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875 葡萄美酒夜光杯

樸泫雅吃完飯,打著哈欠,又回到房間內繼續睡覺。方志誠洗了個澡,躺在床上邊看電視,邊等待秦玉茗洗完澡回到房中。未等多久,秦玉茗身穿一件低領絲綢睡衣,衣衫薄透,依稀窺探里面風光。白嫩的小腿裸露在空氣中,頭發用毛巾包裹成一團,胸口頂成了圓錐狀,一舉一動滿是動人的韻味。
  秦玉茗見方志誠在旁邊毫不掩飾地貪婪地欣賞著自己,淡淡一笑,轉身出了房間,然后提著一瓶紅酒和兩只高腳杯回來。她打開紅酒,淺淺地倒滿兩杯,遞給方志誠一杯。見方志誠遲遲不動,她含了一口紅酒,然后附身喂到了方志誠的口中。
  方志誠輕柔地吮吸著秦玉茗舌尖的沁涼甜澀,一只手摟住她豐腴的身體,未過多久,秦玉茗口中發出低聲淺喚,柔弱無骨水蛇般的腰身無意識地扭動起來,手上的玻璃杯再也捏不住,竟然落在了地板上,“咔擦”發出清脆的碎裂之聲。
  熱吻許久,兩人唇齒相分。秦玉茗動情地撫摸著方志誠棱角分明的臉,輕聲道:“志誠,我真的很怕失去你。”
  方志誠搖了搖頭,柔聲道:“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但就怕你故意把我往外推。”
  沈薇是秦玉茗推給方志誠的,而在寧薔薇的面前,秦玉茗也開始退步。方志誠有點害怕,秦玉茗會某一天突然離開自己,那樣自己該是何等的痛苦。
  秦玉茗感慨道:“因為我知道自己不夠完美,所以虧欠你太多。”
  方志誠一本正經地說道:“你在我眼中永遠是最好的,誰也沒法取代你的位置。”
  秦玉茗伸出如玉般的手指,在方志誠的腦門上點了點,嘆道:“明知道你說的是甜言蜜語,三分真七分假,但我還是愛聽,女人就是這樣,太容易相信愛情了。”
  方志誠盯著秦玉茗那雙明亮清澈的雙眸,笑道:“那就讓愛情來得更加猛烈些吧。”
  秦玉茗嫵媚地一笑,湊到方志誠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方志誠聽了,心神一震,卻見秦玉茗先含了一口紅酒,然后往自己身下摸索過去……方志誠只覺得火熱的血液變得冰涼,腳背下意識繃直,雙手摳著被單,口中發出粗重的聲音,幾經挑逗之下,差點失守……
  方志誠輕輕地推開秦玉茗,秦玉茗臉上露出詫異之色,見方志誠含了一口紅酒,眼睛瞪圓,連忙搖了搖頭,臉上露出求饒之色。
  方志誠也不管,一個鯉魚打挺直接壓在了秦玉茗的身上,你來我往,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秦玉茗驚呼連連,口中不停地低聲喚道:“不要啊……不要啊……”
  隔壁房間內,樸泫雅翻了個身,因為太過疲憊,所以她根本沒有察覺隔壁房間內的動靜。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事情能打擾她休息,因為她實在太困了。
  秦玉茗平躺在床上,皮膚散發著光澤,臉頰兩側多了兩抹紅霞,剛剛過去的一切,太刺激了,讓她忍不住回味許久。
  從方志誠手中接過香煙,她緩緩抽了一口,很不習慣,咳嗽了好幾聲,又遞給了方志誠,然后下床從柜子里找出一條干凈的被單。
  因為之前兩人的荒唐舉動,所以被單上面到處是紫色的葡萄酒汁和透明狀液體。
  方志誠也下了床,繼續抽著煙,從側面欣賞著秦玉茗的身姿。秦玉茗雖然這幾年已經從形體教師的角色轉變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女商人,但她還是很注意保養自己的身材,因而有種百看不厭之感。
  秦玉茗重新鋪好了床鋪,輕聲道:“前幾天沈薇跟我說,她準備回國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她也跟我提過此事,在國外可以躲一陣,但終究不能躲一輩子。”
  秦玉茗低聲道:“聽說蘇家已經更有與她父親溝通過?”
  方志誠如實說道:“璇兒還是由沈家來撫養。”
  秦玉茗嘆氣道:“沈薇的父親很喜歡璇兒,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飛往瑞士。這兩年沈薇和她父親見面的次數,比起之前十年加起來的次數要多,這是沈璇帶來的改變。”
  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道:“我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做錯,尤其是蕭鏘,我感覺對不起他?”
  秦玉茗搖了搖頭,道:“感情的問題上沒有對錯。如果真要追究責任,那我也是始作俑者。”
  方志誠走到秦玉茗身邊,輕輕地摟住她的肩膀,低聲道:“咱倆都是傻瓜,我是小傻瓜,你是大傻瓜。”
  因為是周末的緣故,方志誠準備在漢州休息兩日。項新的消息靈通,周六上午十點左右,便打電話給方志誠,希望能與他見一面。方志誠想了想,就讓項新直接來家中吃午飯。
  因為時間匆忙,所以只簡單地準備了些菜。項新來吃飯,手里也沒空著,不知在哪個酒店打包了熱菜,所以一桌擺下,看上去倒也豐盛。項新見到秦玉茗并不意外,其實整個漢州都知道方志誠和玉茗傳媒集團的男女朋友關系。
  秦玉茗穿著一身居家休閑裝,渾身散發著優雅的氣息,若是不知道的人,說她只有二十多歲也并無不妥。項新知道方志誠的桃花運很好,身邊聚集了很多優秀的女人,相比較而言,外面的都是一些庸脂俗粉。所以一開始項新還有意地帶著方志誠到處獵色,后來知道方志誠口味很高,所以也就不再做拉皮*條的事情了。
  方志誠和項新邊吃邊聊。方志誠知道他今日來找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與霞光官場現在的狀況有關。張曉亮也曾經告訴過方志誠,自己離開霞光之后,原來的班子矛盾重重。
  項新和成浩兩人明顯不對胃口,一個性格如火,一個行事嚴謹,在常委會上多次爭鋒相對,最終導致市委也發現兩人的矛盾。市委書記章天靈分別找兩人進行了談話,才將矛盾暫時給壓制下去。
  “我今天是過來向你請教,究竟該如何處理和成浩的關
  系。我知道成浩本質不壞,就是個驢脾氣,性子很直,沒那么多彎彎繞繞,是有話說話就事論事,但他不把我放在眼里,區政府的工作經常背著我搞,有時候章書記打電話,詢問我某個項目的進程,我一無所知,這不是故意架空我,讓我下不了臺嗎?”項新一臉無奈地抱怨道。
  方志誠放下筷子,淡淡笑道:“據我所知,你上任之后,調整了兩名區政府辦科室主任,其中就包括互聯網信息產業基地的主要負責人。這對成浩而言,很是被動,因為那兩人是他重點培養的對象。你在人事問題上沒有與他溝通商量,他難免在政府工作上跟你對著干,這是人之常情。事情其實并不大,主要把誤會解釋清楚,那就沒問題了。”
  言畢,方志誠當著項新的面,給成浩撥通電話,笑道:“成區長,忙嗎?”
  成浩連忙道:“方主任,有何事吩咐?”對于方志誠,他還是打心底感激,如果不是方志誠,自己現在恐怕還在區政府坐冷板凳。在心中,方志誠是成浩的伯樂,也是他的貴人。
  方志誠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項新,淡淡道:“我今日與項新一起吃飯,他說和你最近鬧了些矛盾,自己又拉不下臉面,所以委托我跟你說說,希望能緩和兩人之間的矛盾。”
  見方志誠這么說,項新無奈地搖頭苦笑。話到方志誠的口中,自己倒成了錯誤方了。不過他也能理解方志誠的良苦用心,作為一把手如果不給成浩面子,成浩帶著情緒工作,終究不利于自己的工作開展。
  況且,方志誠這么說,也間接地提現了親疏。相對于成浩,方志誠跟項新的關系更加親密一些。念及此處,項新的臉色也好了許多。
  成浩沉默片刻,低聲道:“方主任,此事我也有問題,不應該帶著情緒辦事。”
  方志誠笑了笑,道:“都是大老爺們,沒有必要忸怩,下次有空我做東,請你們兩人一起吃飯。之所以讓你配合項新,是考慮你倆性格可以互補。項新處理問題比較圓通,而你行事踏實嚴謹。如果好好磨合,一定能打造一個帶動霞光經濟發展的優秀班子。”
  掛斷了成浩的電話,方志誠笑著與項新道:“我的建議,成浩應該會接納。等上班之后,你請他喝杯茶,問題不大。不要把自己的位置看得多重要,區委書記固然是班子的核心,但只有靈活調動班子的區委書記才是核心。你現在還差了一點。”
  若是別人說項新,他恐怕早就拍桌而起,但方志誠這么說,項新必須接受。
  其實成浩和項新的問題很普遍,沒必要大驚小怪,市委方面處理的方式有點太過,分別找兩人談話,將兩人的矛盾挑在了明處,只會加大一二把手的矛盾。
  方志誠選擇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讓兩人私下解決,若是做不到相逢一笑泯恩仇,至少在明面上意識到,在以后的工作配合之中,要相互忍讓,各退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