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880 發改委內部風云

發改委今年年末尤其忙碌,因為十一五即將結束,十二五即將到來。2011年注定是個承上啟下的年份,在經濟發展格局上,總結十一五所得,規劃十二五未來,這是發改委系統需要著重研究的。
  發改委之所以被稱為小國務院,在此刻意義就凸顯出來。二十多個處室每天都加班到夜里十一點左右,梳理各種資料,為兩會提供足夠的素材。
  發改委會議室內,氣氛有點肅穆,十多名黨組成員入座,三兩湊在一起聊天。發改委的會議室前段時間剛剛裝修過,原本粗糙的磚石地板變成了大氣深紅的實木地板,中間擺設一張黑松木圓桌,桌上每隔一段距離安有話筒,圓桌的正前方是一副木質鏤空浮雕,浮雕圖案是山水風景,以淮南著名的淮水洞山組成。浮雕上方懸有投影熒幕,可以開展多媒體會議。
  會議定在兩點半開始,兩點二十八分左右,發改委主任沈寒春踏入會議室,方志誠跟在他身側走入。方志誠的性子比較急,沒有踩點參會的習慣,一般都會早早地來到會議室等待,但今天沈寒春提前將方志誠喊到了辦公室,兩人聊起話題,直到秘書前來通知,兩人才結束了私下交流。
  沈寒春今天與方志誠討論的話題,與民生有關,方志誠雖然不分管這個領域,但沈寒春已經將方志誠視作心腹來培養,所以還是與他探討該如何推進民生保障的優化。
  方志誠的觀點很犀利,直指現在老百姓普遍關注的三座大山,教育、醫療、住房,所以想要優化民生保障,必須要圍繞這三個領域采取針對性的策略。課外書閱讀網
  教育方面要注重資源公平分配。現在淮南省已經全面推進義務教育,但教育資源的分配反而形成了差異化。比如,農村教育資源與城市教育資源失衡。只要有經濟實力的農村家庭,會將小孩送往城市上學,農村學校的生源不斷減少,而市重點學校卻是一位難求,這導致學區房成為家長競相比拼的熱點。同時義務教育沒有升學率考核,導致教育工作者按部就班,失去動力,甚至敷衍了事。所以教育方面,要加大對教育資源的分配,對教育工作者的宣傳引導,加強師德師風建設,同時關注農村教育基礎設施配備。
  醫療方面問題更加突出,去年淮南多家醫院出現天價藥的負*面新聞。0.5元成本的藥物經過幾手盤剝,能買到數十元,利潤達到數百倍。病人想要治好病,必須要提前塞紅包,否則的話,就得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同時,醫鬧也成為社會廣泛關注的話題。想要解決這方面的問題,必須要加大推進醫療保障體系建設,在兩年內完成農村醫保普及率百分之百,配套建好農村合作醫療,同時提升醫務工作者的醫德醫風。
  住房問題是老百姓的剛性問題,現在淮南的房價都已經超過了全國水平,尤其瓊金、銀州、登昌三座城市,位列全國房價前十位。像漢州這樣的三線城市,房價也已經排到了三十多位。老百姓想買一套房,不僅要花費一家人多年的繼續,同時還要省吃儉用才能償還銀行的貸款。所以民生保障房已經迫在眉睫,政府應當加大對民生保障房的建設,同時監管好其中的貪污**問題。
  眾人看著方志誠和沈寒春一前一后進入辦公室,心知肚明,方志誠是沈寒春現在手中的一張重要的牌。
  隨著方志誠升任為發改委副主任,這些人耳目通便,早已通過各自的渠道,知道方志誠的深淺,加上之前燕京一場聲勢浩大的婚禮,方志誠已經成為淮南省委內部熱議之人。在此之前,臧毅可以說是淮南官場最有潛力的年輕干部,但現在他的風頭已經完全被方志誠蓋過。
  方志誠做的位置在沈寒春右手邊的第五位,排在班組成員的十二位。
  沈寒春咳嗽了一聲,與左手邊的褚始源低聲交代了一句,會議便開始,由褚始源主持會議。褚始源是發改委二號人物,常務副主任,分管基礎產業處、重大基礎設施協調辦公室、重大項目稽察特派員辦公室。
  原本江永離開發改委,褚始源是最有希望轉副為正,但沒想到沈寒春竟脫穎而出。這就讓褚始源有點啞巴吃黃蓮,有口說不出。盡管在年齡上沈寒春比褚始源還小個兩三歲,但褚始源在發改委的時間并沒有沈寒春長。因為沈寒春在發改委呆的時間太久了,只不過是被打入了冷宮而已。
  因為沈寒春資歷夠深,所以他擔任主任,褚始源也只能默認。
  褚始源摸了摸茶杯杯身,緩緩道:“今天召開班子會議,主要有三項議程,第一,討論省發改委十一五總結和十二五規劃綱要。第二,全省發展和改革工作會議將在12月27日召開,各級部門的分工;第三,關于認真落實八項規定,增強系統工作的務實性、廉潔性。下面首先我們進入第一個議程。”
  所有的班組成員發言一次,方志誠便大致判斷出現在班組成員的分派情況。沈寒春是發改委的老人,與他關系親近的含自己在內有四人,褚始源則有三人與他組成一派,其余五人,有三人位置不明朗,還有兩人則是到了退休年齡,掛了副巡視員的職務,再過幾年就退休,已經推出發改委的權力重心。所以在班組成員會議上,沈寒春并不是占絕對優勢。
  方志誠在暗中觀察褚始源,這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他主持會議的節奏很輕快,沒有拖泥帶水的感覺,所以只是四十分鐘,第一個議程便已經結束,確定了每個班組成員在十一五總結和十二五規劃綱要中間,所肩負的責任。
  進入第二個議程,依然按照之前的流程,每個人先發言。到方志誠發言的時候,褚始源突然打斷他,笑道:“志誠同志,對于全省性的會議,我們班子內部存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輪流由班組成員獨立組織統籌。你年紀輕,剛剛來到發改委,不妨借助此次機會鍛煉一下,順便熟悉下全省發改委的環境,如何?”
  沈寒春聽褚始源這么說,眉頭皺了皺,不太高興。
  發改委的確有這么一個規定,但自從江永來到淮南之后,早已沒有人提起,一般都是由褚始源來組織協調。現在褚始源將這個工作直接推給方志誠,這有點欺負新人的感覺。
  沈寒春摸了摸下巴,緩緩道:“老褚,志誠來發改委沒多久,他對全省的情況并不是很熟悉。全省發展和改革工作會議是咱們委一年一度的頭等大事,還是要慎重研究,不能全部交給志誠來辦。”
  褚始源淡淡笑道:“沈主任,我知道你的意思,你這是在愛護晚輩。不過,既然都坐在發改委班組會議上了,大家都應該保持平等。不能因為他年紀輕,我們就不壓擔子。正因為年輕,多多磨礪,才會成長。”
  沈寒春見褚始源這么說,臉上不動聲色,手指在桌面上低聲敲打了幾下,由此來宣泄心中的不滿。
  褚始源這么說,已經封住了沈寒春其他之言。褚始源的話是有道理的,方志誠都已經是副廳級干部了,如果連一個全省系統工作會議都難以統籌操辦,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方志誠接過話茬,笑道:“褚主任,按理說術業有分工,操辦全省系統工作會議,按照道理來說,應該是由辦公室進行協調。而辦公室也是由沈主任主管。不過,考慮到沈主任平常工作繁多,我可以替他分擔一部分壓力。今年的全省發展和改革工作會議,由我來統籌協調。因為我以前沒有經驗,所以到時候還得向你請教。”
  方志誠這話說得很有內涵和深度,他是在暗諷,發改委歸根到底還是沈寒春是一把手,雖說這工作會議以前是由你來協調,
  褚始源就怕方志誠不接招,見他倒也爽快,倒也不以為忤,笑道:“志誠,那第二個議程,到此為止,就全權交給你了啊。”他心中卻是在暗中竊笑,全省系統會議哪里有那么簡單,到時候你會議組織得不像話,下不了臺,就有你好看的了。
  每年組織全省發展和改革工作會議,褚始源都要耗費大量的精力,他已經疲倦了這項工作,能轉手交出去,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了。
  在座眾人都能看出褚始源的險惡用心,不過見方志誠一點也不含糊地接招,對方志誠的看法都有所改變。
  會議接下來轉入“八項規定”的議程,由紀檢組組長肖明主持。八項規定是現在中央強調的政策,如今臨近年關,各級部門都會重點引導,盡量地降低行賄受賄等不良影響。
  會議結束,今天的氣氛比想象中要緊張,大家都知道,發改委風云變化,以后恐怕要多生許多是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