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930 身邊處處皆陷阱

王國岳依然溫潤如玉,耐心地聽完隋琦講完,輕嘆了一聲,道:“隋琦,你聽過一句話嗎?關心則亂。我很了解你,知道你不會在男女之事給別人留下話柄,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要提醒你。這或許因為……我對你有感情!”
  王國岳風度翩翩,相貌清秀,屬于標準的俊朗男子,任何女人被他如此表白,都是難免心悸神搖。
  隋琦晃了晃神,嘆氣道:“國岳,我跟你說過,不要再提起以前的事情,一切就讓他隨風而去吧。以后我們是同事,你是上司,我是下屬,討論的話題還是以工作為主,不要偏離方向。至于我的私生活,也無需你介懷。志誠,是一個很優秀的干部,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與你一樣的因子,你們都是能夠干大事,有謀略的人,如果你們攜手,一定能夠辦成很多有利于在曹堯的大事。”
  王國岳站起身,臉上露出嚴肅之色。王國岳很少會在外人面前表現得如此沉重,他總能給人安全感,讓人沉浸在如沐春風之中。隋琦覺得很意外,同時也意識到方志誠和王國岳并非那種相處甚歡的關系。
  “現在曹堯的情況,你很清楚,曲康總攬市政府大權,常夢圓潛伏在暗處,一點也不能讓人省心。”王國岳無奈地說道,常夢圓是市委副書記,三號人物。曲康之所以能夠占據較大優勢,是因為在黨務工作上有常夢圓暗自相處。
  常夢圓比曲康在年齡上更有優勢,他是共青團系統出身,在淮南省委組織部的干部名單中排名非常靠前,不出意外的話,等曲康離任之后,常夢圓就能更進一步,擔任曹堯的市長職務。
  在曹堯地方官員的眼中,曲康是核心,常夢圓是接班人,而王國岳只是空降兵,將現在的職務視作磨刀石,等刀刃鋒利之后,還是得離開曹堯。所以這曹堯的天下,終究還是曲康與常夢圓兩人的。
  隋琦也站了起來,往王國岳的方向走了幾步,道:“正是因為環境復雜,所以你可以利用方志誠來平衡一下。”
  王國岳嘴角翹起了無奈的笑意,道:“你的建議,我也有所考慮。只是曲康那邊,難以讓我如愿。以方志誠的分工為例,我原本是想讓他主管發改委,沒想到曲康來了一招協管發改委,并給他按上了其他的職務。這其實在變相地將他的權力給分散、稀釋。能做到的,我也僅此而已,許多事情還是得他自己爭取。當然,正如你所言,方志誠不時一個好惹的人物,以曲康的能力,恐怕還壓不住他。”
  隋琦從王國岳口中聽出了高度的贊賞,心中大定不少。她也意識到,王國岳并非有意與方志誠為難,如今方志誠遇見的最大問題,還是在曲康身上。
  等隋琦出了辦公室的門,王國岳眉頭緊鎖起來,給關若飛打了個電話。
  關若飛正在召開組織部內部會議,商議近期全市處級以上培訓班的事宜,他見是王國岳的電話,便讓常務副部長邊文玉暫時
  主持會議。
  “若飛,方志誠所住的那個房間,能不能調整一下?”王國岳語氣平和地說道。
  關若飛詫異道:“岳少,之前不是你說,要故意用這招引起輿論,讓兩人有意避嫌,以此來離間兩人的同盟嗎?”
  王國岳沉默了片刻,在這件事情上他的確有點動搖,許久才道:“罷了,暫時還是如此安排吧。對了,曲康和常夢圓那邊有什么動靜嗎?”
  關若飛低聲道:“昨天我接到通知,之前報上去的處級培訓班名單,在常書記那里卡住了。”
  王國岳疑惑道:“在書記會議上,不是已經達成意見一致了嗎?”
  關若飛苦笑道:“他也并不是說反對,只是以其他理由不簽字。昨天帶隊到淮北省進行調研,估計還得有十天半個月才能回來。”
  王國岳沉默片刻,淡淡道:“既然他不尊重書記碰頭會的結果,那我也沒必要尊重他了。”
  關若飛頓了頓,點頭道:“我知道該如何處理了。”
  電話結束,王國岳站在窗口,望著滿院的春色,心緒復雜。如今的曹堯盡管很復雜,但比剛來的時候已經要好很多。從曲康這幾次常委例會的態度來看,已經開始收縮策略,而常夢圓的態度也明顯,不愿與自己硬碰硬。
  全市處級培訓班只是第一步,等結束之后,組織部會從中挑選出一批合適的人才,將之輸入陣營的血液之中。
  王國岳梳理曹堯干部梯隊的方式,中規中矩,先是以雷霆手段,在高層之中立威,然后再從核心層入手,鋪墊自己的力量。按照這種方式,不出兩年時間,曹堯的官場體系將會有所改變。
  常夢圓也是一個聰明之人,所以即使在書記碰頭會上表態,但事后還是表現出了不滿。
  按照組織程序,常夢圓是市委副書記兼任市委黨校校長,黨校若是召開培訓班,是需要他這個校長簽字認可的。如今他不簽字,這就說明在黨校培訓的流程上,出現了不符合規章制度的問題。
  王國岳讓關若飛跳過常夢圓,也是有策略的,既然常夢圓準備帶隊去其他省市調研,那么作為黨校副校長的關若飛就有黨校工作的決定權。
  相比較于常夢圓和曲康兩人,王國岳倒是有種成竹在胸的感覺,因為他熟悉這種干部,在體制里跌打多年,他們下一步棋子會怎么走,大致能推敲出一二。
  當對于方志誠,王國岳盡管研究他很長時間,早在兩三年前就開始關注他,但至今還是沒有摸出他的思路,這是一個總會打出奇怪招數的家伙,喜歡劍走偏鋒,往往能收獲奇效。
  這并不說明方志誠莽撞且運氣好,只能證明他是一個善于謀劃之人。
  原本自己打算離間隋琦與方志誠的關系,沒想到卻被他利用,反將了一軍。從隋琦現在的態度來看,已經動搖,與方志誠走近了。
  這也是
  因為在曹堯三中女學生失蹤事件上,方志誠對隋琦提供了較大的助力。
  王國岳終于意識到臧毅當初的無奈。臧毅的失敗,是因為方志誠太過出色,根本壓不住他的光芒。
  王國岳是一個懂得正視對手的人,既然重視,自然會為他量身打造好幾套策略。
  ……
  市政府與市委相隔兩個街道,方志誠的新辦公室就在這里,市政府秘書長涂道峰帶著自己在政府一號樓走了一圈,介紹了各個處室的主要職能。涂道峰年齡不大,四十歲左右,屬于年富力強型的干部,處人與事也極其圓滑。
  重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涂道峰站在門口,沒有往里走,笑道:“方市長,您的辦公室只是簡單的打掃了一下,還有什么需要,盡管吩咐。”
  方志誠掃了一眼櫥柜里擺布整齊的精裝書,道:“這些書就不用了,既然是書櫥還是要放一些比較實用的書籍。比如這套精裝的《金庸全集》,被人看見了,恐怕會有所誤會。”
  涂道峰聽方志誠這么一說,面部表情僵硬了幾秒,曾經出現過類似的情況,有紀檢人員檢查干部的時候,從書櫥做文章,從里面挑出了好幾本帶有色*情的書籍,結果這個官員被調查了。
  從細微之處,可以看出方志誠非常細心,所以不要存著糊弄他的心思。
  涂道峰連忙道:“不好意思,方市長,是我考慮問題不夠周全,等下我就安排人來給你把書櫥重新整理一下。”
  方志誠在辦公室各處游走了一圈,淡淡道:“涂秘書長,還請你再安排人將邊邊角落清理一下,我總覺得很多地方處理得不夠細。我的要求不高,辦公室內的東西越少越好。”
  聽方志誠這么說,涂道峰頓時后背沁出了一層冷汗,因為在這辦公室內的確安裝了一些設備,這是曲康的要求。
  出了辦公室,涂道峰連忙給曲康打了個電話,匯報道:“曲市長,新來的方市長比想象中要敏感,恐怕那些竊聽裝備保不住了!”
  曲康嗯了一聲,道:“那就拿掉吧。不過,對于他,你不要掉以輕心,得安排個合適的人選在他身邊。”
  涂道峰立馬會意,笑道:“秘書人選我已經想好了,這點請放心。”
  曲康沉默片刻,道:“方志誠這次雖然以掛職的名義來到曹堯,但他的目的絕不會那么簡單。曹堯因為王國岳的到來,已經變得非常混亂,不能因為他的到來,變得更加復雜。市政府這塊的工作,堅決不能讓他染指。”
  涂道峰沒想到曲康直接在電話里與自己這么說,連忙表情嚴肅地答復道:“曲市長,我會做好您吩咐的工作。”
  曲康滿意地嗯了一聲,沉聲道:“道峰,你很不錯,我很看重你,只要努力,一定能更進一步!”
  涂道峰聽到曲康此言,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渾身振奮。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