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04 寂寞熟婦狗兒子

雖然離開漢州,但并沒有與趙凝失去聯系,她一直在運作在瓊金開寵物分店的事宜,經過努力,終于在臨近新年時將寵物分店建好。因為擁有愛護小動物基金會這一個身份,所以趙凝建第二個店就沒有那么艱難,獲得了不少愛心人士的幫助。
  趙凝選擇的這家寵物店位于瓊金一個新建的小區,相比較于淮南南部城市會出現鬼城的現象,瓊金各大小區的入住率相當驚人,而現在人們生活水平提升,在小區內養寵物成為流行趨勢。
  當然,在去年曾經出現過大型犬傷人事件。一個市民在上樓的時候,突然從后面躥上一只藏獒,市民的呼救聲驚動附近的鄰居,經過鄰居的幫助,這名市民才得救。結果市民發現,這只藏獒就是對門鄰居飼養,結果賠償了一定的費用算是告一段落。
  瓊金現在擁有寵物的市民很多,每到傍晚就看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牽著寵物散步。一般的寵物倒還好,但很多市民飼養大型犬、巨型犬,對社會安全造成影響。所以瓊金去年頒發了養犬管理條例:個人不得飼養烈性犬、大型犬,且每戶限養一只,自覺為犬辦理養犬登記。未經登記養犬的,公安機關將給予必要的處罰,不僅要沒收犬只,還可以對個人并處三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的罰款,對單位可以并處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的罰款。
  讓人感覺很意外的是,出*臺條例之后,養犬的人數不減反增,而且還出現了飼養各種奇特寵物的人。飼養烏龜、倉鼠這些倒還是其次,還飼養蜥蜴、蜘蛛、蛇等,所以當方志誠見到趙凝的新寵物店,他忍不住打了個寒噤。
  方志誠指著一只巨蜥,苦笑道:“這大家伙長得這么丑,會有人愿意養它嗎?”
  趙凝盯著方志誠看了幾眼,見他臉色有點泛白,噗嗤笑出聲,道:“你是不是很害怕,鼻尖都冒汗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我覺得這些動物瘆的慌,給我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在它們的眼里,人類恐怕就是一種很好吃的食物吧?”
  趙凝搖了搖頭,她可不贊同方志誠的觀點,耐心地解釋道:“其實動物比人更加單純,你每天和它在一起,它會對你生出依賴感。不像人和人相處,越是親近,反而越是容易生出嫌隙。”
  方志誠摸著下巴想了想,笑道:“有點道理。”不過,他還是忍受不了這種氛圍,往休息區行去。
  趙凝的新寵物店有模有樣,甚至比漢州的那個寵物店規模還要大一點。方志誠從趙凝手中接過一杯咖啡,道:“現在寵物店的股東結構是怎樣的?”
  趙凝坐在方志誠的對面,笑著解釋道:“我占百分之四十,還有三個合伙人,他們各占百分之二十。”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如果其他三個合伙人,一起對付你,那你豈不是沒有這個店的管理權了?”
  趙凝擺了擺手,道:“放心吧,
  (本章未完,請翻頁)我有信心,其他幾人肯定不會聯手對付我。”
  方志誠見趙凝如此有信心,反而有點好奇,笑問:“哦?能透露一二嗎?”
  趙凝在皮包里掏出一張紙,笑瞇瞇地在紙條上寫了一個名字,然后遞給了方志誠,道:“這是其中一個股東,你應該認識吧?”
  方志誠看了一眼,張大嘴巴,苦笑不已。
  趙凝微笑道:“嚴格意義而論,你也是這家寵物店的股東之一。”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道:“你怎么會跟薔薇聯系上?”
  寵物店的其他股東之一是趙凝,她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與趙凝的股份加在一起就是百分之六十,所以即使其他兩個合伙人有什么想法,只要趙凝和趙凝站在一起,寵物店就永遠是趙凝的。
  不過,得知這個秘密,還是讓方志誠背脊一涼,他突然有種感覺,自己什么事都瞞不住趙凝。而趙凝處理問題的方法,卻是不同尋常,她沒有與方志誠大吵大鬧,而是選擇一種暗度陳倉的方式,悄然地接近自己的那些紅顏。
  鼻尖傳來酸疼的感覺,趙凝偷襲自己,用玉蔥般的手指彈了他一下,方志誠回過神來,笑道:“接下來,你準備怎么辦?豫南那邊的事情解決了嗎?”
  趙凝嘆了一口氣,道:“金家垮臺,導致與之有關的鏈條全部崩盤。以前輝煌一時的豫州趙家,也變得潦倒。樹倒猢猻散,我那幾個哥哥為了爭家產,拼得你死我活。我不愿意跟他們摻和在一起,所以決定留在淮南。”
  方志誠知道趙凝的苦衷,當初因為家族的利益,所以趙凝在違背自己意愿下,嫁給了金鋒的哥哥金德,從那一刻起,她其實對趙家就沒有什么太多的感情。
  方志誠沉默半晌,輕聲道:“需要我幫助嗎?如果你愿意的話,我可以嘗試幫助你,爭得家產!”
  趙凝怔了怔,她知道方志誠的能力,如果他真愿意幫助自己,趙家那些晚輩還真不一定是自己的對手。她凄美地笑了笑,“還是不用了。趙家能夠崛起,沾惹了太多的原罪。即使我現在將之拿到手,也需要花費許多功夫才能洗白原來的那些污點,有這些精力,我還不如做自己的事業。我現在就覺得很快樂,有了第一家寵物分店,我還要開第二家、第三家。總有一天,我會讓人封我為寵*物女王。”
  “寵*物女王?這還真是一個特別的封號。”方志誠喜歡這一刻的趙凝,在他見過所有的女人之中,趙凝是一個完美的理想主義者,仿佛生活在理想國中,與世無爭,不染塵埃。
  寵物店里人手暫時不多,總共三人,一個保潔阿姨,一個接待員,一個有執照的寵物醫生。中午在寵物店里吃了午飯,下午繼續陪著趙凝守店。
  方志誠從趙凝的表情看得出來,她還是有些著急,一天過去,一單生意都沒有,這并不是一個好現象。
  下午三點
  (本章未完,請翻頁)左右,終于迎來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這是個年紀在四十五歲左右的中年婦女,頭上戴著一個卡其色的圓氈帽,鼻梁上架著一副黑色的墨鏡,懷中抱著一只棕色的松獅。
  中年婦女聲音焦急地說道:“快來人,幫我瞅瞅,他看上去很難受。”
  趙凝反應速度很快,匆匆地從她手中接過松獅,道:“應該是呼吸道炎癥。”
  中年婦女緊張地說道:“嚴重不嚴重,能不能好?你一定要救我的兒子!”
  方志誠在旁邊看得無奈搖頭,暗忖這也是現在的趨勢,不少市民將寵物當成家人來對待,把寵物視作兒子女兒的已經成為現象。甚至,兩個寵物愛好者見面,為了標榜寵物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會逼著自己抬高它的地位。有時候,人就這么互相影響,互相催眠。
  趙凝微笑道:“請您稍等一會兒,我安排人給它做個全身檢查,看是否有其他并發癥狀。”
  中年婦女望著松獅,眼中噙淚,動情地說道:“放心吧,多多,媽媽一定會救你!”
  寵物店那名醫生開始用儀器幫名叫多多的松獅檢查。這只松獅的狀態很糟糕,精神萎靡不振大約半個小時之后,得出結論,這只松獅之所以出現呼吸道炎癥,是因為吃了少量毒藥,而毒藥服食的時間很長,每次都是微量,已經對松獅的五臟六腑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如今出現呼吸道炎癥,只是其中之一,在不久之后,它的各種功能會衰竭,然后緩緩死去。
  聽醫生這么說,中年婦女連忙搖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道:“不可能,我兒子都是吃最高級的狗*糧,全部從國外購買,怎么可能吃了毒藥呢?”
  趙凝耐心地解釋道:“毒藥不一定是狗*糧中,也有可能有人在狗*糧中投放,你仔細想想,平時除了你照顧它外,還有沒有其他人,接觸過它的食物!”
  中年婦女面色變得復雜,道:“我一直和兒子相依為命,平常都是我照顧它。難道是他?不可能!我一定要問清楚!”
  趙凝知道中年婦女已經猜出是誰下的毒手,道:“多多就放在外面這里吧,盡管現在治療,已經無濟于事,但可以讓它減少一些痛苦。”
  中年婦女悲傷地點了點頭,道:“你幫我照顧一下它吧,只要讓它沒有那么難受,花費多少錢,都無所謂。”
  言畢,她到前臺,支付了這次診治的費用,同時還預付了一筆錢,用來幫助寵物做維持性治療。
  送走了那名姓宋的中年婦女之后,方志誠感慨道:“經營寵物店還真不容易,那宋女士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
  趙凝搖了搖頭,道:“在我眼中都是客人。她或許對待人不近人情,但能夠那么誠意地對待寵物,肯定不是壞人。不過,我替她有點擔心,因為寵物肯定是因為親近人下的毒手。她這么一回去,恐怕要鬧得人仰馬翻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