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06 大水沖了龍王廟

(大年初一,最近大家應該都忙著拜年吧?煙斗厚顏討個紅包,有沒有!)
  方志誠懶得搭理這個色厲內荏的家伙,把姓丁的警員晾在一邊,十來分鐘之后,外面傳來喧鬧之聲,丁警員面色大變,趕緊出門迎接。沈志河遠遠地跟在最后面,前面走著兩人,一人是眼熟是市局的趙副局長,另外一人年紀在五十歲左右,氣質儒雅,一看便知是有身份地位的人物。
  在這種場面,在社區派出所不可一世的沈志河竟然根本沒有茶話的余地,趙副局長斜視了丁警員一眼,冷冷地說道:“人呢?”
  丁警員只覺得在這種目光鄙視下,背脊冷汗直冒,壓著嗓子道:“在詢問室呢!”
  趙副局長自然不會跟一個基層的小警員計較,輕輕地哼了一聲,往詢問室走去。
  等門被推開,高波連忙笑道:“小方主任,我和老趙來接你了。”
  趙副局長一改方才的表情,熱情而親切地笑道:“大水沖了龍王廟!還請小方主任看在高秘書長的份子上,不要放在心上。”
  趙副局長這么一說,方志誠心里就明白了,這趙副局長名叫趙凱威,是高波一脈的人馬,自然也是宋文迪的麾下勇將。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無奈地嘆道:“真是沒想到,竟然會如此大動干戈。原本只是想請高秘書長幫我打聲招呼,讓辦案人員按照常規辦案罷了。”
  趙凱威擺了擺手,大聲道:“志誠啊,你可不知道,下面的這幫人都是一群老油子。如果我只是發個話,還不知你要吃多少苦呢。市局離這里也不遠,幾分鐘的路程,還是我親自來處理此事吧。”
  高波在旁笑道:“老趙是個急性子。宋書記曾經表揚過,也批評過他這種性格。聽說你有事,比我還著急呢。”
  高波此話有技巧,是為了徹底打消方志誠心中的怨氣。以方志誠和宋文迪的關系,若是在宋文迪的面前,說個什么不好的,恐怕整個瓊金公安系統都要迎來一場大變局。高波現在所說的,就是希望方志誠看在趙凱威親自來處理問題的情面上,不要再把事情擴大化了。
  方志誠哪里猜不出這弦外之音,淡淡笑道:“放心吧,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而已。只要能為我朋友解決問題,我自然不會把事情弄得動靜太大。”
  趙凱威松了一口氣,他表面看上去輕松,但心里真捏了一把冷汗,派系內部人都知曉,宋文迪對方志誠的重視程度。從某種意義上,拋開方志誠是蘇家嫡系的身份,即使沒有那層關系,方志誠也是宋文迪的接班人。若是宋文迪有一日離開淮南,他留下的資源肯定會全部留給方志誠所用。
  趙凱威喊來了姓丁的警員,讓他把筆錄本找來,丁警員硬著頭皮將筆錄本送到趙凱威的手上,趙凱威翻了翻,眉頭凝起,臉色變得嚴肅無比,他用銳利的眼神在丁警員的臉上狠狠地掃了掃,手腕一甩,筆錄本砸在丁警員的臉上,怒道:“怎么沒有筆錄?”
  丁警員嚇得面色慘白,壓低聲音道:“原本以為是一件小事,讓他們私下解決就
  好。”
  丁警員與趙凱威隔了好幾層關系,平常都是耳聞他當年辦案雷厲風行的經歷,哪里與他本人直接交流過。
  趙凱威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道:“這就是現在基層民警的現狀嗎?”
  旁邊連忙走出一人,鄭徳彪,他是區分局的副局長,主要負責分管此片區,低聲道:“趙局長,我現在就處理此事,還請您稍安勿躁。”
  鄭德彪給沈志河使了個眼色,沈志河拖著丁警員出了詢問室。幾人在詢問室內等待結果,外邊警笛聲響起,這是出警了。
  趙凱威無奈地苦笑道:“老高、志誠,今天讓你們看笑話了。要諒解咱們的苦衷,警察說是和邪惡勢力作斗爭,要保證公正,但事實上,處理很多問題,要注意分寸和度。一般強調大而化之,不觸犯底線,都會盡量息事寧人,讓矛盾雙方私下協調處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也在基層工作過,知道下面工作不容易。不過,我朋友挺無辜,門店剛營業未多久,便被砸了,有點晦氣!”
  趙凱威拍著胸脯保證道:“以后請放心,絕對不會再出現類似的事情。”
  高波話題一轉,提起了宋文迪最近的行蹤,方志誠隱約透露了幾個線索。宋文迪前幾日去燕京一趟,除了與思源總理見面之外,還與自己的媽媽蘇青見面。方志誠雖然沒在現場,但他還是能分析出一二。
  不出意外的話,宋文迪很快能更進一步了。
  宋文迪在瓊金經營將近四年,瓊金在他的主政下,發展穩中有序,政績可圈可點。但從另一種意義上講,宋文迪如果繼續留在瓊金,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現在淮南被北方派系占領,雖說經濟系早已放棄淮南,用來置換中央的位置固守,但若是宋文迪能頂住壓力,在淮南站住腳步,對經濟系是一個不錯的消息。
  年關將近,宋文迪到燕京拜訪老領導,這不僅讓省委書記文景隆、省長魏群等人忌憚,瓊金的一派官員也在暗自揣度,畢竟這與他們的未來前途息息相關。
  現在風聲很多,有人認為宋文迪可能轉到其他省份,網上更進一步,撬開通往正部級的大門;也有人認為,宋文迪會升任省委副書記,同時還兼任瓊金市委書記。一旦升任省委副書記,那意味著宋文迪成為淮南的三號人物,在常委排名網上上升三個名次。
  如果出現第一種情況,雖說對宋文迪個人前途而言是好事,但對于瓊金地方官員就是大大不妙的消息。一旦宋系的主心骨撤離,無論高波還是趙凱威,他們的處境將會比較尷尬。
  若是出現第一種情況,雖說宋文迪在仕途進步的路上要延緩了數步,但對于他下面的人,還是穩妥的,畢竟大樹底下好乘涼。
  當然,有關宋文迪去燕京的消息,也有人風言,是被中紀委帶走調查的。這雖是無稽之談,但被傳得有模有樣,顯然是競爭對手在暗中造勢,讓局面變得混亂一點。
  方志誠幫助高波和趙凱威指明方向,“如果宋書記想要離開淮南,絕對不會在年關的時候出發,因為這樣
  太顯眼了。現在中央的局面很混亂,騰出了大量的空位,所以宋書記此刻請求外調,很有可能被中央挖過去填坑。那些雖說都是高位,但想要坐穩可不容易。所以不出意外,年后省委組織部會有文件下發,宋書記會往上走一小步,保持穩妥起見。”
  高波重重地點頭,笑道:“的確,還有兩年,國家即將換屆,老板不會在此刻輕易沖入中央。”
  方志誠對此事的判斷,并非從宋文迪那處得知,而是從前幾日趙國義與徐家新的會面來分析得出,趙國義都不愿意去趟中央那趟渾水,狡猾如狐的宋文迪更是不會邁出那一步。
  淮南省委副書記曹長松年齡已經踩線,明年不出意外會到人大擔任副職,在這種背景下,給宋文迪更進一步提供了足夠的空間。對于宋文迪而言,他雖然在常委中很年輕,但錯失了這個機會,恐怕要得很多年方可,他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光靠思源總理,還時候很難達到目標,所以宋文迪還拜訪了蘇青,尋求蘇家的支持。同時,這也擺明了宋文迪的態度,明確進入蘇家的生態體系之中。
  作為經濟系官員,主要是師生情誼維系,不會像大家族那樣聯系得緊密,同時一旦叛離家族,將受到派系的針對。宋文迪還有選擇站隊的權力,所以得到思源總理的認可之后,宋文迪作出決定,在保持經濟系身份的同時,將成為蘇系干部中的一員。
  敲門聲響起,鄭德彪推門匯報道:“已經將另外一名當事人帶回來了。”
  方志誠嘆道:“在哪里抓到他的?”
  “醫院!”鄭德彪道,“正好剛處理完傷口,然后便將他帶到派出所了。”
  方志誠道:“麻煩你們注意一個細節,問問他,究竟有沒有下毒,毒害那只寵物犬。”
  鄭德彪點了點頭,再次出去,到另外一件詢問室,調查案件的始末。那青年一開始很強硬,說要記錄下鄭德彪的警*號,然后投訴他。結果鄭德彪將自己的警*號和職務報給那青年,他頓時傻眼了。
  至于那姓丁的警員,早已被責令停職檢查。
  有趙凱威的出面,案件辦理得很快,那青年涉嫌尋釁滋事,被行政拘留,同時還得看方志誠和趙凝的意思,若是兩人覺得要訴諸法律,那青年還得受到更重的懲罰。
  不過,方志誠最終還是決定作罷,因為他的女朋友,那位宋女士淚眼婆娑地懇請他們手下留情,同時還愿意支付高額的賠償金,趙凝心軟,也不想把事情擴大,就算結束了。
  出了派出所,方志誠無奈笑道:“還真是個心善的人啊。”
  趙凝道:“看得出來宋女士真心喜歡那個青年。”
  方志誠點點頭,道:“對待狗的感情,終究比不過對待人的感情。宋女士也真是太缺愛了。”
  趙凝微笑道:“缺愛的人是弱者。我也缺愛,所以可以忍受別人對我的各種糟踐。”
  方志誠啞然失笑,道:“你是個天生會引起人保護欲的女人,愛護你還來不及,誰能舍得糟踐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