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09 得弄出點聲響來

回到瓊金之后,工作變得繁忙起來,省府大院新移了一些桃樹,今年春天來得早,每次經過一號樓往三號樓走,都會被嬌艷的桃花給吸引。不少女同事經不起誘惑,以桃花為素材,伸出二指禪,擺起各種姿勢,用手機競相拍攝個人寫真。
  方志誠從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剛剛走出,便見蔡淼拉著朱鐵國拍照片。蔡淼見方志誠笑瞇瞇地走來,朝他招了招手,道:“方主任,趕緊過來,一起拍張合影吧?”
  方志誠連忙擺了擺手,暗忖這蔡淼還真夠放得開,省府人多口雜,她這么一擺弄,落到別人的口中,還不知道會傳出什么話來。
  他笑著搖了搖手,道:“你們拍吧,我不上照!”
  蔡淼嘟著嘴巴,三步并作兩步來到方志誠的身前,一只胳膊拽過方志誠的胳膊,笑道:“方主任,你現在可是咱們省政府公認的四大美男子,如果你還不上照的話,那豈不是要讓一群人無地自容嘛?”
  方志誠只覺得自己的胳膊肘軟綿綿的,這蔡淼將自己的小臂夾得緊緊的,順勢望去,卻見蔡淼胸前已經被壓作一道凹陷。蔡淼并不屬于那種第一眼美女,若是剛剛接觸,只覺得這女人長得比較清秀,個子不算高挑,身材比例卻很勻稱。但若是習慣了之后,卻發現蔡淼有種深入骨髓的嫵媚。
  方志誠紅顏知己很多,蔡淼有點類似于沈薇的那種的風格。若是換作以往,他恐怕會心臟怦然一動。不過,結婚之后,方志誠已經很注意情感的控制,基本做到不招蜂引蝶。
  男人在年輕的時候,都會在情事上癡迷,但真正結婚之后,就會變得穩重起來。方志誠曾經反省過自己,若是說唯一的缺憾,恐怕就是在男女情事上過于放松了一些。
  方志誠也曾經想過,如果再給自己一次選擇,會不會依然如此,答案是肯定。因為每一段感情,都是生活和情感積累到一定程度才集中爆發出來的。
  害怕蔡淼繼續做出一些太過于親昵的動作,方志誠就沒有拒絕,任由她牽著自己的衣袖來到桃花樹下,他望向鏡頭,從朱鐵國臉上看出一些不自然,心中暗嘆了一聲,不過面子上沒有表現出來,淡然地笑了笑。
  等朱鐵國照完,給了個OK的手勢,蔡淼小跑著走過去,看了一眼照片,嗲聲道:“你的技術也太差了一點吧?怎么把我的臉拍得這么大?是不是故意的?”
  朱鐵國尷尬地笑了笑,道:“挺好看的啊。”
  蔡淼跺了跺腳,道:“不行,必須得重拍一張!”等她抬頭再望向原處,卻發現方志誠早已不在那里,遠在十米之外。
  蔡淼嘆道:“罷了,就這一張吧。”
  朱鐵國聳了聳肩,道:“你就這么想跟方主任合影嗎?”
  蔡淼瞪了他一眼,低聲道:“呆子!你太沒有遠見了。像方主任這樣的人物,早晚是要進入高層的。幾十年后,若是他進入中央,我到時候把這照片亮出來,那豈不是一張通行證?”
  朱鐵國撓了撓頭,苦笑道:“沒想著你是這個心思啊。”
  蔡淼擺了擺手,道:“當然,也不僅僅如此。方主任,真的挺帥,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
  朱鐵國心中酸酸的,不自然地笑道:“長得帥,又不能當飯吃!”
  蔡淼鄙夷地瞅了朱鐵國一眼,道:“賞心悅目,知道嗎?跟這樣的領導,每天見一面,心情就會特別好,工作起來干勁特別足。”
  朱鐵國將單反相機朝蔡淼手中用力一塞,道:“既然如此,你還是跟方主任一起共事吧,拍照這事兒,也讓他幫你干。”
  蔡淼見朱鐵國不自然地離開,愣在原地半晌,心中暗自嘀咕,“這老朱不會是吃醋了吧?”
  她也知道朱鐵國對自己有意思,但可惜朱鐵國不是自己喜歡那道菜,平時關系相處得比較好,但也盡量保持距離,始終沒有讓朱鐵國越過那道線。畢竟兩人都有家庭,朱鐵國還有孩子。
  回到辦公室之后,方志誠打開第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引導資金的名單,從去年下半年起,辦公室就在收集資料,儲備了一批有特點、有潛力、有實力的企業。這些企業并非全部都是大集團大企業,相反規模暫時都很小,但成長性不可小覷。
  方志誠目光落在最后一個項目,無奈地搖了搖頭,縱觀整體項目安排還是比較有說服力的。但最后一個關于南方客車集團新能源客車項目,這個有待商榷。
  南方客車集團早在十多年前曾經是著名的行業領導者,全國百分之六十以上客車都使用南方客車集團的產品。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南方客車集團沒有進行改革創新,因此導致業務渠道被蠶食,同時生產線沒有更新換代,導致占有率大幅度降低。
  從06年起,南方客車集團已經開始呈現虧損狀態,因為曾經是支柱產業,所以財政每年支持它一大筆資金,否則早就已經垮掉了。
  從2008年開始,南方客車集團迎來第二次轉折,在市政府的指導下,剝離了負面資產,重組后進行上市。盡管一開始在股票市場表現不錯,但最終還是因為管理的問題,業務增長不進反退,依然保持持續虧損的狀態。
  盡管新能源是一個值得挖掘的領域,而南方客車集團也是省內知名的大型企業,但綜合考慮,南方客車集團無法給人信心。
  很大的可能會是,南方客車集團將這筆引導資金,劃歸為利潤,而真正的新能源客車只是包裝出來的產品而已。引導資金落袋之后,就會成為管理層的私人紅利。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因為這也是梁睿暗中默許的一個項目,勢必是有人從梁睿那邊打通了關系。
  這是個兩難的選擇,如果自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筆引導資金就等同于拋到了水里,但如果自己太過于計較,難免會得罪人,讓梁睿暗恨在心。方才在梁睿辦公室內,方志誠表達了自己的意思,但從梁睿的態度來看,對于方志誠的意見并不準備采納。
  換作普通的官員,恐怕會選擇第一種方式,反正是政府的錢,給誰都是給,而且即使出了問題,也是有梁睿頂在前面,敷衍一下,走個形式就得了。
  但方志誠覺得不應該如此。戰略性新興產業引導資金這才是第一批次,就發生這種名不符其實的情況。開了個不好的頭,以后豈不是會讓資金變得名存實亡,遠離了初衷?
  方志誠拿起了電話,撥通了梁睿的辦公室座機,道:“梁主任,我綜合考慮一番。南方客車集團的項目,還是難以達到標準。”
  梁睿聽方志誠這么說,就不高興了,皺眉道:“小方,剛才我已經跟你解釋許久。選擇南方客車集團項目,可不是我的意思,上面的領導非常重視,慎重交代過。而且,我也看過他們的方案,很有開拓性,挺不錯的!你就不要在糾結了!”
  方志誠暗自苦笑,試圖繼續說服道:“梁主任,南方客車集團的情況,我曾經實地調研過,他們的管理體系很糟糕。項目資金可以撥付,但幾年之后,如果南方客車集團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那又該怎么辦呢?作為資金的審核方,我們應當要充分考慮后果,不能只看到現在。不能因為是領導打過招呼的企業,就放棄原則。”
  梁睿被方志誠氣得不行,冷笑道:“我是辦公室主任,出了問題,我一人承擔,如何?”
  聽著電話那邊傳來忙音,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梁睿的態度在意料之中,他也能猜出梁睿所說的領導是誰,不出意外,應該是分管工業的副省謝旭。
  方志誠想了想,給趙國義打了電話過去,說明與梁睿之間出現的分歧。
  趙國義沉默許久,凝重地說道:“志誠,其實將南方客車集團納入新興產業,是省長工作會議上通過的,你與老梁較勁,沒有必要!”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道:“明知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卻還要將錯就錯?”
  趙國義耐心地解釋道:“南方客車集團盡管近幾年效益很不好,但它員工有數千人,如果政府放任它不管,會導致社會不穩定。”
  方志誠能明白趙國義的意思,但他還是追問道:“想要資助一個千瘡百孔的企業,沒有必要拿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名號吧,這會影響引導資金的權威性。”
  趙國義從方志誠的語氣中能聽出赤子之心,知道他還真不是為了一己之念,完全是為了對自己工作負責的態度。方志誠就是這樣,很多時候靈活,但有時候又很難繞過彎子。
  趙國義沉聲道:“志誠,有時候要學會拐彎走路,這不是官場應有的生存技巧。”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我不能理解這種技巧。”
  通話結束,方志誠站起身,望著窗外的風景,沉思許久……
  好久沒有弄出聲響,是得辦一件大事兒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114zw.la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