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81 火中取粟亂取利

(縱橫中文網的年終盤點活動正在進行中,不少書友已經行動,不過在此提醒下,要投“支持作者”,而非“支持作品”。另,番外9已出,看番外及參加年終盤點活動的,可進5群:97227883。)
  沈寒春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拍,微笑道:“小子,你剛才氣度不錯啊,褚始源想給你個下馬威,卻被你輕描淡寫地給擋住了。”
  方志誠攤開手,苦笑道:“沈主任,您是把我架在火炭上烤啊。那個褚主任目標可不是我,而是您。”大家都心知肚明,褚始源與方志誠近日無怨遠日無仇,為何故意刁難?還不是因為沈寒春主動拉攏方志誠,這落在他眼中自然是各種不高興,所以借用會議給方志誠一點壓力。
  歸根到底,褚始源是在給沈寒春擺臉色,挖陷阱。
  你不是很看重方志誠嗎,現在我把手中的工作分出一部分交給他來負責,我倒是要看看,這方志誠究竟有幾斤幾兩。如果事情辦得漂亮,這在情理之中,如果辦砸了,這說明沈寒春用人不當,眼光有問題。一個識人不明的干部,威信和尊嚴自然掃地。
  沈寒春點了點頭,嘆息道:“褚始源跟我同事多年,不得不承認,這是個才華橫溢的人物,這幾年如果不是他在常務副主任位置上力挽狂瀾,恐怕發改委早就被江永弄得一團亂麻。”
  方志誠理解沈寒春的意思,倒不是江永實力不夠,而是他把東北那邊的模式強行放到淮南來,導致出現水土不服,產業結構一度混亂,褚始源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盡管搞了幾次內部改革,但核心的業務被褚始源牢牢地抓在手中,所以才沒有在全省引起巨變。
  從沈寒春口中,能夠看出,他對褚始源還是十分欣賞。只可惜兩人現在出現了權利的糾紛,想要即刻同心同力,怕是有些難度。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從今天會議上褚主任的態度來看,他這是準備撂挑子了啊?”
  沈寒春與方志誠邊走邊聊,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道:“老褚是把自己太當一回事了。工作任務是能隨便扔的嗎?扔的越多,失去的東西就會越多。三條腿的蛤蟆難找,兩條腿的人有何難找?難道你心怯,害怕辦不好此事?”
  方志誠并不缺少擔當的勇氣,淡淡笑道:“我這個人,最怕閑著了。給我弄點事情來做,可以說正中下懷。我進入發改委時間段,無論是部門之間還是下面的發改委系統,都不太了解,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多多接觸人脈,也好為自己多積累資源。”
  沈寒春微微一怔,搖了搖頭,笑道:“你這個小心思若是被褚始源知道,恐怕他要吐血三升了。他原本是想把一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你來辦,最好你辦不成,然后他再出馬救場,你卻想從這個任務中找到些許好處。”
  方志誠淡淡道:“他有點小看人了,不過是一場年度工作會議而已。”
  沈寒春見方志誠信心滿滿,心中倒也寬慰,別人或許不知道方志誠的實力,他可是一清二楚,盡管政府部門聚集著社會中最多的精英,但能比得上方志誠的卻并不多。這小子腦袋靈活,思考問題縝密,辦事向來是走一步謀三步,是個精于心計的年輕干部。
  可以料想,發改委全省工作會議的籌辦會出現各種狀況,但方志誠肯定能處理得極其妥當。
  褚始源回到辦公室未過多久,辦公室的門被敲開,只見倪明陽微笑著問道:“褚主任,有空嗎?”
  倪明陽在班組排名第四,分管固定資產投資處、服務業處。他平時與褚始源并不親近,當初江永在發改委的時候,倪明陽很受器重。最近這段時間,倪明陽經常會來褚始源辦公室坐坐,這個信號很明顯,倪明陽在向自己靠攏。不過,褚始源心中清楚,倪明陽的動機并不單純,即使暫時與自己站在同一陣營,誰也說不準,哪天會背棄自己。
  褚始源給倪明陽倒了一杯茶,笑道:“老倪,這是上次有個老同事給我郵寄的茶葉,一直沒舍得喝,今天就用來招待你了。”
  倪明陽喝了一口,只覺得清香四溢,贊道:“蓬萊山,在何處?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
  褚始源知道倪明陽此話的來歷,道:“你這是自比盧仝嗎?”倪明陽說的那句來自于盧仝的《飲茶歌》,道出了品茶的最高境界。
  “盧仝那是茶中亞圣,僅次于茶圣陸羽,誰能比得?”倪明陽微笑著放下了茶杯,壓低聲音,“剛才的會議上,你做得有些不妥,莫非真要把辦公室的權力交給沈?”
  褚始源自嘲地笑了笑,道:“老褚,你還看不出我的難處啊?我這是以退為進!辦公室在名義上已經歸由沈來分管,我再拿在手中就是個燙手山芋,如果出了什么問題,我是吃力不討好。”
  倪明陽終于知道褚始源的用意,仔細想想倒也有理,褚始源玩了一手以進為退的招數。至于方志誠究竟能否組織好,這與褚始源已經沒有任何關系。雖說丟掉了一部分權力,但總比擔著風險要好。
  倪明陽放下茶杯,眼神中閃過一絲神秘之色,低聲道:“老褚,要不試試其他路子?”
  褚始源知道倪明陽終于露出了意圖,他頻頻接近自己,只是等待機會而已,與沈寒春撕開臉皮,這時候再趁機游說,試圖讓自己有所動搖。
  褚始源沉吟半晌,道:“江省長那邊開出什么價碼?”
  倪明陽低聲笑道:“自然是全力支持你,最終讓你如愿以償!”
  褚始源淡淡一笑,道:“何為全力支持?似乎有點不明不白。”
  倪明陽暗忖褚始源很聰明,沒有被浮在空中的畫餅所誘惑,他繼續說道:“你也知道,江省長在發改委留下了許多暗棋,如果你能夠按照他設定好的方向來執行,遲早這發改委會由你掌控。”
  褚始源搖了搖頭,眼神清冽地說道:“老倪,你還是給點真金白銀的好處吧。”
  倪明陽頓了頓,道:“班組成員若是民主投票,你可以獲得七票支持。”
  班組成員合計十四人,若是能有七票,那就超過半數,這樣就有籌碼與沈寒春分庭抗禮。
  褚始源眼神一亮,手指下意識地彈點了幾下,道:“此事可以再作計較。”
  等倪明陽離開辦公室,倪明陽無奈自嘲地笑了笑,給老領導趙國義撥通了電話,“趙省長,向你匯報一個情況,江永果然有所動作,向我拋出了橄欖枝。”
  趙國義現在是常務副省長,以前曾分管過發改委,所以在發改委也留下了自己的人脈,而褚始源便是他留下的重點棋子。卜一仁調任國家發改委,卜系的實力大為削弱,而趙國義也只能蟄伏,保持低調,暫避省長魏群新官上任鋒芒。
  當然,趙國義與魏群都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是副省長江永,這是文書記安排到政府的一枚棋子,如果坐視他慢慢成長,無論對趙國義還是魏群都不是很好的消息。
  趙國義沉吟許久,緩緩道:“先順其自然吧,畢竟現在咱們的日子不好過,只要能借勢,都可以拿來為我所用。”
  褚始源點了點頭,道:“我會靈活處理。”
  等掛斷了褚始源的電話,趙國義悠悠吐了一口氣,現在淮南官場看上去外表平和,但事實上內在風起云涌,各種關系錯綜復雜。
  現在魏群強勢登陸,江永背后有文景隆支持,而自己處于三角之中最為薄弱的力量。按照正常的發展,兩個強勢方會吃掉自己這個弱小方,然后再來一場正面角逐。
  趙國義也算得上在淮南幾起幾落,但從來沒有如此惶惶不安。卜一仁離開淮南之前,跟他說過一句話,“你還需要成長和突破!”
  趙國義理解卜一仁的意思,自己離正部級只有一步之遙,但這一步需要魄力與實力。站在窗口,望著景色許久,手機響了起來,趙國義接通電話,笑問:“有什么事?”
  趙清雅笑道:“當然有事,而且還是急事。過幾天就是奶奶的冥壽,我準備辦一場家庭聚餐,到時候你一定要抽出時間參加。”
  趙國義拍了拍腦門,苦笑道:“若不是你提醒,我果然就忘記。對了,志誠會參加嗎?”
  趙清雅頓了頓,壓低聲音,道:“志誠哪年沒有參加?”
  趙國義苦笑道:“我知道此事了,你放心吧,我一定趕回去參加。”
  兄妹倆又聊了一陣,趙國義掛斷電話,嘆了一口氣,妹妹與方志誠終究是欠缺了一點緣分。
  方志誠如今在淮南已經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政治新星,蘇系將他安排在發改委這個藏龍臥虎的地方,那是大有深意。
  趙國義突然有點后悔,當初若是給方志誠更多的資源,或許他此刻有可能在自己的麾下,如此一來,有了蘇家的支持,自己也不會陷入如此被動的境地。
  當然,趙國義絕對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對于如何破局,他已經有所打算。發改委的褚始源就是自己手中的一枚重要的棋子,只要走得正確,整個省府系統的平衡會再度打亂,火中取粟,亂中取利,這是趙國義當下的籌劃。2k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