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907 我對志誠有信心

趙凝之所以選擇在瓊金開寵物店,方志誠知道,那不是因為其他人,只是為了自己。為了這份單純的陪伴與守候,方志誠也不能辜負趙凝。打開心扉的趙凝,煥然一新,雖說還是一如既往地單純,但變得俏皮可愛不少,尤其在床笫之間,她有著難以想象的魅惑力。
  人內心中都藏著魔鬼,想要摧毀一切純凈的東西,所以當方志誠壓住趙凝的時候,魔鬼就跑出來,狠狠地肆虐,讓趙凝如同風浪中的片葉小舟,九死一生。
  ……
  轉眼到了新年,因為剛結過婚,所以第一個新年,主要以各種拜年為主。蘇家、寧家都是大家族,雖只有七天的假期,馬不停蹄,也只能將親戚跑了個冰山一角。
  方志誠通過這一輪拜訪,也算是基本確定了在家族中的地位,被視作下一代領袖培養。這主要還有一個小插曲。中央高層震蕩,教育部也未能幸免,牽扯出一批有問題的官員。
  蘇家第三代雙劍其一,蘇陌如才到部委,按照道理,不會牽扯上這等風波。但未曾想,卻曝出他的妻子史俏,與一負責教輔的副司長關系密切。從06年開始,史俏每年都會向這位副司長行賄,從而獲得陜州省謀國家級教輔的獨家授權。關鍵此事,史俏是背著蘇陌如辦的,但她出現問題后,蘇陌如自然難逃其咎。
  蘇勁為了幫助兒子能夠安然度過難怪,在燕京逗留了近一個月。蘇青倒也沒有推脫,雖說明知蘇勁暗中鼓勵蘇陌如與方志誠較勁,但蘇青沒有袖手旁觀,動用資源保護住了蘇陌如,并讓史俏免于牢獄之災。不過,經過此番打擊,蘇陌如的上升態勢勢必受到影響,短時期內需要蟄伏,低調地等待東山再起的機會。
  年初六,在陜州老宅,方志誠見到了蘇陌如,比起此前,他已經不再意氣風發,看上去頗為蕭索。蘇陌如也是胸襟開闊之人,愿賭服輸,明知在家族接班人競爭中輸給方志誠,倒也釋然,與方志誠主動握手。
  方志誠朝他善意地點點頭,道:“走,找個安靜的地方去喝茶!”
  蘇陌如知道方志誠有話與自己說,嘴角泛起苦澀,無奈地跟著方志誠來到后院。
  蘇老太爺在世的時候,曾住在后院,他離世之后,這里就沒有人住,不過家中的傭人還是經常打打掃這里,所以看上去非常整潔安靜。后院中央有一個高大的槐樹,據說是當年蘇老太爺剛搬入院子的時候種下的,屈指一算,這棵老槐的年齡已經遠遠超過蘇陌如與方志誠的年齡。
  方志誠吩咐傭人從里面搬出座椅,他回房中取來茶具,然后泡起紫陽茶。未過多久,茶香四溢,方志誠將茶分杯,做了個請的手勢,道:“陌如,請喝茶!”
  蘇陌如喝了一口,他對茶也有研究,不得不說方志誠泡的茶,非常特別,味道清新而濃郁,留在齒間的時間綿綿悠長,蘇陌如忍不住將茶一飲而盡。
  放下茶杯后,蘇陌如道:“謝謝你在之前的事情上,幫助了我。我爸曾說,如果不是你
  主動讓姑媽幫我,恐怕我難逃此劫。”
  方志誠擺了擺手,淡淡笑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我雖然有競爭,但畢竟同氣連枝。彼此可以較勁,但在對外上,千萬不能分散精力。”
  蘇陌如聽方志誠這么說,不禁尷尬地笑了笑,若是放在以前,蘇陌如可能要暗罵方志誠虛偽,但經過之前的小挫折在,蘇陌如卻是知道,方志誠做到了這一點。
  自從方志誠的身份暴露,被接入蘇家之后,蘇勁就一直在幫助蘇陌如活動,希望蘇系能夠支持蘇陌如成為下一代接班人。蘇勁甚至還不惜與蘇摩發生了沖突,在陜州省常委會上多次明爭暗斗。因此蘇家內部分成了兩派,這也成為了派系崛起的隱患。
  按照正常的形式,若是蘇陌如出現危機,蘇青不會鼎力相助,不過,蘇青最終拋棄成見,保護了蘇陌如,這讓蘇陌如意外之余也很感激。
  蘇陌如輕嘆一聲道:“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父親很年輕的時候,就希望能夠振興祖輩那一脈,因為他覺得自己才是長子那一脈。畢竟我爺爺比你外公在年齡上要大。只可惜,在仕途之路上,他一開始被大伯壓著,后來被你媽壓著,所以他心里很憋屈。所以當我踏上仕途的時候,他就跟我語重心長地說過,要接過家族的權力。”
  方志誠繼續泡茶,他語氣淡淡地說道:“陌如,現在全國的形式很復雜,蘇家等待此刻已經很多年,咱們可以競爭,但不能窩里反。你我年齡相差不大,彼此競爭并無過錯,但更理應攜手并進。官場不是單打獨斗就能成功的,往往需要聯手。你我有血脈相連,如果你和我能站在一起,同心同德,將讓我感到無后顧之憂。”
  蘇陌如聽方志誠這么說,沉默下來,說到底他內心還是有足夠的傲氣,他不愿意低頭臣服于方志誠。蘇陌如泯了一口茶,感慨道:“你愿意相信我?”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暫時還不行,信任是建立在足夠的溝通和了解之上,但我們已經開始搭建溝通的橋梁,相信離彼此信任也不遠了。”
  繞過了這個話題,方志誠與蘇陌如聊起了當下的情勢,蘇陌如在部委工作,接觸的政策消息比較廣,方志誠聽得頗有收獲。蘇陌如發現方志誠分析能力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簡單的一個消息,在他條分縷析之下,變得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蘇陌如苦笑道:“我有點了解你了,你確實有為官的天賦,看東西總比常人更加透徹和長遠。”
  方志誠謙虛地笑了笑,道:“你閱歷比我要豐富許多。”
  經過一壺茶的功夫,方志誠成功地與蘇陌如親近了不少。等送走了蘇陌如,蘇霖找到方志誠,笑道:“你表現得挺老道啊,蘇陌如那小子向來眼高于頂,今天卻是被你忽悠得團團轉。”
  方志誠微笑道:“三舅,這不是按照你的要求嗎?要團結身邊的人和事,拋開那令人討厭的高調外,蘇陌如還是挺有才華的人。蘇家以后要發展壯大,光靠
  我一個人不行,還是需要有其他力量。”
  蘇霖點點頭,笑道:“你越來越穩重,難怪你二舅經常夸你。”
  方志誠訕訕笑道:“你就別敷衍我了。二舅怎么可能夸我呢!”
  蘇霖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笑道:“你二舅之所以對你非常嚴厲,是因為對你寄望很高。你要諒解他,他就是這么一個人,但內心還是挺善良的。”
  方志誠見蘇霖還將自己當成孩子,笑道:“放心吧,我不是小孩,能夠感知冷暖、分辨好壞。”
  蘇霖點了點頭,道:“王國岳前幾天給我打了個電話,希望能跟你見一面。他行程已定,會去曹堯市擔任市委書記。”
  方志誠嘴角翹起一個弧度,不屑地說道:“這家伙倒是會挑選時機。”
  蘇霖嘆了口氣,道:“現在中央的確是人心惶惶,除了唐系之外,大部分勢力都在外逃,尤其是北方派系將潛力棋子全部投放到地方,以求多年后再東山再起。”
  方志誠對于王國岳一開始還有點好感,不過自從那次遇見隋琦身邊暗中的監視人員后,他就改變了主意。王國岳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光明正大,與人為善的形象恐怕只是經過精心偽裝,他真正是個什么樣的人,還很難說。
  臧毅跟方志誠也提過王國岳,只評價這是個深不可測之人。
  方志誠嘆道:“我與王國岳還是保持一段距離吧,暫時還不太適合見面。”
  蘇霖道:“你不是怕了他吧?”
  方志誠搖頭道:“他想見我,我就必須見他嗎?世界上沒有這個道理吧?”
  蘇霖微微一怔,淡淡笑道:“行吧,那我就替你拒絕他。不過,拒絕人,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方志誠嘆道:“那就讓他對我心生芥蒂吧,我并不在乎。”
  對于王國岳,方志誠也不知道為何如此反感,或許是因為隋琦的緣故。方志誠一直在否定自己對隋琦有感覺,只當她是自己的朋友,但事實上,這種情感在悄無聲息中已經開始發酵。
  蘇霖與方志誠分開,未過多久,蘇摩站在他的身邊,輕聲道:“探過口風了嗎?”
  蘇霖無奈地搖頭,苦笑道:“那小子似乎不太喜歡王國岳。”
  蘇摩眼中射出一道精光,低聲道:“不喜歡,那就對了。”
  蘇霖眉頭皺起,壓低聲音,道:“你不會想讓志誠與王國岳對位吧?”
  蘇摩不置可否,淡淡一笑,道:“志誠已經壓過了臧毅,想要更進一步,自然要選擇一個合適的對手。王國岳,挺不錯的人。”
  “老二,你笑得可真難看!”蘇霖不悅地說道,“你想讓王國岳成為志誠的磨刀石,但王國岳可不是省油的燈!”
  蘇摩一字一頓地說道:“我對志誠有信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