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902 官場總難分敵友

會議室空調的溫度開得很高,位于中央的液晶電視上正播放著一號首長參觀深州經濟開發區眾多企業的新聞,里面煙霧繚繞,發改為主任們大多數都是老煙槍,一支接著一支,偶爾低聲交流幾句,但總體上還是保持安靜。沈寒春叼著煙,眼角不時地瞥向方志誠,他最近這段時間很關心方志誠的動向,與褚始源走得很近,讓他感覺到詫異和擔憂。畢竟褚始源在發改委對自己的威脅很大,遠遠超過任何人。
  讓沈寒春感覺意外的是,方志誠擔任副主任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已經在發改委站穩了腳步,這種強大的適應能力,讓感覺可怕,而且發改委還不是一般的部門,你想具備核心競爭力,那是很難凝聚的。
  方志誠沒有抽煙,而是埋著頭在筆記本上不時地記錄一段文字。這是方志誠的習慣,他并不是不抽煙,但在開會的時候很少抽煙,在擔任宋文迪秘書時養成的。習慣成自然很難改變。
  方志誠現在手中掌握著殺手锏,不僅牢牢掌控著高技術產業處、發展規劃處等部門,而且還兼任掛在省府辦公廳,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的職務。
  從一號首長此次視察深州的情況來看,中央非常重視新領域經濟的開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業都屬于創新性,企業的規模不一定大,但在經營的領域一定是名列前茅。
  態度明朗,目標明確,對于產業結構的布局將更多地關注新興產業。
  新聞結束,沈寒春掃視一圈,緩緩道:“今天召集大家來觀看新聞,主要是探討我省下一階段經濟結構的調整。明年是十二五的開局之年,大家已經將各自分管的部門形成規劃綱要呈交上來,我也仔細看過,只能說沉穩有余,進取不足。所以在原來的基礎上,要做到精益求精,做到進一步完善。具體方向性,大家從剛才的新聞上應該能獲取靈感。”
  褚始源將煙頭掐滅,緩緩道:“現在淮南的經濟結構有個特點,那就是以私人作坊為主的小企業非常多,大多數是家族企業,他們主要從事基礎制造工作,沒有技術含量。經濟結構轉型,那么這些小企業該何去何從?”
  沈寒春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褚始源這句話看上去沒有什么特別的用意,其實是點出了當初沈寒春一度引以為傲的“螞蟻群經濟效應”。在當時的政策引導下,很多個人開始創業,建立作坊式企業,類似螞蟻群支撐淮南的經濟發展。
  沈寒春不太好接話,因為一旦接話,會處于下風。
  與沈寒春走得很近的曹岑,見機道:“此一時彼一時。螞蟻群經濟效應,已經被認定為經典的戰略布局,讓淮南近十年經濟發展保持高度增長的態勢。但是經濟戰略要順應時勢而變化,每年中央都在強調轉型升級,就是在原來的基礎上,完善不足,跟上時代。即使我們不去主動變化,那些沒有技術支撐的落后生產力也會淘汰,小企業也會遇到成長和發展的瓶頸。所以我們為了幫助那些小企業,更要提前一步變化,引導他們往健康的方向發展。”
  曹岑以前是大學教授,有很強的理論知識,經過這一番分析,褚始源難免落在下風。
  方志誠放下了手中的筆,道:“今天沈主任的意思明確,是希望大家群策群力,為十二五規劃提供合理的方向。褚主任提出的問題很尖銳,曹主任雖然給予分析,但沒有落到點子上。因為那些小企業的具體情況非常復雜,不是那么容易引導。比如生產一次性鞋帽的小型私營旅店用品公司,他們每年有固定的訂單,也有完善的流水線,可以自給自足,又為何要轉型呢?”
  現場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方志誠笑了笑,道:“只有當他們遇到生存危機,才會意識到要轉型。浙源省為何這幾年經濟態勢越來越好,就是因為他們的小企業競爭激烈,由此衍生出新型的模式。現在浙源出現很多創業者,他們利用電子商務開店,不需要租賃實體商鋪,通過虛擬網絡實現交易,成本很低。現在浙源省的小企業很多已經受到威脅,他們很多訂單都被這些創業者給搶了,所以他們不得不轉型,也加入電子商務大軍,關注互聯網渠道的拓寬,而這在淮南還很少見。”
  曹岑沉默半晌,方道:“小方主任,你是覺得我們要借鑒浙源的經驗,大力發展電子商務?”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現在電子商務剛剛起步,浙源省并沒有領先我們很多,所以此刻開始關注電子商務的動態,優先扶持省內電子商務平臺,繼而帶動小企業進行產業升級,這是我的思路。”
  褚始源輕輕地拍了拍桌子,道:“早就聽說霞光有個互聯網產業基地搞得不錯,現在霞光的小企業都已經被盤活。方主任提起這個觀點,也是有依據的。我贊同這個思路,將電子商務的發展納入全省經濟規劃下一步重點突破的領域。”
  沈寒春一言不發,其他幾個副主任也紛紛表示看法,他們的態度和立場都不堅定,正面反面都剖析了一把,只是沒有說到重點。
  等大家討論完畢之后,沈寒春作總結性發言,“今天這個會議效果不錯,大家都暢所欲言,對十二五規劃思路進行了深入分析。志誠同志的建議讓人耳目一新,不過格局有點小,以電子商務帶動全省經濟結構轉型,似乎力量還不足夠,因此還是需要慎重的研究。”
  言畢,他宣布會議結束,收拾桌上的本子和筆,慢慢走出了會議室,曹岑緊隨其后,落后半步,走在他的身側。
  曹岑低聲道:“讓人很意外,褚始源跟方志誠走到一塊,以后發改委就復雜了啊。”
  沈寒春臉部表情非常嚴肅,緊緊地皺著,淡淡道:“兩人的老板現在處于蜜月期,他們走得近一點也是理所當然。”
  曹岑提醒道:“可千萬不能任其發展,否則的話,會產生一些問題。褚始源不用太擔心,只是那個方志誠,潛力不可小覷。今天在會議上,他說的那番觀點,盡管將電子商務太過夸大,但從目前的情勢而言,的確是一個不錯的設想。這樣的人,若是留不住,那就送他一程。”
  沈寒春搖了搖頭,道:“這是一個不確定的因子,至于他離開與否,那得重新商議。”
  方志誠和褚始源并肩而行,兩人達成同盟關系,已經不是秘密,也就無需遮遮掩掩。
  現在發改委分成了三股勢力,其一以沈寒春為首一派,其二以倪明陽為首一派,其三則是方志誠和褚始源。
  方志誠進了褚始源的辦公室,秘書送來茶水,褚始源喝了一口茶,搖頭苦笑道:“沈主任今天在會議上的表現,讓你意外了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人是會改變的。我跟沈寒春接觸不少,原本以為他的心胸足夠開闊,但了解久了之后,發現他還是有狹隘之處。”
  褚始源分析道:“人到了某個位置,其行為會因為利益所影響。不可否認,沈寒春曾經是個天才人物,但他畢竟被冷落多年,心中積累了太多對權力的欲望。你和我現在走在一起,威脅到了他,所以他才會表現得謹慎。”
  官場就是如此的變幻莫測,前一刻方志誠還和沈寒春關系相處得融洽,與褚始源水火不容,但此刻卻截然相反,和沈寒春站到了對立面,和褚始源在促膝長談。
  方志誠打量著褚始源的辦公室,沒有太多的裝飾品,可以看得出褚始源沒有太多的追求,從某種意義上,他和趙國義是相似的人,對物質要求很高,投入到工作之中會很瘋狂。正因為他的經營,當初江永在發改委各種改革,發改委還能保證大局不變。
  方志誠嘆道:“現在全省官員都沉浸在一種莫名地滿足感之中,認為淮南在三十多省處于絕對地領先地位,但事實上卻比浙源、南粵、燕京、云海缺失了些什么。社會在發展和變化,淮南因為底子好,地理區位優越,所以處于領先地位。但誰也不知道未來的變化,淮南必須要注入活力才行。”
  褚始源望著方志誠,不禁想起了十多年前的自己,那時候他也是一腔熱血,進入發改委之后,想要大展拳腳,但不知不覺,他現在已經磨滅了熱情,如同機器般工作。
  褚始源感慨道:“年輕真的很好,你其實就是淮南的那股活力源頭。放心吧,我會支持你的想法。至于沈主任那邊,我也會主動與他溝通。老沈那人我了解,在原則性問題上,他絕對不會犯糊涂。”
  如果褚始源主動出面與沈寒春商量,問題還是能迎刃而解,不過方志誠知道自己和沈寒春會因此越走越遠。對于那個滿臉皺巴巴的沈主任,方志誠心中還是有些感激,畢竟若不是他,自己的發改委之路,絕對不會這么輕易。
  官場總是這么難分敵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