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78 不妨反其道行之

婁瑤的父親是省委組織部部長婁學琛,方志誠與她之前在霞光相識,就覺得這個女孩很特別,如今遇到這件事,更覺得這個女人很有個性,對她暗自欣賞。作為婁學琛的女兒,婁瑤根本不用在公安系統,這個充滿危險的環境中工作,大可以找個比較安逸的職務。但婁瑤卻選擇從基層民警成為刑警,這足見她的勇氣。
  男人評價女人是否有魅力,首當其沖是看她是否有出眾的外貌,但這只是第一個環節,因為天底下長得漂亮的女人不勝枚數,但真正要讓男人動心,這個女人還得不只是花瓶,而是有血、有肉、有思想、可交流的女人。
  從婁瑤身上,方志誠能感受到一股洋溢四射的活力,她心中滿滿都是正能量,能夠為弱勢群體奔走求助,能夠與歹徒徒手搏殺……遠比社會上那些只知道裝嗲,博求男人施舍的女人要更加有生氣。
  周末在漢州呆了兩日,還是頗有收獲。首先,方志誠與秦玉茗緩和了關系,彌補了傷痕。因為自己的婚事,秦玉茗必然心中有了其他想法,方志誠雖無法完全打消她的負面情緒,但經過這次相處,他們都默契地達成了一個平和的狀態。
  其次,方志誠與項新見了一面,從他的態度看得出來,對自己的意見還是能夠虛心接受。如此一來,方志誠才會心甘情愿地將自己在發改委的資源,頻頻往霞光輸送。相對于東臺而言,霞光的可塑性更強,畢竟東臺的經濟發展一直處于全國前列,經濟結構已經成熟、定型,可作的文章就少了很多。然而,霞光不一樣,嚴格意義來講,這還是一張白紙,方志誠可以利用省發改委的各種優勢政策,引導霞光往自己的理想狀態發展。當然,一切建立在項新還能聽取自己意見的基礎之上。銀州雖然是自己的故鄉,但漢州才是方志誠真正施展抱負之地,所以方志誠對霞光還是充滿感情的。
  最后,方志誠參觀了夢樂園影視主題公園。這個項目讓方志誠精神振奮,因為從現在的狀況就可以預測到在未來的幾年內,霞光將擁有一個極具競爭力的旅游項目。城市有了拳頭性的旅游項目才能打響名氣,吸引眾多游客、打工者、投資商關注。
  對于霞光的定位,方志誠認為,它應該是一個“重”服務“輕”工業的城市。而臧毅在漢州大搞工業制造,從某種角度上,阻礙了方志誠的城市規劃。
  發展和環保,這是近兩年國內外熱議的話題,兩者原本相互矛盾,但這兩年卻達到了某種平衡。以美利堅為例,它國內的經濟結構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七十服務,百分之三十工業的比率,也就是說,美利堅的工業企業只占gdp百分之三十,大部分國民都從事金融、it等服務行業。制造企業全部送往發展中國家,因為發展中國家勞動力成本低廉,用于生產的材料價格也不高,生產過程中產生污染,也不會對本國的城市環境有影響。
  所以無論在東臺還是漢州,方志誠在招商引資的布局中,一般都不會引入重工業尤其是會對環境造成惡劣影響的工業制造企業。
  周日下午,方志誠原本準備回瓊金,不過秦玉茗還是將方志誠留下,說晚上邀請秦朗和溫靈來家中吃飯。方志誠思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這對夫妻,見一面倒也無妨,反正瓊金到漢州的距離不過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早點吃完飯,然后開個夜車,當晚也能趕回去。
  大約六點半,門鈴響了起來,秦玉茗從廚房里走出,見方志誠盯著客廳的電視機目不轉睛,啐道:“客人來了,怎么不去開門?”
  方志誠淡淡一笑,解釋道:“看電視新聞呢,文書記的這段話非常重要,我聽得入神了。”
  秦玉茗翻了個白眼,看新聞能如此癡迷,這世界上像方志誠這樣的人,怕也是不多了。
  方志誠并沒有撒謊,文景隆今天在全省縣域經濟座談會上的演講,是在給十一五總結,給十二五定調子,所以會議精神還是要認真領會。
  十一五總結部分,重點提出了在服務業發展提速、比重提高、水平提升的成績,同時在十二五期間內的目標,如推動瓊金、銀州、登昌等中心城市加快高端服務業,形成以服務經濟為主的產業結構,推動本省與境外城市旅游資源,發展特色旅游等。
  從文景隆的發言中可以看出,他心中也有一本賬,淮南在今后的發展中將側重新型服務業的發展。
  另外,文景隆還側重闡述了對保障民生發展的看法。經濟社會發展的目的,不是單純的財富積累,而是要不斷改善民生,增進人民福祉,提高群眾的幸福感。
  在十二五期間,全省將加大民生支出,在就業和社會保障、醫療衛生、教育文化、強農惠農、便民生活、和諧平安、防災減災等方面辦實事。
  如果換作貧民老百姓,或許看不出什么玄虛。但到了方志誠這個層次,還是揣摩到文景隆下一步要干什么,知道掌舵者的想法,才能夠借勢而為。看得出來,文景隆的想法跟方志誠不謀而合,在這種大趨勢下,霞光如果發展歸屬于服務業的互聯網信息產業將能夠事半功倍。
  秦朗和溫靈進門換了拖鞋,見到方志誠之后,紛紛喊了一聲“姐夫”。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朝沙發指了指。秦朗和溫靈坐了下來,秦玉茗匆匆走到廚房看了一下火,又走出來,笑道:“晚飯還有一會才能好,大概要半個小時,你們先聊著。”言畢,又走入廚房。
  溫靈的頭發做了卷,剛剛碰到肩側,發色燃成了黃棕色,劉海擋住了額頭,使得臉型看上去小而精致。比起結婚之前,溫靈的氣色好了許多,臉上打了粉底,顯得白皙光潤,面頰兩側有紅色,如同兩朵桃花映在其上。
  雖說現在已經進入冬天,但她穿得很單薄,客廳開著空調,溫度很高,她解開了外套,里面僅穿了一件淺色的打底衫。打底衫鏤空繡花,薄而透,隱約能看到肌膚的肉色。
  溫靈環顧四周,有點詫異,笑問:“家里不是有保姆嗎?怎么是姐姐下廚?”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咱家的保姆跟別人家的可不一樣。其實,她更像是這個家的主人。你也知道,我和玉茗經常不在漢州,所以這個家就由她幫我們守著了。”
  正說著,樸泫雅從自己的房間走出,與三人簡單的打了招呼,然后去廚房倒了一杯水,又進自己的房間。樸泫雅這兩天正在修改劇本,整個人的狀態不佳,即使讓她下廚,恐怕那飯菜也難以下口。
  方志誠打量了秦朗幾眼,笑道:“聽說你最近晉升了?”
  秦朗連忙點頭,如同給領導匯報工作一樣,緊張地說道:“最近升了一級,擔任市場秩序科科長。還請姐夫放心,我一定會在現在的崗位上努力做出成績,不讓你失望。”
  方志誠點了點頭,分析道:“市場秩序科還是一個很有含金量的部門。商務局主要是負責擬定全市商務發展中長期規劃,而市場秩序又是不可或缺的部分。舉個例子,現在漢州的蔬菜價格那么高,市民深切感受到壓力,你作為市場秩序科負責人,就得深入一線去調研,了解到原因,然后有得放矢,解決問題。”
  秦朗皺眉道:“我們已經去調查過了,主要今年多地干旱,蔬菜收成不大好,產量降低,價格自然上漲了不少。”
  方志誠笑問:“那你們想出具體的解決方案了嗎?”
  秦朗嘴角露出一絲無奈,道:“現在局里正在商議,還沒有拿出可行性方案。”
  方志誠道:“我倒是可以給你提點建議。既然已經知道蔬菜價格上漲的原因,歸結于產量減少,賣菜的商戶自然而然收菜的價格也上漲,所以不得不高價賣售。想要維持市場秩序的穩定,那就需要降低賣菜商戶的售菜成本。比如在農貿市場的租賃費上做打算。”
  秦朗眼前一亮,立馬明白方志誠的意思,笑道:“姐夫,你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你是說降低租賃費,從而讓賣菜的商戶降低菜價?”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你如果強行壓低菜價,那不僅沒法真正地降低蔬菜價格,反而會讓賣菜商戶心中不滿,在斤兩上進行克扣,導致惡性循環。商家重利,必須要保證他們的收益。所以你不妨反其道行之,從租賃費用上打算,政府也有著力點進行推動菜價平緩下降。”
  秦朗拍了一下大腿,道:“姐夫,你這個點子很棒,我學到了一招,明天就按照這個思路去寫個方案。”
  溫靈坐在秦朗的旁邊也是眼中閃出異彩,笑道:“秦朗,你不如與姐夫拜師,求他收你為徒吧。你跟他學到一鱗半爪,足以用之不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