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91 誰讓時勢造英雄

每年老佛爺的冥壽,方志誠都會來到趙家。
  雖說趙清雅和方志誠的關系一直不明朗,甚至方志誠現在已經結婚,但趙家之人仿佛見此事給忘卻。這主要與趙清雅有關,她一直不表態,誰也沒辦法影響她。若是當年老佛爺在世的時候,或許還能說她幾句。
  如今趙家已經確定了新的家主,所有事情都是由趙清雅決定,嫡孫趙國義把精力都放在仕途上。家族大小事務全部落在方志誠一人的身上。
  臺面上擺放著香燭,老佛爺的遺照拍得很漂亮,目光和藹而溫和,一點殺氣都沒有。方志誠先叩拜了三下,然后點燃一支香插入香臺,站在了趙清雅的身邊。
  儀式并不復雜,結束后眾人上餐廳吃飯,分為兩席,趙國義讓方志誠坐在自己身邊,趙清雅、趙敏等女眷坐在另外一桌。方志誠掃了一眼對面,趙敏的兒子黃浩然投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冷漠,當初他之所以入獄,跟方志誠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黃昊的性格比較隨和,主動給眾人斟滿酒,笑著與趙國義道:“已經好久沒與你一起吃飯了啊,今日多喝一點嗎?”
  趙國義擺了擺手,淡淡笑道:“現在酒量不比從前,只能少飲幾杯。∧∧.┭┭.╬”
  黃昊點點頭,然后笑著與方志誠,道:“聽說你前段時間又往上升了?”
  方志誠謙虛地說道:“還有待進步。”
  黃浩然在旁邊冷笑了一聲,道:“可惜是個養不熟的狼,官職越升越高,但心卻越來越冷,讓人寒心!”
  黃昊瞪了他一眼,低聲道:“胡說什么呢!”
  黃浩然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沉聲道:“我就好奇了,他有什么資格參加趙家的家宴?以趙家女婿的身份嗎?”
  黃昊對黃浩然很失望,怒道:“你給我滾!”
  黃浩然不屑地笑了笑,轉身直接往外走去,出門之前還順勢踢倒了一把椅子。
  生這樣的事情,趙敏也坐不住,直接來到了這邊,給方志誠打招呼,低聲道:“他才出來沒多久,心情不大好,還請你們能夠理解。”
  趙國義無奈地搖了搖頭,道:“看來我上次跟他私下交談,并沒有什么用。還需要你們慢慢引導才行。”
  黃浩然因為經濟問題在監獄中呆了幾年,出獄之后,心情變得很不穩定。≠∈≥?≡∈.┼.他調查過前因后果,最終意識到很有可能是方志誠在其中作梗,因此趙清雅才會狠心讓人將自己訴諸法律。事實上,送黃浩然入獄,是其母趙敏親手做的,當初只是為了希望黃浩然能受點波折,改變他的人生觀,但沒想到黃浩然不僅沒有改變,反而有點破罐子破摔了。
  見自己兒子如此不爭氣,趙敏不禁淚眼婆娑。
  不過,黃浩然一事只是個小插曲而已。隨著飯菜上桌,之前尷尬的氛圍變得緩和下來。趙國義一直拉著方志誠說話,兩人天南海北的聊天,不時地會接觸到時政方面,但也只是點到即止。
  方志誠猜出了趙國義的想法,有些話他不好說出口,如今他在淮南的位置比較尷尬,需要找到同盟與戰友。
  方志誠端著酒杯,小心地碰了碰趙國義手中的酒杯,低聲道:“國義大哥,文迪書記上次曾經提起過,看你是否有空,他請你釣魚!”
  趙國義暗忖方志誠倒不算笨,拐彎抹角這么久,他終于明白自己的意思了,笑道:
  “沒有問題,你也知道,現在淮南省府眾多官員,我最悠閑,就怕宋書記沒空理我這個閑人。≤?∥網≮.┮”
  方志誠很聰明地笑了笑,轉換話題,聊起其他事情,兩人形成默契,仿佛剛才那個話題一點也都不重要。
  趙國義之所以不明言,那是因為他需要保持自己的尊嚴,常務副省長雖然比瓊金市委書記排名靠前一兩個,但是距離正省級最近的位置之一。不出意外的話,省長都是由常務副省長接任的,只要趙國義有足夠耐心,守住常務副省長的位置,總有一天能沖到封疆大吏的位置。
  相對而言,宋文迪還需要往前走好幾步。
  但時勢造英雄,從目前的態勢來看,宋文迪風頭正勁,有了副總理李思源及蘇家的暗中支持,宋文迪已經成為淮南的第二大勢力。
  趙國義想要找盟友,但必須是平等的,如果表現得太過急切,那樣會讓自己失去談判籌碼。趙國義是一個很有人格魅力的干部,在淮南官場是一扇旗幟,盡管卜一仁離開淮南,但政府的各項事務還是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這就是趙國義從中起到的作用。文景隆對趙國義很信任,脫離派系和陣營,對趙國義的道德品質很信任,他曾經在公開場合評價過趙國義,這是一個有信仰的人民干部。
  趙國義和宋文迪都是方志誠較早接觸到的高層干部,如果沒有遇到宋文迪,恐怕趙國義會影響方志誠的人生際遇。≈≦.╈┮.┿╊宋文迪是方志誠的伯樂,而趙國義同樣也是。當初方志誠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秘書,趙國義便給他承諾,如果有需要,要來找自己。
  最近這幾年,方志誠知道,趙國義還是多次隱蔽地幫了自己。之前卜一仁在淮南的時候,因為陣營的考慮,趙國義需要與宋文迪保持距離,兩人雖然是常委,但很少交流,從未在私下想出過,現在是個契機,若是宋文迪有了趙國義這一助力,對于他的實力將是很大的助長!
  晚飯結束,趙清雅開著方志誠的那輛豐田車,將他送往家中,剛將車停下,方志誠按開安全帶,突然撲到了趙清雅的身上。趙清雅措手不及,只覺得一股熱氣鉆入自己的口中,一開始有點反感,但很快便接受了一切,激烈地回應著方志誠。
  許久之后,兩人分開,均是氣喘吁吁。
  趙清雅滿臉嬌羞,見自己胸口被撕開一口大口子,雪白的肌膚露了大片,怒瞪了方志誠一眼,道:“你瘋了嗎?”
  方志誠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是瘋了,所以才想吻你。”
  趙清雅一邊整理自己凌亂的頭,一邊無奈的聳肩,道:“又不是第一次,干嘛這么沖動?”
  方志誠笑了笑,道:“這就叫做心血來潮吧?”
  趙清雅無奈地搖頭苦笑,道:“你已經結婚了,以后要注意舉止,指不定你媳婦正在樓上盯著樓下看呢?”
  方志誠突然想起寧薔薇,尷尬地笑了笑,道:“她人很大度,偶爾犯下個小錯誤,是能夠理解的。”
  趙清雅無奈地搖了搖頭,問道:“今天你和我哥聊了很久,都談了些什么?我很少會見到他有那么多的話。”
  方志誠笑道:“天南海北,有時候聊天不需要話題,心到哪里,話題就說到哪里了。”
  趙清雅點點頭,低聲道:“我知道他最近其實挺難的!如果可以的話,你幫幫他吧。”
  方志誠微微一怔,一改之前的玩世不恭,認真地說道:“你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
  趙清雅下了轎車,撥通了電話,未過多久,一輛轎車來到她的旁邊,她朝方志誠擺了擺手,然后坐入轎車后排。其實趙清雅完全可以讓司機開車送自己回來,之所以親自開車,是希望跟自己呆得更久一點吧。
  目送趙清雅的車離開,方志誠掏出手機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笑道:“師父,休息了沒?”
  宋文迪摘下老花眼鏡,苦笑道:“明知故問!”
  方志誠接著道:“你和國義省長有沒有合作的可能?”
  宋文迪微微一怔,道:“趙國義是我在淮南為數不多欽佩的官員之一,別的不說,他的黨員素質過硬,是一個判斷力和執行力都非常強大的干部。當初卜一仁之所以能穩坐釣魚臺,便是趙國義在旁支持。這也是為何卜一仁能夠離開淮南的原因。因為只要趙國義還在淮南,他對淮南的掌控力就不會丟失!”
  方志誠對宋文迪對趙國義如此高度評價,暗忖倒也在情理之中,他沉聲道:“我替你約了他抽時間釣魚!”
  宋文迪很快反應過來,笑罵道:“你就不怕我不見他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師父,以我對你的了解,恐怕現在是心花怒放了吧?有了趙國義,對你而言是如虎添翼,就算文書記對你有想法,恐怕也要忌憚三分了。”
  宋文迪沉默數秒,沒好氣道:“把話說得這么直白,可不太好呢!”
  方志誠與宋文迪說話向來就是這么隨意,這也代表師徒倆的關系與情分,“時間就定在下周末吧,釣魚場地和漁具全部交給我了。”
  宋文迪嗯了一聲,掛斷電話,會心地笑了笑。方志誠若是真能幫自己拉來趙國義,這還真是個不錯的突破,畢竟宋文迪在瓊金蓄勢待已久。瓊金已經被他牢牢掌控在手中,現在他試圖往省里再邁一步,以前他有些擔憂,但若是趙國義能從旁相助,就完全沒有后顧之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