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15 后續的順水推舟

蘇青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后面,翻看著資料,不時地伸手去抽右邊角落里的紙巾。三月底的燕京出現倒春寒,氣溫變化極大,蘇青一時不察,染了風寒。門外傳來敲門聲,蘇青說了一聲“請進”,女秘書端了一碗中藥進來,低聲道:“藥煎好了!”蘇青皺了皺眉,目光落在手上的材料,下意識地揮了揮手,道:“放在旁邊吧,我等一會兒就喝。”半晌,女秘書卻沒有離開,蘇青抬起頭,詫異道:“怎么了?”
  女秘書紅著臉,低聲匯報道:“剛才公子打電話過來有要求,讓我親自監督你把藥喝了才行。”
  蘇青沒好氣地苦笑道:“你什么時候跟他這么熟了?他遠在瓊金,你出去之后轉告他,就說我已經喝了藥,就成了!”
  女秘書搖了搖頭,道:“公子說,讓我拍兩張照片,第一張是你喝藥的圖片,第二張是藥被喝完的圖片,然后用聊天工具傳給他。”
  蘇青臉上雖說露出無奈之色,但心里還是暖洋洋的,昨天晚上她與方志誠通了電話,方志誠從她的嗓音聽出了一些不對勁,所以一早便讓秘書給自己抓了中藥。蘇青對兒子與秘書之間關系親密覺得理所當然,現在更是恍然大悟,原來是想更多地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
  蘇青順從地將藥碗端了起來,皺著眉將一飲而盡,然后將碗翻了個底兒,沒好氣地苦笑道:“趕緊拍照,我還有一堆材料要處理呢。”
  女秘書拿處手機,連續摁了好幾下按鍵,笑道:“謝謝您的配合,這下我好跟公子交差了。”
  蘇青低聲提醒道:“你以后跟志誠少聯系。”
  女秘書見蘇青這么說,非常緊張,解釋道:“我和公子很少聯系,昨天還是第一次,他知道您生病了,所以才給我打了電話!”
  蘇青知道女秘書以為自己忌憚兩人有什么密謀,擺了擺手,笑道:“石慧,你跟在我身邊好幾年,我哪里會不信任你?至于我兒子,我對他也放心。按理來說,你和我兒子關系親密,這是一件好事。但畢竟你是個女人,我怕你被我兒子給迷住了,這小子就是個天生的桃花命!”
  若是換作其他人這么說,恐怕女秘書會覺得她說得也未免太自負,但話出自蘇青之口,就得嚴肅對待,蘇青這是在實話實說,提醒她不要墮入情網。兩人可以正常地聯絡,但千萬不能產生感情。
  知子莫若母。方志誠這么多年來,拈花惹草不斷,倒不是他故意使然,只因他長得英俊,又有才華,人品出眾,世上不為之傾倒的女人那可就少了。男人在面對女人的誘惑時,有幾個能控制得住?
  在別人眼中,或許會覺得方志誠太過花心,但蘇青是方志誠的母親,她卻是覺得都不是自己兒子的錯,一切都是因為兒子太優秀,一切都是因為其他女人對他追求得太猛烈。
  女秘書石慧聽蘇青這么一說,臉色紅得發紫,幾乎是無地自容地說道:“主任,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蘇青微微一笑,不再繼續追說,知道石慧平時大大咧咧,但觸及情感問題,還是露出女兒姿態,她擺了擺手,給石慧放了行。
  昨晚在電話之中,方志誠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蘇青,蘇青聽清楚始末之后,對方志誠直接表示了支持。蘇青沒有想到,方志誠會思緒如此縝密,當告訴自己時,計劃已經成功地推進了大半,只需要后續順水推舟即可。
  讓蘇青覺得意外的是,淮南省委書記文景隆在這件事情上站在了方志誠這邊,因為他的介入,事情變得簡單許多。
  南方客車集團被紀檢部門進行調查,順藤摸瓜,找到華夏電力投資集團旗下新能源公司存在大量違規操作行為。新能源公司以投資、合作的名義,在全國并購了多家企業。這些企業多半生存能力極差,負資產嚴重,將這些近乎破產的企業以高價并購,其中的差價被高層進行私下分割。
  以南方客車集團為例,因為其負債嚴重,在資本市場上基本屬于白送也沒人要的企業。但經過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的包裝之后,南方客車集團搖身一變,成為了很有價值的企業。盡管是換湯不換藥,但新能源公司可以將之估價提到十億元。這其中的十億元并不是完全交給南方客車集團原有的股東,而是大部分私下返還給新能源公司的部分高管。
  一進一出之下,華夏電力投資集團的十億元就被倒騰進了私人腰包。
  魏群之所以暗中默許這一行為,是因為這是國有資本操作的潛規則,屬于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規則。對于南方汽車集團而言,表面看上去是好事,因為出現了新的東家,有了很硬的靠山愿意承擔債務,給員工短時間發放工資,這可以降低政府的壓力。
  但事實上,長期來看,南方客車集團并不會因為這場并購行為獲得太多的好處,只會因此變得更加的消極。根骨里的管理方式和制度不求改變,無法讓病入膏肓的企業起死回生。
  初步估計,這么多年來華夏電力投資集團利用新能源公司這種手法倒騰出數百億元,這些錢全部都是利潤,最終變成了私人的利益。
  現在華夏電力投資集團已經受到嚴重波及,中紀委已經安排人進行調查。
  華夏電力投資集團盡管多年來一直保持良好的收益與增長勢頭,但寡頭壟斷,導致管理制度混亂。尤其是高層管理者,出現成幫結隊,買*官賣官現象極為嚴重。
  不出意外的話,電力投資集團的頭號人物則需要引咎讓位,這對北方派系是個重大的打擊,但對其他派系而言,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蘇霖早先一步得到消息,已經開始運作,將蘇系在國有企業系統內很有影響力的人物趙思明推到臺前,競爭電力投資集團的舵手一缺。
  手邊的座機響了起來,蘇青看了一眼時間,與自己估計的時間差不多,內部消息傳播的速度很快,唐家那邊已經感覺到了風吹草動。
  “唐書記,有何吩咐!”蘇青的聲音清脆而有力量。
  唐系如今的一號人物唐昊,沉聲道:“淮南那邊動靜太大,剛才一號首長給我打來電話,讓我要控制再控制。”
  蘇青淡淡笑道:“唐書記,您覺得真有必要控制嗎?”
  唐昊沉默許久,淡淡道:“原本燕京的布局已經趨于穩定,既然央企那邊再生變化,那就順水推舟。一號首長也心知肚明,有些毒瘤必須要鏟除。”
  蘇青同意唐昊的觀點,笑道:“一號首長口中所謂的控制,就是讓消息封鎖,不要擴散得太廣。請您放心,我會與宣傳部門交代好,一切保持在可控范圍內。”
  唐昊微微一笑,道:“鐵娘子辦事,自然讓人感到踏實。”
  唐昊的地位高崇,被他這么一夸獎,蘇青倒也有點不好意思,道:“唐書記,對于電力投資集團的補位,你有何考慮?”
  唐昊爽朗地笑了聲,道:“此事為蘇家布局,好處自然由蘇家獨占。唐家對待盟友向來是絕不辜負,合作共贏是主旋律。”
  蘇青淡淡道:“那后面就請唐書記多幫忙照應了。”
  掛斷了唐昊的電話,蘇青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唐昊被譽為冷判官,厲害之處在于分析問題冷靜而深刻。當然,唐家最厲害的并非唐昊,而是他的侄子,被定為共和國百年第一妖孽。如今華夏的局勢,盡在他的盤算之中,雖然身處湘南,但全局盡在他掌控,從蘇摩那處得知,唐家妖孽已經早就琢磨對能源系統的國企來一次全面洗禮。
  淮南一有動靜之后,湘南也順勢造出動靜,仿佛是未卜先知,配合得極為默契。
  蘇青在桌上彈了彈手指,給蘇摩打了個電話過去,蘇摩主動說道:“志誠,這事鬧得動靜太大了一點,現在北方派系全部注意到了他,會不會有問題?”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我為志誠感到驕傲,在副廳級的角度,就能運作這么大的事情。北方派系后續肯定會有反擊,這是他第一次政治秀,我要支持他。”
  蘇摩點點頭,道:“繼續在發改委已經沒有意義,原本就是想讓他在發改委過渡,我了解到的情況,現在他在發改委已經做得不錯,如果留在那里,也只是熬資歷,等待時間。”
  蘇青知道蘇摩還有話說,蘇摩是組織系統出身,比自己更深諳人事調整的規則,道:“你覺得他應該下一步怎么做!”
  蘇摩道:“去地方,或者到中央,發改委不是撈政績的好去處。現在他在省政府鬧出那么大的動靜,周圍的環境恐怕也容不得他,所以借機往上或者往下。以我看來,到中央比較好,我們蘇家在淮南資源不足,比較難調整。”
  蘇青卻搖了搖頭,道:“若是真要調整的話,志誠在淮南的資源倒是不缺。”
  蘇摩拍了拍腦門,笑道:“我倒是忘記了宋文迪。”
  蘇青沉默片刻,道:“這道選擇題由他來答吧,咱們得充分尊重他的意思。”手機用戶請訪問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