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89 小妖女作繭自縛

玉湖生態區融合房地產項目,受到國內外眾多房地產商的高度關注。首先是銀州這幾年招商引資與產業規劃發展一直開展得不錯,人口基數變大,而且人群的層次也較高,具備較強的購買力,購房需求穩定,其次云海近幾年房地產項目出現飽和的趨勢,房地產商的拿地成本加大,逐步開始向周邊城市外延,而銀州無疑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土地價格十分核算,足以吸引房地產商的充分關注。
  房地產投資一直是宏達集團的重點領域,銀州突然出現這么一個具備潛力的商機,自然動用所有的關系,要拿下這塊蛋糕。不過,比想象中要艱難得多,銀州市商務局對本項目的宣傳很到位,不僅銀州本土的房地產商競爭十分激烈,甚至還引來了眾多具備雄厚資金實力的全國房產大鱷。
  今天這個飯局,是宏達集團邀請的公關飯局,為的是能打通幾個關鍵部門。閻王好過,小鬼難纏,上面關鍵人物要好好打點,下面的關鍵樞紐也要暢通無阻,才能確保后期競標過程中更為順利。
  宏達集團在銀州投資的項目有數家,其中包括一家四星級酒店,以及玉湖酒樓那也是集團旗下的產業。大企業也是從原始起步慢慢積累成長,比小企業更知道房地產投資的深潭,所以不惜安排趙清雅這等重量級的高管至銀州斡旋協商。
  第一,趙清雅對銀州足夠熟悉,比其他人更加了解銀州的官員,協調起來更為駕輕就熟;第二,這是董事會對趙清雅的一次考驗,趙家老佛爺雖然醒了,但不能理事,若是要將大權放到趙清雅的手中,趙清雅必須要作出一番成績。
  趙清雅邀請方志誠參加這個飯局,無疑最為合適不過,若是真邀請了一個能量大的官員坐鎮,在座諸位反而都不適應。住建局及規劃局的兩位領導都是副處級干部,而方志誠雖然才是副科級,但市委書記秘書的位置關鍵,等到方志誠資歷足夠之后,那也是一個正科級,甚至高配副處的位置也有可能。
  如今宋文迪已經掌控市委常委會,接連打掉泉安幫的幾只打老虎,讓人再也不會質疑宋文迪的權威,而作為他的代表,方志誠自然也就水漲船高,成為不少人想要拉攏的對象。
  不過,受人關注并非好事,方志誠坐在趙清雅的右手邊,自然成了眾矢之的。三輪過去,方志誠喝了差不多有半斤酒,感覺說話打結,不受控制,便起身往廁所去了一次。回到包廂之后,又與幾人廝殺一陣。
  酒量一方面是天生,另一方面是后天練上來的,官場也是酒場,方志誠遇到過的酒局很多,不知不覺便練上來,因為在廁所里得到暫時的修整,所以回到包廂內,大殺四方,竟然讓住建局的副局長高永德喝趴在桌子上,狂嘔起來。
  酒桌上有一個約定俗成的現象,若是沒有人當場現形,那就得作死地往死里整,一旦有人露了破綻,這酒宴便預示著到位了。
  高永德被兩名屬下摻離現場,還強作鎮定,對方志誠比起大拇指,斷續打著酒嗝,夸獎道:“方秘書的酒量很好……不愧是宋書記身邊的貼身侍衛……強將手下無弱兵啊!”
  至于規劃局的那名副局長王應龍倒是沒有露出丑態,雖然滿面赤紅,但步履甚是穩健,他今日在酒桌上有所保留。
  等送走了所有的客人,趙清雅盯著方志誠的臉仔細盯了一陣,疑惑道:“你沒事嗎?”
  方志誠理智清醒,不過腹中卻是翻江倒海,他剛準備說話,一口辛辣的酸水噴了出來,連忙走到一棵樹下,嘔吐起來。
  趙清雅用手小心地摩挲著他的后背,語氣心疼,感嘆道:“為什么要喝這么多?”
  方志誠含糊不清道:“總不能給雅姐丟份兒。”
  趙清雅沒上幫自己,如今要自己撐場面,自然全部豁出去,所以在酒桌上基本上是來者不拒,令在座諸位客人都以為方志誠是海量。其實方志誠的酒量十分一般,平常最多只是半斤的酒量,今天超常發揮,飲了大約足有一斤三四兩。
  原本是由小腹中的一口氣強撐著,如今客人都離開,意志力便消退,于是酒勁便勢不可擋地上涌。琢磨著方志誠回到家也是孤身一人,沒有人照顧,趙清雅便將方志誠送到自己所在的公寓,先用清水幫方志誠簡單清晰了一番,旋即又煮了一份紅糖水,放在他的身邊。
  一晚上,趙清雅幾乎沒睡著,過一兩個小時,便到房間瞄一眼方志誠,防止他醉酒有什么不適。方志誠凌晨兩三點被酒精給燒醒,睜眼發現自己不在家中,而在趙清雅的小公寓,頓時猜到始末,見身邊擺著紅糖水,覺得溫馨無比。
  房間里開著一盞微弱的床頭燈,高檔地板上凌亂,到處充斥著難聞的氣味,方志誠暗忖自己這算是大鬧天宮了吧。頭還有點疼,他艱難地翻了一個身位,發現房門被打開,卻是趙清雅摸了進來,她走到床邊,將脫落的棉被往方志誠身上拉了拉,旋即又掩門離開。
  方志誠親眼見到趙清雅如此貼心的照顧自己,差點掉下眼淚,自從母親去世之后,從來沒有遇到如此的關愛。
  早晨五點左右,方志誠便去菜市場買了點食材,做了一碗青椒肉絲炒面及三鮮素湯。趙清雅吃得贊不絕口,笑道:“你這手藝怕是比得上頂尖的大廚了。”
  方志誠見趙清雅吃得開心,輕聲道:“雅姐這么喜歡,以后有機會便給你做。”
  趙清雅掃了一眼方志誠,覺得方志誠語氣奇怪,疑惑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方志誠搖搖頭,知道剛才自己流露了真情,連忙掩飾道:“總是雅姐你來照顧我,偶爾我也得補償你一番嘛。”
  趙清雅笑笑,因為剛起床,臉上未施粉黛,俏臉宛如新月,純美動人。她埋下頭對付那盤炒面,突然抬起頭,提醒道:“昨晚你的手機不停地在響,所以我接聽了一下……”
  方志誠見趙清雅瞄向自己的眼神,玩味中帶著一絲不悅,有點心虛地回房間找到自己的手機,打開一看,發現是陸婉瑜打來的電話。
  方志誠與趙清雅解釋道:“我表妹,可能出了點小問題吧。”
  言畢,他站到陽臺給陸婉瑜回了電話。
  陸婉瑜正在上課,見是方志誠打來的電話,不敢不接,便偷偷地溜出教室。
  “昨晚打我的電話,有什么事?我喝多了。”方志誠好奇道,若是往常自己不接陸婉瑜的電話,她不會再打第二次。
  陸婉瑜也是滿腹疑團,昨晚她聽到一個女人接到方志誠的電話,下意識便想著那是方志誠的女朋友,心里十分失落。不過,她強壓著疑問,說起正事,“葉輕柔想邀請你今晚去她家做客,要感謝上次在酒吧內,你對她出手相助。”
  “哦?”方志誠挑起劍眉,嘀咕道,“這姑娘怎么轉性了,終于知道知恩圖報,難得難得!”
  “哥……你去還是不去呢?”陸婉瑜追問道。
  方志誠笑笑,輕聲問:“你想我去,還是不想我去?”
  陸婉瑜清蹙柳眉,弱聲道:“那姑娘性格古怪,我總覺得她沒安好心。”
  方志誠點點頭,道:“不入虎穴不焉得虎子?放心吧,我晚上會去赴這場鴻門宴。”
  陸婉瑜嗯了一聲,卻遲遲未掛電話,方志誠瞧出不對勁,好奇道:“還有事兒?”
  陸婉瑜鼓足勇氣問道:“昨晚那個女人……”
  方志誠微微一怔,瞄了一眼不遠處客廳內的趙清雅,解釋道:“一個對我不錯的姐姐,有空介紹給你認識。”
  “是你女朋友嗎?”陸婉瑜柔聲問道。
  方志誠苦笑道:“不是!我配不上她。”
  方志誠說的是心里話,以趙清雅的條件,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得自慚形穢。
  人長得漂亮,家里又有錢,還有副省長老哥,更重要還會武功,標準的一女神。
  得知那不是方志誠的女朋友,陸婉瑜聽了心情一松,內心喊了一聲“yes”,喜滋滋地說道:“原來如此,不多聊了。哥,我得去上課,晚上見吧。”
  回到餐廳,趙清雅已經將餐桌給清理好,來到廚房,方志誠見趙清雅在水池邊洗碗,她彎著腰,輕輕地扭動手臂,說不出的優雅動人,忍不住心神恍惚。
  趙清雅把餐具整齊地放好,笑道:“你去客廳等著,我等會有事與你說。”
  方志誠坐在沙發上看早間新聞,五分鐘之后,趙清雅坐到他身邊,將兩串鑰匙放在他身側。
  “這是?”方志誠覺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趙清雅微微一笑,解釋道:“一把是別墅的鑰匙,還有一把是那輛寶馬車的鑰匙。暫時幫我保管著,我可以信任你嗎?”
  方志誠知道趙清雅是想送自己這套別墅和寶馬車,雖說只是借用,不是白送,但總覺得太過貴重,苦笑道:“雅姐,這手筆也太大了,若是有個閃失,那該如何是好?”
  趙清雅將鑰匙塞入方志誠的口袋內,湊到他的耳邊,輕聲道:“若是出了狀況,你就用自己來賠償我。”
  方志誠瞅著趙清雅脈脈的眸光,默默咕嚕咕嚕地咽口水,暗忖她這是真要包養自己的節奏啊!
  (今天是中秋節,祝大家節日快樂,另外呢,今天對煙斗而言,也非常重要,因為是我的生日啦,晚上要去辦件大事,請大家祝我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