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901 勝利者與失敗者

掛斷王國岳的電話,臧毅皺眉,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對于王國岳選擇來淮南,他并不感到意外。淮南的經濟形勢發展勢頭迅猛,有很好的創新氛圍,官員的素質較高,任何有志向的干部,選擇來淮南都帶著雄心壯志。
  王國岳在吉東省的時間很長,但優秀的干部不僅要適應一個地方,要適應各種政治環境,所以王國岳必須要從吉東省的圈子跳出,闖出另外一條路。
  曹堯在淮南的城市地位比漢州要高許多,這不僅體現在城市的面積,還包括人口基數。曹堯是一個紐帶,淮南省從五年前就打出振興北部的口號,結果因為歷任市委書記不夠強勢,導致難有存進。
  曹堯市難啃的硬骨頭,臧毅也曾想過從那里起步,最終選擇漢州,因為在曹堯做出成績,起碼得十年以上,臧毅不缺乏耐心,但缺乏時間。將十年的時間耗費在一個地方,這是得不償失的行為。
  事實證明臧毅的選擇很正確,把漢州當作跳板,不過一年便成為漢州的代市長,等時機成熟時,通過人代會的票選,就可以成為市長。而王國岳選擇劍走偏鋒,或者有奇效,但付出的代價也不小。
  至于王國岳與自己提起方志誠,臧毅臉上露出復雜之色,對于方志誠此人,他曾經是既愛且恨,但如今因為沒有利益沖突,所以就不再情緒化。
  在過去這段時間,臧毅仔細研究了方志誠在霞光互聯網產業基地投入的規劃,結果大吃一驚。捫心自問,臧毅被方志誠細心的布局,超遠的視野,認真嚴謹的謀劃給驚訝到了。
  互聯網產業基地如今變成了一個眾創空間。所謂的眾創空間就是,提供一個開放式的平臺,里面搭建好了各種基礎設施,比如電腦、辦公桌、辦公室,創業者只需要拎包就可以進入。租金費用采取分攤式,因此資金平攤到每個創業的頭上不會有很多。同時在艱難的創業路上,創業者也不會感覺孤單,因為他們身邊聚集著大量的志同道合之人。
  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在其眾創空間模式中,承擔的是協調者、組織者的角色,讓大量有創業想法的人來到這里,同時基地會不定期地召集風投來到眾創空間,對其中的創業者進行投資。
  對于風投公司,他們也很有興趣,在眾創空間中可以用較低的成本篩選出高成長,有潛力的行業。
  比如在過去的一年里,位于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的愛團網成功獲得了六千萬美金的風投基金,原本愛團網不過是一個只有五六十人的團隊,擁有這筆資金之后,瞬間變成在全國范圍有知名度的互聯網企業。
  愛團網的模式也非常新穎,成功地利用互聯網的信息傳播優勢,和線下的實體店進行連接。比如消費者需要看電影,如果去電影院看電影的話,全票需要100元,但通過愛團網進行團購,只需要25元。
  利用線上和線下進行結合,打通消息不對稱的壁壘,愛團網的成長迅速,會員注冊量超過千萬級,在全國多個城市設立辦事點,負責推廣及招商。
  臧毅受到很大的刺激,并進行了深度反思,最終認可了事實,在戰略布局規劃上,他徹底地敗給了方志誠。
  暫時的失敗并不重要,臧毅既然看中了互聯網信息產業蘊含的巨大潛力,他自然要重點抓住這一機遇,將之培養成為漢州未來城市競爭的核心競爭力。因此最近這段時間,臧毅頻繁地前往霞光,與當地的干部交流,對互聯網信息產業內的企業進行調研,了解一手資料,并進行針對性的扶持,效果也非藏明顯。
  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一期的席位已經全滿,二期項目正在緊鑼密鼓的建設之中,預計到明年下半年可以投入使用,所有臧毅正在運作招商引資,針對二期進行合理的布局。
  招商引資會有個很奇怪的現象,一開始起步比較簡單,當形成了某種規模后,又會讓企業趨之若鶩。如今漢州霞光的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名聲響亮,在全國也很有名氣,因此吸引大量從事互聯網的創業者聚集到這里。
  無論是產業的發展,還是地方經濟的進步,都離不開了人口。去年市統計局數據顯示,新增外來人口超過十萬人次,其中大學本科畢業以上的人才比率超過50%,這一簡單的數據足以顯示,漢州正在培育一股勢不可擋的生力軍,一旦時間到了,積累的力量足夠了,它會展現出強勁的勢頭。
  胡鋼調離漢州,臧毅接管政府后,章天靈主動邀請臧毅,兩人進行了長達數小時的交流。讓臧毅感覺很意外,這個蘇系官員身上流淌著一股儒雅的魅力,他表達善意,甚至放低身段,將市政府的控制權全部交給臧毅。
  起初臧毅很懷疑章天靈的動機,但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臧毅發現章天靈非常支持自己的工作,在市政規劃及經濟結構調整等問題上,給予充分地認可。
  臧毅想及此處,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打了幾下。章天靈為何對自己如此善意,恐怕是因為方志誠的緣故。章天靈之所以從陜州來到淮南,是為方志誠保駕護航而來,如果方志誠還對自己保持警惕,章天靈又怎么會如此示好呢?
  終于他摸起手機,撥通了方志誠的電話。很快地,手機被人接聽,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臧毅只覺得心臟急速地跳動了幾下,最終還是強行讓自己冷靜,“是薔薇嗎?我是臧毅,志誠在嗎?”
  寧薔薇微微一怔,因為在方志誠的手機上,臧毅的名字標注的是“超惡心人渣”,她忍不住掩嘴笑了笑,道:“原來是臧大哥啊,他正在洗澡呢,要不我晚點讓他打給你吧?”
  臧毅笑道:“不用了,咱們也許久沒交流,難道你結婚了,咱倆就生分了嗎?”
  寧薔薇頓了頓,直接掐掉了電話,眉頭皺了皺,低聲自言自語道:“什么人啊!”
  臧毅的那段話,若是想得深入一點,有種挑逗的意思,寧薔薇覺得自己分析得沒錯,所以干脆掐掉了電話。
  臧毅拿著電話,悶悶不已,等了十來分鐘,電話終于響起,這次對面傳來方志誠的聲音。方志誠道:“老臧,啥事兒?”
  臧毅無言地搖頭小小,方志誠這稱呼讓他有點接受不了,怎么轉眼之間,他會這么親熱地喊自己了?
  臧毅道:“想跟你討論下漢州未來的發展規劃,不知有沒有空?”
  方志誠哈哈大笑兩聲,道:“老臧啊,實話實說,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
  臧毅微微一怔,疑惑道:“為什么這么說?”
  方志誠道:“因為你必須找我聊聊。倒不是因為你需要問題的答案,而是只有你給我打了這個電話,才能真正地釋然,好好地在漢州干出一番成績。”
  臧毅沉默片刻,方才嘆氣道:“你說得沒錯,這樣我的內心會好受一點。”
  方志誠對臧毅分析得透徹,這是一個極其孤僻和驕傲的人,他不會心甘情愿、理所當然地做個剽竊者。他微笑道:“以前咱倆有矛盾,我認為更多的是因為女人。我搶走了薔薇,這讓你耿耿于懷,但這并不代表,我完全否認你的個人能力。你是我見過最有執行力和魄力的干部,也是我的榜樣。所以你來接手霞光和漢州的下一步工作,我非常放心。前段時間,我和天靈書記見過一次面,也表達了我的意思。天靈書記,是一個很有包容心的班長,相信你和他一起工作,會覺得非常愉快!”
  臧毅聽完方志誠說完這一段話,頓時竟然覺得喉嚨有種干燥的感覺,他轉念一想,其實這就是方志誠的個人魅力,原本的矛盾就在談笑間變得灰飛煙滅了?
  方志誠說得沒錯,歸根到底,兩人并沒有什么實習性的深仇大恨,更多地是斗法,這在官場上算得上最微不足道的摩擦了。
  臧毅啞然失笑,嘆氣道:“論胸襟,我也輸給你了。”
  方志誠連忙道:“千萬別這么說,以后咱倆還有合作的機會。沒有輸,只有合作共贏。”
  臧毅很冷地笑道:“在我的字典里沒有同伴。”
  方志誠卻道:“但在我的字典里沒有敵人。”
  兩人接下來,聊起了漢州的發展規劃,作為在漢州工作多年的人,方志誠對漢州的問題研究得很深入。漢州想要發展,必須要解決人口的問題,瓊漢同城化打通后,如何從瓊金那邊巧借人才,這就是關鍵,所以漢州必須在人才招引方面下功夫,多吸引瓊金的人才,流向漢州。
  臧毅也看出了其中的關鍵所在,給出了幾點想法,方志誠在他的想法基礎上進行完善,便成為一個不錯的人才招引政策。
  等臧毅掛斷了電話,方志誠發現寧薔薇站在自己身后冷冷地看著自己,笑道:“怎么了?感覺要吃了我似的。”
  寧薔薇不滿道:“你跟他怎么這么多話說?”
  方志誠打趣道:“我跟他算得上志同道合,否則的話怎么會同樣看上你這個小妞呢?”
  寧薔薇看上去很生氣,道:“以前斗得水深火熱,怎么現在好得像至交好友?”
  方志誠笑道:“心態不一樣了,現在我是winner,他是lo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