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18 口碑極佳王賢人

方志誠的掛職人事任命還有一段時間才公布,所以他此行來到淮南屬于私人行動。在家中沖了個澡之后,方志誠給隋琦打通了電話。隋琦現在依然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長,不過她的位置比較尷尬,尤其是王國岳到任之后,工作方向更偏于跑項目。
  這也是所有下派干部的共性,因為知道她在教育部有關系,所以會側重地挖掘教育部的各項專項資金。所以方志誠如果到任,恐怕更多地會被安排在發改委系統關系的疏通之上。
  隋琦接到方志誠的電話并不意外,因為她即將來曹堯的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隨著蘇系實力的壯大,方志誠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已經排到百人名單青年榜的第三位,與王國岳緊挨著。所以內部人士,很關注方志誠此次掛職曹堯市的動靜。
  一年多過去了,隋琦依然還未婚,標準的大齡剩女,方志誠與之相處,隱約感覺到她對自己的情誼,不過故意保持了距離,畢竟隋家與蘇家在上輩子有些孽緣。做朋友可以,但若是再往前邁一步,那就危險了。
  隋琦還在辦公室內批改文件,曹堯教育系統在她的梳理下,基本完成了鋪墊,尤其是市內幾個專業性較強的國家級大學,賦予了新鮮的生命力。如礦大、地質大學等高校,以專業破局,在全國綜合學校的排名上往前更進了一步。
  隋琦笑道:“大忙人,你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
  方志誠目光落在液晶電視的屏幕上,慵懶而放松地躺在皮質沙發上,雙腿搭在茶幾上,笑道:“隋市長,你這是在諷刺我嗎?別人不知道也就罷了,你難道不知道,我過去的一年都在打醬油?”
  隋琦伸了個懶腰,輕嘆一聲,道:“我很羨慕你呢!現在曹堯工作一大堆,我可是焦頭爛額,你來曹堯,我挺高興的,至少可以幫我一把。”
  方志誠聽出隋琦不是恭維和謙虛,苦笑道:“我打電話,就是想讓你這個老同學,給我帶帶路呢。聽說曹堯那邊的官員,特別排外,當初王國岳到任,也花費了一番波折,才取得控制權,不知真假?”
  隋琦點了點頭,清秀的眉毛擰起,沉聲道:“曹堯市與其他地方不太一樣,地方勢力非常強大,而且根深蒂固。你到了之后,不用我怎么解釋,就可以知曉了。”
  曹堯自古是華夏的軍事要地,即使在現在,也駐扎了部隊,因此軍工企業也成為當地的主要經濟支柱。不過,因為地理條件特別復雜,經濟很難像淮南南部及中部城市那樣繁榮,外界評價曹堯是個瘸腿的城市。
  曹堯并非沒有大企業,但人均收入很低,商業形態比較單一,盡管淮南這么多年來一直強調西部開發戰略,用相對落后的西部經濟強勁發展的勢頭,帶動整個淮南趨于平穩的經濟,但事實上效果欠佳。主要原因在于,曹堯缺少新業態經濟增長的因子,還是以礦產、重工等落后產能為主。
  方志誠無奈苦笑:“你竟然還給我賣關子?”
  隋琦沉默片刻,道:“王國岳雖然能力很強,也有手腕,但在曹堯現在的處境并不好,我現在與他算是同一陣營,否則很難與本土官員進行對抗。”
  方志誠也聽過風聲,王國岳之所以引爆炸彈,在曹堯市官員體系燒了一把旺火,但這并非明智之舉,若是他有辦法,絕對不會使用這么強勢的手段。正確的人事調整方式,應當是潤物細無聲,王國岳此舉有點過火。盡管曹堯市的官員格局受到了震蕩,但對于他長期控制曹堯是不利的。
  方志誠頓了頓,試探道:“聽你這么一說,似乎想說服我,與王國岳進行合作?”
  隋琦笑道:“難道不行嗎?都屬于空降派,有了王國岳撐腰,你也可以盡快適應環境。”
  方志誠搖頭,尷尬地笑道:“你心知肚明,我和王國岳沒有握手的機會。”
  這主要是派系之間的對立,宋文迪讓方志誠進入曹堯班子,就是為了限制王國岳,兩人之間沒有坐下來何談的機會。
  方志誠未等隋琦應答,繼續問道:“向我介紹一下對手的實力吧,這樣我才可以做到知己知彼。”
  隋琦心中微微有些詫異,道:“我對他并不了解。”
  方志誠毫不猶豫地點破道:“老同學,你和他的過往,我還是有所耳聞的。”
  隋琦聽方志誠這么一說,頓時覺得五味雜陳,輕嘆一聲,道:“只要與王國岳接觸過的人,都會豎起大拇指,稱贊他有古之君子的風范。此人談吐儒雅,非常博學,而且處人與事滴水不漏,樂善好施,喜歡幫助別人。在吉東省官場,他有君子岳的賢名,也曾經有人調查過他,但根本找不到他的破綻。他是一個非常完美的人。”
  方志誠聽隋琦這么夸獎王國岳,心中很是不滿,不過,王國岳的名聲非常好,他也是知道的。以曹堯市這次官場動蕩而言,盡管涉事官員都被調整,但所有人都網開一面,并沒有被逼入絕境,這就是留人一線的處理方式。蘇霖曾經與方志誠評價過王國岳,稱他為百年不出的賢人。
  方志誠自嘲地笑道:“聽到你這么夸獎王國岳,我怎么非常不舒服?”
  隋琦打趣道:“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這倒不至于,現在倒真想見見,這個人人都稱好的王賢人,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隋琦在曹堯待了兩年多的時間,她對曹堯有自己的認知,方志誠與她看似聊得天南海北,但對曹堯的情況,大致有了個數。
  曹堯市委班子合計十三人,方志誠以中央掛職干部的身份到曹堯,不出意外肯定能進入市委班子。隋琦原本是常委副市長職務,但經過這次調整,可能會往前走一步,至宣傳部或者其他重要位置。
  掛斷隋琦的電話,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宋文迪讓自己回到淮南,方志誠知道有其他原因,在曹堯與王國岳對位是一方面,另外就是希望增加他在淮南的底氣。方志誠如果在淮南,那就意味著蘇家還將淮南當成必爭的戰略要地,如此一來,他與北方派系角逐的過程中能得到足夠的支持。
  嚴格意義上來看,方志誠是被宋文迪“利用”了,但方志誠并不覺得反感,畢竟他與宋文迪的關系已經超出了傳統意義上的師徒關系。兩人之間存在絕對的信任與支持,宋文迪也是自己未來仕途更進一步的重大推動力。蘇系之所以持續對宋文迪輸送資源,就是看中了方志誠和宋文迪的聯系,在為方志誠的未來前程進行投資。
  電視新聞結束,隨后是重播昨晚的新聞訪談節目《鋒銳觀點》,熒幕上露出謝雨馨俏美優雅的臉龐。謝雨馨穿著一身職業服飾,舉手投足散發著成熟女性獨有的睿智敏銳,被采訪對象是國內的知名經濟學家。與經濟學家在探討觀點的過程中,謝雨馨顯得從容不迫,多年的主持經驗,培養了她良好的控制力。
  方志誠一邊看著電視節目,一邊撥通了謝雨馨的電話,兩人雖然很少碰面,但一直沒有斷了聯系。
  謝雨馨接通電話,笑道:“回瓊金了嗎?”
  方志誠點頭道:“剛到一兩個小時,正好在電視里看到你的節目,就給你打電話了。”
  謝雨馨嘆了一口氣,道:“現在時政類節目越來越不好做,受眾都往娛樂化發展,所以我準備轉型呢。”
  方志誠安慰道:“你的條件這么好,如果轉型娛樂節目主持人,應當也能獲得成功。上次你不是說過,想從熒幕前轉向熒幕后嗎?玉茗前幾日跟我提過,說計劃已經開始落實。你利用電視臺的資源,與玉茗演藝公司合作,一起制作綜藝節目。”
  廣電系統內,不少制片人都是主持人轉型。謝雨馨也試圖往這個方向發展。現在電視臺內部開始改制,實行制片人承包制。制片人如同一個獨立運營的公司的ceo,負責節目的統籌,彼此之間形成競爭,這樣一來,可以讓節目顯得更加有看點。
  謝雨馨淡淡笑道:“看來茗姐真的是什么都不瞞你。現在方案書已經進入審批環節,流程走到省廣電局那邊,被卡著不放,估計還得花費點周折。”
  方志誠詫異道:“這件事,他倒是沒跟我提起。”
  謝雨馨感覺自己說錯了話,解釋道:“主要是怕讓你操心。”
  如果此時由方志誠利用政府資源疏通關系,也只是一句話的事情,不過秦玉茗還是想盡量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來解決,盡量給方志誠少惹麻煩。現在玉茗傳媒集團已經初具規模,公關能力也足夠強大,有解決任何問題的能力。
  不過,掛斷電話,方志誠還是給省委宣傳部的熟人打了個電話,讓其幫忙給省廣電局那邊打好招呼,盡快放行。
  方志誠在燕京,總有一股有力無處使的感覺,這主要是因為脫離了自己熟悉的土壤,如今回歸淮南,如魚得水,自然暢快無比。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