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88 驚天的攻防對位

等金鋒離開書房之后,鄭悅慵懶地依靠在門沿邊,纖手打著哈氣,與夏翔抱怨道:“今晚又得通宵嗎?”
  夏翔點點頭,微笑道:“你先休息吧,等忙完了這些,我就睡。”
  鄭悅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進了臥室,躺在床上百般無聊,便撥通了金鋒的手機號碼,“小鋒,我想你了。”
  金鋒嚇了一跳,沉聲道:“鄭悅,別胡鬧!”
  鄭悅撇撇嘴,嘲諷道:“你膽子未免太小了一點吧,夏市長在書房內工作呢,咱倆的這通電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金鋒嘴角露出苦澀的笑意,低聲道:“我跟你交代過很多次了,千萬不能讓夏市長知道咱倆的關系,你我的默契保持了一年多,現在想破壞嗎?”
  “我累了!”鄭悅輕撫劉海的發絲,幽怨道,“市長夫人看似光鮮亮麗,實際上索然無味。老夏已經有數月沒碰過我了,女人獨守空房的感覺,你知道個中滋味嗎?”
  金鋒知道鄭悅怨念許久,他沉聲勸道:“你還真是一個貪婪的女人。當初咱倆達成協議,你做市長夫人,我做你的最大支持,現在如愿以償,卻是又貪圖其他的……鄭悅,我提醒你一句,不要觸碰我的底線。你比任何人都知道我金鋒是什么人,若是你想要挾我,或者討價還價,那是找錯了人。”
  鄭悅原本只是試探而已,見金鋒言語之中透露出兇狠之意,忍不住渾身打了一個寒顫,掩口笑道:“金大秘,我只是與你開個玩笑而已。這么長時間一來,老夏的一舉一動,我不都告訴你了嗎?若是沒有我,你能這么完美的控制老夏嗎?”
  金鋒緩緩道:“既然你有自知之明,那么咱們還有繼續合作下去的可能。”
  鄭悅幽怨的嘆了一口氣,輕聲道:“其實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打發時間而已。畢竟咱倆曾經好過,你沒有必要如此絕情吧?”
  金鋒臉色微變,沉聲道:“我跟你說過,那是大忌,永遠不能再提!”
  鄭悅充滿得意地笑了笑,“要不,咱們再好一次吧?我也是人,需要解決生理問題,老夏畢竟年紀大了,可比不上你。”
  金鋒輕哼一聲,熟練地掛斷電話,與鄭悅繼續交談下去,還不知道這個女人會發什么瘋。
  鄭悅是金鋒埋在夏翔身邊的一顆棋子,只要這顆棋子在,他等同于在夏翔身邊安插一枚最親近的眼線,隨時可以掌控夏翔的一舉一動。
  金鋒是一個心細如發之人,他知道夏翔表面上重用自己,并對自己的意見總是很贊同,只是忌憚自己身后的背*景而已,夏翔想要跳出現有的環境,必須要借助外力,而自己對他而言,只是那根逃出井口的繩索。
  夏翔坐在長桌上,將筆記本旁邊的那個相框照挪到手邊,照片上是夏翔和一個青春靚麗的少女,他嘴角浮出溫柔一笑,只有看到女兒,他才能感受到短暫的溫暖與平靜。夏翔想了想,拿起座機撥通女兒的電話,女兒夏穎正在美利堅哈佛大學念書,一直是夏翔的驕傲。
  現在是晚上八點半,美利堅時間應該在早晨六七點左右。
  夏穎正在晨跑,她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微微一笑道:“爸,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休息?”
  夏翔態度溫和的笑道:“還有一點文件要看完,你最近還好嗎?”
  夏穎點頭,安撫道:“放心吧,我的身體很好,媽的身體也不錯。”
  夏翔沉默片刻,輕聲問道:“今年寒假能回來嗎?”
  夏穎面露難色,帶著歉意道:“寒假恐怕不能回來了,學校有一個社團,我要參加。”
  夏翔有點遺憾,諒解道:“嗯,那就算了,等有空我們視頻吧,許久不見,我很想念你。”
  掛斷了夏穎的電話,夏翔抱著頭,陷入痛苦的情緒之中,有時候他會懷疑自己,為了仕途之路,自己真的放棄了許多東西。與親生女兒與結發夫妻,遠隔千里之遙,無法享受人倫之樂,這種痛苦是常人很難接受的。
  夏翔緩緩地抬起頭,眸光中透出堅毅之色,已然踏出第一步,他就不得不硬著頭皮走下去。
  ……
  清晨,方志誠接到趙清雅的電話,讓他在下班之后,騰出所有時間,陪自己參加一個酒宴。方志誠自然無條件答應,趙清雅對自己的恩德,那是無以為報,即使她要求自己一生相許,那也是一咬牙,在所不辭的。
  上班之后,宋文迪的情緒不對勁,批改文件的速度變得緩慢,而且史無前例的撕掉了兩份質量一般的材料,讓方志誠嚇得大氣不敢出一口。到下午的時候,通過旁敲側擊他家中的保姆小燕,方志誠才知道大概,原來昨晚他的妻子文鳳突然襲擊來到銀州,與宋文迪交流一番之后,鬧起矛盾,結果還驚動了省委領導。
  面對文鳳如此幼稚的行為,宋文迪哪里還能忍受,甚至動起了離婚的念頭。不過,文鳳和宋文迪都是官場中人,若是突然離婚,很有可能引來非議,包括省委領導不能認同,希望宋文迪要冷靜一番。
  對于文鳳,方志誠沒有見過面,只是接聽過電話,從電話里的語氣分析,這應該是一個性格要強,極為強勢的女人。
  宋文迪是地市一把手,雖然脾氣很好,輕易不動怒,但若是文鳳性格太要強,自然會引起矛盾。
  方志誠輕嘆一口氣,暗忖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盡管宋文迪在仕途之路上所向披靡,但遇到家長里短,也是蒙著眼睛一抹黑。
  市委書記心情不好,于是整個銀州市的官場也受到影響,快下班的時候,宋文迪親自撥打電話,將近期市委常委會重點跟進項目的主要負責人,逐一訓斥了一通,于是,各級部門雞飛狗跳了一陣。
  有不少人覺得宋文迪的情緒不對勁,便到方志誠這邊來打聽消息,被方志誠聰明地給轉移話題過去,畢竟宋文迪是因為私事從而影響工作,方志誠總不能把真實原因告訴他人,那豈不是給領導添亂嗎?
  快下班的時候,方志誠敲門走進去,將一杯奶茶和蛋糕放到他手邊,輕聲道:“老板,吃點下午茶嗎?”
  宋文迪抬眼看了下掛鐘,淡淡道:“不是常說,為了身體健康,不能吃甜食嗎?”
  方志誠搖搖頭,打開奶茶,并將勺子遞過去,笑道:“凡事都得辯證思考,分兩面性來看待,都說吃甜食有助于解壓,今天老板你的心情不好,壓力太大,所以吃點甜食,更有利于身體健康。”
  宋文迪莞爾一笑,接過勺子吃了幾口蛋糕。宋文迪其實挺喜歡吃甜食,不過最近幾年,因為工作壓力大,血壓指標有點高,所以他很少碰甜食。見宋文迪接受自己的建議,方志誠微微一笑,便轉身出了里屋,過了十來分鐘之后,他走進去收拾了一下辦公桌,宋文迪滿意地點頭道:“蛋糕的味道不錯,甜而不膩,心情也暢快多了。”
  “那就好,老板愉快,我也高興。”方志誠厚顏無恥地討好道。
  宋文迪突然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志誠啊,你覺得婚姻重要,還是事業重要?”
  “這個話題很難回答啊。”方志誠面露難色,“畢竟我還沒成家,對婚姻的理解,不夠透徹。”
  宋文迪點點頭,鼓勵道:“你說說自己的看法,咱倆隨便聊聊而已。”
  方志誠想起秦玉茗的婚姻,悲觀地說道:“很多人都說婚姻是一把枷鎖,愛情的墳墓,困人圍城。大家都這么認為,我覺得肯定是有道理的。”
  宋文迪指著方志誠笑罵道:“你說話倒是委婉,還跟我拐彎抹角的。”
  方志誠撓撓頭,笑著補充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婚姻可以讓兩個血液不相關的人,成為這個世界上最為親密的人,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保險栓。事業與婚姻偶爾難免會起沖突,但我認為并非不能共存,尤其是您和文市長,都屬于對事業很看重的人,這放在官場上,那可是最為堅固的聯盟。”
  宋文迪思索許久,點點頭,“你小子挺會說話。”
  方志誠自嘲地笑道:“我只有理論知識,老板你見笑了。”
  宋文迪摸了摸下巴,微笑道:“小方,你可以找朋友談談戀愛了。你是個年輕人,若是整日忙于工作,那可是浪費時間,當年我剛參加工作時的生活,可沒你這么單調。。”
  方志誠含蓄地點點頭,把辦公室的衛生打掃好,等宋文迪出門之后,他關好兩道門,騎著自行車,往趙清雅說好的那個飯店趕去。
  來到飯店的包廂,他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場公關宴會,宴會還沒有開始,人員陸續到來,牌桌上有幾人在打撲克,周圍則是幾人觀戰。方志誠覺得那些人有些眼熟,他的記憶力不錯,應該是住建局、規劃局的幾名官員。
  趙清雅見方志誠到了,笑瞇瞇地挽著方志誠的胳膊,與幾名主要官員介紹,那幾人對方志誠頗有印象,連忙拉著方志誠寒暄起來。
  趙清雅雖說手腕通天,有個常務副省長的哥哥,但這關系多在省城,對于這些市直管部門的官員而言,遠不及方志誠的市委書記秘書身份來得更為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