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93 破釜沉舟的一擊

(1群已經滿員,推薦2群,群號:206123320。大家歡樂的進群,聊劇情吧。)
  陸婉瑜悠悠醒轉,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見方志誠與葉輕柔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我這是怎么了?”
  方志誠清咳一聲,笑道:“沒什么,你剛才突然暈了,所以便將你放在臥室里休息一下。”
  陸婉瑜可沒那么好騙,露出不信之色。
  葉輕柔淡淡道:“既然陸老師醒了,那你們可以走了。”
  方才丟臉的事情,葉輕柔也不愿讓其他人知道,見方志誠有意隱瞞,自己便默契地配合了一下。葉輕柔并不知道自己對方志誠的態度,已經開始有所轉變。
  葉輕柔從小到大還沒吃過這么大的虧,先是被方志誠扇了一耳光,今日干脆被她捆在了床上。她一向傲氣十足,被方志誠屢次三番地欺負,一方面不服氣,另一方面潛意識里有些畏懼。
  尤其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告訴她,暫時不要再挑釁方志誠,否則還不知道他會動用什么更為激烈的手段,來反擊自己。
  見葉輕柔開口送客,陸婉瑜從床上爬起,輕聲道:“那我們就不打擾了。”
  方志誠與陸婉瑜一起上了車,陸婉瑜后知后覺,發現他鼻子里多了紙團,驚訝道:“哥,你鼻子怎么了?”
  方志誠總不能實話實說,自己是給她拍艷照時,太過激動使然,揮了揮手,笑道:“秋天火氣旺,剛才見你昏倒,急火攻心,所以流鼻血了。”
  陸婉瑜微微點頭,又輕聲問道:“你覺得葉輕柔今天是不是不對勁?”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明天起,你就不要來給她補課了!”
  “為什么?”陸婉瑜蹙起秀眉,她覺得與葉輕柔的關系剛剛有所好轉,這時候后退,無疑是一個錯誤的選擇。
  方志誠手指敲打著方向盤,低聲道:“那個小妖女,太厲害了,你不是她的對手。”
  陸婉瑜輕哼一聲,不悅道:“你小看我?”
  方志誠失聲笑道:“不是小看你,而是覺得你太單純了。那小妖女滿肚子壞水,我怕你吃虧。”
  陸婉瑜笑笑,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筆記本,輕聲道:“上次您給我安排的事情,我注意了一下。最近這段時間,來拜訪葉明鏡的人,我都記錄了。”
  方志誠滿意地點頭,暗忖陸婉瑜今天差點就中招,嘆道:“聽我的話,明天起,你就別上班了。”
  回到家中,方志誠發現肩膀很疼,葉輕柔的齒痕很深,不禁暗自詛咒幾句葉輕柔,愿她一輩子胸部都如飛機場,隨后打開陸婉瑜交給自己的筆記本,發現陸婉瑜記錄的非常詳細,客人什么時候到,什么時候離開,在公共場合說了那些話,手里帶著那些禮物,都一清二楚。
  陸婉瑜還打聽出了一個關鍵所在,那些送來的禮物,都被阿姨收進了別墅后花園,若是沒猜錯的話,那里極有可能是個突破口。
  想了想,方志誠精簡資料將名單與重要信息發給了徐鵬。幾分鐘之后,徐鵬回了電話過來,驚訝道:“方少,你從哪得到的信息?”
  方志誠輕聲道:“來源你就不用管了,現在銀州重機上市辦出現這么多內奸,你要小心一點,不要讓銀州重機上市成為某些勢力吞并公有資產的機會。”
  徐鵬心中早已憋著一股勁,想憑借銀州重機上市,實現鯉魚跳龍門,他皺眉道:“最近的內部工作會議,名單上的這幾人的確有意想借云海集團之力上市,為葉明鏡說了不少好話。云海集團的董事長葉明鏡有幾家投資公司,熟悉上市的流程,若是‘銀重’能借助他之力,上市將少走許多彎路。現在看來,這幾人實際與葉明鏡暗通曲款,想要將資產賤價轉讓給云海集團。”
  方志誠沉聲提醒道:“云海集團之所以能快速發展,便是通過國有企業轉型時,低價收購公有資產迅速積累了大量財富。現在葉明鏡將手再度伸到銀州重機,這是一個不好的信號。”
  徐鵬咬咬牙,憤然道:“我絕對不會讓此事發生的。”
  徐鵬是一個有志向的人,他將全部激情都投入到銀州重機的改制上市之中,如今遇到吸血鬼,自然充滿反抗的情緒。
  方志誠覺得這件事還是交給徐鵬來辦理比較好,畢竟銀州重機的問題與自己的崗位相差甚遠,若是給宋文迪反應了,反而令老板覺得,自己在狗拿耗子多管閑事。而通過銀州重機內部反映問題,則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徐鵬若是借機立功,反而能使自己更上一層樓。
  方志誠給徐鵬丟下一根往上攀爬的繩索,若是他再次抓牢,對他的未來無疑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遇。
  當然,這對于徐鵬而言,也是有一定風險的,畢竟那幾人在銀重的地位,比自己要根深蒂固,若是遭到他們的排擠,自己日后工作將非常艱難。
  但是徐鵬很清楚,富貴向來險中求,若不是當初他頂著壓力扳倒馬向南,又豈能擁有今日?
  徐鵬站在陽臺上,外面凌厲的寒風,吹起樹枝狂舞,發出沙沙的響聲,他主意已定,然后給工會的死黨逐一打電話,調查那幾人違規的線索。
  ……
  晚上十一點多,金鋒撥通了電話,再次確認,“明天的事情,你能辦妥嗎?”
  電話那段傳來一聲嘆息,“放心吧,我會按照你的要求辦的。”
  金鋒沉聲道:“若是你反悔,應該知道后果。”
  “既然踩進你的陷阱,我也沒想著重見天日,只希望你能遵守承諾。”電話里的聲音糾結而痛苦,無奈又無助。
  金鋒輕聲承諾:“事情若是順利,你就是大功臣,我答應你的一切,自然會履行。”
  第二天九點左右,陰謀露出端倪,市長夏翔有急事要找宋文迪本人,發現無法接通,于是打給方志誠。方志誠其實一早便給宋文迪打過電話,發現電話未接后,甚至去家中找過宋文迪。
  從小燕的口中得知,宋文迪清早如同往常一樣出門。
  宋文迪消匿了蹤跡,這令方志誠感到疑惑,他只能堅守崗位,以宋書記臨時去市委處理私事為由進行解釋。
  不過,到了下午三點左右,謠言瘋傳起來,言稱“宋文迪遭省紀委工作小組暗中調查,于半夜時分被帶離住處。”
  當王柯把這個消息偷偷告訴方志誠之后,方志誠心中狂跳不已,意識到定是有人在暗地里設計了陰謀。
  宋文迪并非被省紀委帶走,而是被人綁架,暫時失去了蹤影。借著宋文迪不在的機會,以夏翔為首的勢力,定然對宋文迪加以各種抹黑,繼而令宋系人馬惶惶不可終日。
  方志誠有一個很好的習慣,當事情越是緊急的時候,他越是鎮定。他給老板的司機劉師傅打了個電話,結果也是無法接通,心中一突,知道劉師傅與宋文迪一起失蹤,定是與紀委無關,旋即立即給省委書記秘書周康。
  李思源正在參加省稅務系統的一個工作會議,周康立馬給李思源匯報了情況。李思源得知之后,立即離開會議現場,與方志誠直接通話,要求方志誠暫時保密,不要讓消息擴散,同時安排人員調查宋文迪的行蹤。
  四點半左右,謠言逐漸升級,“宋文迪與情婦一起潛逃國外,貪污受賄近十億元。”消息不僅在人口中傳播,甚至在互聯網上如病毒式滋生。
  方志誠坐在辦公室內,一個接著一個電話,起初的謊言已經遮不住事實,于是方志誠干脆又將謊言進行升級,稱宋文迪正與省委書記李思源在瓊金商討要事,因為事關緊要,所以他的私人電話全部關閉,如果什么消息,可以與自己溝通。
  與此同時,方志誠與鐘揚聯系,讓他調查宋文迪的去向。
  鐘揚顯然也聽到消息,沉聲問道:“宋書記真的潛逃了嗎?”
  方志誠謹慎地答道:“不要亂猜。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懷疑老板被人綁架了。”
  “綁架?”鐘揚倒抽了一口涼氣,唏噓道,“誰的膽子這么大,竟然敢朝一方大員下手!”
  方志誠輕聲道:“仕途之路原本就兇險,老板來銀州未多久,得罪了那么多人,自然會遇到陷害。咱們和老板早已在一條船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我希望你一定要在四十八小時之內找到老板。”
  四十八小時是生死時刻,一方面謠言會越傳越厲害,另一方面,若是引來省紀委的真正介入,那可就不妙了。
  方志誠懷疑,設計毒計之人,早已采集杜撰了大量有關宋文迪的違紀違法資料,只要紀委介入,便會將資料遞交上去,引導省紀委往市委書記攜款叛國的方向上去調查。
  一旦紀委接受材料,即使后期宋文迪再度出現,那也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被推入懸崖的邊緣。
  這個計謀是連環計,毒辣之極,先是綁架宋文迪,隨后便是引導紀委視野,詆毀宋文迪攜款叛國……
  現在唯一破局的方法,是在紀委介入之前,將宋文迪找到。
  而時間只有四十八小時,若是超過這個時間段,怕是李思源也會受到謠言的影響,無法承受省委常委會帶來的壓力,有所動搖。
  鐘揚目露精光,沉聲道:“放心吧,我會盡快找到宋書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