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05 您是不是方主任

(今天除夕夜,煙斗祝大家來年桃運連連,步步高升!)
  大約一個小時左右,寵物店的門被狠狠地推開,從門外闖入五六個青年,為首的一人體型很瘦,板寸頭,發色染成棕色,穿著一件黑色的皮衣,下身的牛仔褲有很多洞,踩著一雙黑色的皮靴。
  接待員沒上班幾日,哪里見過這等陣勢,臉色嚇得慘白,趙凝倒是無所畏懼,走過去,平靜地問道:“請問你們有什么事?”
  為首的青年朝地上吐了一口痰,道:“我是來接多多回家的!”
  “不好意思,多多是在寵物店內,但你不是它的主人,我不能將它交給你。”趙凝皺著眉頭回答道。
  那青年歪著嘴,冷笑兩聲,指著她的鼻子,道:“你是這家店的負責人吧?就是你多管閑事,說多多被人下毒了!我看你是腦子有毛病吧?是不是故意想要點錢?多多平常很健康,怎么可能中毒。現在趕緊把多多交給我,不然的話,我把你這破店給砸了!”
  趙凝見接待員愣著,連忙提醒道:“小歐,還不趕緊給宋女士打電話?”
  那青年慌張了,連忙道:“你敢!打電話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趙凝還是非常冷靜,吩咐道:“繼續打電話。”
  那青年不開心了,揮起手掌,就向趙凝的臉上拍去,口中罵道:“賤人,找死是吧!”
  不過,他的手還沒有落下,腹中就是一陣劇痛,原本坐在遠處方志誠,已經站在他的身邊,飛起一腳,踢中了他。青年往后退了好幾步,半晌才回過起,與其他人,道:“還愣著做什么?趕緊給我砸!”
  那幾人也是有備而來,紛紛從腰間掏出了寸許長的鋼管,四散開來,用力砸起店內的設施。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無奈,雖說能對付這幾人,但他們分散開來,只是砸陳設,卻也沒辦法,只能盯住那為首的青年,不讓他脫身。把店里搞得團糟后,其余幾人一哄而散,只留下那帶頭的青年,這家伙被揍得挺慘,半邊臉高高拱起,只有出氣的份兒。
  不過,那青年倒是坦然,朝地上吐了口血水,笑道:“你們也沒去打聽一下我是誰,也敢惹我!等下要你們好瞧的!”
  警車來得很快,接待員給宋女士打完電話之后,警笛聲呼嘯而至。宋女士也提前一步,沖入寵物店,見那青年被打得狼狽不堪,指著趙凝等人罵道:“你們這群瘋子,究竟是在做什么?為什么把我的達令打成這樣?我要告你們,我要讓你們這家店徹底關門!”
  方志誠在旁邊徹底無語了,半晌才道:“宋女士,請你看看四周,寵物店被砸得稀爛,一切都是因為他,你竟然反咬一口。”
  宋女士站起身,怒斥道:“跟你們沒什么好聊的,準備坐牢吧!”
  趙凝臉色很難看,顯然沒想到第一單生意,竟然會以此來收場。原本趙凝是好心好意,幫宋女士照顧好多多,但未曾想宋女士見到那青年被打得狼狽不堪,竟然反過來怒罵他們,這叫做什
  (本章未完,請翻頁)么?擺明了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趙凝是店主,被前來的警察要求去警局一趟,方志誠讓其余員工暫時不要收拾現場,然后在電腦前操作了一番,跟著趙凝上了警車。
  坐在警車上,趙凝情緒十分低落,嘆氣道:“沒想到開張沒幾日,就遇到這種事情,真是讓人頭疼。”
  方志誠將手放在趙凝的手上,微笑道:“放心吧,沒事的!”
  到了社區派出所,被帶進了洽談室,那個青年和宋女士已經膩歪在一起。青年怒道:“就為例一只狗,你竟然這樣對我。”
  宋女士委屈地說道:“達令,對不起,不過,它是咱的兒子。”
  青年拉著宋女士的手,語重心長地說道:“你摸著良心問自己,我對多多怎么樣?”
  宋女士毫不猶豫地點頭,道:“你對它很好!”
  青年指著對面的方志誠和趙凝,怒道:“那你寧可聽信他倆的話,也不信我!今天就是我故意找上門砸店的,因為他們誣陷我!一家沒開多久的店,誰知道是否合格?”
  宋女士嘆氣道:“我也是太著急,聽信了他們的讒言。他們把你打成這樣,我一定要給你公道,讓他們店徹底開不成。”
  青年輕哼了一聲,翹起了二郎腿,道:“剩下的事情,你來辦了,我不管!”
  宋女士點點頭,轉身出了洽談室,未過多久,再次進來,后面跟著一個胖乎乎的警官。
  “丁警官,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宋女士風韻猶存,朝警官泡了個媚眼。
  丁警官嘿嘿地笑了兩聲,道:“宋總,沒事了,你和小兄弟先走吧,我給他們做個筆錄,就算結束了。”
  方志誠眉頭緊緊地擰起,就算再蠢也看得出宋女士和丁警官是熟人,兩人肯定達成了什么交易。
  方志誠用手指輕輕地點了點桌子,沉聲道:“你們就這么辦案?帶頭鬧事的人,就這么放了?”
  丁警官目光凌厲地瞪了方志誠一眼,不屑地說道:“我在派出所工作這么多年了,怎么辦案,不需要你來指揮我。”言畢,他抖了抖自己的胸牌,上面寫著自己的警*號,道:“看到沒,這是我的警*號,你如果有什么意見的話,投訴我好了!”
  方志誠冷笑一聲,將丁警官的警*號給暗暗記錄在心中。
  那青年離開洽談室的時候,朝方志誠比了個中指,方志誠竟然被氣笑了,這么多年來,他也沒少進局子,但這一次還真算得上徹底無語。
  這一對老少配,明顯是老牛吃嫩草,青年是中年富婆圈養的小白臉,偷偷毒了富婆的狗,富婆從寵物店得知后回去找青年算賬,沒想到反倒被青年倒打一耙,他直接來找寵物店肇事。
  現在的情勢簡直是有理說不清。
  等了半晌,沒人搭理自己,方志誠見趙凝眼睛紅紅的,顯然是受了極大的委屈。站在她的角度也能理解,原本趙凝好心好意地想幫助那個姓宋的女人,結果反被咬了一口。
  (本章未完,請翻頁)方志誠嘆了口氣,走出洽談室,準備找到那個丁姓警員好好理論一番。辦公室的門虛掩著,站在門外便能聽到丁姓警員的聲音,“放心,事情交給我處理,沒有任何問題。現在冷他們一段時間,等他們認識到現在的處境,自然而然會放下身段來求饒。具體賠償的金額,等他們出了派出所,你們自己與他們談判,這我就不能干涉了。”
  方志誠皺了皺眉,無奈地搖頭,心下了然,還是得動用關系擺平此事了。他翻了一下手機通訊錄,最終選擇瓊金市委辦公廳秘書長高波。
  高波現在是宋文迪的左膀右臂,經常陪同其左右,方志誠與他關系也不錯,兩人私下里稱兄道弟。高波在瓊金關系很深,早在宋文迪來到瓊金之前,他就已經在市委辦扎根多年,宋文迪發現他的潛力,提拔他到秘書長位置,對其有伯樂之恩。
  高波接到方志誠電話,就知道有事,聽說他人在派出所,嚇了一跳,道:“我等下就過來處理此事。”
  瓊金市委秘書長,在級別上是正廳級,所以高波比方志誠還要高一個級別。
  方志誠連忙道:“哪用勞您大駕,你安排個人來協調處理就好。關鍵是知道是非的人。”
  電話里說不了太多,方志誠見姓丁的警員從辦公室走出來,便將手機收到口袋里。丁警員皺眉道:“不是讓你在里面反省嗎?怎么跑出來了?”
  方志誠淡淡地笑道:“里面太悶,出來透透氣。”
  丁警員咳嗽一聲,道:“其實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剛才對方已經去醫院做傷殘鑒定了,勸你最好跟他們私了,否則的話,真要訴諸法律,你可是要擔責任的。他們不缺錢,若是打官司,你們耗得過他們嗎?”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知道跟丁姓警員多說無益,這家伙的職業道德已經被狗吃了。
  見方志誠直接進了洽談室,丁警員嘴角撇了撇,嘀咕道:“還真能撐著!”
  丁警員回到辦公室,摸出手機,翻看了幾條短信,給前幾天剛搭上的一個女孩發了條曖昧短信,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派出所所長沈志河的電話,丁警員剛接通電話,對面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罵:“你們是不是抓了發改委的方主任?”
  “方主任?”丁警員根本反應不過來。
  沈志河急躁地說道:“媽的,等下收拾你,現在人已經快到了,沒空跟你閑扯!”
  沈志河今天下午見沒什么事,便沒有留守派出所,突然接到市公安局的電話,說是省里的領導被關在派出所了,被嚇了一跳,連忙往回趕。這沈志河也是個耳目通便之人,聽說那個領導是發改委的方主任,立馬心里一涼,暗叫不好。
  發改委的方主任,現在可是大紅人,是市委書記宋文迪的高徒啊。
  手機震動了兩下,那個跟自己搞曖昧的女人回復了短信,但丁警官此刻已經沒心情管了,他小心翼翼地來到洽談室,點頭哈腰地問方志誠,道:“您是不是方主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