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923 女學生失蹤事件

會議結束之后,已經到了晚飯時間,關若飛早已安排好,在迎賓館設宴為方志誠洗塵接風。王國岳在酒桌上表現得非常有風度,將飯局的氛圍營造得很好,不過,盡管在座常委的笑容燦爛,但方志誠卻能解讀出幾分虛偽,也只有隋琦的態度很是真摯,讓方志誠感覺到一絲暖意。
  在飯局上,方志誠更加近距離地觀察市長曲康,他看上去話并不多,兩道劍眉始終擰著,如果仔細看的話,他沒遇見有一道明顯的皺紋。因此曲康在民間還有個稱呼,被說成三眼曲康。那道皺紋就被比成了二郎神未開的天眼。
  方志誠從他寥寥幾句話中,依稀能看出他綿里藏針的性格。
  此前李正傳明言曹堯市的環境復雜,多半落在曲康的身上。
  曲康的履歷,方志誠也曾經研究過,這是一個經歷豐富的干部。早在來曹堯之前,曾經在登昌市工作,從基層慢慢打拼至副廳級以后,又到省旅游局擔任局長。后來曲康因為在旅游局表現突出,被下派到曹堯市。
  在任期內,曲康利用旅游資源給曹堯輸入不少活力,與此同時,曲康在當地也建起了較深的人員體制。曲康雖然不是曹堯本地人,但他是本土派系的核心靈魂。
  總而言之,能讓王國岳有點拿捏不住,充分說明曲康是個極其厲害的人物。
  宴會結束之后,方志誠和李正傳分別住在兩處,市委辦公室主任梁友德,將方志誠帶到了住宿的地方。此處與主樓有點距離,梁友德介紹道:“方市長,這是您的房間,如果還有什么需求,可以隨時與我聯系。”
  方志誠點了點頭,走到陽臺上,朝隔壁望去,燈光正好亮了起來,隋琦走到陽臺上,伸手取衣服,聽到隔壁咳嗽一聲,順著聲音望去,見方志誠朝自己擠眉弄眼,微笑道:“地方還不錯吧?如果白天天氣好的話,可以看到漕湖。”
  人類圍湖而居,人多了之后,形成集鎮乃至城市,漕湖是曹堯的母親湖。
  方志誠笑道:“我原本還準備租房子,現在看來不用了。之前你跟我介紹,曹堯有多么糟糕,我還以為來吃苦呢,沒想到待遇這么好,比我在瓊金的時候,要輕松多了。”
  隋琦懷中抱著剛取下的衣物,道:“你可不要被表象給迷惑。等時間久了,你就知道,不是那么順心如意了。”言畢,隋琦轉身出了陽臺,進了自己的房間。
  方志誠見隔壁陽臺的燈光被關閉,頓時心中空落落的,不僅無奈地自嘲一笑。冷艷的隋琦,別有一番風味。
  曹堯市迎賓館分成兩塊,方志誠此前在高技術產業處時來調研的時候,住的是公共區,與平常的客人沒有區分開,盡管服務水平很高,但人員雜亂。而方志誠以掛職干部來到曹堯之后,組織部將方志誠安排在了行政區。
  行政區主要以接待行政貴賓及市內主要的干部,包括王國岳和隋琦都住在行政區。當然,因為級別不一樣,所以標準也不同,王國岳住的是一間獨立別墅,與市長曲康緊鄰,而方志誠住的是精品公寓,三室兩廳的大套,與隋琦的那套房子緊鄰。一般來說,副廳級干部帶著家屬,也有足夠的生活空間,三口之家不會擁擠。
  每天迎賓館都會安排人員來打掃衛生,而公寓內有廚房,家電也齊備,所以可以選擇開火,自己做飯吃。若是覺得麻煩,每天可以在迎賓館的自助餐區吃飯,費用由政府承擔。
  當然,有資格在迎賓館行政區居住的,級別都要在副廳級以上,而且還得是實權干部。比如那些退休才到副廳級的干部,是沒有資格享受這種待遇的。
  第二天清晨,方志誠剛從外面跑步回來,便看見隋琦推門而出。隋琦穿得很正式,頭發高高盤起,穿著黑色的西裝與套裙,腳上踩著黑色的皮鞋,臉上簡單地淺妝,膚白若玉,只是臉色不大好。
  方志誠疑惑道:“這是怎么了。現在才是六點多,你就興致沖沖的。”
  隋琦無奈苦笑,低聲道:“出大事情了,剛才接到消息,昨夜有八名在校女初中生失蹤,現在已經被省外媒體得知,記者已經守候在學校,同時那八名女初中生的家長也召集了一批人,圍堵校門。”
  方志誠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其中還有其他故事吧?”
  隋琦點了點頭,沉聲道:“據說那八名女初中生是被學校領導帶出去的……”
  特殊的交易?方志誠第一反應便是如此。
  隋琦道:“我現在得趕到現場,控制情勢發展。”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曹堯果然是多事之地。”
  這才來到此處第二天,就發生了嚴重的**。
  隋琦走得匆忙,方志誠估計很快市委就會組織緊急會議,應對此次危機,方志誠簡單地吃了個早飯,便接到了市委秘書長陳震的電話。
  來到市委一號樓會議室,王國岳已經坐在席位上,臉色如常,但他手指不停地敲打桌面,顯示自己的情緒并不是表面上那般平靜。
  等到八點十分,其他常委們才陸續來齊,王國岳掃視一周,不見市長曲康的聲音,問道:“曲市長人呢?”
  陳震走到王國岳身邊,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王國岳眉頭抖了抖,道:“曲市長已經前往學校處理問題,我們就不等他了,現在開始部署工作,大家暢所欲言,討論如何應對此次曹堯三中出現的初中學生失蹤問題。”
  政法委書記麥子勇道:“市公安局在接到消息之后,第一時間投入大量警力查找失蹤初中生的下落,但線索比較少,估計還要花費一段時間。”
  王國岳掃了一眼麥子勇,與宣傳部長呂佳吩咐,道:“呂佳同志,你現在任務最艱巨,要趕緊準備新聞通稿,準備危機公關策略,注意行文用詞,不能出現問題,導致矛盾更加激化。”
  隨后,他又與紀委書記許嘉瀾吩咐道:“紀檢部門要第一時間介入,看學校主要領導干部是否存在問題。用公正客觀的結果,給公眾一個交代。”
  方志誠在旁邊觀察著王國岳發號施令,心中暗自感慨,這王國岳處理問題的方式很清晰果斷,若是換做自己,暫時也只能如此去處理。
  “大家還有什么要說的嗎?”王國岳已經安排好了工作,這一句話其實就是場面話,為結束會議做鋪墊。
  王國岳正準備說,既然如此,那就結束吧。卻見方志誠推開茶杯,淡淡道:“國岳書記,我有幾點看法。”
  王國岳淡淡地看了一眼方志誠,道:“有話請說。”
  方志誠道:“案件恐怕沒有那么簡單。第一,昨晚發生的事情,為何今早就會出現如此大的聲勢,而且省外記者還聞風而動。第二,我剛才搜索了一下互聯網,出現了大量關于曹堯市三中的負*面帖子。這些帖子都是在三四天才發布的。所以我得出結論,這并非一件簡單的**。”
  王國岳深深地看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有幾分道理。”
  其余常委紛紛開始交頭接耳,方志誠沒有說明,但大家都不是笨人,知道方志誠在猜測,這其中是有一股力量,暗中推動,讓事態變得很惡劣。
  方志誠接著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此次最終目標將指向分管教育的隋市長。大家都知道,現在常務副市長的位置有所空缺,而隋市長是競爭這一職務的重要人選。如果教育系統出現重大問題,那么無疑在試圖阻擾并影響最終結果。”
  方志誠這么一說,常委之間紛紛議論起來。大家都覺得方志誠有點太過于激烈了,就算你猜出了其中的門道,也沒有必要直接在會議上指出來。
  王國岳此刻的表情,已經忍不住有所變化,目光朝關若飛看了一眼。關若飛立馬會意,沉聲道:“方市長,你的看法有點過于偏激,而且沒有任何證據佐證,都是自己的推測。我認為,還是不能過于陰暗。”
  方志誠淡淡道:“我只是試圖在找根本原因而已。”
  王國岳擺了擺手,道:“我認為曹堯市委班子還是很團結的,大家如果沒有其他意見,就散會吧。”
  方志誠將手上的資料整理好,獨自地離開了會議室。
  他知道那個短暫的發言,會起到什么樣的效果。
  在很多人眼中,恐怕都會認為方志誠是個冒失之人,說話不注意場合,即使你猜出了其中的玄虛,那也不能肆無忌憚地在公開場合說出來。方志誠這么做,讓許多人尷尬,這對于他自己站穩腳跟,根本沒有任何好處。
  但在王國岳看來,方志誠此舉并非那么簡單,莫非他想拉攏隋琦?
  王國岳知道方志誠和隋琦有黨校同學關系的基礎,方志誠想要盡快在曹堯立足,與隋琦抱團發展,無疑是終南捷徑。
  王國岳很不開心,因為隋琦是自己努力培養的助手,豈能讓別人來染指?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114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