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29 有計為欲擒故縱

(月初,求月票!)
  《春城》是一部不錯的商業文藝片,前后矛盾沖突激烈。楊曉蕎在表演的過程中展現出了自身獨特的魅力,時而爽朗,時而瘋傻,時而憂傷,時而嫵媚……雖說韓國的男演員也展現了過人的演技,但在楊曉蕎出色的演技之下,變得略有些蒼白。
  出色的演員都是在演藝自己,一個好的演員必然有許多經歷,所以越是年齡大的老演員,演出來的人物越是深刻,極具感染力。
  楊曉蕎比起其他年輕的女演員,有過不一樣的經歷,年輕時父親就去世了。挫折與磨難讓他感受到了人情冷暖,從低谷中順利爬起后,她對生活帶著感恩與陽光。一個復雜、正能量的女演員會讓感覺到特別親近。
  女主角和男主角在戀愛三天之后,終于要分別。
  方志誠瞄了一眼坐在身邊的隋琦,之間她眼中噙滿了淚花。
  女人啊,都是口是心非,盡管說不需要愛情,不需要婚姻,但還是會被愛情所感動。
  方志誠取出了面紙,遞了過去,隋琦接過之后,有點不計較形象地擤鼻子,側臉與方志誠道:“真希望他們能夠永遠在一起。”
  讓罪犯和騙子在一起,這是一個常理難以理解的邏輯,但受到劇情的感染,卻是讓人理所當然的認為。
  分道揚鑣,黑幕上打出了演員表及工作人員名單……
  隋琦哀怨地罵道:“這是什么電影,就這么莫名其妙地結束了。”
  方志誠笑道:“這是電影的高妙之處,留一個幻想空間,比起大團圓的結局,要好很多。”
  隋琦嘆了一口氣,道:“走吧,以后再也不看這種電影了。”
  方志誠知道隋琦說得是氣話,恐怕很多觀眾都是帶著這種情緒離開影院,不過這并不影響電影的票房。
  《春城》是玉茗傳媒集團耗費大量資金與人力投資拍攝的一部國際化電影,所以很多審美品位都需要按照國際市場消費者的喜好。奇妙的情節沖突,特殊的主角身份,感人的愛情故事,懸疑式的結局,讓這部商業文藝片呼聲很高。
  兩人出了電影院,在商場內轉了一圈,隋琦買了一條春天可以穿的裙子,方志誠在旁邊陪同,這感覺倒是有點像情侶之間逛商場。
  回到了迎賓館,隋琦原本準備讓方志誠先進入,打個時間差,方志誠卻是笑著拖著她一起進入。
  隋琦感覺心臟激烈地跳動著,這種滋味有點像偷情被人拆穿的感覺,一路上行來,她會下意識地瞄一眼服務員,總覺得她們臉上的笑容掛著一種高深莫測。
  將隋琦送到門口,方志誠笑道:“隋琦,咱倆是黨校同學,現在更是同事和親密戰友。如果有人惡意造謠,咱倆即使走得再遠,恐怕也是無用。有人故意將咱倆放在如此相近的房間,其實擺明著就已經布好了網,等待咱倆上鉤。所以既然已經進入彀中,為何不敞開心懷呢?”
  隋琦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要造謠咱倆關系不正常?”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氣道:“不出意外的話,恐怕明天王國岳就會找你談話了。原因很簡單,他會提醒你,讓你與我保持一定的距離,同時還會給出一些資料和照片,讓你意識到嚴重性。”
  隋琦搖了搖頭,苦笑道:“應該不至于吧?”
  方志誠伸出手在隋琦的臉頰上輕輕地拍了拍,往后退了兩步,擺手作別,道:“有種計謀叫做欲擒故縱,明天自有分曉。”
  隋琦感覺臉頰火辣辣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極其難受。等方志誠進了房間,并反鎖上了門,她才回過神,然后放下打包盒,在包里找了許久,才將鑰匙找到。
  回到房間內,隋琦突然感覺身上很不舒服,尤其一股潮濕的氣息,包圍著她。于是她先取了換洗用的干凈衣物,到衛生間內洗澡。
  熱水擊打在皮膚上,讓心臟跳動的速度逐漸變得緩慢。
  可是,隋琦用力地揉搓著自己的肌膚,直到氣喘吁吁,柔嫩的肌膚上現出了紅潮,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氣。
  方志誠,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是在離間自己和王國岳的關系嗎?
  王國岳在私下里與隋琦聊過,他之所以從吉東來到淮南,某種意義上是因為自己。隋琦雖不是那種青春懵懂,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女,也知道王國岳這句話中有虛假成分,但還是忍不住有些感動。
  畢竟,曹堯太過于陌生,自己初來乍到,受到了不少委屈。王國岳到來之后,隋琦的處境才好了很多,也幫自己出了不少惡氣,同級別的副市長沒人再敢與自己呼來喝去。而且,自己也順利到達常務副市長的位置。
  在王國岳和方志誠之間,自己究竟該選擇誰呢?
  從仕途的角度來考慮,隋琦應該去相信王國岳,因為王國岳現在不僅是曹堯市一把手,而且還是中組部最看重的年輕干部之一,如果自己與她相處好關系,以后定能拾階而上。
  但從感情的角度,隋琦心中對王國岳充滿失望,因為這是一個摸不準內心的人,都說他是謙謙君子,隋琦去很難讀懂王國岳的內心。一直說愛著自己,但當自己拒絕他的要求之后,又果斷地結婚了。
  盡管隋琦對王國岳談不上愛意,但這種失落感還是讓她對王國岳感覺到遲疑。
  至于方志誠,他雖說幫助自己僥幸過關,但隋琦對方志誠的實力還是隱隱有些擔憂。因為王國岳太過強大,而且在曹堯已經扎根了兩年,他如何能夠在王國岳的嚴密看守之下,找到展現才華的機會呢?
  洗完澡之后,又將幾件衣服洗凈,到陽臺上懸掛衣物時,隋琦望著從隔壁陽臺上淡淡的燈光,輕嘆了一聲,然后轉身進了屋子。未過多久,從陽臺上傳來動靜,隋琦連忙回到陽臺上,低聲道:“已經很晚了,你能不能小點聲?”
  方志誠將食
  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笑道:“忘記一件事了,不是說好,打包的菜各一半的嗎?你怎么全部拿走了?”
  “原來是這事兒!還真夠斤斤計較的。”隋琦皮嫵媚地翻了翻眼白,“你等會開門,我給你送過去!”
  “不用!”方志誠笑呵呵地遞了一根晾衣桿過來,“你把塑料袋的扎口穿在這上面,然后捎過來就好了。”
  陽臺間距在一米五的樣子,晾衣桿足夠長,隋琦暗忖這倒是一個法子,沒好氣地笑道:“行吧,你等會。”
  片刻之后,隋琦按照方志誠的方法,把打包盒給遞了過去,“仔細想想,若是咱倆今天的所為傳到外面的耳朵里,恐怕要笑掉大牙了。”
  方志誠卻是擺了擺手,道:“若真是傳出去,應該是一段佳話才是。”
  “去你的!”隋琦咯咯地笑著,心情舒緩開來,徑直從陽臺進了屋子。
  方志誠望著晾衣桿上的打包盒,目光突然深邃地閃過,嘴里嘀咕了幾句,也不知念叨了什么。
  ……
  第二日下午三點左右,隋琦接到電話,來到了市委書記辦公室。王國岳等隋琦進入之后,眼中透著溫柔與暖意,低聲道:“請坐!”
  自從擔任常務副市長以來,隋琦還是第一次與王國岳私下交流。王國岳經常喜歡與干部交流,所以這倒也平常。
  王國岳親自泡了一杯茶,遞給隋琦,問道:“身上的擔子更重了,感覺如何?需要幫忙的話,盡管說!”
  隋琦將茶杯放在一邊,正襟危坐道:“還請王書記放心,我一定盡快適應新的工作崗位。”
  王國岳淡淡地笑了笑,突然又嘆了一口氣,“最近有些不好的事情傳到了我的耳朵里,恐怕還需要你重視一下。”
  隋琦頓了頓,突然想起昨天方志誠提醒自己的話,嘴角露出一絲苦笑,道:“還請王書記明示!”
  王國岳站起身,面色變得凝重,從抽屜里取出了一個牛皮紙袋,然后放在了隋琦的身前。隋琦將封口處的線團繞開,抖了抖,幾張昨晚與方志誠在曹城飯店吃飯的照片零星落在茶幾上。
  王國岳不慌不忙地說道:“隋琦,我對你很了解,你是一個很單純的人。但要注意人心叵測及外界的輿論評價。原本你與方志誠住在一處,我是極不贊成的,但因為迎賓館那邊的指標緊缺,暫時只能這么辦。不過,我提醒你,他是有家室的人,而你是單身。如果總是親密接觸的話,對你的風評不好!”
  隋琦聽完王國岳的話,沒有想象中那么激動,因為昨天方志誠就給自己打了預防針。她反而笑出了聲音,道:“王書記,我原本以為你今天喊我過來是談公事。沒想到你一個謙謙君子,竟然會捕風捉影,偏聽這些造謠事情。我和方志誠是老同學,在黨校就關系很好,如果因為別人的惡意中傷,我就得放棄這么個朋友,那我隋琦未免也太過于無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