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08 很羨慕他的自由

人對人的影響是日積月累的。蘇摩一開始對方志誠采取抵觸的情緒,但到現在變成了信任。潛移默化的改變,是方志誠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存在感。蘇霖在旁邊觀察到了一切,雖說跟蘇摩在一起總是拌嘴,但蘇霖對蘇摩還是很了解,這就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甚至,蘇霖有時候覺得自己若是走仕途之路,肯定會比蘇摩要混得好,因為蘇摩外表看上去嚴肅,但事實上行事太講究情感。
  這么多年來,蘇摩有太多次往上更進一步的機會,但是他為了家族的利益,選擇了留在陜州,小心經營,一直等到老爺子去世,他才走出陜州那個囚籠。
  陜州省雖說被蘇家經營得密不透風,但實際上也是個囚籠,蘇摩一天不走出陜州,他就沒有資格往中央更深入地邁進。
  選擇湘南雖說是個過渡,但事實上對蘇摩的挑戰還是很大。湘南地處華夏腹心,因為地理區位的緣故,所以經濟只能在三十多省市排在中下游的位置。在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大環境之下,湘南的重要性就顯得微不足道。
  不過,從大局來看,這是蘇家和唐家的一次間接合作。唐家那個妖孽人物通過幾年磨礪和展,在湘南已經站穩腳步,已經擔任省委一把手,四十歲出頭便擔任封疆大吏,問鼎之勢已成。蘇摩前去配合,擔任副職,實則為唐家妖孽保駕護航。
  蘇家唐家聯手,這讓很多敵對勢力大為詫異,因為這原本應該是兩股根本不可能擰成一股繩的力量,但官場就是這么有趣,只有永恒的利益。利益所在,任何人都能成為盟友。
  蘇摩坐在沙上,主動泡茶,蘇霖主動取了一杯茶,喝完笑道:“老二,你這茶泡得真茶。”
  蘇摩沒好氣地白了蘇霖一眼,道:“有得喝酒不錯了!平時都是別人伺候我,能喝到我泡得茶,算是一種榮幸了!”
  蘇霖從蘇摩手中接過茶壺,道:“還是我來吧!”
  蘇霖是個商人,與蘇摩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性格與處事方式,對于茶藝談不上精,但卻不生疏,蘇霖先給蘇摩遞了一杯茶,然后再嘗了一口,點頭道:“這才是茶的味道啊!”
  蘇摩無奈地笑了笑,對于老三的這種性格,他已經沒有年輕時那么反感了。
  早在往年,兩人是互相看不慣對方,蘇摩覺得蘇霖太過輕佻,蘇霖覺得蘇摩太過于無趣。但自從老爺子去世之后,兩人的心態慢慢開始改變。蘇摩突然覺得蘇霖有自己的優勢和優點,雖然處理問題荒誕不經,但他的確為蘇家打開許多關系網,立下汗馬功勞,若是換作蘇摩自己,恐怕也難以做到一切。
  中央的震蕩,從地方上涌現出許多隱伏的棋子,這些都與蘇霖多年游走在官商的邊緣有關系。
  在蘇霖看來,蘇摩雖然性格太過于迂腐,但對于整個家族而言是件好事。蘇家需要這么一個主心骨,讓軍心能夠穩固。否則的話,蘇老太爺去世之后,家族不會那么平穩度過,蘇勁那邊也不會如此安穩。蘇摩身上有種堅守的魄力,能夠擔當家族族長的實力,換作蘇霖,肯定是難當此任。
  蘇摩和蘇霖能夠團結在一起,這才能讓遠在廟堂核心的蘇青無后顧之憂。
  蘇家盡管蟄伏多年,但它依舊展現出大家族的傳承之力。
  蘇霖壓低聲音道:“湘南那邊局勢如何?聽說你并不太好過?”
  蘇摩眉頭緊緊皺起,沉聲道:“唐家妖孽是個很強勢的人物,已經完全控制住常委會。不過,湘南官場并不像其他的地方那樣,一旦控制住常委會,就能夠順勢收服各地市。地市彌漫的力量太過龐雜,那里的官員有種痞氣,天生不服外來者!”
  蘇霖點了點頭,道:“地方派系錯綜復雜,倒不要緊,關鍵是唐家妖孽是否好相與?”
  蘇摩摸了摸下巴,感慨道:“那是一個天生的領袖,盡管年輕,但舉手投足有種渾然天成的魅力。這種氣場不是后天養成的,而是天生而成。與他談話,就是一種享受,不出意外,十年之內,整個華夏將是他的個人舞臺。”
  蘇霖對蘇摩的性格很了解,這是一個很少夸獎別人的人,道:“在湘南的省會城市星州主政時間,他另辟蹊徑,選擇全新的產業結構,利用文化經濟,形成一股勢不可擋的力量。湘南的傳媒系統在全國處于第一陣營,這是常人難以理解的。”
  蘇摩沉默片刻,道:“這是一個能夠把握正確規律的天才,跟他學習,受益良多。我在想,是否有機會讓志誠能與他早早見一面。”
  蘇霖對蘇摩的想法也很贊成,唐家妖孽已經納入中組部接班人培養序列,早點讓志誠見面,可以讓未來的領袖對志誠有足夠的了解,這對于家族振興計劃,有著很好的促進作用。
  蘇摩又喝了一口茶,道:“志誠在改委已經呆了一年,你覺得他下一步,是否要動一動了?”
  蘇霖點頭道:“改委盡管很歷練人,但畢竟權力受到極大的限制,做得再出色,也只能為別人做嫁衣,注定是個幕后工作者的角色。想要更長遠的展,還是需要主政一方。他從正處級晉升到副廳級,繼續留在改委的意義已經不大。我也了解過,他這半年并沒有閑著,已經在省里組成了一個綿密的關系網絡。”
  蘇摩深深地凝視了一眼蘇霖,他知道蘇霖也是有自己一股的力量,所以不僅是自己默默地注視著方志誠,蘇霖也是如此。談到此處,蘇摩知道兄弟倆已經徹底打開了芥蒂,他也就順勢問道:“聽說你最近投資了一個雇傭軍?”
  戰爭是國際領域永恒不變的話題。利用戰爭牟取財富,也是戰爭之王的手段。蘇霖和華夏幾大軍區的高層保持非常好的關系。隨著華夏近幾年軍力不斷提升,裝備的更新換代也變得極其頻繁。大量落后的裝備,如果不將之處理掉,這會形成積壓。所以正確的方式,就是利用國際戰爭將之處理掉。
  蘇霖從幾年前開始,就開始涉足國際戰爭,幫助華夏將淘汰的軍隊裝備銷往其他國家,從去年開始,他已經有其他動作,投資了幾個雇傭軍。這些雇傭軍擁有全世界最領先的裝備,主要為一些小國家的跨國關系服務,充當保衛工作。
  蘇霖現在的生意已經越做越大,這讓蘇摩有點擔心。雖然蘇摩也知道,蘇霖的那些合伙人都是一些有深厚底蘊之人,但他還是覺得蘇摩這么做,有很大的風險。
  蘇霖怔了怔,也不隱瞞,笑道:“你也知道,這可不是我一個人能主導的,幾個朋友湊在一起玩的小生意。”
  蘇摩搖頭,提醒道:“雖說我知道,你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但那一塊太過于危險,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蘇霖擺了擺手,笑道:“放心吧,我像是那種不怕死的人嗎……我其實也是在為家族鋪后路。”
  蘇摩臉色微變,嘆道:“你難道有其他想法?你不記得老爺子的話了嗎?蘇家永遠忠于國家、忠于人民!”
  蘇霖笑了笑,道:“這就是老爺子培養你和我的差別。老爺子讓你成為對國家和人民負責任的人,所以你永遠走在光明的一面。而他一直教育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所以在我的字典里,沒有國家,沒有人民,只有你、大姐、志誠,只有家族利益。現在的時代已經改變了。大家族已經不再僅僅追逐國內這一畝三分地。”
  蘇摩下意識地去摸口袋,蘇霖掏出雪茄盒,遞給蘇摩。蘇摩不喜歡抽雪茄,但這一次他還是接過,然后點燃,輕輕地吸了一口,吐了個煙圈,“老三,其實有時候挺佩服你的。盡管這么多年,家里所有人都覺得你是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但我始終覺得你比我更聰明,更適合帶著蘇家重振雄風,給大姐更多的幫助。”
  蘇霖擺了擺手,道:“老二,我剛才已經說過,我永遠做不了族長,因為我是個陰暗的人。家族的族長,一定要充滿正能量,這樣才不會讓方向偏失。對了,我剛才跟小剛聊了一下,看他是否愿意跳出體制!”
  蘇摩又吸了一口雪茄,巨大的煙味,讓他覺得有點暈,但不影響他的思緒。
  蘇剛是蘇摩的兒子,蘇摩對他很了解,這是一個被寵壞了孩子,盡管呂雯幫他掩飾,但蘇摩知道,蘇剛在學校里成了無惡不作的代名詞。如果不加以糾正,恐怕蘇剛一輩子會被毀掉。
  蘇摩道:“如果可以的話,就讓蘇剛跟著你吧!他在我面前總表現的膽戰心驚,但我知道他內心還是更向著你,有時候很佩服你。這些晚輩似乎都更愿意與你親近。”
  蘇霖見蘇摩同意,在蘇摩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作為家族族長,你必須要有威嚴,所以孩子們才會畏懼你、尊重你。放心吧,我會把小剛調教成一個優秀的人,不會讓你和嫂子失望。”
  蘇摩點點頭,道:“你嫂子那邊,我會與她好好溝通。”
  妻子呂雯一直想讓蘇剛從政,接下蘇摩的衣缽,但蘇摩知道兒子不是那塊料。若是能跟著蘇霖,在國際舞臺上闖出一番事業,這倒是彌補了自己的心愿。
  其實久在體制內的蘇摩,很羨慕他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