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920 被四股力量盯著

隨著電視劇與娛樂綜藝節目的高速發展,現在家長在培養小孩的過程中,都有意識地往這個方向去引導,除了正常的學業之外,還給孩子多增加了幾門技能課程,比如藝術培訓班,因為不少家長都認為,若是孩子能當明星是件名利雙收的事情,最好是從小成名,走演藝路線。
  現在玉茗傳媒集團旗下的藝人學校發展也往多元化方向,不僅僅針對成年人演藝技能培訓,還將目標投向了青少年市場。第一,家長在孩子身上的投入從來不計較后果,所以在多個城市招收生源時,都出現供大于求的情況;第二,藝人學校正在完善生態體系,從更低地年齡層篩選出優質的胚子,進行專門培養,這樣可以延長藝人的演藝生涯。
  以國外的藝人市場為例,尤其是韓國,一般十六七歲的少年就可以出道,等到了二十五歲以后,絕大部分藝人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娛樂圈是標準的吃青春飯。如果你能熬出頭,或許還有機會,如果熬不出頭,那就只能淹沒在人海大軍之中。而華夏明星的平均演藝壽命更加短暫,出道年齡都比較遲,因為國內傳統的教育制度,讓藝人很難在大學畢業之前就踏入娛樂圈。
  事實上,從客觀的角度來看,教育應該往多元化發展。華夏人心中都有“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傳統念頭,認為孩子有出息,只有一條路線,必須讀書,而且讀的時間越長越好。在國外,并不是如此。
  以瑞士為例,技工類往往比從事學術研究的就業市場需求更加旺盛,而且收入差距也不大。
  所以很多人都在批評華夏的教育制度,其實它本質沒有問題,只是少了多元化生態鏈。義務教育是主線,在輔線上應該加入并重視其他的人才的培養,比如藝術人才、體育人才、技工人才等等。
  盡管華夏一直在基礎教育中強調素質教育,培養孩子的多元化能力,但事實上大部分學校在實行的過程中,還是更重視語數外,對副科非常輕視。
  玉茗藝人學校的少年班,是為了彌補這一缺口。教育是剛需,娛樂也是剛需,娛樂化教育是玉茗藝人學校開辟出來的一個新鮮行業,暫時還沒有競爭對手關注到這個市場。
  按照秦玉茗的思路,一開始主要以培訓班的形式逐漸少年班,等時機成熟之后,可以演變成私營性質的綜合學校。以國內民營教育大鱷新東方為例,他們一開始只是以外語為主要賣點的培訓班,但如今已經成為了教育集團,以培養少年的外語能力為主的綜合教育學校。
  借鑒這個思路,玉茗藝人學校的分支,在往后可以演變成主要培養的少年藝術細胞為主,發展成新東方類似的綜合教育學校。
  當然,往這一步邁進,還是比較艱難的,畢竟在國人的思想概念之中,學好一門英語是正路,學好一門藝術技能,則是旁門左道。但時代是會變化的,尤其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的程度,精神文化需求會變成國人必不可少的生活要素,到那個時候,藝人學校就有了全新的生存空間。
  現在藝人學校正在籌備“金色少年”藝術培訓班項目。杜兮之所以有想把樂樂培養成童星的想法,主要是因為這個項目計劃推出一到兩個知名的童星,從而引起轟動效應。杜兮靈感迸發,樂樂各方面的條件都不錯,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如將資源全部放在她的身上,用心將樂樂培養成童星市場的一線人物,那樣可以一舉兩得。
  此事杜兮跟謝雨馨溝通過,但被謝雨馨一口否決。雖然謝雨馨的想法與觀念很前衛,但她甚至散光燈的可怕,一旦樂樂成為了童星,那么她就將永遠站在公眾輿論之下,緋聞、謠言、誹謗紛至沓來,她能夠承受這樣的壓力嗎?
  方志誠第一反應也是出于保護樂樂,但仔細想了想,終究還是決定勸說謝雨馨,因為首先這是樂樂自己想要做的一件事;其次,人生在于經歷,雖然樂樂還很小,但讓她足夠多地去接觸復雜的世界,并不是一件壞事;再者,少女都有明星夢,既然有能夠實現她夢想的機會,為何不去幫樂樂實現呢;最后,方志誠認為自己還是有能力做到保護好樂樂,讓她在一個相對比較安全的環境中長大。
  與謝雨馨聊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她終于認可了方志誠的觀點,輕聲嘆道:“也罷,或許我是應該放手,不過樂樂的學習不能落下。”
  方志誠笑道:“我會讓玉茗那邊安排最好的老師,樂樂在上藝術培訓班的時候,她也會受到最好的教育。”
  謝雨馨頓了頓,道:“那學校方面呢?”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會安排人與學校打個招呼,還是保留學籍。”
  謝雨馨嘴角終于露出了笑意,道:“沒想到你考慮得還挺周全。”
  方志誠伸手牽起了謝雨馨的柔荑,道:“這是當然,我是男人,你是女人。重要的事情,還是得男人來拿主意。”
  謝雨馨的精神突然有點恍惚,的確如方志誠所言,樂樂生活在單親家庭,平時很多事情都是由自己來拿主意,這種感覺很累,讓她有點承受不住,所以當方志誠勸自己的時候,她就習慣性地把責任推到方志誠的身上,并沒有失望的是,方志誠接過了責任,幫自己和樂樂作了選擇。
  謝雨馨突然意識到自己早已將方志誠視作這個家庭的男人,她突然鼻子一算,眼眶中滿是淚水,方志誠看了嚇了一跳,伸手抹了抹她的眼角,疑惑道:“你怎么了?”
  謝雨馨面色紅光隱現,低不可聞地說道:“這是幸福的淚花。”
  當天晚上,方志誠沒有留在謝雨馨家中過夜,還是在攔了一輛的士準備回家,盡管很低調地回到瓊金,但方志誠知道,自己身邊還是潛伏了不少眼線。
  下了出租車之后,方志誠等了片刻,一輛黑色的吉普車緩緩停在身邊,方志誠走過去敲了敲車窗,車窗被搖下,露出孟虎那張方正嚴肅的臉。
  方志誠苦笑道:“我就知道你跟著我,見到我攔的士,為何不直接帶著我走?”
  孟虎搖頭道:“這是原則,我必須藏在隱蔽處,因為從第三視角才能保持足夠的冷靜。”
  方志誠無奈道:“你這與掩耳盜鈴,沒有什么區別吧?”
  方志誠身邊有孟虎近身保護,這早已不是秘密。尤其是像蘇家,曾經出現過繼承人被害的情況,更是無比慎重。因為蘇剛被害,蘇系一蹶不振,繼承體系出現斷層,導致蘇家長達近二十年的蟄伏期,所以蘇家對方志誠的保護,甚至已經超過了蘇摩。
  不僅是孟虎,潛藏在暗中還有其他力量,對方志誠起到保護作用。
  隨著之前的幾次風波,孟虎的身份已經公開與明朗,所以已經無需潛伏,但孟虎還是按照以前的習慣,在暗中對方志誠進行保護。
  方志誠遞了根煙給孟虎,孟虎爽快地接過,從口袋掏出打火機,先給方志誠點燃,然后自己點燃抽了一口。經過這么長的時間相處,孟虎與方志誠的關系已經不再那么生疏,更像是親密相伴的戰友。
  “外面的情況,怎么樣?”方志誠坐在了副駕駛,吐了個煙圈,問道。
  孟虎面色凝重,沉聲道:“至少有四股力量盯著咱們。”
  方志誠大概只能猜出一二,王國岳肯定已經安排人在自己的周圍,至于曹堯地方,也會有力量潛伏在自己身邊,至于其他兩股,他卻是不太清楚。
  方志誠知道孟虎既然已經發現了潛伏中的目標,就沒必要擔心,打趣道:“聽說你準備結婚了?”
  孟虎聽到這話,面部表情明顯有所變化,略有些尷尬地說道:“此事還得謝謝寧將軍在其中做了工作。”
  方志誠讓寧薔薇給孟虎介紹個對象,寧薔薇倒也爽快,介紹了當初一同進入部隊的姐妹給孟虎相識。那個姐妹與寧薔薇性格相仿,出身高級將領家庭,渾身一股傲氣,孟虎一個粗條漢子,能降服胭脂烈馬,倒讓方志誠刮目相看。
  方志誠在孟虎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兩下,道:“太客氣了。聽說崔家已經要求,你往管理層發展,你有需要的話,隨時可以離開。”
  崔家是將領家庭,對于女婿的要求也很高,盡管孟虎是全國有名的兵王,級別也不低,但從事的工作既有危險,也不夠穩定。所以崔家還是希望孟虎能夠盡快地把工作落實下來。
  孟虎沉默了許久,道:“我跟義父已經商量過了。我準備從部隊轉業,跟著你干!”
  孟虎踏出這一步,還是很艱難的,畢竟他長期在部隊之中,已經適應了那個環境,轉入陌生的領域,這需要適應與過渡。
  方志誠啞然失笑,道:“也行,你如果愿意從政,我保你步步高升。”
  他已經想好了對孟虎的安排,可以政法線入手,培養一個忠誠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