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886 沈千山留下后手

陪著沈璇在沈千山的辦公室玩了小半日,沈璇已經對方志誠沒有那么陌生,雖然沒有喊他爸爸,但始終粘著方志誠。方志誠也展現出了好脾氣,各種花樣地討好女兒。小孩是很聰明的,盡管沈璇還沒有會說話,但從方志誠的態度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可欺負的對象,所以樂不可支地用小手拍打方志誠的臉,方志誠反而露出頗為享受的表情。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之前領著他們進入辦公區的那位中年男人來到沈千山身邊,低聲匯報道:“董事長,保姆過來了,有三位,什么時候面試?”
  沈千山點了點頭,與沈薇吩咐道:“你帶著小璇出去看看吧,我正好和志誠私下聊會兒天。”
  沈薇斜挑眉毛,給方志誠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然后抱著沈璇走出辦公室,氛圍頓時變得有些尷尬。
  沈千山咳嗽了一聲,道:“以后你準備如何安置她們?”
  方志誠正襟危坐,道:“沈薇既然決定定居國內,我肯定會好好對她們。”他并沒有回答沈千山的問題,因為自己和寧薔薇已經結婚,突然多出了一個女兒,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沈千山擺了擺手,嘴角露出苦笑,道:“我剛才那個問題,問得有點太難回答了吧。你媽蘇青女士已經跟我溝通好多次。沈薇會和蕭鏘離婚,而沈璇不能沒有父親,她不能是私生女,你必須給她一個名分。所以我已經幫你重新弄好了身份,以另外一個身份,你和沈璇結婚。”
  方志誠頓時目瞪口呆,露出驚訝之色。這可以說是驚天大謊,方志誠聽蘇青提起過一次,已經與沈千山達成了某種協議。原來協議的背后,還有這些故事。
  沈千山道:“放心吧,你另外一個身份,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其中包括你的母親還有你的妻子。這是我通過關系,幫你在瑞士注冊的身份信息。”言畢,他走到辦公桌,用鑰匙打開了抽屜,取出了一個盒子,然后將里面材料遞給方志誠。
  一本紅色的本子,左上角有個白色的十字,這是瑞士的國家符號,上面寫著英文,沈千山解釋道:“這是護照,旁邊的卡片是瑞士身份證和結婚證。這幾樣東西你用不上,就放在我這里,我幫你保管。”
  在瑞士的國民資料中,他名叫杰克·方,妻子是薇兒·沈。沈千山是金融界大亨,在國際金融市場也很有地位,因此在金融之國瑞士的關系很多,為兩人重新制造一個身份并不是什么難事。
  方志誠無奈苦笑,因為一切都在秘密中進行,自己不知不覺多了一個身份,關鍵是寧薔薇也知道這件事,方志誠自詡為聰明人,但此事卻被蒙在了鼓里。
  當然,他并沒有感覺生氣,因為除此之外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正如沈千山所說,不能讓沈璇成為私生女,這也是蘇青不愿的。
  沈千山見方志誠盯著自己的新身份證發愣,在他肩膀上輕輕地拍了兩下,嘆了一口氣,道:“事情還沒有完全結束,沈璇和蕭鏘還沒有離婚。蕭鏘不同意,有些事情你必須要出面才行,這是作為男人的責任。”
  沈千山給出的理由,讓方志誠避無可避。方志誠回過神來,點了點頭,道:“我會陪著沈薇去見蕭鏘。”
  沈千山摸了摸下巴,淡淡道:“相信你會處理好這件事情,蕭鏘……他看上去是最大的受害者,其實也并不然。他與薇兒生活的那段時間,我知道他過得很累。相反,這兩天兩人分開之后,對彼此是一種解脫。有些人天生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既然是個錯誤個開始,那就讓它早點結束。盡量緩和地處理此事吧。”言畢,他將東西全部歸置到盒子里,再次鎖入抽屜里。這是極為機密的東西,沈千山知道它的重要性。
  方志誠心中嘆了一口氣,他知道沈千山為何重視這份材料,從某種意義上,也算是拿住了自己的把柄,若是以后自己對沈薇不好,沈千山會有手段來對付自己。在國際金融領域掀起腥風血雨的老狐貍,并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人。
  方志誠倒也能夠接受,畢竟沈千山是為了自己的至親才出此手段。他已經讓步許多,甚至包容方志誠已經結婚,這是常人很難做到的。只要方志誠在以后不會辜負沈薇,這份資料將會永遠地塵封在那里。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沈璇嬌小的身子出現,她笑瞇瞇地望著方志誠,口中呀呀地說了幾句,方志誠微微一怔,許久才反應過來,沈璇口中喊的是“爸爸”無疑。他匆匆地走過去,將沈璇抱在懷中,在她粉嫩柔軟的小臉上親吻了一口。沈璇因為被胡渣扎了,臉上又麻又癢,咯咯直笑。
  沈薇站在旁邊,看著父女倆,鼻子有點發酸,眼睛有點濕潤,她擦拭了一下眼角,指著旁邊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子,道:“她叫穆蘭,是剛請的保姆,以后就由她來照顧小璇的生活。”
  方志誠在沈璇的臉上又親了一口,將她送到了穆蘭的懷中,道:“以后就請你照顧好她了。”
  穆蘭比沈薇要矮了半寸,不過樣貌清爽,臉上沒有化妝,但看上去白嫩,她開口道:“請先生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寶貝的。”穆蘭抱孩子的姿勢很專業,沈璇在她懷中一會兒就安靜了。
  沈薇的眼光很毒辣,而且非常挑剔,能被她選中的保姆,無論能力還是外表都很出眾。
  有人照顧沈璇,沈薇終于松了一口氣,她將方志誠喊出了辦公室,低聲問道:“剛才我爸跟你說了什么?”
  方志誠頓了頓,才苦笑道:“跟我說了一個驚天秘密,我這才知道,原來咱們已經結過婚了。”
  沈薇顯然早就知道此事,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爸怎么會同意我生下沈薇。其次,如果不是這一層關系,你覺得我爸不會活活地撕了你嗎?怎么,你后悔了?”
  方志誠面朝上方嘆了一口氣,道:“當然不會,我只是覺得自己變成了棋子,被操縱了,有種無力之感。”
  沈薇伸手握住方志誠的手掌,輕聲道:“別多愁善感了,都是為了沈璇。請原諒我的自私,在這件事情上我隱瞞了真相。原本我很討厭小孩,但當知道有了沈璇之后,我就發現人生改變了,為了她,我可以豁出自己的一切。如果我提前告訴你,你不同意的話,那么沈璇就只能成為私生女。我想盡量給她一個完美和正常的家庭。”
  方志誠見沈薇臉上露出少有的認真,輕輕地捏了捏她的臉頰,低聲道:“真沒想到,在倡導一夫一妻的現代社會,我竟然有幸打破了這個規則。”
  一夫一妻的制度,在現實社會其實很脆弱,不僅男人會妻妾成群,有些女人也是擁有多個男人。
  沈薇瞪了方志誠一眼,道:“我怎么覺得你得了便宜還賣乖?想想真夠虧的,我竟然要和其他女人來分享一個男人。要不,我現在也去找幾個男人,包養著玩玩。”
  “你敢!”方志誠瞪圓雙目,低呼道。
  沈薇突然想起一件事,臉上露出一絲彷徨,嘆道:“對于玉茗,似乎不太公平。”
  方志誠撓了撓頭,訕訕道:“我也覺得壓力很大。對了,你什么時候見蕭鏘,我們三人終究需要解決問題。玉茗至少已經認可了此事,而蕭鏘……”
  沈薇臉上露出一絲蕭索之意,道:“今晚吧!你不用擔心,或者蕭鏘現在比我更加希望能從那段婚姻中解脫呢。”
  方志誠知道其中還有故事,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沈薇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冷漠,道:“人心都是假的。我出國的這段時間,蕭鏘終究還是沒忍住寂寞,他現在身邊有很多女人。”
  方志誠沉默許久,道:“已經分不清誰對說錯了!”
  任何人在處于長期的寂寞之中,都會發生改變。蕭鏘雖說在沈薇面前很順服,但他終究是個人,難以拒絕外面的誘惑。
  沈薇輕輕地吐了一口,道:“你陪我去嗎?”
  方志誠鄭重其事地點頭道:“我當然要陪你去。”
  沈薇嘴角露出笑容,道:“他會不會懷疑,我們又在演戲呢?”
  當初方志誠和沈薇戳破那層窗戶紙,不正是因為假戲真做?方志誠感慨道:“那就把真事兒當作戲來演吧!彼此有點默契,人有時候活得糊涂些,比清醒一點要更好。”
  沈薇當著方志誠的面,撥通了蕭鏘的電話。蕭鏘聽到沈薇的聲音,非常詫異,因為他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與沈薇聯系了。長期的異地相處,已經耗盡了蕭鏘的精力,他甚至下意識讓自己忘記,生活之中還有沈薇這么一個人。
  “我回來了。”沈薇低聲說道。
  蕭鏘五味雜陳地笑了笑,道:“作為你的丈夫,永遠是這么后知后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