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900 王國岳的下一站

喝完了參湯,楊慧乖巧地出了辦公室,王國岳臉上剛才洋溢的笑容一瞬即逝。之所以選擇楊慧作為人生伴侶,是因為這是個很單純的女人,在她的面前,自己只要按照理想化的丈夫去做好角色扮演,足以滿足楊慧的需要。
  王國岳知道自己并不是個簡單的人,所以他就不能選擇一個復雜的人來作為自己的伴侶。隋琦是一個很簡單的女人,所以王國岳對她進行追求,結果事與愿違,王國岳退而求其次,選擇了楊慧。這并不是一個標準的美麗女人,但王國岳認為,楊慧這樣的女人,比那些外表艷麗,但內心卻復雜的女人更加可靠。
  王國岳對自己的性格有很明晰的判斷,他是一個虛偽到骨子里的人,即使對某個人內心生出再大的不滿,但在明面上,他也會面帶笑容,以紳士風格給予對方最大的禮遇和優待。
  就比如以喬毅陽的事情來說,王國岳盡管對喬毅陽很不滿,并默許下面的人讓喬毅陽差點兒企業破產,但當蘇霖給自己打電話,討人人情的時候,王國岳還是能態度極盡謙和地往后退一步。
  王國岳在處人與事很圓滑,他外表給人一種很平和的感覺,似乎什么東西都難以動搖他。但事實上,王國岳的內心世界,沒有人能知曉。
  甚至王國岳有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過,他的目標很明確,自己的身上肩負著家族的期許,在通往最高路上,必須要承受各種壓力。自己不允許失誤,不允許失敗,只能夠成功,因為王家將所有的籌碼全部壓在自己的身上。
  王國岳坐在辦公桌前,開始整理各種文件材料,盡管自己即將離開吉東省,但很多事情還是要妥善處理,因為無論去了哪里,吉東都是兵馬糧倉,這里蘊藏著十多年的人脈和資源沉淀,想要十多年后問鼎,必須依靠這里。
  從近幾年來看,東北三省的經濟受到極大的限制。┞┞┞╪┠┟┠═.〈《。重工業給環境帶來極大損害,然而城市風氣卻是越來越不佳,從年青一代的生活方式可以窺見一二,好高騖遠成為主流。中等水平的家庭,子女都追求高品質生活,豪車、豪宅成為競相比拼的旋律,很少有青年愿意腳踏實地地闖出自己的事業。
  王國岳很清醒,知道這種風氣使然,是與環境有關聯,他想改變這種風氣,卻并無太多辦法,因為潮流趨勢使然。現在的東北三省,像極了美利堅后工業時代,大量的嬉皮士出現,暴露了社會的頹廢和空虛。
  王國岳這兩年在官員體制上推動改革,有針對性也極有成效,從官員的根源出,優選精英人物,同時利用黨校將年輕的精英干部凝聚在一起,并分成了各個梯隊。短期還看不出效果,但從長遠來看,當這一批批的精英干部慢慢在政府的每個角落站穩腳步,會呈現出由點到面的擴散式影響力。
  利用這些精英干部,慢慢地去改變社會,這是王國岳心中早已預定好的計劃。王國岳是中組部最受關注的年輕干部,他在共和國干部培養的解讀能力有深遠的見地。
  下一站去銅河嗎?
  王國岳其實并沒有確定。銅河是唐家那個妖孽曾經經營過的地方,官員結構看上去很簡單,但自己卻很難深入其中,所以有人已經提醒自己,去銅河恐怕要成為光桿司令,因為班子里的成員自成體系,不會因為他的到來,而生任何變化。
  王國岳用水筆在白凈的紙頁上點了好幾個黑點,最終搖了搖頭,他突然覺得這一步并不是很聰明。
  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王國岳在白紙上寫上曹堯市,然后在旁邊畫了一組人脈關系網絡。曹堯市的官場情況分布,早就在王國岳的心中,十三個常委,每個人身后的關系,在他的筆下一目了然。┞┢═┝┟.{。
  去銅河?只是王國岳的虛晃一槍而已,他真正的目的地是曹堯。
  為何選擇曹堯呢?原因只有極少部分人知曉。早在十多年前,易學風水大師裴文昌曾經看過曹堯的風水,判定百年龍脈,正在曹堯。后來裴文昌突然離世,這段話也就成了傳說。不過,若是細心研究曹堯的官場可以現,只要在這里擔任過主要領導,仕途之路都一帆風順。
  雖然黨員都強調唯物主義,但像風水之說,很多人都相信,而王國岳就是其一,這點深受他的祖父影響。已故的王將軍在戰爭時期,每當行軍打仗,都會用占卜一番,這曾經被開國領袖狠狠地批評過。不過,后來王將軍逢戰必勝,開國領袖也就不多言,反而將之美化成了典故。
  王國岳是個相信風水之說的人,曹堯若是龍脈,借助此地的運勢,自己或可以乘風而上。
  選擇銅河,已經撬動了唐系的神經,主要目的是阻止王國岳前往赴任。原因簡單,銅河的真正主人,不希望有個不確定的因子深入到銅河,打亂銅河多年的經營。
  既然不愿意讓王國岳去銅河,那么王國岳選擇其他之地,唐系那邊也會給與妥協,并積極地幫助他促成此行。巧借它山之石,這是王國岳慣用的招數。這可以利用唐系現在強大的力量,幫自己鋪平通往曹堯的道路。
  對于曹堯現在的情況,王國岳有自己的看法。地處淮南北部的曹堯市,因地理環境的緣故,經濟還處于相對落后的階段,因為底子薄,所以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但相對于緊鄰的幾個城市,曹堯市有著領導地位。人口最多,達千萬,在全省排列第三位。淮南北部城市群想要抱團崛起,曹堯市可以作為核心城。
  與銅河的情況非常相似,曹堯有很好的礦產資源,和政策支持。
  從2oo9年起,國家便將曹堯定位為省級三大都市圈之一。都市圈核心覆蓋以淮南省境內為主體,以5o公里為半徑的城市;都市圈緊密覆蓋以1oo公里為半徑的城市,包括省內的曹堯、淄瀾、白鶴;淮南的宿云,祥光;東魯的巢宏;豫州的武州等多個地級市。
  如此一來,淮南變成了三大都市圈共存的抱團展的體系。南部為登昌、銀州、臨豐都市圈;中部為瓊金一體化都市圈,北部為曹堯大都市圈。
  最關鍵的是,區別于其他兩個都市圈,曹堯大都市圈是跨省都市圈,其影響力不僅僅陷于淮南,還覆蓋了東魯、豫州、淮北等省。
  銅河雖然在近幾年來,經濟展迅,城市建設迅,政績耀眼,但盛極必衰,是永恒不變的主題。相比較而言,曹堯市更適合年輕干部拼搏奮斗,利用城市的核心競爭力增強,獲得足夠的政治資本。
  陳家偉并非孤身一人到了曹堯,王家早就安排了一批人進入曹堯,這些人成分復雜,包括商人、官員,正在滲透曹堯的方方面面。所以王國岳選擇曹堯,并非一時之念,早在一年之前,就開始謀劃。
  而隋琦也選擇到了曹堯,這讓王國岳頗為意外,因為兩人并沒有事先做好交流,能與隋琦在曹堯會面,也讓王國岳冰冷的心短暫地升溫,所以才有了讓陳家偉保護隋琦這一變故。
  王國岳站起身走了個一圈,回到位置上,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未過多久,對面傳來森冷的聲音,“國岳,有何貴干?”
  “老臧,咱們許久沒見面,我給你打電話,自然是想跟你聊聊近況。”王國岳選擇給臧毅打電話,兩人都是北方派系年青一輩的翹楚,王國岳是第一順位,而臧毅是第二順位。
  臧毅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我們似乎并非那種噓寒問暖的關系。”
  王國岳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點了幾下,道:“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有個性,非常的孤僻啊。聽說你最近晉升了,前來道賀。”
  臧毅和王國岳年齡相仿,差不多時間進入官場,這幾年一直較勁,但王國岳提前兩年成為正廳級干部,已經遠比臧毅更有領先優勢。
  臧毅不屑地笑了笑,道:“你這只狐貍,不妨直說吧,究竟有何貴干?”
  王國岳淡淡道:“想與你了解一個人,方志誠!”
  臧毅頓了頓道:“你不會是想對付他吧?他似乎與你沒有利益沖突?怎么?你準備來淮南了,曹堯嗎?”
  臧毅的反應度很快,一連串的邏輯推理,竟然將王國岳的路線揣摩地**不離十。
  王國岳未置可否,淡淡地問:“放心吧,我和你一樣,都不會將他當成朋友。我只是想知道他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臧毅沉默許久,道:“如果論經濟形勢的判斷,咱們這一輩無人能出其左右。”
  王國岳微微一怔,道:“沒想到你對他竟然有這么高的評價。”
  臧毅自嘲地一笑,道:“作為手下敗將,如果不承認自己失敗,那只能讓尊嚴更加掃地。不出意外的話,再過兩年,在青年榜上,他將直接和競爭位次。你了解他,倒也是未雨綢繆。”
  王國岳看得出臧毅對于敗給方志誠,心態還是很正的,這在內部已經有定論,若是現在青年榜重新排位的話,臧毅的排名定是要往后挪一位,排在十名之外,而方志誠則可以挺入前十。他輕松地笑了笑,道:“謝謝你的忠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