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874 誰是劇本的原型

樸泫雅與玉茗傳媒集團簽了一份合同,她的幾本劇本都被玉茗傳媒集團買下,雖然暫時還沒有籌拍成電視劇的計劃,但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都會拿出來拍攝成電視劇。所謂合適的時機,是等市場成熟。雖然樸泫雅寫的劇本都很精彩,但類型在華夏的電視劇中太過于新穎,如果現在拍出來的話,恐怕會導致無人問津。
  華夏電視劇市場主要分為這么幾個類型,年代劇、當代劇、古裝劇、跨越劇。其中年代劇占比很重,達到40%。年代劇主要是以近現代歷史為背景,以解放前戰爭為素材,多為抗戰劇。這倒不是因為觀眾愛看,而是因為這種題材附和宣傳部門的主流價值觀,比較容易過審。
  當代劇之中,主要以言情劇為主。上星的省級衛視黃金檔都播放言情劇為主。而樸泫雅的劇本題材,也是言情風格,如果放到韓國的話,肯定是大火的劇本,但現在華夏市場的喜好難定,即使拍出來,送到廣電總局審核,怕都有難度,所以選擇了雪藏。
  樸泫雅現在接到了玉茗傳媒集團的定制劇本。定制劇本已經有了提綱,需要樸泫雅充實劇情細節,同時豐富人物的性格。
  方志誠從漢州來到瓊金這段時間,樸泫雅就把自己關在漢州的那棟公寓里,每天花費大量的時間用于寫作定制劇本。秦玉茗有幾次與自己打電話,提起樸泫雅,隱隱感覺到擔心,擔心這位韓國美女作家是不是瘋了。
  秦玉茗拿到樸泫雅花費了半年時間耗費無數心力寫出來的劇本,通讀之后,驚喜交加。因為她沒想到樸泫雅重新寫出的劇本,完全顛覆了自己的預料。人物性格非常明晰,同時劇情交錯,不斷地沖突矛盾,劇情也在跌宕中升華。
  “泫雅,真是太令人驚喜了。明天我會把劇本交給影視制作公司,讓他們評估一下,最好今年就能動起來。”秦玉茗合上了劇本,微笑著說道。
  樸泫雅見秦玉茗如此評價,松了一口,靦腆地笑了笑,道:“我原本很擔心,害怕沒法完成任務,讓你失望。現在松了一口氣……呼……”
  秦玉茗見樸泫雅說的可愛,笑道:“這么長時間,你恐怕沒有好好吃飯吧?一起去吃飯,我請客?”
  樸泫雅搖了搖頭,道:“茗姐,我現在最希望的是能睡個好覺。你恐怕不知道,這段時間每天在我的腦海里,劇本里的角色會頻頻出現,他們會彼此對話,還會與我說話,我根本很難休息。現在事情結束了,我終于可以好好睡個覺了。”
  秦玉茗見樸泫雅滿臉憔悴,她是一個愛美的女人,如今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暗嘆了一聲作孽。她笑道:“行吧,那你睡覺,我在家里做飯給你吃吧。”
  樸泫雅打了個哈欠,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間行去,進屋之前,轉身問道:“茗姐,你和歐巴還好嗎?”
  秦玉茗怔了怔,長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我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
  樸泫雅詫異道:“為什么?難道他始亂終棄嗎?”
  秦玉茗擺了擺手,道:“只是我躲著他。”
  方志誠一直想見自己一面,但被秦玉茗以各種理由拒絕,她覺得方志誠既然結婚,暫
  時還是要跟自己保持距離。
  樸泫雅搖了搖頭,臉上露出復雜之色,道:“男女之事,真的很難讀懂。”
  等樸泫雅進了臥室,秦玉茗正準備換了居家的寬松休閑衣服,這是門鈴響了起來,秦玉茗正疑惑會是誰找上門,鎖孔發出噠噠的聲音,門被打開,方志誠提著一籃子菜,微笑著進了屋。
  “你怎么過來了?”秦玉茗滿臉詫異。上午兩人還通了電話,方志誠說自己最近很忙,晚上還得加班。
  方志誠晃了晃手上的食材,笑道:“這也是我的家,難道我就不能回家嗎?”
  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啐道:“那你上午跟我打電話是在說謊?”
  方志誠得意地笑了笑,道:“那還不是因為你先與我說了謊。你不是說自己在東臺的影視基地嗎?”
  秦玉茗現在的心情很復雜,見到那張陌生而熟悉的臉,她忍不住想要過去擁抱他,但理智又制止自己的沖動。
  方志誠緩緩地放下了手中的東西,踱步來到秦玉茗的身邊,輕輕地摟住了她的肩膀,吻上了她的紅唇。秦玉茗的嘴唇濕潤而柔軟,散發著口紅的香氣,方志誠感覺自己再次找到了久違的感覺,躁動的心情也慢慢平和下來。
  不知從何時開始,方志誠與秦玉茗的關系開始疏遠,他們不在一個城市,擁有各自的生活,但心靈的距離從來沒有縮短。
  “你為什么要躲著我?”方志誠捧著秦玉茗如同美玉般精致的臉頰,低聲溫柔地問道。很多次,方志誠想在電話里這么問秦玉茗,但他覺得害怕問了,會傷害兩人之間的感情。
  但見了面之后,方志誠感受到了秦玉茗的體溫,感受到她心臟劇烈地跳動,感受到目光相對時摩擦出的火花,方志誠知道自己必須要問,只有問了才會戳穿橫亙在兩人之間的感情阻礙。
  秦玉茗搖了搖頭,道:“我沒有躲著你,從來都沒有。”
  方志誠知道秦玉茗不愿意說心里話,女人就是這樣,有時候會掩飾自己的內心,卻不知她的言談與表情早已出賣了自己。方志誠淡淡地笑道:“從今天起,我不允許你再躲著我,否則,我饒不了你。”
  秦玉茗點了點頭,眼中噙滿了淚水。她能夠感受到方志誠誠摯的內心情感,盡管方志誠已經從青澀變得成熟,從一個市委辦秘書,變成了一個副廳級的干部,但他望向自己的眼神,從來沒有改變。
  秦玉茗低聲問道:“她知道你過來找我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看來你很介意她。”
  秦玉茗苦澀地笑了笑,道:“那一次她找到我,跟我說了很多,我能明白,她是在跟我道歉,因為她干涉到我們的感情。不過,現在似乎情況完全相反,我卻成了第三者。你不用說對不起,一切都是我愿意對你做的。之所以不想見你,是害怕見到你,展現出脆弱的一面。我在很久之前,就曾經有過決心,成為你身后最堅實的后盾。”
  方志誠充滿溺愛地看著秦玉茗,柔聲道:“你已經做到了。”
  秦玉茗抹掉了眼角的淚珠,甜蜜地微笑,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秦玉茗
  仿佛還是那個隔壁的鄰家嫂子,舉手投足都充滿魅力。
  她蹲下身子,翻了翻方志誠帶來的食材,道:“我正準備出去買菜,給泫雅準備一頓飯,沒想到你買好了,這倒是省了我不少功夫。”
  方志誠見秦玉茗將食材往廚房拿,笑道:“泫雅是保姆,理應她照顧你才對,怎么變成你照顧她了?”
  秦玉茗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現在泫雅是玉茗傳媒集團的正式員工,以后可沒有保姆的說法了。”
  方志誠準備上前幫忙,被秦玉茗攔阻,便坐到沙發上。秦玉茗瞄了一眼方志誠,笑道:“桌上有泫雅新完成的劇本,你可以看看,順便提點意見。”
  方志誠將劇本放在手邊,隨意地翻了翻,打趣道:“就不怕我偷竊貴公司的機密嗎?”
  秦玉茗莞爾一笑,道:“你要了這東西,又有何用處?”
  廚房里傳來自來水嘩嘩之聲,方志誠知道秦玉茗開始洗菜,他便隨意地翻了翻劇本。令方志誠感覺到驚訝的是,樸泫雅是用華夏文字編寫的劇本,文字不僅流暢,而且很有內涵,劇情的編排也耳目一新。
  故事講述的是,三代人之間的感情糾葛,有著家仇的父輩墜入愛河,卻因家族仇恨不能走到一起。年青一代陰差陽錯地相愛,在家庭的壓力下,最終走到一起,而且還消除父輩、祖輩的仇恨。
  故事大綱脈絡清晰,但其中的轉折劇情很巧妙,悲傷和歡笑交織。方志誠竟然看得入神,直到一陣飯菜的香氣,引人食指大動,才將他拉回現實。
  “飯菜已經做好了。”秦玉茗放好了碗筷,轉身去喊樸泫雅。
  樸泫雅蓬頭垢面地從房間走出,見方志誠笑瞇瞇地望著自己,“呀”的驚叫一聲,奔入房間……方志誠和秦玉茗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過了半晌,卻見樸泫雅已經換成了另外一人,頭發柔順地披在肩上,眉若柳葉,紅唇粉嫩,原來樸泫雅就在短短的時間內,梳妝打扮了一番。
  上桌開始吃飯,聊起了樸泫雅寫的劇本,方志誠連連稱贊,笑道:“我從來不看言情電視劇的人,都被你們的劇本打動了,真有點期待,它能夠早日搬上熒屏。”
  秦玉茗頷首道:“準備年底開拍,最遲的話,明年這個時候就差不多大功告成了。”
  “看來泫雅以后要成為當紅劇作家了啊。”方志誠往樸泫雅的碗里放了一塊雞腿肉,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對了,泫雅,有個問題我請教你一下,我怎么覺得劇本里的男主人公,有點我的影子?”
  樸泫雅臉色泛紅,緩緩道:“歐巴,雖然人物的職業和身份都與你不一樣,但性格是按照你為模型來勾畫的。”
  秦玉茗低聲笑道:“難怪我也覺得有點熟悉呢,原來是按照志誠為原型來塑造的。”
  方志誠咂嘴道:“也不盡像。主人公偷偷摸進寡婦師娘房間那段,我就不會干,有點太卑鄙和猥瑣。”
  秦玉茗噗嗤笑出聲,未過多久,竟然笑出了淚花。方志誠盯著她看了半晌,終于明白她為何笑得這么厲害,自己在她心中恐怕就是這么卑鄙和猥瑣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