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903 這看不見的戰爭

趙凝回了部隊,到了年底,部隊里也需要她處理一些事務。趙凝在婚后,組織上便對她原來的工作進行了調動,現在她已經不需要接觸一線危險的工作,主要處理人員的管理和調度。對于趙凝現在究竟是什么級別,負責哪些事務,方志誠沒有過問,因為他知道即使主動去問她,她也會因為保密制度,最多給自己一個白眼。
  到了年底,聚會也變多,不少人邀請方志誠出席各種飯局,但被他一一拒絕。因為他知道這些飯局都是有目的而來。吃了的嘴短,拿人的手段,還是盡量與企業保持一定的距離比較好。
  不過,有些飯局還是一定要去的。這些飯局有關自己的前程與人際網絡的拓寬。
  最近文景隆在會議上強調打造節約型政府,因此政府公務用餐統一由繁變簡,更多地在政府食堂解決。
  省政府的伙食自然不錯,還有專門為領導開小灶的小食堂。按照方志誠的級別,平常沒有開小灶的機會,除非宴請比較特殊的干部,才可以申請。晚上快下班的時候,趙國義打來電話,通知他一起吃午飯。來到包間,現趙國義旁邊坐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微微有點胖,但看上去精神很好。
  趙國義朝方志誠招了招手,笑著介紹道:“我的老同學徐家新,現在中組部干部二局的局長。”
  中組部設有多個部門,其中分管人事調動的,有干部一二三四局,其中二局的權力非常大。正常情況,干部二局局長還兼任中組部部委委員,是副部級干部。而二局又稱黨政與外事干部局,全國的省部級黨政干部、外事干部都由該局來負責。
  方志誠連忙微笑著打招呼,道:“徐局長,您好!”
  徐家新上下打量方志誠,笑道:“你就是方志誠吧?雖然咱來是第一次見面,但我從一些資料上經常可以看到你的名字,你也比想象中要更加年輕。國義,我跟他有幾十年的交情,對他我還是很了解的,他還是第一次與我推薦年輕人。比起王國岳、廖軒他們,你并不差!”
  王國岳、廖軒都是青年榜上的才俊,將方志誠與他們相提并論,已經充分顯示出徐家新對他的重視程度。
  寒暄一番,服務員開始上菜。雖然是食堂,但小灶菜品檔次達到五星級的水平。徐家新頗為健談,與趙國義開懷暢飲,方志誠則在旁邊幫兩人倒酒,氛圍倒也算是和諧。
  當著方志誠的面,兩人并不避諱,徐家新將此次來淮南的目的隱約透露出來。黨中央剛剛經歷了一場悄無聲息的風暴,在風暴中不少高層干部受到牽連,因此也騰出了關鍵席位。中組部為了保證中央各部門能正常運轉,安排各局組織人馬到地方甄選干部。
  徐家新來到了淮南,主動見老同學趙國義,目的明確是向趙國義拋出了這個消息。以趙國義的身份和資歷,這是一個很好的機遇。
  不過,從趙國義的言辭可以看出,他并不是太想去中央展。方志誠在旁邊觀察分析,得出結論,現在中央亂成一鍋粥,中組部這是匆忙點將,真正到了中央,很可能成為換屆的炮灰,前程難知好壞。
  關于工作的事情,徐家新點到即止,隨后聊起當年同學情誼。
  官員之間很多會互稱同學,比如同在一期黨校培訓班學習,這叫做同學。但趙國義和徐家新的同學情誼顯然出那一層關系,他們是大學同學,恢復高考后水木大學的早期學生。
  他們這屆人如今都是在各領域跺跺腳引起地動山搖的人物。幾杯酒下肚,兩人都有些醉意。徐家新笑問:“喬苒還跟你聯系嗎?”
  趙國義搖頭苦笑道:“她跟我聯系做什么?”
  徐家新沒好氣道:“當年她可是一直追求你,可惜被你拒絕,后面嫁了人,又離婚。”
  趙國義吐了一口酒氣,沒好氣道:“你不是喜歡她嗎?可別往我這兒推!”
  徐家新無奈地搖了搖頭,道:“咱倆也算是半條腿進棺材的人了。我這么多年也看過不少女人,但為何就是對她念念不忘呢?國義,我知道,若當年不是因為我,恐怕你早就跟她在一起了吧?”
  趙國義搖了搖頭,道:“要我說實話嗎?”
  徐家新拍了拍趙國義的肩膀,低聲道:“當然!”
  趙國義微笑道:“我最多和喬苒春風一度,但絕對不會結婚。”
  徐家新用力地推了趙國義一把,罵道:“你大爺的!”
  趙國義哈哈笑道:“繼續喝酒,說了臟話,才是我認識的徐家新。”
  方志誠在旁邊看得暗自唏噓,顯然沒想到這連個副部級大佬會表現得如此真性情。或許是因為多年來在官場磨礪,讓他們太過于掩飾自己內心,當情感宣泄的時候,會如同滔天的洪水,一而不可收拾。
  領導干部的心也是肉長的,盡管歲月在他們臉上、心中刻下了烙印,但記憶深處對感情的懷念,其實與常人并沒有什么詫異。
  包廂內只有三人,方志誠作陪,兩位大佬懷舊痛飲,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兩個小時,飯局才作罷。
  趙國義的專車先將徐家新送到酒店,然后又將方志誠送回家,在路上,此前一直看上去昏沉沉的趙國義,突然開口道:“志誠,今天謝謝你了。看我們兩個老家伙在那懷念青春,是不是覺得挺無趣的?”
  方志誠搖頭,笑道:“讓我受益匪淺,你們這代人,經歷和閱歷都非常豐富,相比較而言,我們受到的挫折太少,因此在處理問題上,顯得沒有魄力和毅力。”
  趙國義吐了一口氣,道:“徐家新這次來淮南,肯定會帶走一人。原本他是希望我到中央,但他今天已經看出我的態度了。”
  方志誠連忙道:“這看上去是機會,但事實上危機四伏。”
  趙國義道:“唐系已經開始為問鼎中央蓄勢,誰也沒法螳臂擋車,中央已成混亂之局。”
  方志誠面色復雜地點了點頭,他并不關心中央會如何混亂,而是擔心蘇青如今的處境。這次換屆將持續一到兩年,蘇青位于政治中心,能否抗住壓力,并為蘇家爭取一席之地呢?
  方志誠突然現自己太過渺小與微不足道,他真希望自己立刻能成長為參天大樹,幫助蘇青遮風擋雨!
  被稱為鐵娘子的蘇青,并沒有顯得弱勢,甚至造成此次中央機構核心高層震蕩,隱隱有她的影子。因此有人懷疑,唐家已經和蘇家形成緊密同盟關系,共同對抗強大的北方派系。
  蘇家因老太爺之死,并沒有繼續蟄伏,而是有卷土重來的勢頭。如今在眾多家族之中,已經隱隱排到第一陣營。
  蘇家二子蘇摩從陜州調往湘南,是一個明顯的信號燈,預示著蘇家已經開始針對全國布局。從近期各地的情況來看,從潛伏中暴露出不少蘇家隱藏的棋子,正在地方積極活躍,與中央的勢頭遙相呼應。
  目送趙國義的專車離開,方志誠上樓之前給二舅蘇摩撥通了電話。蘇摩剛剛到湘南擔任省委副書記、代省長,處于磨合期,工作特別繁多。蘇摩接通后,淡淡道:“志誠,有什么事情嗎?”
  方志誠很少會給蘇摩主動打電話,一般都是由蘇摩親自過問他的近況。
  方志誠道:“中組部分組進入地方,準備調入一批副部級干部。”
  蘇摩頓了頓,嘆道:“這就是你媽之所以不讓我進入中央機構的真正原因。有人正努力將更迭變化控制在燕京,盡量不影響全國局勢。”
  方志誠苦笑道:“可惜有些人并不這么認為!二舅,我懇請你保護好她。”
  蘇摩能夠感覺到方志誠言語中的真情,淡淡地說道:“傻孩子,放心吧,我會用生命來守護你媽!”
  掛斷了蘇摩的電話,方志誠吐了一口氣,給蘇青送了一條短信過去,未過多久,那邊傳來消息,“我沒事,你要照顧好自己。你安全,我就安全。”
  方志誠嘴角這才露出一絲淺笑,盡管在淮南,但他還是能嗅到燕京的硝煙氣息,這看不見的戰爭,比起真*槍實彈要更加深不可測,誰也無法確保能游刃有余,萬無一失。
  方志誠暫時只能望洋興嘆而已,這也極大地促進他積極向上,努力往上攀爬的決心。
  從徐家新今天口中得知,位于百人名單青年榜的王國岳,最終還是選擇來淮南。一時之間,淮南變成了風云際會之地。
  王國岳前往曹堯市擔任市委書記,這將對淮南的格局有極大的影響,文景隆、魏群相繼到來,已經從高層將淮南變為北方派系的實力范疇,但他們知道,想要將之完全地吞入腹中,還需要從底層開始慢慢消化,臧毅是開路先鋒,而王國岳是守城大將。
  方志誠在北方派系占優的淮南官場,想要撈到足夠的政績,怕是非常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