島國、韓國進行銷售。相比較于華夏,帶人體藝術攝影都不是禁品,只要打上十八禁的符號,就能以正常的流程出售。
  而且,隨著華夏國內市場的慢慢培育,這些影集制品在黑市上也很有銷路。有人曾經以十萬元買過一套涂道峰的作品。
  當然,涂道峰在這個圈子里并不使用真名,他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teacher涂。
  涂道峰走入屋子,床上躺著一個半裸的少女,雙手環抱在胸口,見到涂道峰并不顯得慌張,反而嫣然一笑,大方地將身體裸露出來。
  少女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但涂道峰知道,她并不是第一次節拍地下工作室的攝影工作。涂道峰以專業眼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輕聲囑咐道:“你的胸部雖然很豐滿也挺翹,但左右有些不對稱,所以等下拍攝的過程中,盡量用右側對準鏡頭,那樣可以讓人忽略這種小細節。”
  少女點了點頭,笑道:“teacher涂,我的名字叫做阿雅。”
  涂道峰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這少女跟自己女兒差不多大,但卻生活在另外一個世界之中。像阿雅這樣的女孩,一般都是初中便已經輟學,然后在社會上混跡。家里對她們失去信心,所以放任她們。
  涂道峰靠近阿雅,仔細地看了看她的身體,這讓阿雅覺得有點不適應,盡管她對男女的事情沒有太多的芥蒂,但涂道峰年齡這么大了,還是讓她感覺到排斥。
  涂道峰朝身后的助手小G招了招手,指著阿雅胳膊上的一處傷疤,道:“這里需要處理一下,否則的話,后期即使處理了,恐怕也會很難看。”
  阿雅意識到涂道峰是在檢查的身體有沒有明顯的傷疤,臉色一紅,暗忖這個攝影老師太古怪了。
  這道傷疤是自己一年之前,與前男友分手的時候,用煙頭燙傷的。自己之所以會進入地下野模,也是因為前男友的緣故。
  她這份工作收入不錯,像這樣的片場跑一次,至少可以獲得三千元,一個月能接四次的話,月薪就可以過萬,在當地屬于很高的收入人群。而且在片場之中,也不乏一些需要其他服務的人。阿雅可以接受其他服務,比較大方的老板會給很多小費。
  這也是為何工作還沒有開始,阿雅就已經把衣服脫光,這也是試探在場的所有人。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有幾個人都對自己表現出了欲望,但阿雅判斷他們都不是什么老板,這個叫做teacher涂的老板倒是有點氣派,只是根本沒有把自己當女人來看。在他的眼中,自己就是一個工具和擺設。
  在涂道峰的安排下,工作人員將場景布好,阿雅走在燈光面前,在涂道峰的指示下,開始擺弄各種姿勢。今天的拍攝主題是青春物語。一開始阿雅穿著一件日系的水手服,白衣藍領短裙黑襪白鞋,隨著主題和劇情的深入,阿雅會若隱若現地露出敏感的位置。
  阿雅的胸部并不是很大,但在涂道峰的眼中,這恰是青春最明顯的標志,所以他讓小G取來了一盆水,直接往阿雅的身上澆去,如此一來,阿雅因為沒穿內衣,所以含苞欲放的蓓蕾高高鼓起的姿態,足以引爆任何向往青春少女的內心的洪荒之力。
  拍攝了上百張之后,涂道峰變得越來越興奮,他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加速了,因為很快得進入下個環節,他讓阿雅褪掉了一條襪子,然后有脫掉了內褲。
  阿雅稍微猶豫了一下,聽從涂道峰的意思,將粉色的卡通內褲褪下,放在了手邊,涂道峰從自己的角度望去,發現了靈感,快速地摁動快門。阿雅掃了一眼手邊的內褲,知道涂道峰為何這么興奮,臉上終于紅了起來。
  “teacher涂,為什么要拍臟東西!”阿雅低聲道,這條內褲前天并沒有更換,所以上面沾了許多黃色的分泌物。
  涂道峰搖了搖手,突然變得耐心起來,解釋道:“什么是青春?就是要足夠的神秘,能夠調動人體內的欲望。”
  拍攝的時間很長,到了三點左右,涂道峰才覺得差不多。而阿雅也穿起了衣服,她來到涂道峰的面前,低聲道:“teacher涂,你需要其他的服務嗎?”
  涂道峰微微一怔,搖了搖頭,與小G吩咐道:“今晚給阿雅多支付兩千元。”
  阿雅張大嘴巴,有些激動,因為她沒想到涂道峰會這么大方,低聲道:“你跟其他人不一樣。”
  涂道峰一本正經地與阿雅說道:“在很多人眼中,我的工作處于黑暗地帶,但我認為這是一種藝術。”
  阿雅卻是啞然失笑,道:“你也太好笑了。這是什么鬼藝術!”言畢,她從小G的手里接過了錢,打了個OK的手勢,“謝了,如果以后還有需要的話,盡管叫我。我還可以尺度更大一點。”
  涂道峰對阿雅這樣的女孩也是見多了,讓小G去送她離開,然后開始整理物品。工作室只在每周五才會開放,因為平時涂道峰都需要應付繁雜的工作。不過,接了這份工作之后,涂道峰并不覺得辛苦,而是覺得由衷的滿足。他在進入公務員梯隊之前,一直認為自己應該從事與藝術有關的工作。
  臨走的時候,涂道峰聽到小G與其他工作人員在討論阿雅,覺得那個女孩不錯,是不是要與之發展成為定期的炮友。涂道峰對這些并不在乎,因為這就是圈子的規則,男女之間的關系不是一般的復雜。
  涂道峰交代好小G剩余的工作之后,這才離開工作室內。等涂道峰離開之后,其余人變得更加活躍了。小G打了個響指,笑罵道:“趕緊干活吧,阿雅的聯系方式我已經留下了,等下就給你們,至于上不上鉤,就看你們各自的能耐了。”
  涂道峰下樓之后,發現阿雅還沒有離開,她裹著一件寬大的風衣,站在小區的路燈下,用腳不停地踢著地面。見到涂道峰之后,阿雅表情瞬間綻放,奔跑到在涂道峰的身前,道:“teacher涂,我終于等到你了。”
  涂道峰詫異道:“你怎么不離開?”
  阿雅討好地笑道:“不一定能打到車,所以想讓你送送我!”
  涂道峰嘆了一口氣,道:“好吧,你跟我上車吧。”
  涂道峰發動車輛,阿雅坐在副駕駛,不停地說話。涂道峰沒有回應阿雅,他一直覺得這樣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能夠近距離接觸到許多人覺得匪夷所思的人和事。
  “前面的路口讓我下車!”阿雅低聲說道。
  “怎么?到家了嗎?”涂道峰將速度降了下來。
  “我想尿尿!”阿雅笑著說道,“剛才在工作的時候喝了很多水,一直憋著。”
  涂道峰翻了個白眼,將阿雅放下。阿雅下車之后,就蹲坐在路邊,嘩啦啦地下起了雨。涂道峰下車抽了一支煙,阿雅尿得很快,涂道峰掐滅了煙,重新上了車。
  阿雅這時湊了過來低聲道:“大叔,要不要玩車震?”
  涂道峰搖了搖頭,苦笑道:“我對這個沒興趣!”
  阿雅嘆道:“真沒勁。我特地等你的。”
  涂道峰笑了笑,他見過很多這樣的女孩,并不是因為自己手握權力靠近自己,而是因為在相機拍下的那瞬間,留住了她們的心,僅此,他就已經趕到滿足。
  將阿雅丟在一個快捷酒店的門口,涂道峰驅車回到家中,妻子和女兒都已經睡著,所以他的動作盡量保證很輕,只打開燈光最弱的筒燈。
  燈光亮起的瞬間,他突然覺得不對勁,因為陽臺的玻璃拉門被打開,一陣冰涼的風迎面吹來,讓他起了雞皮疙瘩。
  “你是誰!”等涂道峰看清楚坐在沙發上搖晃著一直紅酒杯的瘦高男人,他臉色大變,目光中透出恐懼與慌張。
  “噓!”猴子將食指放在嘴邊,輕聲道,“終于等你忙完,有空介紹自己了。你可以喊我猴子或者英文名monkey,teacher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