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27 子曰君子道慎言

子貢曾請教孔子何為君子之道,子曰:“君子慎言。”慎言,是說在講每句話之前,都要謹慎考慮,要注意話出口之后,會有什么影響。王國岳給人一種君子之風,在于他言行舉止從來都是謹慎而為,滴水不漏,很少會給人話柄與口實。
  因為考慮得很多,每句話都會轉完,所以王國岳的每句話都會披上一層外衣,會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因為不真實,所以就顯得虛偽。所以君子與偽君子之間的差異,很難讓人分清。
  方志誠與王國岳在處人與事上有差異,看上去方志誠向來“口不擇言”,但他說的是真話與實話,能指出不公與黑暗之處,長期如此,形成了一種特殊的人格魅力。
  所謂的“口不擇言”,是對官場的現存問題的批判。
  隨著領導人的更新換代,如今華夏的風氣也有所變化。像方志誠這種敢于打破規則的人,會更加受到中組部的關注。
  華夏的官場不比以往,隨著改革開放及整體群眾素質的提升,敢說真話,成為了一種優秀的品質,并逐步受到認同。
  王國岳是一個善于反思的人,他突然明白中組部為何在百人名單青年榜中將方志誠排到那么高的位次。
  曹堯三中的問題浮出水面,副校長龔詳明誘騙學校女學生,從事色*情服務的事情,在全國范圍內引起軒然大波,占據各大新聞網站條。但曹堯現在的教育系統,并沒有因此收到問責,因為在處理此事的過程中,隋琦表現得十分突出,她成為清除膿瘡毒瘤的英雄。
  其中的關鍵在于,隋琦是個女性,她占著性別優勢,在處理此問題上,更加讓群眾能夠信服。
  警方利用龔詳明這一個線索,順藤摸瓜,查找了數個從事色*情活動的犯罪團伙。隨后引起了一連串的反應,各地的媒體深入調查,現與曹堯類似的情況還有很多。
  比如某個助學公益組織,利用公益名義,資助一些家庭貧困的學生。但事實上,這個組織者,卻利用公益的名號,將這些家庭貧困的學生誘騙,讓他們為那些捐款人提供色*情服務。為了能夠上學,大部分學生被這個組織者給控制了。
  華夏的教育系統存在很多問題,但此前一直被壓制著,即使現問題,媒體也會以內參的形式上報,不會公諸于眾,因為宣傳系統有嚴格的審核要求,與學校教育有關的新聞,需要慎重審查,因為容易引起較大規模的負面影響。
  也因為這個原因,如今教育系統某些問題,被隱藏得很深,難以根除。
  隋琦因為在處理此事的過程中,表現出色,不僅不需要承擔責任,而且還成為推動教育公開透明的功臣,被省委書記文景隆點名表揚。所以隋琦升任常務副市長也就變得理所應當。
  隋琦成為常務副市長的候選人,原本呼聲很高的張憲則并沒有抓住這個機會。
  曹堯市常委班子經過短暫的震蕩,也重新確定下來,由原來的十三人變成了十二人。方志誠作為掛職干部,擔任市委常委、副市長,?協助負責改、財政工作,聯系紀檢、政法、法制、司法、信訪、重點工程及小康社會建設工作;協管市改局、市財政局、市司法局、市信訪局、市政府法制辦。
  分工會議結束之后,王國岳與曲康一前一后走出會議室。
  聽上去,方志誠分管的內容非常多,但事實上方志誠心知肚明,很多東西都給你兼管了,其實就是什么都不管不著。以協管改局為例,市政府有專門主管改委的副市長,所以方志誠并沒有實際的指揮權。卍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這也是很多掛職干部普遍存在的尷尬情況,到了地方之后,會將你納入常委,給予尊重,但事實上在權力上,并不給你太多的施展空間。
  所以隋琦來到曹堯,為了達到鍛煉的效果,已經從掛職變成轉任的身份。轉任和下派掛職有一定的區別,盡管都是空降兵,但掛職干部是流水兵,一般兩到三年就會回原來的單位,而轉任的干部享受的是地方待遇,薪酬從地方財政劃撥,會在地方經營很久,至少完成四年一屆。
  王國岳比曲康多行了半步,身為稍稍靠前,他淡淡說道:“曲市長,曹堯三中的事情上,恐怕必須要有其他說法。”
  曲康理解王國岳的意思,不緊不慢地答道:“上次與我提過,全市要更新換代一批干部,我已經研究好,晚點會給組織部遞上退二線的名單。”
  王國岳對于曲康的順從,倒是有點意外,與兩年前的強勢相比,曲康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莫非他真的被自己馴服了?答案——是否定的。
  王國岳深吸了一口氣,道:“曲市長,曹堯的情況,你比我更加清楚,暗角實在太多,所以必須要自上而下來一次徹底地洗禮。”
  曲康平靜地邁著步子,語氣渾厚而沉穩地說道:“請王書記放心,我一定會積極配合你的工作。”
  兩人在電梯口分開,等他們消失之后,其余常委才6續默契地走出會議室。
  ……
  位于曹堯坡口街的曹城飯店是曹堯市最有名的飯店,這里口味獨特,而且價格也不高,所以人氣很旺。隋琦為了感謝方志誠在曹堯三中時間上幫助自己,所以請方志誠單獨吃飯。
  包廂定在3o8號房間,半封閉式的包廂,有一處玻璃移門,因為曹堯飯店建在了山腰處,站在移門外的陽臺上,可以一覽整個曹堯市的全貌。當然,這么多年來,曹堯市因為過度依賴于工業展及大肆開礦產,所以空氣環境不佳,雖說場景壯觀,但天空的顏色總是霧蒙蒙的。
  從下了菜單到正式上菜有點空余時間,方志誠和隋琦站在陽臺上,扶著紅色漆面的木質扶欄,閑談:“從去年年底開始,現在國際主流趨勢開始圍繞環境治理。現在華夏大部分城市都因為早期的迅展,導致生態平衡被破壞,尤其是北方城市,許多變成了霾城,常年籠罩在霧霾的陰影之下。”
  隋琦頷道:“現在燕京最大的兩個問題,第一是交通,第二是霧霾,交通可以用限行來處理,但是霧霾是不可掌控的,所以很難治理。”
  方志誠嘆氣道:“曹堯必須要轉型,當下以礦業和工業為主的產業結構必須要在調整才行。”
  隋琦頓了頓,道:“王書記來到曹堯之后,還是努力推動經濟結構的轉型,從去年開始,在幾個經濟開區,加入高新園、軟件園、電商園及綠色設計等產業布局,雖說從短時期內很難見到成效,但也算是給曹堯注入了一股活力。”
  王國岳雖然是組織系統的人才,但對經濟形勢的研究也很深透,雖然曲康將政府掌控的滴水不漏,但王國岳還是動用自己的手段,試圖改變曹堯的經濟結構,讓之變得更加年輕,更加有活力。
  方志誠指著一個方位,道:“聽說那邊要建金融城?”
  隋琦眼中精光一閃,道:“沒錯!名字叫做金融城,事實上是一個商貿綜合體。不僅有寫字樓,也還有精品購物區。王書記準備將新造一個經濟地段。”
  方志誠吐了一口氣,不得不說王國岳的魄力十足,自己所指的那個方位,已經位于曹堯的郊區地段,距離老城區足有十幾公里。新造一個商貿綜合體,那意味著培育期將會很長。
  方志誠沉思許久,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感慨道:“他是在為大都市圈打伏筆了。”
  新建的商貿綜合體,盡管距離老城區很遠,但是曹堯與臨市淄瀾的交匯處。從淄瀾市中心抵達曹堯市中心,如果從高駕車的話,不足小時,而若是從淄瀾市中心到新商貿綜合體,僅需半個小時。
  隋琦點了點頭,笑道:“曹堯大都市圈建設了很多年,并沒有取得什么實際成效,很多人并不看好王書記的這一布局。”
  方志誠擺擺手,分析道:“所謂的很多人,其實只有很少的一部分,這是輿論戰,在給他施加壓力。”
  王國岳新建商貿綜合體,是為了打破曲康在政府工作上的獨攬大權,所以曲康在私下會授意人傳播這一布局的錯誤與疏漏,這才導致大家留下印象,新商貿綜合體并不受到大家的看好。
  隋琦頓了頓,嘆氣道:“還是你比較熟悉官場的爾虞我詐。”
  這就是基層鍛煉,不來到一線,是沒法經歷這種思想洗禮,所以能夠感覺到隋琦的變化,從純粹、滿懷憧憬的變成一個深邃、有城府的干部,
  方志誠見服務員已經開始走菜,指了指包廂,笑道:“我將這句話當作表揚吧。”
  隋琦點了一桌菜,兩人圍著一張桌子,吃了一陣,方志誠笑道:“這種感覺真有點怪,明明只有兩人,卻弄得這么隆重,下次再請客,不如就在宿舍做一頓吧,反正咱倆的住處緊挨著。”
  隋琦卻搖了搖頭,道:“人多口雜,那是冒大不韙,若是傳到你老婆耳朵里,恐怕要用醋把我給淹死,我可不敢與你太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