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887 讓我們彼此傷害

兩人約好了在世紀佳緣咖啡廳見面,這是兩人第一次約會的地方,充滿了回憶,默契地選擇在這里談論分道揚鑣,表面上是想緬懷什么,事實上想徹底地斬斷什么。當擁有美好回憶的地方,發生了不美好的事情,以后自然而然就少了個留戀之地。
  方志誠開車載著沈薇來到約談的地點,一路上沈薇少見的默不作聲,這個外表大大咧咧,風風火火的女人,終究還是有不舍的時候。蕭鏘對于沈薇而言很重要,這是她的第一個男人,也是一個愿意為她奉獻一切的男人。
  人心都是肉長的,盡管兩人已經沒有了夫妻的情分,但邁出最后一步,還是異常的艱難。推門進入咖啡廳,沈薇低著頭來到了兩人常坐的位置,這是個臨窗的卡座,透過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風景。兩人經常各點一杯咖啡,望著窗外的行人呆,偶爾從窗外的風景現什么有趣的事情,兩人交流點評一番。
  沈薇先將包放在桌上,然后緩緩地坐下,方志誠坐在她旁邊,問道:“喝點什么?”
  沈薇不太自然地笑了笑,道:“你自己先點吧。”
  方志誠知道沈薇還在游離狀態,招手與服務員要了兩杯免費的檸檬水。▼●又等了十來分鐘,咖啡廳門口傳來風鈴清脆的吟聲,沈薇有些緊張地朝門口望去,卻見蕭鏘走入,不過沈薇的臉色馬上變得凝固起來,因為蕭鏘身后還跟著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
  這女子大約有一米七五以上,雖然是冬天但穿得很單薄,只穿了一條黑色打底*褲的雙腿纖細異常,踩著高跟鞋,隱約還比蕭鏘高了些許。女子臉蛋精致,膚色白皙,一頭柔順的長披在兩肩,蕭鏘搶先一步進入,身后抵住了自動回縮的彈簧門,等女子整個身體進入后,才放開了門把手。
  蕭鏘見到方志誠坐在沈薇的身邊,微微一怔,顯然沒料到方志誠會出現在這里。蕭鏘牽著那高挑美女的手,坐在了兩人的對面。蕭鏘主動介紹道:“這位是陶媛,我的朋友。”
  沈薇淡淡一笑,朝方志誠努了努,道:“我身邊的這位朋友,不用與你介紹了吧?”
  蕭鏘有點浮夸地笑了兩聲,道:“當然,我們是老朋友了。沒想到你回國了,竟是先見了志誠。”
  沈薇聳了聳肩,道:“我和志誠的關系,你難道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蕭鏘長嘆了一口氣,道:“沈薇……”如果放在沈薇去瑞士之前,他或許會懷疑沈薇與方志誠的關系,但沈薇已經在國外很長時間了。▲●他不相信,方志誠和她還能有什么瓜葛。
  方志誠覺得氛圍有點尷尬,淡淡一笑,道:“你們喝點什么?”
  陶媛的性格比較爽直,道:“我要一杯藍山咖啡,蕭哥要一杯卡布奇諾。”
  方志誠喊來服務員,除了陶媛和蕭鏘的外,自己要了一杯綠茶,為沈薇點了一杯黑咖啡。黑咖啡是不添加任何修飾的咖啡,被稱為健康使者。隨后,他還點了幾份甜點。
  等咖啡與甜點上桌之后,沈薇主動道:“蕭鏘,你應該知道我今天找你談什么。”
  還未等蕭鏘說話,陶媛主動道:“他當然知道,你終于愿意與他離婚了。”
  沈薇目光凌厲地看了一眼陶媛,陶媛毫不示弱地等著她,兩人之間霎時冒出了火星。
  方志誠咳嗽一聲,道:“姑娘,這是他倆的事情,咱們還是在一旁做看客比較好。”
  陶媛輕哼一聲,道:“并非他倆的事情,而是我們三人之間的事情。.ww.●如果蕭哥與她離婚,那么我和快就能和蕭哥結婚了。他倆早就沒有感情,早就可以離婚了。”
  方志誠看了一眼蕭鏘,他的眼神平靜,突然意識到陶媛今天的話,或許完全是蕭鏘讓她這么說的。蕭鏘心中肯定很不服氣,自己對沈薇這么好,為何她還是任性地出國。蕭鏘覺得自己付出了太多,但最終卻是換來了一段讓人心寒的情感。所以才有今天的故事生,蕭鏘帶來了一個與之相好的女人,由她來控訴沈薇,繼而找回尊嚴。
  在方志誠看來,蕭鏘的這個舉動有點太幼稚了。
  沈薇表面上很平靜,但方志誠知道以她要強個性,恐怕內心快爆炸了。但她今天必須要忍住,不能失態,尤其是在一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女人面前,不能做出不合理的舉動。
  方志誠緩緩道:“既然你這么說,看來蕭大哥也是這么想的了。薇姐的確覺得這兩年對不起蕭大哥,所以想和他深入地談談,解決問題。如果他愿意離婚,薇姐肯定不會反對。”
  陶媛擺了擺手,道:“那咱們就好細細地聊聊,如果他們結婚的話,財產怎么分割。據我所知,他倆名下共有四套房產,都是夫妻婚后才購置的。▼●.ww.◆如果離婚的話,這些房產歸誰?”
  沈薇在婚后雖說經營企業不善,但還是存了一筆錢,然后購買了幾套房產,說是有四套房產,其實有一套是蕭鏘的單位分配房,其余三套都是沈薇購買的。
  方志誠無奈地笑了笑,問道:“薇姐,離婚必然要分財產,你覺得怎么辦?”
  沈薇沉默數秒,道:“那四套房產都歸蕭鏘,我一套也不要。”
  “真的?”陶媛聽見沈薇這么說,眼睛瞪大,差點跳起來,她從沒想到沈薇會如此大方。拋開那套單位房外,其余三套都購置在瓊金市區比較好的地段,其中還有一套別墅,一起加起來過千萬。
  方志誠知道沈薇之所以將房產全部給蕭鏘,事實上想彌補他,畢竟事情鬧到這一步,始作俑者是自己。
  陶媛看上去年紀不大,但氣場卻不弱,她步步緊逼道:“房產是一方面,我認為還得清算一下彼此的賬目。我知道你雖然人在國外,但之前投資了一些企業,這么多年來,肯定有分紅吧……”
  “打住吧!”方志誠覺得繼續讓陶媛說下去,事情會變得糟糕,畢竟沈薇的目的,今天的談話,最終能演變成和平分手,“不要把感情用金錢算得這么清楚,如果真要這么做,以后恐怕要成為仇人了。蕭大哥,你以前很愛薇姐,感情付出那么多,難道現在要用錢來衡量嘛?”
  蕭鏘不敢去看方志誠,更不敢看沈薇,臉色有點泛白,他此刻的心情很復雜,盡管與沈薇兩年的時間夫妻關系名存實亡,但他知道內心深處還是愛著她。
  分手是兩人最終必然的選擇,但蕭鏘還是想挽回什么,所以才讓陶媛從財產尋找一絲機會。讓蕭鏘很意外的是,沈薇一點也不在乎那三套總值千萬的房產。至于要沈薇的股東分紅,這并非蕭鏘的意思,而是陶媛見沈薇沒有反應,才會故意往上加的砝碼。
  沈薇淡淡道:“蕭鏘,你真的要算得這么清楚嗎?”
  蕭鏘終于開口,聲音有點沙啞地說道:“算得清清楚楚,分手才沒有什么后顧之憂。沈薇,你如果不愿意的話,咱們可以慢慢談,拿出彼此都認可的方案。”
  沈薇自嘲地笑了笑,道:“我看錯人了,沒想到你竟然是這么一種人。”
  蕭鏘從沈薇的身上嗅到了幾年前的那種久違的味道,他臉色突然漲紅,低沉地說道:“你總是這么高高在上,而我呢將你捧在掌心生怕你會化掉。你剛離開的那段時間,我很痛苦,原來沒有人折磨我,也是一種折磨。不過,隨著時間流淌,我慢慢地找回了自己。現在我想明白了,為何要處處替你考慮,而把自己的尊嚴踐踏得一文不值。”
  “那是你自己愿意的。”沈薇冰冷地回答道,“我曾經用各種方法刺激你,希望你能重新找回自己,只是你走得越來越遠,直到我們之間沒有共同話題,你變成了奴隸,只知道處處奉承我,和我完全沒有交流。我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傀儡。”
  方志誠在旁邊嘆了一聲,苦笑道:“愛情就是這樣,愛的時候會毫無顧忌,不愛的時候,又會斤斤計較。付出和收獲總是不成正比。蕭大哥,還是好聚好散吧。畢竟以后我們總得見面,做陌生人,總比做仇人要好。”
  “你在威脅我們嗎?”陶媛憤怒地站了起來。這女人看上很清秀,沒想到脾氣卻是異常的火爆。在陶媛看來,這個看上去年紀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年輕男人,有點欠揍。自己已經忍了他許久,從他口中總是冒出陰陽怪氣的語言,讓人非常不爽。
  方志誠輕嘆一身,喝了一口咖啡,緩緩道:“說是威脅,也沒有錯!人要學會滿足,既然已經獲利,那就見好就收,不要貪吃,什么都往肚子里塞,結果被撐死了。”
  陶媛正準備大罵方志誠,卻被蕭鏘給攔住了。蕭鏘目光沒有一點神采,他毫無感情地說道:“那就這么定了吧,房產全部歸我,然后我們離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