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96 誰才是幕后高手

省委常委會上,文景隆在執政淮南以來,第一次發了火,主要是因為瓊金市委副書記候選人沒有通過后,他起身離開了會場。留下舉手反對的常委坐在會議室內,沒有直接離開,低聲地互相交頭接耳,對今天的會議結果都有點沒反應過來。
  贊成的常委僅有四人,反對的五人,文景隆和魏群沒有舉手,而宋文迪和宣傳部長徐韜略棄權了。
  江永深深地望了一眼坐在宋文迪旁邊的趙國義,眼中露出忌憚之色,他沒想到趙國義會投反對票,給人存在感不強的趙國義,成為本次常委會的主角。趙國義一直跟文景隆的關系走得不近,但他從來不出頭,若是發生分歧,也是卜一仁和文景隆之間的博弈。
  相反,宋文迪投棄權票,這是江永沒有想到的,本來以為他肯定會投反對票。
  這次更換瓊金市委副書記,是文景隆對省會瓊金官員結構的間接調整,側面來擠壓宋文迪的控制空間,因為他已經意識到,瓊金已經被經營得密不透風。江永再望向宋文迪的時候,眼中閃過復雜之色,暗忖宋文迪的魄力和手腕不可小覷,直接將文景隆的一招化解得無影無蹤。
  五比四,還是宋文迪手下留情導致的結果,如果宋文迪也投反對票,那就意味著六比四在常委會上贏得了結果,這對文景隆的威信將會形成極大的損害。當然,宋文迪還是留有余地的,第一他沒有直接跳起來反對文景隆,第二文書記也沒有投意見票,互相各留了臺階可下。
  不過,結果顯而易見,文景隆輸了,他的權威受到極大的挑釁,所以憤怒地離開了會議室。
  魏群用手指在桌上輕輕地點了幾下,淡淡道:“散會!”
  他是這場會議的看客,從側面看清楚了宋文迪與文景隆之間的較量,讓他感覺很意外,因為文景隆竟然吃了一個不小的悶虧。而導致這一結果產生,有兩個人出乎意外,第一個是趙國義,另一個是宣傳部長徐韜略。
  趙國義替宋文迪擋了這一刀,事先[]已經有信號,傳聞宋文迪和趙國義在周末釣魚,還帶著家屬去泡了溫泉。所以此后趙國義在省府工作上極力地配合宋文迪,擬寫了《淮南省推進智慧城市建設行動計劃》,并在省政府省長會議上得到了通過。
  而李思源總理前往澳洲的代表隊中,多出了三名淮南籍企業家,這三人都是趙國義好朋友,是淮南企業家中的杰出人物。在會晤之后,三名淮南籍企業家順利拿到了產業通往澳洲的通行證,與澳方合作企業簽署了數十億澳元的中長期合約。
  這是趙國義與宋文迪又一次合作,成功地狙擊了文景隆試圖調整瓊金市委班子的計劃。
  宋文迪心中卻是暗嘆僥幸,因為今天這場表決會議,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比如魏群的意見非常重要,如果他也舉手支持通過市委副書記候選人的話,那么自己將陷于被動的局面。
  至于現在自己真的是贏了嗎?宋文迪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內心卻是苦笑不已。因為最大的贏家似乎并不是自己。
  宋文迪站起身,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會議室,魏群走了過來,低聲道:“文迪同志,等會來我的辦公室坐坐。”
  宋文迪不動聲色,暗忖魏群在省府等著自己,會談些什么呢?
  魏群的省長辦公室在省府一號樓,等宋文迪走進去的時候,魏群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招手讓他坐在沙發上,茶幾上擺放著紫砂茶具,他拿著紫砂壺緩緩地在瓷杯上訪走了一圈,道:“鐵觀音,以前在閩南省工作的時候,養成了習慣,偏好這種味道奇香的茶。龍井、白毫銀針等茶,總覺得太淡!”
  宋文迪平常習慣了喝綠茶,泯了一口鐵觀音,只覺得味道濃香,倒也爽口。宋文迪笑道:“人都會被環境所改變,我在銀州工作過幾年,至今還有習慣,每天早上都要吃一碗小米飯配銀州醬菜,不然的話,一天都會覺得少了些什么。”
  魏群淡淡一笑,眼中閃出一道精光,道:“文迪,你步子走得有點太急啊,想要解決問題,可以迂回來走,今天此舉有點太過于激進了。”
  宋文迪聳了聳肩,苦笑道:“我今天并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個結果,把我送到文書記對面,也有魏省長你的功勞啊!”
  魏群擺了擺手,淡淡道:“既然文書記他不舉手,我就不能舉手,這是游戲規則。你選擇投棄權票,倒也算是聰明之舉。只是這不利于你對瓊金的絕對控制,文書記如果沒法在瓊金安插他的人手,那就只好選擇更為激進的方式了。”
  宋文迪點了點頭,眼中露出深思之色,道:“我理解您的意思。”激進的方式,恐怕就是將宋文迪從瓊金市委書記的位置給調離,給宋文迪安排一個其他的位置,但權力不像如今這么讓文景隆感覺到如芒在背。
  不過,宋文迪并不擔心文景隆這么做,他對文景隆還是很了解的,這是一個有氣度的一把手,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會將自己從瓊金委書記的位置上調離,因為現在瓊漢同城化項目正處于關鍵時刻,智慧城市計劃才剛剛啟動,臨陣換將,不是明智之舉。
  魏群端著茶杯,往口中泯了小嘬,道:“今天找你來聊天,也沒有其他的意思,主要是想跟你通個氣。在瓊金的安排上,我絕對會支持你,有壓力,我會與文書記溝通,你盡管放手去干。智慧城市計劃非常好,在未來的市政工作中,這是一個絕對正確的方向。國家發改委也對我省的這一行動很是看重,準備向全國推廣。淮南是試點省份,瓊金是試點城市,瓊漢同城化是試點項目,后續國家也會提供資金,給與引導及扶持。”
  聽魏群如此說,宋文迪面色緩和,笑道:“謝謝魏省長關心。”
  接下來,兩人聊起淮南的經濟發展,魏群從發改委下來,視野高度有,與經驗豐富的宋文迪相談之下,竟然有棋逢對手的感覺,在交流的過程中摩擦出不少亮點與火花。直到省長秘書敲門通報有人造訪,宋文迪才起身告辭。
  宋文迪出了省府一號樓,剛坐上轎車,便撥通了趙國義的電話。
  趙國義笑道:“魏省長這是將你放在火爐上烤了啊。”
  宋文迪重重地吐了一口氣,“今天這個會議,原本打算是平局收場,沒想到魏省長陰了文書記,更是陰了我們。會議結束之后,還將我喊到他辦公室聊天,這是火上澆油。現在文書記恐怕已經將我視作眼中釘肉中刺了。”
  趙國義嘆道:“魏省長這一手玩得巧妙,最近這段時間恐怕是打算坐山觀虎斗了。他利用你巧妙地轉移了文書記的注意力。文書記將所有精力放在瓊金,那么淮南政府的問題,他只能暫時擱置在一邊。”
  宋文迪沉默片刻,趙國義分析得不錯,今天魏群看上去順水推舟地幫了自己,事實上是煽風點火,讓宋文迪與文景隆站到對立面。而宋文迪也間接地暴露了自己的力量,比如徐韜略的派系身份也明朗了。
  魏群是一個很有謀略的干部,知道趙國義和宋文迪站在一個陣營起,或許就在醞釀今天的計劃。
  現在文景隆不得不懷疑,宋文迪聯系了趙國義和魏群,企圖與他達成某種利益平衡。要知道,文景隆骨子里是個強勢的省委書記,他不會讓事情演變成那樣。
  宋文迪徐徐吐了一口氣,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相信文書記并非那么好欺騙之人,等他理清楚其中的邏輯,就知道誰在其中搗鬼,誰想坐收漁翁之利了。”
  他頓了頓,想起一件事,道:“關于智慧城市計劃的方案已經下發,你得幫忙跟進好此事。如果省里不重視,下面恐怕也只會推諉敷衍。昨日志誠告訴我,宏達已經成立淮南智慧城市建設有限公司,首筆資金已經到位,預計在下個月便能正式投入運營。”
  趙國義笑道:“辦事效率真的很快,我原本以為起碼要等六個月的時間,才能初具雛形。”
  宋文迪笑道:“這是市場的力量。作為商人,已經看中了這一塊巨大的市場。現在國家發改委雖然還沒有明文,但也給予了高度重視,現在全國各省都在觀望,一旦政策下發,必然有大量的引導資金。公司依靠這筆資金,將可以獲得足夠的收益。”
  趙國義自然明白其中的邏輯,宏達集團不可能做賠本的生意,肯定是方志誠灌了**湯,才讓趙清雅涉足這一領域。
  趙國義淡淡笑道:“咱們還是得看得更加陽光一點,要認可宏達敢為人先的態度。換作其他的企業,恐怕沒有這種以身犯險的魄力和勇氣。”
  宋文迪自然明白趙國義是在維護什么,笑道:“必須要感謝宏達集團,它在未來必然會成為一個偉大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