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90 就這么被襲擊了

趙清雅說完之后,便回到臥室,不久之后,她婷婷裊裊地走出來,見兩串鑰匙依舊放在茶幾上,方志誠還在摸著下巴沉思。趙清雅失聲笑道:“我出的題目很難嗎?”
  方志誠點點頭,一臉沉重地嘆道:“俗語云,最難消受美人恩,我在思考,雅姐你對我這么好,我該如何報答你才是?”
  趙清雅將長發盤起來,用蝴蝶夾扣上,白色的呢絨外套胸口別著方志誠送的胸針,雪白的脖頸下方一覽無余,冰清玉潔的肌膚堆砌而成的事業線,匍匐綿遠,她用手撐在沙發上,微微往后撅,整個身體曲線柔美,凹凸有致。
  “要不以身相許吧?”趙清雅旁敲側擊地提示。
  方志誠搖搖頭,鄭重其事地答道:“做人要有骨氣,做男人更得有傲氣。”
  趙清雅見方志誠較真的模樣,噗嗤笑出聲,“若是你堅決不從的話,那我就收回吧,原本只是覺得這兩樣東西空著也是浪費,借給你使用,也是利用你幫我照看著,沒想到讓你陷入糾結之中,那就大可不必了。”
  方志誠覺得有些不舍,連忙揮了揮手,尷尬地笑道:“要不,讓我再考慮考慮?”
  趙清雅擰起秀眉,輕哼一聲道:“那多麻煩啊?”
  方志誠拉下臉皮,嘿嘿笑道:“其實我在想,若是開著寶馬車進出市委大院,是不是有點太招搖了?而且,那車可是油老虎,燒得我肉疼。”
  趙清雅微微一怔,暗忖方志誠原來是在考慮這些細節,苦笑連連:“要不,我給你找一輛低調點的車?”
  方志誠連連點頭,笑瞇瞇道:“最好是捷達,這車是公路之王,跑起來省油,而且很低調。”
  趙清雅一陣無語,低聲道:“我這是上輩子虧欠你的了。”言畢,她用手機給宏達集團銀州分公司負責人打了個電話,安排他送一輛捷達過來。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方志誠雖然有時候很迂腐,在一些底線與操守問題上,錙銖必較,但面對利益的時候,他其實很圓滑。比如鐘揚送自己三萬塊作為賠禮道歉的下馬石,他就未曾回絕。
  趙清雅一直幫著自己,送自己一輛車使用,對于她而言只是舉手之勞。她也不可能以此來要挾自己幫他辦個什么事兒,只是寶馬車太拉風,若是有人深究的話,會對自己產生不利的輿論,所以方志誠才猶豫不決。
  推脫了一陣,方志誠才將真實想法與趙清雅和盤托出,趙清雅也是精明人物,哪里不知道方志誠狡詐的心思,只是對方志誠投入真情實意,不與他作計較而已。
  半個小時之后,一輛九成新的捷達停在別墅門口,趙清雅將車鑰匙丟給方志誠,他這次沒有再拒絕,輕聲笑道:“謝謝雅姐。”
  趙清雅湊到他的耳邊,輕聲道:“車借給你了,每次加油,你注意留下油票,月初的時候會有人幫你報銷。”
  方志誠暗忖連油費都幫自己承擔了,這趙清雅未免也太夠意思了,興奮之下,他竟然忍不住探頭,在趙清雅的左頰上狠狠地吧唧了一口。趙清雅沒想到方志誠出其不意地來這么一手,吃了一驚,怔怔地看著方志誠。
  方志誠摸了摸嘴巴上的口水,回味著方才夢幻的滋味,嘿嘿笑道:“雅姐,不要多想,剛才只是表達感謝的一種方式而已。”
  趙清雅回過神來,滿面桃花,她朝著方志誠的小腿肚,冷不丁地踢了一腳,方志誠吃痛地跌坐在院前的草坪上。趙清雅酷酷地說道:“只準我占你的便宜,以后別跟我耍這些小花招。”
  方志誠叫苦不迭,暗忖自己又被趙清雅漂亮的外表給欺騙了,趙清雅可不是花瓶少女,自己想采花,那可就輕松采的。
  “雅姐,你信任我嗎?”方志誠跟在趙清雅的身后,大聲問道。
  趙清雅轉過身,一縷陽光照在她臉上,鍍上一層奇特的光輝。她反問道:“若是你不信任一個人,會送他轎車和別墅嗎?”
  方志誠微微點頭,輕嘆道:“若是你信任我,那就請答應我一件事。”
  趙清雅疑惑道:“什么事?”
  “把你前男友的照片全部丟了吧,以后換我來守護你。”方志誠一本正經地說道。
  趙清雅下意識地捏緊粉拳,許久才道:“臭小子,一些破照片而已,這別墅交給你打理,你想丟,那就徹底丟了吧。”
  只有丟棄了過去,才能逐漸把握未來。趙清雅曾經想過,把那些照片全部丟棄,但還是心有不舍,因為若是丟棄了過去,那豈不是否定了自己的回憶,如今方志誠幫自己作出決定,她反而覺得豁然開朗,若是方志誠幫自己處理掉過去,那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方志誠昂首挺胸走進別墅,從倉庫里找出一個大紙箱,然后搜羅那些與趙清雅前男友相關的物品。
  方志誠有時候很大方,但有時候心眼比針孔還細,既然自己成了別墅的半個主人,哪里還容得下其他男人的影子,即使那個男人已經是死人。
  趙清雅見方志誠將大紙箱挪進捷達的后備箱,嘴角露出了苦笑,暗忖這方志誠還真是個言出必行的人。
  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進展到緊張地招標環節,從招標、投標、競標、定標,大約需要花費一個月的時間,所以趙清雅這段時間大部分時候會在銀州。
  因為昨晚的那場飯局,方志誠并不知道,他在這個項目上起到了一個關鍵作用。原本住建局已經計劃將項目百分之七十的份額定給市內房地產公司,其中殷雄與史東注冊的那家房地產投資公司無疑占大頭,如今方志誠出面陪同宏達集團的執行總裁趙清雅宴請住建局重要領導,這代表著一種風向,市委書記可能想暗中關照宏達集團,所以原本看似穩定的局面,再次被打亂了。
  宋文迪原本就是省派干部,他的關系人脈都在省里,與宏達集團關系融洽,也是說得過去的。
  方志誠隱約知道自己出席那場飯局,會導致的變化,但是自己首先是被蒙在鼓里,其次趙清雅對自己照顧有加,即使知道趙清雅故意利用自己的身份,他也會出面全力相助。
  而且,只是一頓飯而已,在飯桌上方志誠很注意言行,沒有作任何表態,所有的想法,都是其他人心中揣摩出來的。
  上班之后,宋文迪趁著方志誠泡茶之際,突然問道:“你與宏達集團有何關系?”
  方志誠內心一突,暗忖昨晚發生的事情,清早便傳到宋文迪的耳朵里,這消息傳播的速度也太快了一點。主要因為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近期是眾人重點關注的焦點,有個風吹草動,立馬便掀起各方的警惕。
  住建局、規劃局那幾名主管領導的一舉一動都被暗中觀察著,而方志誠的身份關鍵,他與其中幾人會面,無疑影響舉足輕重。
  從宋文迪的態度來看,他也安排人盯著住建局和規劃局,方志誠琢磨著還是得盡量如實相告。
  方志誠便將自己與趙清雅的關系簡單說了一遍,自然省去曖昧的細節,主要圍繞是如何在練車的時候相識,然后又受到趙清雅的照顧,而昨晚那場飯局,他也是被蒙在鼓里,等到了現場才知道是宏達集團的公關飯局。
  宋文迪聽明白來龍去脈,輕描淡寫道:“宏達集團是全省排得上號的民營企業,具有強大的資金實力與承辦大型工程的經驗資質,若是由它來加入玉湖生態區房地產項目,還是值得信賴的。”
  方志誠見宋文迪這么一說,心中一喜,暗忖宋文迪應該是默許宏達集團參與此次項目招標。其實從宋文迪的態度來看,他對夏翔在玉湖生態區房地產方面控制欲太強,還是心生不滿的,既然從省里空降奇兵,他也就樂于順水推舟,給夏翔一點壓力。
  宏達集團在省里的后*臺很硬,而且體制完善,若是夏翔暗箱操作玉湖生態區房地產的招標項目,無疑給宋文迪留下口實。
  宋文迪也曾想過,引入信得過的商業集團參與競爭,但同時又怕動作太過明顯,給人留下話柄,而宏達集團的加入,則是機會從天而降,因為若是深挖背*景,宏達集團隸屬于省長派系,與自己完全不屬于一個陣營,自己也就能避嫌。
  見宋文迪并沒有批評自己的莽撞行為,反而隱隱暗示自己要推波助瀾,方志誠心頭一寬,回到辦公桌上便給昨晚一起吃飯的高永德和王應龍分別打了電話,以聊天維系感情為主,并隱晦地提及宏達集團參與銀州市政項目的重要性。
  高永德和王應龍自然心中有數,很快將消息往上面反應,原先的計劃被推倒,因為宏達集團的強勢進入,銀州地方房地產投資商陷入困境。
  這自然遭到以金鋒為首利益集團的抵觸與反對,一場驚天的攻防對位、陰謀詭計,就此拉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