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910 一個又一個暗局

梁睿的心情變得極其不好,他在官場上見過很多人,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像方志誠這樣不懂得進退的年輕晚輩。有關方志誠的身家底細,梁睿也曾經有所耳聞,但梁睿深諳官場的原則,盡管方志誠很有潛力,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但他在體制內,就得按照規矩來辦事。
  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轉型引導資金,雖說是辦公室主管,但這其中牽扯許多利益角逐,并不是辦公室主任一人說得算。
  當然,辦公室主任在其中有很大的權力,梁睿自認也是有原則性的人,并不是只要有人找到自己,就一定會上項目,而是區別對待。
  南方客車集團的新能源客車項目,這是副省長謝旭親自交代的任務,梁睿不能不辦。梁睿已經事先與方志誠好言好語地商量過,要保持一定的默契,沒想到他根本不給自己面子,這讓他這個正主任感覺非常的憤怒。
  梁睿在同事眼中是一個很好脾氣的人,但并不代表他不會生氣。他喜歡將氣悶放在心中,然后找其他的宣泄口。將隔壁辦公室的小黃喊到房間內,吩咐了一堆雜事,見小黃一臉鐵青地離開,梁睿的心情這才好了許多。利用下屬,轉移壓力、宣泄負面情緒,這是梁睿從多年的工作中尋找出來的方法。
  梁睿摸起電話,給副省長謝旭撥了過去,謝旭正在開會,電話先是由秘書接聽,跟秘書說明有要事找謝旭。等謝旭開完會議,便跟梁睿主動打來電話。
  謝旭在省長之中屬于老資歷,在省長任上已經有七八年,雖說沒有進入常委,但工業口子是說一不二的人物。以前卜一仁在任期內的時候,在某些場合也不與謝旭過多計較。因為這是一個不太好惹的家伙。
  不論謝旭的個人能力,他的父親曾經是華夏能源系統的頂端人物,因此華夏現在能源系統內,基本都謝氏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有謝旭在淮南,中央這些巨無霸國有企業才會將資源往淮南輸出,這其中的利害關系,誰都得掂量幾分。
  南方客車集團并不重要,關鍵還牽扯到了新能源客車,仔細揣摩的話,是否與那些國字號央企有什么千絲萬縷的關系?
  從南方客車集團遞交過來的項目書上,梁睿看不出蛛絲馬跡,但仔細分析的話,就能判斷出,南方客車集團的技術支持來自于某個國字號的央企。那這筆專項資金的最終去向,肯定流到其他地方。
  當然,梁睿用不著管這么多,他只負責讓南方客車集團拿到這筆資金,至于究竟項目資金會不會留給南方客車集團,自己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他現在必須要將出現的問題告訴謝旭,這也算是借刀殺人之計,讓謝旭去收拾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方志誠。
  “謝省長,有件事必須要告訴您。南方客車集團的項目出現了點問題,副主任方志誠不同意。”梁睿語氣變得極其猶豫,“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引導資金的專家組全部是由他來負責組織,若是他在其中使絆子,那就頭疼了。”
  謝旭皺了皺眉頭,不悅地說道:“方志誠?就是那個三十歲左右的發改委副主任?”
  梁睿嘆氣,無奈苦笑道:“沒錯!我已經暗示過他了,但他年少氣盛,根本聽不進別人的話。”
  謝旭冷笑一聲,道:“老梁,你讓我很失望啊。你為何能擔任這個辦公室的主任,應當心知肚明。”
  梁睿連忙道:“我當然知道,若不是謝省長在旁邊美言,我哪能賺到這么個肥差。我會控制好局面,但還是怕方志誠會壞事。方志誠是宋文迪的弟子……”
  謝旭微微一怔,暗忖梁睿還真夠滑頭,這是隱晦地告訴自己,方志誠有宋文迪在背后撐腰。
  不過,若真是宋文迪插手此事,謝旭還真有點頭疼,因為宋文迪如今在淮南很有影響力,已經被默認為淮南省委書記的潛在培養對象。
  謝旭拿著電話沉默許久,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項目按照原來的計劃和進度去走,至于方志誠那邊,我會安排人跟他好好溝通。南方客車集團的新能源客車項目,必須要進入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規劃內,倒不是南方客車集團缺少這筆錢,沒了這筆錢就會破產,而是對于未來的戰略布局,有很重要的作用。”
  梁睿見謝旭接手難題,心中松了一口氣,雖然知道在今天問題的處理上,他在謝旭的面前顯得有點拖拖拉拉,不夠擔當,但梁睿是個聰明人,他不會輕易去做一件自己沒把握的事情。
  下班之后,梁睿如約來到淮海路的南方大酒店。這原本是南方客車集團旗下的產業,在前幾年改制上市、剝離負資產的過程中,南方大酒店因為效益差,所以被割除出來,然后轉賣給私人。南方大酒店在私營之后,卻成為瓊金有名的四星級酒店,發展反而更好。
  梁睿剛從轎車下來,便有人迎過來,笑道:“梁秘書長,你終于來了。”
  梁睿與他握了握手,爽朗地笑道:“徐董事長,你怎么親自在這里等候,讓我有些心虛啊。”
  徐滕文,南方汽車集團董事長,省人大代表,省工商聯副主席,在掌管南方客車集團之前,他還在瓊金市委辦公廳擔任副主任,即使到了南方汽車集團擔任職務,他還在體制內,論級別的話只比自己低了半個而已。
  徐滕文身材不高,戴著一副金絲眼鏡,乍一看像一個大學教授,斯文儒雅。他在梁睿前面走了半步,領著他近了包廂。
  包廂內早已有六七人,大部分都是陪酒的,其中一人讓梁睿暗自留意,來自華夏國際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華夏國際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在2006年成立,上級單位為華夏電力投資集團公司。
  梁睿暗嘆,果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牽絡。
  飯局的目的一般都很明確,但真正到了酒過三巡才會打開天窗說亮話。徐滕文不喝白酒,所以拿著一杯紅酒來敬梁睿,笑道:“梁秘書長,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專項引導資金的事情,還得請你多費心。”
  梁睿淡淡一笑,將方志誠鬧的那個小插曲藏在心中,道:“這是謝省長都在關心的事情,我又豈能不用盡全力?而且,你今天的陣勢很大啊,將華夏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的領導也請來了!”
  徐滕文笑道:“所以還請梁秘書長給個面子,幫我招待好遠道而來的客人。”
  梁睿在徐滕文的肩膀上輕輕地按了按,笑道:“我們是自家兄弟,何必客氣!”言畢,他舉著酒杯朝那位華夏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的高管走了過去。
  梁睿心中也大概清楚,南方客車集團暗中在交易著什么。
  身在官場,有些事情即使你看透,但不能說破,最好的方式就是以局外人的身份,與漩渦中心的人保持一定的距離。梁睿是一個懂得明哲保身之人,所以對于很多疑問,他并沒有過問太多。
  飯局上,徐滕文特地安排了幾名作陪。現在的飯局都流行邀請明星參加,如此一來,可以提升飯局的檔次。坐在梁睿旁邊的女人,名叫陳子晴,出演過好幾部電視劇,雖說只是配角,但也算得上三線明星。陳子晴目的明確,今天就是為了好好伺候好梁睿。
  飯局結束之后,幾人又到酒店的六樓舞廳跳舞,梁睿對徐滕文的安排非常滿意,尤其是對陳子晴。這么多年來,他也接觸過不少女性,但陳子晴身上散發著不一樣的韻味,讓他謹慎無比的人,就這么淪陷了。
  坐在燈光暗處的徐滕文搖晃著玻璃杯,冰塊撞擊著杯身,發出叮叮叮的聲音,他嘴角露出微笑,道:“苗總,你從燕京帶過來的公關不錯!”
  苗德偉笑道:“我們公司的行政部名譽部長,可是名不虛傳。為了培養她,你可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錢包裝她。你放心吧,過了今晚,梁秘書長就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哪有不盡心盡力為咱們的計劃出力的道理?”
  徐滕文點了點頭,知道好的公關和明星一樣,都是包裝出來的。以陳子晴為例,她進入影視圈,其實并不是為了成名,而只是公司看中她的潛質,所以花費一定的財力,將她包裝成明星,然后再聘為公司員工,由此提升她的公關硬件。
  這與眾多外圍女其實是一個道理,光鮮亮麗的履歷只是幕后人員包裝出來的。本質上,那些外圍女并沒有那么多的經歷。
  徐騰文無奈地笑了笑,壓低聲音道:“我對梁睿很了解,這是一個特別狡猾的人。表面上他對所有人都報以善意,事實上,他是一個對危險很敏銳的人。真要能讓他下水,挺難的。”
  苗德偉笑了笑,道:“只要是人,都會有欲望,只要有欲望,那就有破綻,就有可趁之機。”
  徐滕文看了一眼苗德偉,無奈地搖了搖頭。不得不說,自己就是因為欲望,才會陷入泥淖之中。手機用戶請訪問m.2k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