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31 葉家有花正綻放

方志誠沒有在辦公室逗留許久,因為這里還不是自己的私人領地,暫時還充滿了陰謀的味道,出了一號樓,來到停車場的一輛黑色轎車前,方志誠打開車門,坐在后排。郭勁遠摘掉墨鏡,問道:“出去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這輛黑色的豐田車已經跟了自己許久,即使自己去部委工作,也讓郭勁遠帶著它相隨,如今在曹堯已經報道完畢,方志誠就讓郭勁遠將之送到曹堯。郭勁遠的身份已經轉變,現在是蘇家的車隊司機,其實就是方志誠的專職私人司機,薪水由蘇霖支付。
  方志誠并沒有將郭勁遠僅僅視作司機,從某種角度上將他往管家的方向培養。燕京老宅的管家嚴爺對郭勁遠的評價很高,已經將他當成了自己的接班人,郭勁遠也將自己的家人接到了燕京。
  轎車緩緩駛出市委大院,差不多十分鐘之后,停了下來。
  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然后給孟虎打了個電話。未過多久,孟虎的那輛吉普車抵達,方志誠推開車門,上了孟虎的車,將一個電子設備遞給他。孟虎調試了一番,面色沉重,道:“這部反竊聽設備是軍方剛剛研制出來的,能夠對全球現在熟知的所有竊聽裝備有所監控。看來你辦公室的確有問題,要不要我幫你清理一下?”
  方志誠眉頭擰起,道:“暫時不用了。我今天已經點過涂道峰,相信他不會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以后你定期幫我檢查一下,就好了。”
  孟虎鄭重其事地點頭,嚴肅地說道:“看來曹堯的情況的確復雜,那些人的膽子也太大了。要不要我給他們吃點苦頭?”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暫時還是先低調蟄伏吧,畢竟他們是地頭蛇,等我們熟悉他們的情況,再動手不遲。當然,也要給他們一點顏色,否則的話,他們或許會有恃無恐,變本加厲。”
  孟虎知道方志誠有所安排,問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涂道峰的個人資料,我研究過,非常喜歡攝影。”方志誠輕聲道,“當一個人太過癡迷某個領域,他必然會有破綻。”
  孟虎點了點頭,道:“我會深入點調查,然后再給他一點提醒。”
  方志誠在孟虎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這次事情你得交給別人來辦,畢竟你以后要逐步走到臺前,那個叫猴子的不錯,不妨讓他來試試。”
  孟虎無奈地笑道:“猴子這個人很精明,就是沉不住氣,還需要磨練磨練。”
  方志誠道:“一切交給你了。”
  孟虎的組織關系已經從部隊轉到淮南省委組織部,宋文迪正在積極地協調,將孟虎的關系調入曹堯。按照孟虎原先在部隊的級別,此次到曹堯,至少能擔任正處級干部。按照原先的想法,孟虎可以調入曹堯市公安局,但現在的公安局長由政法委書記兼任。
  如果孟虎進入公安局,只能高級低配,以正處級身份擔任副職。
  與幾年前不一
  樣,方志誠可以一人獨自去霞光發展,但他現在所處的競爭環境更加激烈,如果身邊沒有一群可靠的助力,那將步步維艱。
  等方志誠下了車,上了那輛本田車,并消失在視野之中,孟虎掏出手機,給猴子打電話。
  瘦高的猴子幾分鐘之后,便開著一輛破爛的電動三輪車,停靠在不遠處。猴子今天偽裝的是一名水果攤老板,他帶著一頂破氈帽,看上去十分狼狽。
  孟虎見他這般模樣,一把摘掉那氈帽,放在手上打量,忍不住笑道:“怎么這副打扮?”
  猴子嘆氣苦惱道:“還不是曹大嘴看多了鄉村愛情故事,認為水果販子就應該邋遢,所以就把我扮成了這鳥樣。”
  孟虎點點頭,道:“王那邊如何?有沒有什么動靜?”
  猴子壓低聲音道:“王國岳每天的行程固定,沒有什么特別之處,只是關若飛似乎有點不對勁,昨天晚上他去見了一個年輕的女人。”
  孟虎虎目閃過一道光芒,沉聲道:“還有什么其他線索嗎?”
  猴子壓低聲音道:“那女人還帶著個嬰兒……”
  孟虎沉聲道:“這件事你交給曹大嘴接手,現在還有其他任務交給你來辦。你現在需要去調查一下市政府秘書長涂道峰此人,并想辦法給他一點警告。他在誠少的辦公室里安置了竊聽裝備。”
  “媽的,膽子也太肥了吧!”猴子憤憤不平地說道,“你等著,我會讓這個家伙一點顏色看看。”
  猴子從孟虎手中接過氈帽,然后下了車,騎著電動三輪車離開。
  孟虎突然對涂道峰感覺到一絲同情,因為猴子這人的性格暴躁,屬于一點就燃的那種,被他纏上了,恐怕會吃不少苦頭。
  ……
  白色的路虎極光高速地行駛在公路上,坐在后排的葉輕柔氣色不大好,時不時地干嘔幾聲,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恭叔,無奈地說道:“小姐,不行的話,咱們找個口子下去吧,找個酒店,調整一日,免得你身體更不舒服。”
  葉輕柔倔強地搖了搖頭,望著窗外滿山的綠色,低聲道:“沒事兒,只是暈車而已。”
  恭叔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葉輕柔當然不是僅僅是暈車,剛從海上回來,得知方志誠已經到了曹堯,所以就按不住性子,要去見他。葉明鏡擔心葉輕柔,于是便安排恭叔和司機親自陪同。
  相比較幾年前的葉輕柔,無論是外貌還是氣質都改變許多,唯一不變的,就是對方志誠的迷戀。
  盡管知道方志誠已經結婚,但葉輕柔也從來沒有放棄過對方志誠的情感。
  這兩年來,只要提到相親,就會被葉輕柔無比嚴肅地拒絕。為此葉明遠也沒有辦法,讓葉輕柔自己看著辦。
  葉家這兩年的近況并不是特別好,盡管核心業務船舶制造還在持續經營,但因為全球經濟形勢并不景氣,所以出現下滑的狀態,這讓葉明遠壓力很大。尤其
  是去年,葉明遠還得了一場重病,所以現在葉輕柔已經開始陸續接受葉家的家業。
  雖然剛出社會,但葉輕柔展現了過人的經商能力,在她的推動下,葉家的主營業務正在升級,從制造型轉向服務型,利用遠湖集團的境外業務,在幾個國家開辟港口,準備從事跨國海運貿易。一方面將其他國家比較有特色的產品,運送至國內;另一方面將本國的商品轉銷國外。
  制造型企業已經過時,下一個時代是商貿型企業,葉輕柔的戰略目光還是相當精準,畢竟她可是高智商的學霸。
  葉輕柔剛從海上回來,是為了親身了解海運的一系列的環節,從而做到心中有數。
  “小姐,我看著你長大,見你這么辛苦,真的有點舍不得。那個方志誠,根本配……”恭叔將源頭指向了方志誠。
  葉輕柔擰眉打斷道:“恭叔,這與他有什么關系。你們都知道,一直都是我在喜歡他。我愿意為他付出,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想法。”
  恭叔滿嘴苦澀,葉輕柔說得沒錯,方志誠或明或暗地提醒過葉輕柔,而且至始至終與葉輕柔也保持了距離,但葉輕柔還是如同飛蛾撲火。
  方志誠是葉輕柔的初戀,這段初戀給葉輕柔帶來很大的變化。恭叔對方志誠的看法也是五味雜陳,若不是方志誠從中協調,葉輕柔和葉明鏡的關系至今恐怕還是很僵。而葉輕柔任性刁蠻的性格,也是因為方志誠而慢慢變化。
  恭叔原本打心底地希望方志誠能夠娶葉輕柔,成為葉家的女婿。但是,自打方志誠結婚之后,壓就對方志誠充滿了怨恨,覺得他辜負了葉輕柔,也辜負了葉明鏡。
  路虎又加快行駛的速度,葉輕柔昏昏地睡去,恭叔放松地吐了一口氣。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葉輕柔睜開眼睛,發現車門已經打開,門外站著一個熟悉的人,他身材高挑,方正而清秀的臉,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哥!”葉輕柔揉了揉眼,笑道,“這是到曹堯了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伸出一只胳膊,讓她扶著自己的手腕,她輕輕一跳,下了地盤很高的路虎極光。
  葉輕柔的手掌清涼,柔軟而滿是彈性。原本略有些嬰兒肥的俏臉,如今多了些許棱角分明,簡單地描畫了眉線,化了眼影的緣故,原本清澈的亮眸透出了成熟女人的嫵媚。
  恭叔見方志誠和葉輕柔很是親密,下意識地擰緊了眉頭,不過他終究還是沒有說話。若是換作幾年前,他早就一腳踹過去了。但現在的方志誠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身上的氣場,都比以前深邃了許多。
  在方志誠的身上,恭叔嗅出了一絲葉家老爺子巔峰時期的味道,這是熟稔世俗關系,在復雜官場中凝聚起來的氣度與魄力。
  恭叔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隨后他連忙趕走并且打消這個念頭,葉家的掌上千金怎么能變成家族利益的一枚棋子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