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932 扯掉兔子的尾巴

方志誠接到葉輕柔到來的消息,也就在一兩個小時之前,他剛剛報到為多久,手上沒有太多的工作,所以與市政府辦人事處請了假。給葉輕柔預定的這個酒店,是位于宏大廣場的準五星級酒店——杜若大酒店。目前曹堯只有幾家四星級酒店,因為杜若大酒店是新建而成,所以檔次也是最高的。
  準五星和五星的差別在于,是否被國家旅游局評定,并進行掛牌。但事實上,準五星酒店是按照五星級酒店的標準而建造,但只是因為經營的時間未及一年,所以還沒有資格申報評星。當然,在酒店業也有一些賓館,為了突出硬件很好,所以故意在宣傳的時候,加個準字。
  方志誠開了三個房間,葉輕柔、恭叔和司機每個人各一個房間。拿到房卡之后,恭叔和司機兩人識趣地先行離開,給方志誠、葉輕柔騰出私人相處的空間。等恭叔和司機先上了電梯,葉輕柔撅起了嘴巴,抱怨道:“哥,你為什么不想我?為什么不來找我?”
  方志誠笑了笑,先行一步,摁了一下電梯的按鈕,道:“小柔,你如果還是這樣,那么我就只能送你回去了。”
  葉輕柔瞪了方志誠一眼,不悅地說道:“又來威脅我,這次隨便你怎么說,我都不會輕易離開了。”
  方志誠嘆氣道:“都是大集團的執行董事了,怎么說話還是怎么幼稚?”
  葉輕柔挽住方志誠的胳膊,用力地貼靠在自己的胸口,笑道:“在別人的面前,我可以故作深沉,但在你面前,我永遠都是那個十八歲的少女。”
  方志誠感覺胳膊傳來暖洋洋的感覺,無奈地笑了笑,任由她挽著,兩人上了電梯。進了電梯之后,后面跟上來一對男女,葉輕柔突然問道:“姐夫,咱們晚上要不就不回去了?反正姐姐不在家,小侄女由我媽照看著,保準沒事兒。”
  方志誠立馬臉色垮了下來,因為能從那對情侶的眼中瞧出鄙夷與驚訝之色。
  方志誠尷尬地咳嗽了一聲,道:“那行啊,不過你老公那邊怎么辦?他知道你在外面鬼混,會不會把你給打死?”
  葉輕柔擠眉弄眼的配合道:“無所謂,大不了離婚就是了,然后你也跟我姐離婚,這樣咱倆就能雙宿雙棲了。”
  電梯停在了六樓,那對情侶下了電梯,等門再次關上之后,葉輕柔捂著嘴巴,咯咯直笑,“姐夫,剛才那兩人恐怕心里,在暗罵咱倆,真是一對狼狽為奸的狗男女。”
  方志誠卻是搖了搖頭,道:“不會的。他倆只會在想,怎么這兩人與他倆一樣的狀況。或者在想,咱倆是不是故意說給他們聽,拆穿他們的心思了。”
  叮咚一聲,電梯到了八樓,葉輕柔與方志誠相繼出了門,葉輕柔一臉詫異地問道:“你怎么會這么認為?”
  方志誠淡淡一笑,分析道:“現在是下午四點,那兩人都是本地人,年齡在三十歲左右,肯定都結過婚,還有家庭,否則這個時間怎么會來開房呢?肯定是來偷情的。另外,男女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但眼神之間有曖昧的交流。”
  葉輕柔追問道:“那你怎么判定,他倆是姐夫和小姨子的關系?”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因為你在與我說話的時候,那個女人臉色明顯的漲紅,這是受到刺激的緣故。而那男人盡管表現入常,但出電梯的時候,加快了步伐,被戳中了傷疤的樣子。”
  葉輕柔仔細回憶剛才的經過,點了點頭,“仔細一想,還真是這么一回事。”
  方志誠笑了笑,多年復雜官場經歷,讓他的心思變得縝密,什么樣的表情背后有什么樣的故事,他大致能夠揣摩出來。尤其是像宋文迪那樣的干部,對人心和人性的研究有很深的造詣,能從只言片語還原很多他事先并不知道的場景。
  給葉輕柔訂的是一間套房,進屋之后,葉輕柔將外套脫下,掛在衣架上,然后指著沙,道:“坐吧。”
  方志誠笑了笑,坐在了沙上,葉輕柔提著熱水壺去燒水,他從后面打量葉輕柔的背影,婀娜多姿,纖細修長,不僅心跳加了些許。
  葉輕柔給方志誠泡好了茶,方志誠接過喝了一口,問道:“游戲還在玩嗎?”
  葉輕柔嘆了一口氣,苦笑道:“畢業之后,就刪掉賬號了。雖然不舍得,但畢竟還是得回歸現實。”
  方志誠對葉家的情況有所了解,盡管還是保持盈利,但對比之前的高增長,展度變得異常緩慢,葉明鏡的身體不大好,導致內部管理出現了一定的混亂,所以葉輕柔才會臨危受命,代替葉明鏡成為遠湖集團的舵手。
  遠湖集團現在經營的多為跨國業務,所以受到政局的影響比較明顯,所以葉輕柔的壓力很大,已經將全部精力放在公司管理上。
  門鈴被摁響,葉輕柔過去開門,恭叔提著箱子,道:“小姐,這是你的行李箱。”
  葉輕柔接過之后,笑著與他說道:“等下你們自由活動吧,我這邊不需要你們管了。”
  恭叔眼中露出復雜之色,瞟了方志誠一樣,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滿懷憂慮地離開門口。葉輕柔拖著箱子,朝方志誠拋了個媚眼,道:“我換件衣服,你千萬不準進來!”
  葉輕柔進了里屋,并沒有把門反鎖,而是留了一道縫,從方志誠的位置往門縫瞧去,可以看到里面的場景。只見葉輕柔脫掉了打底衫,露出纖細白嫩的胳膊,方志誠頓時覺得有點口干舌燥,正因為從這個角度望去,只能看到浮光掠影,這種滋味更加折磨人。
  葉輕柔似乎知道方志誠的心思,在房間里喊了他的名字。
  方志誠站起身,迅地又坐了下來,腦海中理智與**開始交戰。一邊幻想葉輕柔輕解羅裳的撩人姿態,一邊提醒自己,克制住情感,保持清醒。
  葉輕柔又喊了一聲,“哥,你還在外面嗎?趕緊進來,我需要你的幫助。”
  方志誠終于還是起身,推門進了房間,見到葉輕柔的瞬間,頓時覺得氣血翻涌,眼冒紅光。
  葉輕柔換了一套兔子裝,頭上兩只毛茸茸的長耳朵,頂端微微垂下,黑色的連體衣胸口白毛外翻,掩不住胸口大片晶瑩雪白的玉*肌,兩條修長纖細的**裸露在空氣中,宛如兩段嫩藕。
  方志誠愣了半晌,回過神來,道:“你喊我進來,不會就是為了讓我評判一下,你這件衣服是否合適吧?”
  葉輕柔紅著臉,轉過身,指著臀部,苦笑道:“你看看,是不是有縫?”
  方志誠湊近望去,只見兔子裝下身尾巴處,出現一道口子,露出粉色的短褲,苦笑道:“的確壞了,還把底*褲給暴露了。”
  葉輕柔連忙捂著那處,紅著臉瞪了一眼方志誠,道:“真是討厭,你趕緊出去吧!”
  方志誠在葉輕柔全身上下打量,笑道:“你換這一身,不就是為了給我看的嗎?”
  葉輕柔惱道:“網購還是不靠譜,在一家淘寶店買的,沒想到質量這么差,剛穿就炸線了。”
  方志誠盯著她的腰部以下,自言自語地評價,道:“主要肉不少,所以才會包不住。”
  葉輕柔聽方志誠這么說,撿起手邊的一只抱枕,朝方志誠摔了過去,方志誠輕而易舉地接過抱枕,卻現葉輕柔如同雌兔下山,猛撲了過來。
  方志誠往后退了兩步,葉輕柔將他逼到了墻邊,雙手勾住方志誠的脖子,氣喘吁吁地說道:“哥,這次我再也不會放過你了!”
  方志誠鼻子里滿是葉輕柔的體香,目光自然地落在她的胸口,那處已不是幾年前的鐘靈疏秀,變成了重巒疊嶂。他閉上了眼睛,掙扎地嘆道:“小柔,別逼我犯罪!”
  突然一陣酥麻且疼痛的感覺,從肩膀上傳來,葉輕柔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吐氣如蘭地對他說道,“哥,你就要了我吧,這么多年來,我一直為你守身如玉,至今連女人的滋味都不知曉究竟是什么?算我求你了,讓我知道,究竟什么叫做女人吧?”
  葉輕柔這幾句話,嗓音糯軟,比起以往的大大咧咧多了知性,這是方志誠喜歡的那種味道,有點內斂,有點奔放,有點俏皮,有點欲拒還迎。
  方志誠終于做了決定,他知道葉輕柔并沒有欺騙自己,這么多年來,葉輕柔一直沒有交男朋友,她心中將自己當成了唯一的男人。
  盡管她是個小妖女,但至今極有可能還是未經真正的男女之事。這是一種獨特的誘惑,敲開了方志誠的心理防線。
  方志誠托住了葉輕柔的臀部,將她輕輕一拋,摔在了床上,葉輕柔被方志誠突然的暴力弄得有點暈眩,然后就現已被他翻過身,趴在了床上,隨著嘶啦一聲響,葉輕柔覺得下身一涼,沒好氣地轉身白了方志誠一眼,啐道:“你撤掉我的尾巴做什么?”
  方志誠笑道:“既然露了破綻,自然要從破綻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