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21 燕雀安知鴻鵠志

在瓊金休整了一周時間,方志誠將大部分精力用來與以前的同事見面、接觸,這就是所謂的磨刀不誤砍柴工,到曹堯掛職,燕京的力量太過遙遠,所以想要借力,從省里調用資源最為合適。雖說身后有宋文迪作為靠山,但自己的資源用起來更加的得心應手,除非到了最后關鍵時刻,方志誠才會搬出宋文迪。
  方志誠見了這么幾個人,瓊金市委秘書長高波,省發改委副主任褚始源,還有漢州市委書記章天靈。瓊金市委秘書長高波現在是宋文迪最重用的干部之一,不出意外的話,明年將有機會擔任常務副市長。從秘書長轉為常務副市長,這可是很大的突破。宋文迪此舉是希望將高波推出來,與文景隆安排自己身邊的新市長進行對抗。
  官場到了一個級別,宛如棋手在棋盤間博弈,對面出了一枚棋子,想要挽回局面,自己就得安排一個相對比較厲害棋子。
  原本宋文迪是想將葉明遠推出來擔任市長,可惜葉明遠在關鍵時刻受人舉報,稱其利用職務,為家族牟取私利。葉家在淮南是有名的旺族,盡管沒有實際的證據,但葉明遠為了考慮家族力量的穩定,還是往后退了一步,即將擔任三號人物,市委副書記。
  原本葉明遠空出來的常務副市長職務也就正好空了下來,現在開始第二波角逐,高波的希望比較渺茫,畢竟他在市委常委中排名最末。
  但與方志誠見了一面之后,高波心思大定,從方志誠的只言片語看出來,他還是極為支持自己擔任常務副市長的。
  宋文迪的想法,除了他自己之外,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比較清楚,那就是曾經在他手下當過秘書的方志誠。即使宋文迪未曾跟他透露常務副市長的人選,但方志誠若是支持的話,宋文迪的想法也不會有太大的偏差。
  方志誠之所以主動與高波接觸,有兩個原因,第一,當初與趙凝在瓊金遇到麻煩,是高波出面幫自己解決的,方志誠欠了高波一個人情,所以將宋文迪的想法給高波解讀一二,也算是趁勢還掉人情;第二,高波此人很有人格魅力,以后肯定有前途,方志誠與之交往,也是在為未來投資。省會城市的常務副市長,不出意外,幾年之內就能往前更進一步,離副部級只差臨門一腳。
  與褚始源見面,主要考慮到發改委是自己以前的老單位,真要到了曹堯,還得從發改委入手尋找資源。雖說與發改委主任沈寒春也很熟悉,但方志誠知道,在沈寒春的心中恐怕早就把自己給恨死了,當初方志誠可是在背后陰了一記省長魏群,而沈寒春如今是魏系的核心力量。所以他選擇與褚始源接觸,更加恰當。
  褚始源還是一如既往地很有風度,兩人在省府食堂包廂吃了個便飯,期間褚始源將發改委班子的情況,簡單地介紹給了沈寒春。
  褚始源也是個很有能力的人,他看人的眼光很高,但對于沈寒春這兩年的工作也是贊賞有加。沈寒春全權掌管發改委之后,對工作進行了全面梳理,將全身發改委戰略規劃重新梳理一遍,這是個浩大的工程,但竟是輕而易舉地做到了。
  動作幅度太大,鬧出了不小的動靜,必然引起爭議。沈寒春如今對發改委的掌控力也只能說是一般,若不是上面有魏群在后方撐腰,恐怕早已大亂。相反,褚始源卻是穩扎穩打,在發改委的地位牢不可破。
  這與個人的性格有關聯,沈寒春雖然受過一次重挫,但骨子里的張揚,很難完全消滅。張揚的性格,不太適合在官場上行走,沈寒春雖然如今年紀大了,脾氣收斂不少,但還是或多或少地暴露了性格缺陷。
  提及曹堯之行,褚始源拍著胸脯承諾,一定會給與最大力度的支持。
  章天靈從陜州來到淮南已經有一段時間,漢州在他的執掌之下,改變了先前夏蘭山封閉守舊的行政風格,無論城市規劃、產業結構,抑或經濟水平,都在穩步增長,成為淮南中部城市中的領頭羊。
  智慧城市計劃已經在瓊漢同城化項目逐漸實施,這是一個長遠的過程,在短時間內看不到效果,但在未來,漢州一定會成為獨一無二的城市。
  按照宋文迪的思路,章天靈原本也是瓊金市長的后備人選,只是被文景隆從中阻擾,沒有能抓住機會。以蘇摩的意思,方志誠既然已經到了副廳級,章天靈也就沒有必要長期留在淮南,如今湘南省的位置空缺很多,所以章天靈下一步可能會前往湘南輔助蘇摩,這給漢州現在的市長臧毅留了機會。
  當然,這也是不可避免的,在年青一代之中,王國岳和臧毅是兩駕馬車,并肩齊驅。淮南是他們的歷練之地,文景隆和魏群兩大王牌保駕護航,為派系的未來留下星火。
  對于章天靈,方志誠十分感激,盡管他不顯山露水,但與自己走過了一段艱難的時光,當初夏蘭山離開漢州,若不是章天靈空降漢州,方志誠的仕途之路,恐怕不會走得如此順利。
  章天靈當初若是繼續留在陜州,上升的速度與空間,將遠遠超過現在。可以這么說,章天靈為了保護方志誠,放棄了兩年的政治生命。不要小看這兩年,對于已經正廳級的章天靈而言,可能是一個臺階。
  章天靈原本是派系內最有可能地沖擊封疆大吏的優秀干部,但這兩年耽擱下來之后,他已經沒有年齡的優勢,雖然還有機會奮起直追,但比之先前要艱難不少。
  章天靈不會感覺到心有不滿,因為他對自己的定位明確,既然選擇在蘇系發展,就得愿意為派系的發展犧牲,兩年的時間雖然寶貴,但看到方志誠一步步成長,他心中十分欣慰。
  章天靈與方志誠在瓊金見面,他竟然破天荒地喝醉了酒,唱起了西北山歌。一向看上去清俊儒雅的章天靈,展現出了陜州人粗獷的一面,氣勢澎湃,躊躇滿志。
  從章天靈口中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萬衡的恢復情況很不理想,比之一年前蒼老了許多,體重降低,現在只有一百多斤,瘦成了皮包骨。
  與章天靈分別之后,方志誠給湯雪撥通了電話。離開淮南的這段時間,與湯雪聯系的很少,逢年過節的時候才會通電話。
  “聽說老萬的恢復情況極不理想。”方志誠語氣無奈地說道。
  湯雪眼睛發紅,鼻子反酸,低聲道:“自從離職之后,整個人精神狀態就變了,整天發呆,醫生說他很消極,看上去配合治療,但事實上對康復失去信心,所以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
  方志誠也覺得無力,他明白一個人若是失去了精神支柱,在面對病魔的時候,往往會變得消極。雖然沒有證據,但心態的確對病人的康復有著很大的作用。
  方志誠道:“好好照顧他吧,有空我會來探望。”
  湯雪抹了淚,勉強笑道:“要不要我讓老萬跟你說幾句?”
  方志誠覺得心里空落落的,搖頭道:“還是不用了,我現在一時找不到話來安慰他。”
  掛斷了湯雪的電話,方志誠突然升起了同情之意,若是萬衡真出了事,湯雪和萬怡這孤兒寡母的,該如何是好?
  ……
  日垂天際,夕陽的金色余暉灑落在辦公室內,王國岳喝了一口茶,提起毛筆,在一張平整的宣紙上寫上了“鴻鵠”二字。在神話傳說中,鴻鵠是白色的鳳凰,善于高飛,常比喻志向遠大之人。
  站在他身側不遠處,是一個身材中等的男人,他臉上保持著謙恭之色,等王國岳落下最后一筆,才笑道:“岳少,你的書法堪稱當世大家。”
  這倒不是拍馬屁,王國岳從三歲的時候就開始練書法,至今已經有三十多年的功力。他的書法自成體系,有幾幅精品已經被國畫院收入。如今國粹凋零,若是在古代,王國岳以這一手出類拔萃的揮毫之能,也足以名揚天下。
  王國岳上下掃視一番,將紙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內,旁邊男人倒也習慣,王國岳每日都會寫幾筆,但大部分都不會留下,對于一個書法大師而言,真正傳世的作品,只要留下些許就足矣,物以稀為貴的道理,人人皆懂。
  “若飛,方志誠那邊有什么動靜嗎?”王國岳重新坐在椅子上,捧起了茶杯。
  “主要是聯絡關系,畢竟離開淮南一年了。”關若飛鄭重其事地匯報道。
  王國岳摘下了眼鏡,用絲布擦拭了一下鏡片,輕聲道:“也不知那邊會不會有什么動靜,你密切關注一下吧,別讓他們太過為難新人才是。”
  關若飛不解道:“岳少,他擺明沖著你而來,你竟然要幫他?”
  王國岳擺了擺手,輕松地笑道:“要學會與人為善,我與方志誠素未謀面,何必弄得硝煙味四起呢?若是可以,我愿意和他成為極好的朋友。”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