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892 誰能享齊人之福

回到家中,寧薔薇坐在客廳的沙上,雙手環抱于胸前,臉色平靜,看不出變化。燃文■●■w、w-w`.ranwen.org方志誠咳嗽了一聲,道:“怎么還沒睡?已經十點多了。”
  寧薔薇白了方志誠一眼,淡淡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方志誠連忙舉起手,道:“今天去趙家參加老佛爺的冥壽,昨天不是跟你匯報過了嗎?”
  寧薔薇手指在茶幾上點了幾下,道:“你知道我不是問那個!”
  方志誠撓了撓頭,訕訕地笑道:“都看見了?”
  寧薔薇表情變得嚴肅,重重地點了點頭,方志誠咳嗽一聲,掩飾尷尬道:“我喝了點酒,所以不能開車,清雅就將我送回來了。”
  寧薔薇點了點嘴唇,目光凌厲地在方志誠的臉上掃了掃。
  方志誠繼續道:“安全帶卡主了,她沒法扯出來,所以我幫她解安全帶了。”
  “男人都是騙子!”寧薔薇氣呼呼地甩手扔出一個抱枕,正中方志誠面門,把他砸得頭昏目眩,半晌才清醒過來。
  這時寧薔薇已經在臥室內,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暗忖跟趙清雅親熱的場面的確不理智,當著媳婦的面,寧薔薇雖然心胸大度,但哪個女人能接受這種事情,不是擺明不尊重她嗎?
  方志誠來到房門口,擰動了一下把手,現被反鎖了,他伏在門上,聽見寧薔薇正在打電話,頓時渾身一顫,暗忖莫非是跟她娘家人告狀吧,連忙在門外,道:“薔薇,你真的誤會了,我跟清雅的關系很好沒錯,但至始至終沒有邁出那一步。我大舅的大兒子曾經是她的男朋友,我跟他長得很像,所以清雅一直把我當成另外一個人。”
  方志誠重重地拍了幾下門,門鎖出咔噠一聲,寧薔薇拉開門,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真的?”
  方志誠點了點頭,便很快將自己與趙清雅如何認識的過程與媳婦簡單的匯報了一下。
  寧薔薇聽得眼圈竟然有點紅,她低聲道:“這么說來,清雅真的挺難,也很癡情,難怪她這么多年一直沒有嫁人,一直在等你那個已故的表哥。”
  方志誠見寧薔薇一百八十度態度轉變,故意說道:“以后我還是跟她少接觸吧。”
  寧薔薇抹了抹眼角,道:“放心吧,我只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需要泄一下。剛才跟我二姐聊過,她勸我不要太介意,畢竟你們男人在外面有時候必須得逢場作戲。現在宏達集團對于你而言非常重要,我能夠理解。”
  方志誠見寧薔薇是給寧香草打的電話,心中寬松了不少,相對而言,方志誠更加害怕大姐寧玉蘭,她對薔薇是大姐,更像母親。
  方志誠見危機解除,順勢問道:“香草姐,最近狀態怎么樣?”
  寧薔薇無奈苦笑,道:“她前段時間聯系了一家教堂,準備在里面修行!”
  方志誠瞪大眼睛,道:“她不會這么想不開吧?準備當修女嗎?”
  寧薔薇擺了擺手,幫方志誠解惑道:“基督教沒有修女,天主教才有修女。”
  方志誠倒也聽過這個說法,天主教的修女是不允許婚假的,就跟佛教的比丘尼一般。天主教中的修女代表著純潔與奉獻,入教修行必須貞潔、神貧、服從三圣愿,是專門侍奉圣主的職業。
  方志誠搖頭道:“有時候搞不明白她的想法。”
  寧薔薇低聲道:“她還是忘不了姐夫。”
  方志誠走到了一旁,他卻不這么認為,寧香草之所以入教修行,是因為心中有惡念,而自己或許才是她心中最大的惡念。
  寧薔薇這次在瓊金留了多日,與方志誠一起度過了2o11年的元旦,甚至還主動聯系上沈薇,讓她帶著沈璇來家中做客。見沈薇和寧薔薇兩人關系相處得融洽,方志誠倒是暗自松了一口氣,對寧薔薇也有了另外一番了解,她真是一個大度的女人。
  吃完晚飯,兩個女人湊在一起說話,方志誠扎著圍裙在廚房里洗碗。未過多久,沈薇來到廚房,從后面摟住了方志誠,嚇了他一跳。
  方志誠低聲道:“你這是做什么呢?被她看見,可就不好了。”
  沈薇慧黠地一笑,道:“給她看見又怎么了?我可不怕她!”
  方志誠嘿嘿笑了兩聲,道:“你還不怕她?剛才吃飯的時候,你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可不像天不怕地不怕的薇姐呢。”
  方志誠說的是實話,沈薇平時性子很野,雖然年齡比寧薔薇大幾歲,但在寧薔薇面前就像乖巧的貓咪,總是順著寧薔薇的話來說。
  沈薇被說中了痛處,在方志誠的腋下軟&肉上狠狠地掐了一把,道:“我這么低聲下氣的,還不都是因為你。她是大,我是小。在封建社會的話,我就是她的傭人,如果她不愿意的話,直接可以讓你休了我。”
  方志誠在沈薇的臉掐了一把,笑道:“放心吧,現在已經是文明社會,沒有那么復雜了,你不要想太多。”
  “真冰!”沈薇聽見廚房外有動靜,連忙拍掉方志誠還沾著水的手,往客廳內去了。
  方志誠將碗筷洗凈,口中哼起了歌,誰能想象自己有一天能享受這等齊人之福呢?
  ……
  辦公室里雖然開著空調,但溫度并不是很高,褚始源鼻尖冒了些微汗珠,他無奈地苦笑,剛才老領導趙國義給他打來電話,讓他在改委暫時稍安勿躁,注意方向性。褚始源揣摩許久,大概猜出趙國義的想法,他恐怕暫時不考慮與江永進行合作。
  倪明陽這幾日跟他接觸得很頻繁,拋出了各種誘餌,褚始源還是很動心,但趙國義的命令,讓他很為難。最終褚始源還是決定與倪明陽疏遠距離,按照趙國義的吩咐,不過多地表明自己的立場。
  咚咚咚,房門被敲響,褚始源眉頭一皺,喊了一聲請進,卻是方志誠捧著一個保溫杯,輕松地推門而入。這一異動,讓褚始源很是意外,他眉頭皺了皺,疑惑道:“小方主任,你有什么事情嗎?”
  辦公室之間的走動,這是很敏感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改委眾人的眼球。從最近幾次班組會議上可以看得出,褚始源與方志誠的關系非常不好,所以兩人私下從未有過走動。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褚主任,你有空嗎?想跟你聊聊。”
  褚始源眉頭皺了皺,伸手不打笑臉人,方志誠態度這么好,自己倒也不能將之拒之門外,指著沙,淡淡道:“請坐!”
  方志誠打開保溫杯的杯蓋,泯了一口茶,褚始源注意到方志誠這個細節,心中暗嘆了一聲,來竄門帶著個保溫杯,這是什么意思,莫非知道在自己這里指不定討不到茶喝?
  褚始源佯作不知,道:“你能來我辦公室,讓我感覺很意外,因為你一直跟老沈走得很近?難道不怕他多心?”
  方志誠放下了保溫杯,道:“在褚主任看來,我和沈主任是什么關系?”
  褚始源思忖數秒,緩緩道:“唇齒相依?”
  方志誠連忙擺了擺手,輕聲道:“說得太嚴重了。我和沈主任可走不到那一步,之所以看上去走得很近,只是在短時間內利益一致而已。”
  褚始源仔細地看著方志誠,見他說話沉穩有力,不僅啞然失笑,搖頭嘆道:“你就不怕我把這話告訴他?”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算定你倆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所以我才跟你這么說的。”
  褚始源長嘆一口氣,道:“如同傳聞一樣,你的確是個很精明的家伙,而且懂得分析人的心理,剛才的那些話故意說給我聽,只是為了打消我心中的疑慮和戒備吧?你不妨直白點吧,究竟想和我交易什么?”
  “交易這個詞,有點太難聽了。”方志誠雙手捧著保溫杯,從上面汲取著熱量,“褚主任,這周國義省長和文迪書記會一起釣魚,我想約你一起去,不知有沒有這個想法?”
  褚始源聽方志誠這么說,立即明白了方志誠的意思,他輕吐一口氣,道:“既然他倆愿意在一起釣魚,又豈能沒有作陪的?小方主任,你放心吧,就算有事,我也推掉。”
  “那么倪主任那邊!”方志誠笑問道。
  褚始源嘴角揚起,終于笑了,知道方志誠最終目的,還是打斷自己和江永之間的聯系,而倪明陽是其中的一條紐帶。他沉聲道:“和老倪一直在商量籌碼,你現在給出的籌碼,讓我無法拒絕,我自然知道該怎么做。”
  “那就等著你周末一起釣魚了!”言畢,方志誠拾起保溫杯,慢悠悠地出了辦公室。
  褚始源嘆了一口氣,他望著桌上煮茶的器皿,自己正準備泡茶呢,方志誠很敏感,搶先一步離開了。
  此刻,他突然有種錯覺,改委要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用以前的那一套生存法則,已經不適合。方志誠在巧妙地運用自己的能力,重新組建改委的高層脈絡,在這方面上,沈寒春似乎也在被他牽著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