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91 市委書記失聯了

張國鑫與葉明鏡說完近期銀州官場的動向之后,葉明鏡摸著下巴沉思許久,輕聲判斷道:“夏翔怕是再也忍不住,要對宋文迪出手了。玉湖生態區是夏翔的命門,也是他讓步的底線,若是宋文迪強勢插手,勢必要受到夏翔的反擊。”
  張國鑫點點頭,輕聲道:“咱們是不是要攪渾這趟水?”
  葉明鏡擺了擺手,搖頭道:“夏翔和宋文迪的背*景如今都不弱于咱們,還是低調行事比較好。若是能偏幫的話,可以盡量幫著一點夏翔。畢竟夏翔是咱們泉安幫的老人,胳膊肘往里拐,這是人之常情。當然,若是夏翔成了落水狗,咱們也不要婦人之仁,痛打落水狗,也是一件令人很興奮的事情。”
  張國鑫覺得葉明鏡的比喻耐人尋味,從他的語氣中看得出,夏翔失敗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莫非葉明鏡得到什么消息?
  張國鑫提起銀州重機一事,嘆道:“銀州重機改制上市,如今就是一團亂麻,想要梳理清楚非常難,若是想收購他,恐怕要費一番精力。”
  葉明鏡雙眼透出一抹精光,沉聲道:“宋文迪不虧是省里重點培養的人才,手腕滔天,咱們只是落后一步,銀州重機便被他重新洗牌,不過,咱們現在不要操之過急,慢慢滲透,相信很快會峰回路轉。”
  夏翔與宋文迪之間的競爭,無疑是葉明鏡重奪銀州重機的機會。
  葉系很多人不理解,葉家為何要將銀州重機重新控制在手中,這只有老葉家的人知道,因為銀州重機是葉家的發家之路,是葉家的靈魂與精神所在。沒有了銀州重機,泉安幫勢必要分崩離析,而葉家在銀州的根基被摧毀,只能成為無家可歸的浪子。
  家族由小變大,會遇到各種挫折,但關鍵在于“根基”不能被毀掉。
  葉家以泉安幫為基礎,如今在全國開枝散葉,雖然比不上那些頂尖的家族集團,但也成為不可小覷的力量,任由他人在太歲頭上動土,這是萬不會接受的。
  掛斷了張國鑫的電話,書房的門直接被推開,家中只有葉輕柔敢如此膽大,不敲門便能進入自己的書房。
  葉明鏡淡淡笑問:“怎么了?我的乖女?”
  葉輕柔嘻嘻笑道:“想跟老爸協商一件事!”
  “哦?”葉明鏡皺起眉頭,疑惑道,“說吧,只要不是摘星星和月亮,我應該都能答應你。”
  “晚上我要招待客人,所以希望老爸給我一個安靜的環境。”葉輕柔走到葉明鏡的身后,玉手搭在他的脖子上,輕聲說道。
  葉明鏡樂不可支地笑道:“原來是想將老爸掃地出門啊?也好,既然乖女要請客,我自然要配合你呢。”
  葉輕柔在葉明鏡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笑嘻嘻地出了門,然后轉身到廚房,吩咐阿姨晚上做幾樣拿手的小菜。
  在葉明鏡的面前,葉輕柔是這個世界上最聽話的女孩,這也是他此生最為欣慰的事情。梳理了下行程,葉明鏡給秘書打電話,讓他安排約請收購銀州重機的幾名關鍵人物,相約晚上在鞠興樓吃頓便飯。
  大約五點半左右,方志誠開著捷達將陸婉瑜從學校接往南方之國小區。保安認識陸婉瑜,見陸婉瑜探出漂亮的臉蛋,臉色微微有些失落,將方志誠放了進去。
  方志誠便玩笑道,剛才那個保安是不是喜歡你?
  陸婉瑜漲紅臉搖頭道,哥,你別胡說,只是說過幾句話而已。
  方志誠佯作失望輕嘆道,妹子,你這么漂亮,別人喜歡你也是正常。
  陸婉瑜輕哼一聲,扭過臉,生氣似的不搭理方志誠,許久之后,她悠悠道,他喜歡我,我又沒辦法控制,反正我不喜歡他。
  葉輕柔早已在門口等待許久,見方志誠將車停好,面帶笑意牽起陸婉瑜的手,笑嘻嘻地與方志誠說道:“方大哥,好久不見。”
  看上去與方志誠很熟悉,方志誠點點頭,覺得葉輕柔的態度有些怪異,總覺得這女孩的心思很難摸準,便不以為意地笑道:“輕柔小妹,你好!”
  進了屋,餐桌上已經擺滿了豐盛的菜肴,方志誠微微掃了一眼,暗忖即使是五星級酒店怕是也沒法準備出如此精美的晚餐。
  食物好壞,在于能否引起觸動五官,每一道菜都色澤誘人,刀工登峰造極,香氣撲鼻,令人垂涎欲滴。
  葉輕柔擺了擺手,坐下指著幾道菜,輕聲道:“因為不知道你們的口味,所以我讓阿姨準備幾道我喜歡的菜,不知道合不合你們的口味。”
  言畢,葉輕柔拾起銀筷,每個都嘗試了一遍,同時催促方志誠與陸婉瑜趁熱吃。
  見葉輕柔如此熱心,方志誠便放下戒心,吃了起來,不得不說這是一次味蕾的盛宴,每一道菜都令方志誠感到沉醉。葉輕柔見兩人吃得暢快,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
  晚飯還算融洽,葉輕柔講了幾個班上的幾段奇葩趣事,惹得方志誠逐漸放下戒心,暗忖這小女孩估摸著還真是回心轉意,準備與方志誠握手言和,其實兩人并沒有任何沖突,自己扇了她一個耳光,但也將她從魔掌中拯救出來了。
  “前天我們班上體育課,立定跳遠的時候,一丫頭上去一蹦,你知道怎么了,因為校服太寬松,竟然垮掉了,結果露出了內褲,hellokitty的哦!”葉輕柔講得繪聲繪色,盡管故事講得幼稚,不過倒也不枯燥。
  方志誠與陸婉瑜都很配合地笑了笑。
  吃完晚餐之后,葉輕柔拉著兩人喝咖啡,“上次的事情,我很后悔,因為我太幼稚了,所以才導致自己處于危險之中。所以希望陸老師和方大哥,不要放在心上,在這里我為你們奉上兩杯咖啡,請原諒我之前不對的地方。”
  咖啡機很快飄出誘人的香味,用的是巴西咖啡豆,有種獨特的酸香。方志誠雖然不懂咖啡,但也被這股香氣所吸引,突然有點期待。
  十來分鐘之后,三小杯咖啡煮好,葉輕柔低頭取了兩杯,遞到方志誠與陸婉瑜的手邊,微笑道:“請喝吧。”
  盛情難約,陸婉瑜便喝了一口,點點頭,笑道:“味道很不錯,比咖啡屋里賣的,味道更加醇和。”
  葉輕柔見方志誠還在猶豫,催促道:“方大哥,你不嘗試一下嗎?不會是信不過我的手藝吧?”
  方志誠笑了笑,指著不遠處的咖啡機道:“是不是要加點水了?”
  咖啡機種類很多,這部咖啡機是比利時皇家咖啡壺,外觀精美,工作原理奇特,金屬壺水量若是太少,會使得酒精燈蓋反彈熄火。
  葉輕柔微微一怔,轉過身去給金屬壺蓄水,這時方志誠趁機調換了自己與葉輕柔的杯子,陸婉瑜看得眸光一閃,露出疑惑之色。方志誠用手指放在嘴邊,輕噓了一聲,當葉輕柔轉過身,他已經完成了所有動作。
  葉輕柔端著咖啡杯,小心地品嘗了一口。
  葉輕柔見方志誠喝了咖啡,心花怒放,自己喝了一杯,又為兩人分別蓄了一杯。
  陸婉瑜慢慢覺得有點不對勁,一陣眩暈感從大腦深處傳來,她微微地張開小嘴,突然一陣空白,旋即搖搖欲墜,方志誠扶著陸婉瑜柔軟的腰部,才使她不至于摔倒。
  葉輕柔放下咖啡杯,倒退一步,臉上露出狡猾的笑容,“終于起反應了。”
  方志誠看著陸婉瑜,沉聲道:“你在她咖啡里下了藥?”
  葉輕柔滿意地點點頭,評價道:“你很聰明,我不只是給她下藥,還給你下藥了。”
  方志誠輕哼一聲,質問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葉輕柔輕蔑地看了一眼方志誠,譏諷道:“你忘記我說過的話了嗎,我要還給你一巴掌。當然,還要百般的折磨你們。等會我扒光你們,然后給你們拍幾張艷照如何。你是政府公務員,她是銀州大學生,若是不雅的照片流出,以后的日子肯定很難過吧。不要求饒,因為沒有用。我會讓你們身敗名裂,身不如死。”
  如今的葉輕柔哪里還有方才乖巧的模樣,完全是一個歹毒的小妖女。
  葉輕柔已經托人將方志誠的底細調查清楚,最終使出了一招誘敵深入計策,迷暈兩人,然后再給他們拍些不雅的照片,這樣才更加有報復的快感。
  方志誠冷笑了一聲,他從踏入別墅之后,便在警惕葉輕柔動用什么花招,所以吃飯的時候,他也是等待葉輕柔先動筷子,然后才跟著吃飯。不過,葉輕柔很狡猾,飯菜里面并沒有下藥,而是等兩人餐后喝咖啡,再真正動手。陸婉瑜性子急,未等方志誠提醒,便喝了咖啡,而方志誠覺得葉輕柔不對勁,不斷地催促自己喝咖啡,所以才忌憚起來。
  方志誠與葉輕柔調換了茶杯,他現在也很忐忑,不知道葉輕柔究竟是在咖啡中下藥,還是裝咖啡的瓷杯里下藥。在瓷杯下藥可能性更大一點,因為葉輕柔也喝了咖啡,一般的迷藥,是沒有解藥的,在瓷杯下藥最為簡單。
  若是葉輕柔是將藥下在茶杯里,最終被迷倒的不是自己,而是葉輕柔。
  方志誠也在賭博,賭倒下的不是自己,而是對方。
  “咦?”葉輕柔踉蹌地后退,幾欲跌倒,她搖了搖頭,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方志誠提醒道:“是不是覺得自己的整個世界在旋轉,恭喜你,少女!你作繭自縛,我覺得有些不對勁,所以調換過茶杯了。”
  葉輕柔張大嘴巴,感覺身上疲軟無力,說不出話來。
  別墅內的阿姨及保安都被葉輕柔用借口暫時給支出去,畢竟小妖女想要做壞事,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她在家里人面前很會偽裝。
  所以偌大的別墅只剩下葉輕柔、方志誠、陸婉瑜三人而已,現在倒下的是葉輕柔,方志誠會怎么對付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