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26 成功女人的男人

“如何反擊?”隋琦有點反應不過來。
  事情已經完全在計劃之中,即使那幾名失蹤的初中女生被找到,曹堯教育系統的丑相還是難以避免地會被暴露在公眾的視野之中,隋琦作為分管教育系統的主要負責人責無旁貸,即使不會處分,但受到影響是必然,這將影響到她競爭常務副市長職務。
  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死局,但方志誠卻仍能說有反擊的機會?
  方志誠沉聲道:“如今之計,要改變策略,變被動為主動。之前你是在別人的棋盤上,如今棋子已經明朗,為何你不能變成棋手,控制已經明朗的棋子?”
  隋琦纖長漂亮的眉毛舒展,驚喜地說道:“你的意思是,找到幕后設計此事件之人。”
  “對!”方志誠暗忖隋琦挺聰明,一點便透,“從表面來看,這是曹堯教育系統的丑聞,但如果深入挖掘,這也側面反映了曹堯現在復雜的政治環境。龔詳明利用學生提供特殊服務,這絕對不是一次兩次,為何一直沒有暴露,肯定有人潛伏在暗處提供保*護傘。另外,張憲肯定早已知道此事,只是如今點燃了導*火索。”
  隋琦眉頭蹙成一團,方志誠的推理合情合理,“現在主要缺乏證據,指向那些操控者。”
  方志誠淡淡笑道:“此事我會處理好。只要讓龔詳明知道,自己是被出賣了,你覺得他還會替那些人有所隱瞞嗎?龔詳明是一枚廢棋,盡管幕后之人認為自己隱藏得很好,但只要有線索,就能從龔詳明入手,順藤摸瓜,找到一整條利益鏈。”
  隋琦突然感覺背脊發涼,鼻尖竟然沁出了汗珠,官場上的斗智斗勇,她也耳聞過不少,但此次還是親身經歷,所以感覺非常刺激。隋琦道:“我要與王書記匯報此事嗎?”
  在隋琦心中,她還是將王國岳當成了靠山與救命稻草,但方志誠卻覺得此事要慎重考慮,如今幕后黑手還沒有找到,盡管王國岳在其中推波助瀾的可能性很小,但誰也沒法判定,如今他心中的真實想法。
  方志誠打趣道:“看來,我和王國岳之間,你更相信王國岳的實力!”
  隋琦連忙搖頭,低聲道:“我只是在這個關鍵時刻,要利用好所有的力量,如果有王……國岳在常委相助,事情會變得平緩許多。”
  方志誠搖了搖手,否定隋琦的想法,道:“不要輕易去相信任何人。在這件事情上,王國岳可能會兩不相幫,更愿意坐山觀虎斗。因為之前曹堯大換血,已經讓王國岳動用了市委書記的權力棒。作為一把手,他不會再次輕易使用最高權力。平衡與協調,是他現在會采用的方法。”
  隋琦陷入沉默,她知道方志誠分析得沒有錯誤,“接下來我該怎么做?”
  方志誠見已經說服隋琦,如實說道:“你要演一場戲,在這場戲份里,你是一個破案專家,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你來操刀完成。”
  隋琦苦笑道:“那你呢?”
  方志誠哈
  哈笑道:“每個成功女人背后都有一個成功的男人,我就是你的那個男人。”
  隋琦知道方志誠在故意說笑,讓自己放松下來,嘆道:“你說得太曖昧了,是想讓我愛上你嗎?”
  ……
  車牌號淮c00002的轎車停在位于曹堯西郊的別墅區內,曲康緩緩走出轎車,別墅門口早已站著一人,正是副市長張憲。張憲走在前面,將曲康帶入別墅。
  別墅內的客廳很大,裝修檔次很高,墻壁上有幾幅油畫,給環境增添了幾分高貴的色彩。地上由大理石鋪成,若是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些大理石紋路復雜,沒有規律可循,是純天然的大理石。
  曲康坐在沙發上,有人送來了一壺茶,張憲親自倒茶,遞了一杯給曲康,曲康目光平靜,泯了一口茶,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張憲正襟危坐,脊背挺得筆直,匯報道:“剛才接到了消息,那邊失去控制。”
  曲康目光凌厲地在張憲臉上掃了一掃,沉聲道:“我與你三令五申交代,在競選常務副市長的過程中,盡量不要有所動作,但你沒有做到。現在曹堯的情況,不比以往,潛伏在暗中的力量,非常復雜。”
  張憲尷尬地笑了笑,道:“請您放心,此事我處理得很隱蔽,屬于單線管控,沒有人能找到……”
  曲康擺了擺手,眉頭皺了起來,道:“具體的情況,我不想知曉,只是提醒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現在隋琦那邊,肯定會積極調查案件,如果她能找到突破口,輿論的風向說不定會反轉。”
  張憲眼中射出驚訝之色,道:“如何反轉?教育系統出現這么大的丑聞,她作為分管副市長,責無旁貸!”
  曲康淡淡道:“輿論是可以引導的。可以將之稱為教育系統的罪人,也可以將之稱為教育系統的改進者。所以你現在要抓緊時間,作下一步的輿論引導。”
  張憲已經明白曲康的意思,正所謂姜還是老的辣,曲康考慮問題的變化,比自己要更加全面。
  張憲點了點頭,道:“我會做好后續工作,不會給隋琦翻盤的機會。”
  曲康嘆了一口氣,道:“曹堯進入多事之秋,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官場上將會出現震蕩,一些老伙計恐怕要提前未雨綢繆,后退一步,保全后路。”
  張憲沒想到曲康會突然這么說,驚訝道:“曲市長,我們不能退,只要你搖旗吶喊,我們都愿意為你效犬馬之勞,哪怕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曲康擺了擺手,道:“時代已經改變,任何力量都有高峰與低谷,懂得進退之道,才是正確的方法。不出意外,王國岳在任期內會文火煮青蛙,慢慢打擊咱們曹堯地方的干部。他現在勢頭已成,如果硬著去干,是不智的行為。”
  張憲明白曲康的意思,驚訝道:“莫非您是想讓我們都退到二線?”
  曲康搖頭,道:“并不是所有人,至少一批人要退到二線。這批人都
  是身上存在一些問題,沒法徹底消除問題的人。讓他們退到二線,事實上是給他們一條退路。”
  張憲已經明白曲康的意思,在與王國岳的交鋒過程中,曲康已經認清了現實,開始為后路做打算,讓老人們退居二線,是一種策略。用低頭的姿態,換取王國岳的信任?
  張憲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道:“只怕王國岳那邊,不會輕易地讓我們撤退。”
  曲康目光落在天花板上的吊燈上,分析道:“我與王國岳共事已經有一段時間,這是個八面玲瓏之人,熟悉官場上的規則,若是我們退了一步,他不會步步緊逼,肯定會留人一線。”
  張憲嘆氣道:“也罷,我會去調整一下,盡快完成您的命令。”
  退一步,并非表示完全的敗退。曲康熟讀《三國演義》,在公眾面前講話的時候,經常引用《三國演義》中的典故。
  在魏蜀吳的三國交鋒中,經常會出現“詐敗,誘敵深入”的計謀。曲康此招是潛龍在淵,既然已經過了巔峰狀態,那就得保留實力,故意示弱。
  ……
  聽到曹堯三中那邊的人群已經散去,王國岳往后仰了仰,讓后背貼靠在椅背上。
  事情來得快,去得也快。王國岳腦海中閃出方志誠在常委會上的發言場景,心中嘆了一口氣,不得不承認,方志誠是個很有魅力的干部。他比任何人敢說真話,真實一種特別的魅力,能吸引人,單憑這點,他要比自己更強。
  關若飛繼續匯報道:“傳來消息,蘇系那邊比咱們提前找到了人。”
  王國岳眉頭再次緊鎖起來,道:“真讓人失望!”
  關若飛道:“蘇系那邊安排的力量,非常強大,而且還摻雜著云海寧家的人加入,他們跟不上節奏,也是理所當然。”
  王國岳無奈地笑了笑,道:“看來方志誠真是一個好對手,互聯網上的輿論戰現在如何了?”
  關若飛道:“剛才出現了短暫的波動,不過五分鐘之前,負*面消息全部被刪除,轉而取代一則新的帖子。曹堯市教育系統革新,打擊吸附在教育中的蠹蟲。這篇帖子的主人公為隋琦,詳細闡述了她在曹堯擔任主管教育以來的舉措,其中包括了此次曹堯三中的女初中生失蹤案件。”
  王國岳眉頭挑了挑,點亮辦公桌上的電腦熒幕,通過搜索引擎找到了那條新聞。看完之后,許久不語,王國岳緩緩道:“不得不說,方志誠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比我想得要更加巧妙,他不僅沒有回避此次負*面消息,卻利用它的輿論效應,給隋琦進行造勢。”
  關若飛面露凝重之色,道:“即使如此,常委會上恐怕不會因為輿論的變化,而放棄對隋市長的攻擊。”
  王國岳摸著下巴,沉思片刻,道:“你的擔憂過慮了。如果輿論出現扭轉,恐怕幕后之人會竭力地讓事情大事化小,畢竟若是把事情弄得更加復雜,對他們是不利的。”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