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885 比蕭鏘有種多了

方志誠不敢怠慢,敢跟他說話如此無理與強橫的,世界上除了沈薇外,再無他人。沈薇回國了,而且帶著女兒沈璇。方志誠心情很是激動,盡管通過視頻早已見過女兒,但那總是虛擬的。
  電話掛斷之后,方志誠竟然手忙腳亂地在辦公室里翻箱倒柜起來,等失神半晌后,方志誠用力地拍了拍腦門,自嘲地笑了笑,想起為沈璇準備的禮物,早已放在轎車里了。方志誠先給商燕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要去辦點私事,然后到了樓下,先檢查轎車的后備箱,確定禮物完好無恙地緊緊躺在其中,然后發動車子,開出省府大院。
  從省府到瓊金機場,正常行駛需要花費半個小時,方志誠只覺得車行駛得緩慢無比,每等一個紅綠燈,都會焦急地暗自抱怨幾句。終于好不容易從環城高速轉上機場高速,轎車不知不覺跑到了一百二十碼左右。
  順利抵達機場航站樓,方志誠匆匆停好車,就往樓內奔跑。瓊金機場是淮南省內最大的機場,每天的吞吐量達千萬次,方志誠掏出了手機,撥通了沈薇的電話。電話響了好幾聲之后,沒有接通,方志誠頓時將眉毛擰成了川字。
  方志誠只能沿著出站口挨個尋覓,終于他察覺到不對勁,調轉身子,身后多了一大一小兩人。女人掩著嘴巴,竊竊地笑著,小女孩一臉茫然,瞪著漂亮的雙眼,眨巴眨巴地望著自己。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哭笑不得道:“怎么不接我電話?”
  沈薇撅起了嘴巴,驕橫地說道:“就是想看看你著急上火的樣子。瞧瞧你現在滿頭大汗,狼狽不堪的模樣,我就覺得心里暢快無比。”
  比起出國之前,沈薇的樣貌略有些改變,原本黑亮的直發燙成了棕色卷發,如同波浪一般貼著面頰柔順地下滑,灑在兩肩。白皙如玉的臉蛋,略顯得蒼白,少了些許圓潤,多了一抹精致。她上身穿著一件粉色的長款呢絨大衣,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皮褲,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及膝長靴。沈薇原本個子就高挑,如今似乎更高了一些,因此顯得婷婷裊裊,在人群中極為惹眼。
  她一只手提著32寸紅色的拉桿皮箱,一手牽著如瓷娃娃般的沈璇。沈璇她上身穿著粉色的卡通小熊棉襖,下半身套著條棉裙,粉色的打底*褲,踩著一雙黃色的童鞋,身后背著椅子白色的小書包。
  雖然通過照片和視頻看過沈璇很多次,但方志誠親眼見到她,還是忍不住熱血上涌,想將她抱在懷中好好地寵溺一番。
  只是沈璇似乎很害羞,往后退了兩小步,躲在沈薇的身后。沈薇噗嗤笑出聲,道:“小璇,你不是很想見爸爸嗎?現在見到了,怎么不說話,趕緊叫爸爸呢?”
  沈璇怯怯地搖了搖頭,往后面又躲了躲。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從沈薇的手中接過拉桿箱,道:“她害羞呢,別逼她,等熟悉了就好。”沈璇才兩歲多,剛剛會說話,腦子里
  (本章未完,請翻頁)怕是沒有爸爸的概念呢。
  沈薇嘆氣道:“平時在家里超級調皮,下了飛機之后,一下子木訥了很多。”
  方志誠道:“長途旅行很疲勞,我們先出去找個地方休息下吧。”
  沈薇點了點頭,回身望了一眼沈璇,跟著方志誠往停車場行去。上了轎車,方志誠從后備箱拿出了玩具,沈璇瞳孔頓時放大了,討好地朝著方志誠挪動,口中發出嗯嗯的聲音。雖然她還是沒有喊自己,但方志誠得到了巨大的滿足,連忙將買來的禮物全部塞到了沈璇的懷里。
  坐在駕駛位上,看著沈薇小心地幫著沈璇擺弄著新玩具,這還沒多久呢,芭比娃娃已經被“分尸”,漂亮的腦袋跟身體分了家,方志誠卻一點不感覺殘忍,只覺得女兒真是太厲害了。這就是父愛的偉大!
  “送我們去寶通南路的財富大廈。”沈薇一邊照顧著沈璇,一邊與方志誠吩咐道。
  方志誠有點意外,笑道:“是去見你父親嗎?”
  “當然了。我和小璇回國之后就跟你鬼混,恐怕要被我爸給罵死。”沈薇翻了個白眼,“你是不是現在很心虛?害怕見到他?”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有這么一點,畢竟我做了一件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是?”
  沈璇小心地抱著沈璇,以免她在車行的過程中不受控制,“放心吧,如果他要找你麻煩,早在小璇出生之前,就給你點顏色瞧瞧。現在時間過了這么久,小璇都這么大了,他也只能忍氣吞聲了。對了,上次你媽不是找過他,兩人貌似還達成了什么協議。所以放心吧,在他面前,你是安全的。”
  方志誠只能苦笑一聲,腦海中盤算寶通南路該怎么走。
  位于寶通南路的財富大廈,瓊金知名的大廈之一,被譽為淮南估值最高的寫字樓,因為這里聚集著一批超大的金融平臺,是淮南的金融之心。金融資本無國界,財富大廈成為淮南通往國際市場的橋梁。大量的國外資本通過這里,傳輸至全省各地,同時省內資本也從這里輸送往國外,參與激烈的國際金融戰。財富大廈的門檻很高,有嚴格的準入制度,所以像暴發戶和投機者沒法接觸到這個層次。
  轎車到了財富大廈后,由保安指揮停入地下停車場。下車之后,沈璇對方志誠的態度要好了很多,方志誠張開懷抱,她很配合地鉆入方志誠的懷抱。第一次抱沈璇,讓方志誠開心不已。沈薇見方志誠滿臉笑意,無奈地搖了搖頭,情緒復雜,鼻子微微發酸。
  乘坐電梯來到了三十二層,前臺文員不認識沈薇。沈薇無奈苦笑,掏出手機撥通了個電話,未過多久,一個中年男人腳步匆忙地走出來,笑著與沈薇道:“董事長正在開會,請你先去辦公室坐坐吧。”
  沈薇點了點頭,朝方志誠使了個眼色,方志誠抱著沈薇跟著她往辦公室內行去。那中年男人故意落后幾步,提醒道:“以后機靈點,這是董
  (本章未完,請翻頁)事長的女兒,以后她來公司就不要攔著了。”
  前臺文員一臉無辜,等那中年男人離開后,低聲抱怨道:“她臉上又沒有長著沈董女兒幾個字,又沒說自己是董事長的女兒,我怎么知道?”
  沈千山的辦公室面積并不是很大,僅有二十多個平方米,與自己辦公室的面積差不多。從辦公室的布局上來看,沈千山應該是一個比較喜歡字畫的人,墻壁上掛著鄭板橋的《蘭竹雙清》,三株細竹挺拔而起,竹竿極細,絕不柔弱,嫩枝柔韌有力,竹葉肥翠欲滴,畫旁還提詩:“深綠葉淡更綠花,唯有青山與翠竹,不分二色合成家。湘雪外,楚孤涯,不同桃李艷,不斗牡丹芽。赤心與素心,千古不爭差。赤心留以奉明主,素心留贈良朋好友,一尊酒,一杯茶。”
  方志誠有一定的眼力勁,站在畫下稍稍看了片刻,知道這肯定是真跡無疑。鄭板橋的畫作價格很高,這幅字畫是名品,若是在拍賣行的話,正常能賣到千萬以上。
  在辦公室內等待了片刻,沈璇從抽紙盒內抽出許多紙,弄得沙發、地毯上到處都是紙片。沈薇制止不住,方志誠舍不得制止,沈璇很快就將辦公室弄得一團糟。
  大約十來分鐘之后,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身材高挺的男人步履穩重地走入,見此場景先是一愣,隨即笑瞇瞇地徑直走向沈璇,將她抱在了懷中,道:“我的寶貝兒,想死爺爺了。”
  沈璇妄圖掙扎,小手在空中亂舞,沈千山根本不在意,硬是在她臉上親吻了兩口。方志誠站在旁邊很尷尬,非常想把沈璇從魔掌中搶出,但又怕會失禮。畢竟沈千山這是太喜歡沈璇了,才會做出如此親昵的動作。
  將沈璇在空中兜了一個圈,沈千山將她小心翼翼地放好,沈薇趕忙檢查沈璇有沒有被嚇著,并白了沈千山一眼,道:“爸,小璇都被你嚇住了!”
  沈千山擺了擺手,望著沈璇,滿眼溺愛地說道:“怎么可能?小璇剛才分明很開心。”
  方志誠原本心中的沈千山,應該是個風流倜儻的儒商,沒想到他的舉止如同小孩一般,暗自好笑。
  沈千山跟女兒外孫女說完話,才將目光落在方志誠的身上,語氣冷淡地說道:“你就是方志誠?”
  方志誠點了點頭,不卑不亢地說道:“伯父,您好!”
  方志誠曾經幻多次幻想過,與沈千山見面的場景。但見面之后,反而有些豁然了。所以當沈千山看著他的時候,方志誠的目光也平和地與沈千山碰撞。
  沈千山的目光在方志誠的上上下下打量許久,感慨道:“沈薇的眼光沒錯,你的確比蕭鏘那家伙有種多了。”
  沈薇在旁邊瞪了沈千山一眼,低聲道:“爸,你提他做什么?”言畢,望了一眼方志誠,擔心方志誠受到刺激。
  方志誠倒也坦然地笑了笑,道:“伯父,我對不起蕭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