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99 潛行的王家勢力

與隋琦打完電話之后,王國岳撥通了另外一人的電話號碼,問道:“今晚她與什么人見面,竟然喝了那么多酒。”
  那人聲音沙啞地說道:“淮南發改委副主任方志誠。兩人是黨校同學,以前關系一直很好。”
  王國岳沉默片刻,道:“我記得方志誠剛剛結過婚。”
  那人道:“他們只是在一起吃了飯。后來隋琦酒多了,他一直將隋琦送到酒店。”
  王國岳搖了搖頭,道:“事情并沒有想象得那么簡單,我對隋琦很了解,她并不是一個隨意將后背留給別人的女人。”
  之所以喝醉了,是因為隋琦對方志誠絕對的信任。在王國岳的記憶中,隋琦從來沒有醉過。
  那人道:“要不要我警告一下方志誠?”
  王國岳擺了擺手,嘆道:“不需要,那不是能動的人。”
  此人名叫陳家偉,是王國岳安排在隋琦身邊的人,特種部隊王牌轉業后,被王家的家族企業收納,專門從事特殊任務。隋琦從燕京調任曹堯,王國岳便安排陳家偉一直暗中保護她,同時也是想了解隋琦的近況。
  王國岳之所以沒有讓陳家偉繼續插手此事,是因為他知道方志誠的暗處必然站著一些人,只要陳家偉有風吹草動,那就會出現摩擦。北方派系現在的處境有些微妙,樹敵很多,必須要保持克制。
  陳家偉剛掛完電話,緩緩地從暗處離開,轉向一輛銀色的面包車。他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然后加快度,往反方向奔馳而去。
  從銀色面包車的另一側,突然跳出一人,他見陳家偉轉入巷子,眉頭皺了起來,然后十分謹慎地追蹤而行,來到巷口處,他突然矮下身子,“嗖嗖”兩道銀色的光芒,擦著他的頭皮而過。陳家偉一擊不中,往后暴退幾米,帶著罡風的拳頭已經破空而來,陳家偉竟然躲不開,只能用手揮舞利器,朝著那拳頭怒刺兩下。┟╪┠╡┟╪.。
  拳頭看上去是直來直往,但事實上依著奇特的軌跡,螺旋式地沖破寒芒,狠狠地砸在陳家偉的身上,讓他悶哼了一聲。
  對方“咦”了一聲,站在原地,靜靜地觀察著他。因為沒想到陳家偉看出拳路變化,躲過了必中的要害一擊。
  陳家偉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水,這代表他受了輕傷,只是簡單的照面,對面就讓自己受傷,這等能力,陳家偉自認為全國不過十人。
  對方身材高大,虎背熊腰,仿佛死神一般,給人很大的壓迫。
  陳家偉沉聲試探道:“孟虎?”
  孟虎道:“我不認識你!”
  陳家偉笑了笑,道:“很正常,我是無名小卒而已。”
  孟虎依舊站在原地,仿佛沒看見陳家偉移動了位置,正在朝右側移動,他目光平靜,無悲無喜,仿佛一尊雕像,但從他身上透出的殺氣,卻如有實質,影響著陳家偉的動作。
  在常人眼中,陳家偉是個高手,但他知道在孟虎面前,自己根本不值得一提。此刻,他沒有絲毫的戰意,只想趕緊逃離。
  陳家偉也終于知道,為何王國岳沒讓自己去警告方志誠。這孟虎定然是方志誠引來的。陳家偉心中泛著苦笑,只感覺汗珠從額頭滾落,巨大的壓迫感,讓他必須要趕緊出手,否則后面只會戰力全無。
  陳家偉飛出一腿,朝孟虎的腰部踢去,孟虎冷哼一聲,伸手往外格擋,陳家偉只覺得退步傳來刺骨的疼痛,不出意外,受到兩股巨力的震蕩,腿骨已經骨折。
  陳家偉想借力,往右邊逃離,但方志誠根本沒給自己機會,直接碎了自己的骨頭。
  孟虎伸腳側踹,掃中陳家偉的另一只腿,然后揮拳重擊,打飛他手中的八斬刀,道:“不出意外的話,你應該是南粵許堯的同門。┞╪┝.。詠春八斬刀,又叫做蝴*蝶刀,你使用的手法純熟,起碼有十年的功底。許堯連詠春不過八年,你是他的師兄還是師叔?”
  陳家偉已經喪失反擊之力,他早就耳聞陜州孟虎的名聲,但沒想到自己在他面前如此不堪一擊。孟虎的眼力不錯,若是論輩分,自己的確是永春第一虎許堯的師叔。許堯是武術界的傳奇人物,少時練八卦掌,二十歲的時候才轉練詠春,八年成為詠春第一名家。
  陳家偉雖然是許堯的師叔,但若是真對招的話,那是必敗無疑。
  孟虎往后退了兩步,道:“看在許堯的面子上,我不過分為難你。說吧,究竟為什么跟蹤隋琦?”
  陳家偉忍著身上的劇痛,自嘲地笑了笑,道:“你應該猜出我的工作內容,對于隋琦而言,我是受人之名保護她,沒有任何歹意。”
  孟虎搖了搖頭,道:“但你對我的任務對象,為何表現出了敵意?”
  “只是追了他兩條街,這就算敵意嗎?”陳家偉無奈的苦笑。他已經勉強站起身,靠在墻壁上,大口地喘著氣,手上的位置傳來劇痛,這并非是壞事,至少說明他的身體還有知覺,孟虎沒有真正地下狠手。
  孟虎淡淡道:“不要懷疑我的敏感性。從你身上透露出來一股殺氣,我不會判斷錯誤!”
  陳家偉勉力地點了點頭,道:“好吧,給我下達任務之人,并不喜歡隋琦與方志誠在一起。”
  孟虎一字一句地問道:“是!誰!”
  陳家偉搖頭,道:“你知道我是不會說的!”
  孟虎緩緩地轉身,道:“你不說,我也會查出來的。”
  過了十幾分鐘,確定孟虎已經離開,陳家偉直接從墻壁滑落,跌坐在地上,他經歷過無數腥風血雨的戰斗,但在孟虎的面前,他完全失去了信心,沒有絲毫地求生**。這是巨大的實力差距造成的。
  陳家偉很吃力地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吃力地說道:“求救!”言畢,巨大的疼痛感席卷他的全身,他昏眩了過去。
  孟虎走出巷口,微微詫異,因為方志誠在不遠處等待自己,他走過去,方志誠遞給他一支煙,孟虎微微猶豫,還是將之放在了嘴邊。方志誠掏出打火機,分別點燃兩只煙。
  兩人吞云吐霧一番,孟虎主動問道:“你不是已經坐車離開了嗎?”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所以回來看看,于是便見到剛才那一幕。那家伙被你揍得挺慘。”
  孟虎吐了個煙圈,道:“對付他這樣的,沒有什么顧慮,跟我一樣都是在暗處辦事的人,即使死了,也只能認栽。”
  方志誠苦笑道:“仔細想想,你挺暴力的,他也沒做什么,就被你打成了這樣,還一副即使弄出人命,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孟虎又抽了又深又長的煙,火星直接燒到了尾端,他緩緩吐出煙霧,道:“如果我技不如人,他恐怕也會一樣對付我。”
  方志誠沉默片刻,知道孟虎說的沒錯,這是他們的生存規則,“查出他們是誰了嗎?”
  孟虎點點頭,道:“不出意外的話,是王家的人。陳家偉,在王家府內排名第五,擅長詠春八斬刀。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因為個人錯誤,導致任務失敗,而被勸退。隨后被王家招入麾下。”
  孟虎剛才其實已經猜出了陳家偉的底細,卻佯作不知。陳家偉并非無名小卒,之所以在孟虎手下沒走幾招,關鍵是孟虎太強悍了。孟虎的拳路走的是暴力風格,對方抗得過能勉強支持幾招,如果抗不過,任你技巧再多再巧妙也是枉然。
  陳家偉看上去不堪,并非因為他武功很差,而是根本不適應孟虎的剛猛路線。
  方志誠眉頭皺了起來,道:“是那個王家嗎?”
  孟虎鄭重其事地點頭,道:“沒錯,華夏獨一無二的那個王家。”
  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道:“看來是踢中了鐵板。”
  孟虎眼中露出自信之色,道:“是個喜歡仗勢欺人的家族而已,我們不必怕他。”
  方志誠見孟虎說了“我們”,知道他已經將自己看出自己人,淡淡一笑,道:“你心態真不錯!”
  “咱們得走了,再過個十來分鐘,會有人來現場掃尾,如果他們現我們還在,恐怕還得費一番周折。”孟虎望了一眼剛才生打斗的巷子,緩緩道。雖然孟虎在心里看不起王家的那幫打手,但他還是非常謹慎的。
  “那就走吧!”方志誠笑道,“我坐你的車回去。”
  半個小時后,王國岳收到消息,陳家偉因重傷已經被送回燕京治療,不僅眉頭緊緊地皺起,在書房里來回踱步。
  他自然能很快分析得出,究竟誰在背后使了暗招,所謂大狗還需看主人,對方也太過于囂張了一些。
  房門被敲響了幾下,妻子楊慧端著一只盤子走入,里面擺放著一只瓷白的湯盅,她微笑道:“給你煮了參湯,你最近這段時間經常加班,補一下元氣吧。”
  王國岳臉上帶著笑容,從她手中接過湯盅,喝了兩口,道:“辛苦你了!”
  楊慧搖頭道:“我整天在家,有什么辛苦的?”
  王國岳伸手在楊慧的臉上輕輕地碰了一下,道:“帶孩子不容易,若是我沒你這么個堅強的后盾,那也不行!”
  楊慧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這輩子嫁給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