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22 掛職曹堯第一日

(各位書友,2群和3群都是滿的,所以大家如果想進群,可以加入5群:97227883。另外,迷你煙斗很快會出生,所以近期在為后面存稿,更新速度請見諒。)
  新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李正傳陪同方志誠前往曹堯市履新。從瓊金驅車前往曹堯市的路上,一路的風景可以說明淮南現在的區域經濟差異,由南往北,高速公路兩邊的房屋情況足以顯示特點。
  往南去,房屋結構主要以集中的商品樓或者精致小別墅區為主,而往北去,房屋分布比較零散,而且房屋從外面望去比較陳舊。
  李正傳抽著煙,唏噓道:“志誠,你此行去曹堯,不比以往,可要做好吃苦的準備啊。”
  方志誠目光落在連綿的山脈,也是一臉嚴肅,銀州、漢州、瓊金這三個城市主要以平原為主,最多看到一些海拔小幾百米的山丘,但曹堯市地理位置比較偏,主要以山嶺為主,所以交通并不發達,經濟水平也難以提升。
  方志誠望了李正傳一眼,笑道:“李部長,謝謝你的提醒。之前去發改委,是你送我上任,現在曹堯市也是你。你能給我帶來好運氣,所以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李正傳淡淡一笑,他比方志誠要大二十歲,去年從干部一處的位置上到了副部長,從正處級跨越到副廳級,他心知肚明,這是自己的好友萬衡在其中做了工作。萬衡現在的身體狀況非常糟糕,想要重新返回官場,已經沒有太大的可能,所以萬衡向省委副書記宋文迪推薦了自己。
  李正傳之所以晉升速度比不上萬衡,關鍵在于他的資源不夠深厚,相比較于萬衡,他在高層中間,并沒有絕對支持,所以盡管業務能力很強,但這么多年來還是比不上萬衡的晉升速度。
  李正傳對萬衡非常感激,因為他在關鍵時刻拉了自己一把,盡管在如今的組織部,自己在班子中的排位只能在末位,但李正傳相信自己穩扎穩打,一定能夠有所作為。
  在李正傳三十六歲本命年的時候,當時正是春風得意,他已經成為瓊金市某區的組織部部長。李正傳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一個風水大師。那位大師給他幾句提醒,五十歲之前,需要平心靜氣,耐心等待,直到遇到貴人之后,才能夠有所轉運,從此走上康莊仕途。
  李正傳當時就覺得很難以理解,他三十六歲已經是副處級干部,而且還是在組織部工作,以自己的能力慢慢積累,又怎么可能到了五十歲,仕途才有機會呢?
  結果李正傳在后面的十幾年,雖然平臺在慢慢提升,從區里來到市里再到省委,但級別也只是從副處級上升到了正處級。
  直到遇見了方志誠之后,李正傳明顯感覺到轉運了,他在極端的時間內,便從正處級上升到了副廳級。
  李正傳心中其實已經將方志誠看成了自己的貴人,因為他知道方志誠的實力,同時對身邊人的影響力。以萬衡為例,若不是方志誠相處,他又怎么可能從鬼門關出來之后,還能再有轉機,一直升到市委副書記的位置?
  李正傳在基層組織部經營多年,熟悉各個層級的人員關系,對曹堯市的情況也是非常的了解,在此他不得不提醒方志誠,“曹堯本土官員非常強勢,省委這幾年一直不斷地向曹堯輸入力量,希望能控制住當地的干部體系,但收效甚微。”
  方志誠眼中精光一閃,淡淡道:“我有所耳聞。曹堯的社會環境匪氣十足,是淮南如今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之所以如此,那是因為有官員與社會人員坑瀣一氣的緣故。”
  李正傳頷首道:“有句俗語,自古山匪出曹堯。經過這么多年的社會環境治理,曹堯的風氣開始變化,那些帶著原罪的復雜人員,利用其它身份掩飾自己,將觸手攝入到曹堯諸多領域。王國岳一向以君子之風聞名,他來到曹堯之后,也是按捺不住,用烈火猛攻,希望能讓那些勢力有所忌憚。”
  方志誠嘴角翹起,笑道:“我到曹堯,只是掛職而已,我沒有政法系統的工作經驗,估計王書記也不會將治安管理這個難啃的骨頭丟給我。”
  李正傳搖了搖頭,苦笑道:“讓你分管治安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好,對于你而言,會處處受到掣肘。”
  方志誠大概能理解李正傳的意思,從前期的調查結果來看,曹堯市的社會環境的確復雜到一定的程度,治安只是表象,已經影響到各個領域。
  以全市的交通系統為例,雖然省里一再強調要以公開招標的形式進行,但曹堯某些官員還是與地方某些勢力交易,將重要的交通項目私下交給某些勢力。而這些勢力本身只是個皮包公司,他們在拿到項目之后,再轉招施工隊,這些施工隊都是小型的包工頭,資質根本不達標,所以導致去年市東區主要干道出現工期延遲的情況。
  工期延遲嚴格意義上來講,已經造成政治事故,但后來在某些官員的掩蓋之下,不僅免除對項目承建方的經濟處罰,還進行了額外的資金補貼。此事是王國岳用雷霆手段,打擊地方官員的主要原因。
  交通系統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可以說,現在曹堯市的每個領域都出現類似的問題。
  從瓊金到曹堯,時間需要四個小時,八點半動身,抵達曹堯的時候,已經是正午時分。曹堯市市委組織部長關若飛親自接待方志誠及李正傳一行。關若飛是王國岳去年下半年,從吉東省調入的心腹。如果仔細研究關若飛的履歷,他與王國岳如影隨形,是他身邊的重要智囊。
  關若飛是一個軍師型的官員,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極強的業務能力,這么多年來王國岳的政績表單上,有百分八十都與之有關。
  方志誠與關若飛輕輕地握了握手,在他的引領下,進入了市委食堂的包廂。等方志誠剛剛坐下,服務員便開始傳菜,由此可以看出,關若飛對時間的掌控很到位,組織地有條不紊,緊湊而滴水不漏。
  曹堯的菜色相比較于瓊金與漢州,顯得粗獷了不少,菜色以大魚大肉為主,風味獨特,自成體系,幾乎每道菜都有一個故事。
  關若飛指著一道菜,笑著介紹道:“這道菜名字叫做羊方藏魚,將燉好的羊肉切好塞入魚腹之中,然后再進行烹制。”
  李正傳嘗了一口,贊道:“魚羊放在一起湊成了鮮這個字,果然非常美味。”
  方志誠也跟著嘗了一口,點了點頭,道:“我之前也來過曹堯市調研,當時可沒有品嘗到這么地道的地方特色菜。”
  關若飛笑著說道:“主要這道菜只是家常菜,你來調研的時候,接待標準若是稍高,吃這些家常菜就顯得掉了檔次。”
  方志誠淡淡一笑,暗忖這關若飛倒是性格隨和,以此也能看出他的主子王國岳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在飯桌上,幾人都只談風俗人情,沒有提起工作,這也說明彼此之間,還在試探狀態。
  吃完午飯之后,方志誠和李正傳被安排住進了迎賓館,等到下午兩點半正式上班之后,再由人將他們接到市委。
  方志誠這才見到了王國岳,他身材超過一米八,穿著一件黑色羊毛的夾克衫,里面是一件紫色的襯衣,打著藏青色的領帶,顯得風度翩翩。方志誠的目光最終落在王國岳的頭發上,依稀可以看出發角有些斑白,摻雜著銀色的發絲,給人一種滄桑之感。
  王國岳比自己不過大幾歲,頭發斑白,讓方志誠倒是覺得有些意外。不過,他也知道,在官場之中,有些人故意為了顯示自己的辛勞,所以故意會在頭發上做文章,不是把頭發染黑,而是把頭發染成花白狀。
  方志誠與王國岳微笑著握了握手,覺得他的手掌溫暖而有力,目光清透而溫和,如同別人稱呼的那般,他有種能給人瞬間心平氣和的力量,如沐春風。
  王國岳點了點頭,聲音渾厚有力地說道:“志誠,歡迎你來到曹堯!”
  方志誠目光平靜地打量著王國岳,淡淡笑道:“國岳書記,謝謝您!”
  王國岳指著身邊的人,與方志誠逐一介紹道:“這位是市長曲康同志……”
  他很自然地給方志誠介紹起了每一位黨委成員,作為中央的掛職干部,方志誠是要進入常委班子的。
  王國岳介紹完了一圈,與曲康說道:“等下我們班組成員在會議室內聊一聊,然后再由曲市長帶著志誠去市政府看看工作環境。”
  曲康是一個表情很嚴肅的人,他“嗯”了一聲,看不出他內心的深淺。曲康年齡比李正傳還要一兩歲,被一個年齡小自己一輪有余的年輕干部壓著,可想而知他是什么心情。
  曹堯市常委班子原本是有十三人,方志誠到來之前,則變成了十一人,王國岳順勢削減了常委人數,以此來控制常委會,這是一種巧妙的組織關系平衡法則,王國岳用得極為水到渠成。
  王國岳住持常委會議,李正傳宣讀了省委的決定,方志誠作了簡單的發言,隨后每個常委都根據自己分管的部門,作了簡單的介紹,同時表態擁護省委決定。
  等到隋琦自我介紹的時候,方志誠迎著她的目光,故意眨了眨眼。
  隋琦沒有表現出慌張之色,只是說話的語速比往常快了不少。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