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2 生死四十八小時


  迷藥的效果慢慢出來,葉輕柔扶著桌子倒下去,漸漸失去知覺。方志誠盯著陸婉瑜與葉輕柔兩位風格迥異的女子看了一眼,復雜地嘆了一口氣,先將陸婉瑜摟著往臥室行去。
  現在帶著葉輕柔離開別墅,顯然不是太好的選擇,若是被保安瞧出陸婉瑜不對勁,然后再發現葉輕柔也被迷暈,自己那是百口莫辯。最穩妥的方法是,等待葉輕柔醒來,自己趁機在葉家掃尾巡視一番。
  他早已在暗中觀察好,別墅內現在沒有其他人,應該是被葉輕柔給支走了。
  因為葉輕柔的臥室在二層,所以方志誠花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才將陸婉瑜抱入臥室,同時身體難免與陸婉瑜接觸。
  陸婉瑜的身體十分柔軟,惹得方志誠心如鹿撞了一陣。好不容易將陸婉瑜丟在床上,只見她櫻口微微開合,面頰有若桃花,差點失了心神。陸婉瑜是校花級的美女,青春動人,呼吸之間透著一股屬于少女的獨特氣息,對于男人的誘惑力是最大的。
  不過,與陸婉瑜相處這么久,方志誠始終以哥哥的身份與她相處,盡管心理偶爾會躥出一些不好的想法,但都被壓制下來。
  隨后,方志誠又將葉輕柔抱進臥室,葉輕柔身體很輕,怕是只有八十多斤,身體還未完全張開,那幾處最為神秘的位置,還處于含苞待放的狀態,不過,單看那張俏臉,便已然是一種享受。
  葉輕柔的皮膚比陸婉瑜的還要好,臉蛋吹彈可破,泛著柔和的光澤,惹人忍不住想俯身親上一口。
  不過方志誠一點都沒有憐香惜玉,將葉輕柔狠狠地拋在床上,眼中射出意思厭惡。
  葉輕柔二十歲還不到,心腸便如此歹毒,睚眥必報,方志誠對她沒有任何好感。將房門反鎖上,方志誠在房間里搜羅一陣,找到幾條絲巾,讓她趴睡在床上,然后將她捆成了一個大粽子。
  琢磨著還是有些不保險,方志誠將葉輕柔腿的褲襪給褪了下來,然后團成球狀,塞在了葉輕柔的嘴巴里。
  葉輕柔今日穿了一條學生裙,裙底是藍白相間的褲襪,褪掉褲襪便露出了如同嫩藕般的玉腿。
  想起葉輕柔方才威脅自己,方志誠惡念閃現,冷笑一聲,然后掏出手機,擺弄著葉輕柔的身體,讓她作出幾個撩人的姿勢。
  原本只是想點到即止,但給美女拍照很上癮,方志誠不知不覺陷入魔障,撩起葉輕柔的短裙,對著少女最為隱秘的部位,狂拍了一通。
  不得不說,若是單看外表,葉輕柔有極大的誘惑力,如今安靜地躺在床上,宛如從天堂墜入人間的天使,肌膚晶瑩如雪,神態酣甜可掬。
  方志誠搖了搖頭,輕哼一聲,用手將她上身襯衣的衣領,往下放又拉了拉,露出里面的小可愛,然后對著若隱若現的溝痕,瀟灑地點動著手機的開關。
  無須后期人工修飾,手機上便顯現出一具極度吸引眼球的動人畫面,葉輕柔緊閉著雙眼,雙手雙腿被束縛,面容平和,宛如邪惡動漫中慘遭蹂躪的蘿莉少女。
  給葉輕柔拍了好多張特寫之后,方志誠意猶未盡,側臉往她身邊的陸婉瑜望去,頓時玩心大起,琢磨著是不是在手機里,留下幾張有關陸婉瑜的經典畫面?
  陸婉瑜亭亭玉立,比起葉輕柔要顯得成熟少許,若是拍起來,立體感更強。
  見陸婉瑜與葉輕柔呼吸聲清淺,估摸著兩人還有很長時間才能清醒,方志誠便摸到了陸婉瑜的身邊,擺弄著陸婉瑜的身體,作出各種撩人的姿勢。
  陸婉瑜看似穿得很多,外面披著呢絨大衣,其實里面穿得很少,只有一件薄薄的打底衫,領口很低,依稀能瞅見大片雪白的玉肌。
  方志誠忍住想撫摸一把的沖動,小心翼翼地拍照,沒過幾張,便覺得一股熱流從鼻腔躥出,他下意識地摸了摸,發現竟然流鼻血了。
  拍照拍得流鼻血,自己也算是奇葩。
  方志誠從床頭找到抽紙,擦了擦鼻子,然后將滿是血跡的紙巾丟在地上,又繼續拍了起來。
  這一次,他將一大一小兩位美女放在一起構圖,一個是妙齡少女,一個是可愛蘿莉,倒是別具一番風味。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葉輕柔首先悠悠醒來,發現方志誠拿著手機對著自己不斷狂拍,憤怒地嗚嗚了兩聲。
  方志誠笑笑,將手機放進口袋里,輕聲道:“大小姐,你終于醒來了啊?”
  葉輕柔嘴里塞著臭襪子,沒法說話,只能奮力地搖著頭,表示抗議。
  方志誠聳聳肩,無奈地說道:“不要覺得委屈,我只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而已。等婉瑜醒了之后,我會放掉你的。”
  葉輕柔瞪著眼睛,眼眶內淚珠在打轉,因為她發現地上出現了一張帶著嫣紅血跡的紙巾,那是什么?她剛醒,感覺不到身體的知覺,下意識覺得渾身上下很麻……
  莫非方志誠對自己……
  葉輕柔難以想象,盡管她性格精靈古怪,十分喜歡整蠱,但畢竟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女。女人最寶貴的東西,就這么莫名其妙地沒了,那該是何等打擊?
  方志誠見葉輕柔哽咽起來,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眉頭微微一皺,暗忖這小妖女肯定是在裝可憐,妄圖獲得自己的同情心,便不搭理葉輕柔,自顧自地又掏出手機對著葉輕柔拍起照片。
  葉輕柔見自己哭泣的窘相也被方志誠拍下,頓時噙住淚花,竭力扭動著身體想要撲向方志誠,可惜,方志誠捆得很緊,她無法動彈,只能如同水蛇般緩緩挪移,許久之后,發現根本無濟于事,只能徹底放棄。
  方志誠伸出兩根手指,淡淡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現在已經手中握有你的把柄,所以建議你現在乖乖聽我的話。首先,等我拿掉你口中的襪子后,你不許大聲叫喚;其次,我們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部忘掉。如果你能答應我這兩個要求,我愿意手下留情,不然的話,我會把今天拍的一些照片,全部公布出去。”
  猶豫許久,葉輕柔點了點頭,方志誠湊過去,將葉輕柔口中的襪子給拿掉。葉輕柔果然如同方志誠要求的,沒有大肆聲張,顯得冷靜而無助。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輕聲道:“我們握手言和,如何?”
  葉輕柔面色復雜地看了一眼方志誠,微怒道:“怎么‘和’?你剛才對我做了什么!”
  方志誠不知葉輕柔誤以為方才自己侵犯了她,以為葉輕柔還在慍怒方才自己趁著她昏迷偷拍一事,輕聲安慰道:“放心吧,只要你乖乖聽話,我會保密的。”
  “只是保密而已嗎?”葉輕柔恨恨地問道。
  方志誠見葉輕柔表情奇怪,疑惑地反問道:“不然呢,你還想怎么辦?”
  葉輕柔陷入沉默,許久后抬起俏臉,輕聲道:“雖然你不是很帥,一看就是個窮鬼,但畢竟你是我第一個男人,若是你以后聽我的話,我可以考慮接受你。”
  方志誠見葉輕柔胡言亂語,腦袋有點抽筋,沒有轉過彎,苦笑道:“什么時候,我變成你第一個男人了。”
  葉輕柔見方志誠不認賬,頓時惱羞成怒,氣呼呼地說道:“男人要敢作敢當,方才你做了什么,心知肚明。”
  方志誠撓了撓頭,往地上望去,瞧見沾滿鼻血的紙巾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他恍然大悟,原來葉輕柔以為自己方才奪去了她的初次。
  方志誠苦笑出聲,蹲下身拾起紙巾,在她眼前晃了晃,指著鼻子里塞的紙團,嘆道:“你誤會了,這是我的血,不是你的。我剛才只是給你拍照而已,”
  葉輕柔這才注意到方志誠鼻子里塞了紙團,意識到自己誤會,心神一寬,輕吁了一口氣,道:“好吧,既然你沒有那么人面獸心,現在放掉我的話,我就原諒你吧。”
  方志誠知道葉輕柔很擅長騙人,并沒有直接放掉她,而是耐心地跟她講道理,說服她以后不要再如此頑劣,很容易聰明反被聰明誤,吃了大虧。
  葉輕柔還從來沒見過這么奇怪的男人,綁了自己之后,跟自己說教,她一開始左耳進右耳出,最終還是耐不住方志誠的嘮叨,與方志誠較真地有一句沒一句的答問起來。
  “你長得這么漂亮,總是做一些討厭的事情,會讓人覺得很心痛!”
  “你心痛你的,關我屁事!”
  “小姑娘說話要溫柔,否則會丟分!”
  “零分也不用你管,喜歡我的男生,還不是排成排!”
  “你知道嗎,有時候太過個性,會變成無性。現在你還年輕,有父母幫你遮風擋雨,還不知道這深刻的道理,等父母走了,你會發現,男人不喜歡你,女人也不喜歡你,你只能孤苦伶仃到老,無性無愛……”
  “別跟我說這些虛的,我聽不懂,也不想聽……”
  青春期的女孩比起男孩更加固執,方志誠很耐性地跟葉輕柔上起了心理課,終于葉輕柔崩潰了,她翻著白眼,感嘆道:“方和尚,我被你打敗了,求你不要再我念經了,我發誓以后不再找你和陸婉瑜的麻煩,離你遠點,如何?”
  “真的?”方志誠笑嘻嘻地問道。
  “比珍珠還真!”葉輕柔點點頭。
  方志誠琢磨著時間不早,若是不與葉輕柔達成和解,被她家中人撞見怕是不妙,便給葉輕柔解開絲巾。見她手臂上被勒出了鮮紅的血痕,方志誠略有些歉意,轉念一想,若不是自己事先做好準備,倒霉的那可就是自己與陸婉瑜,又理直氣壯起來。
  終于重獲自由,葉輕柔突然伸出手臂,勾住方志誠的脖子,在他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你這個小妖女屬狗的啊?”方志誠痛呼出聲,重重地推了一把葉輕柔,見推不開,便在葉輕柔微翹的臀部上,狠狠地拍了一把。葉輕柔咬得越狠,他就拍得越重。
  終于葉輕柔吃痛松口,方志誠摸了一把傷處,齒痕深印,鮮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