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71 最有地位的職業

有這么一個關于職業的笑話。幾個人湊在一塊,有商人,有大官,有教師,紛紛都講自己的職業地位高。其中一人看上去不起眼,說道:不是和大家吹,我的職業太有地位了,不管多大的官見到我,都得點頭哈腰,我讓他低頭,他不敢抬頭。我讓他抬頭,他不敢低頭。旁邊就有人問了:你真牛,快說是干什么的?某人淡淡一笑:我是理發師。
  方志誠來到瓊金之后,總覺得自己丟掉了什么,今天下班的時候,正好遇見蔡淼,她湊到自己身邊,低聲提醒了一句,“方主任,你的頭發有些太長了。”方志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好久沒有理發了。而且來到瓊金之后,他一直沒有找到一個滿意的理發店。
  開車從省府出來,沿著街道一路緩行,看到幾家理發店,剛準備停靠,卻發現里面都是一些發型時髦的年輕人,方志誠終究還是望而卻步。若是從外表上來評價方志誠和同齡人之間最大的差異,發型恐怕就是其中之一。方志誠的頭發一般修理地很短,不留鬢角,給人一種很精神的感覺。
  方志誠想了想,坐在車內撥通了張曉亮的電話,張曉亮聽命來意,笑道:“理發啊?我前天找到一個不錯的地方,等下把地址用短信發給你。”
  張曉亮掛斷電話,等了幾分鐘之后,手機震動了幾下,方志誠看了一眼地址,離自己現在的位置也不遠,便開車按圖索驥過去。
  讓方志誠頗為意外,張曉亮給自己介紹的是一家門面非常不起眼的理發店,名字也很土氣,“老王理發店”。見里面客人不多,方志誠便下車走入。一個身材不高的精瘦中年人,咔擦咔擦的揮舞著一把銀色的剪刀。
  “老板,理發。”方志誠笑道。
  “等一會兒。”理發師掃了方志誠一眼,繼續對付著頭發。
  方志誠暗忖這個理發師挺有個性,便坐在沙發上等了片刻,隨手拿起了今天的報紙。讓他很意外的是,報紙上被黑色的水筆勾過。喜新厭舊一番,方志誠發現被勾過的這些新聞,都有些內涵,跟時政聯系的比較緊密。
  慢工出細活,大約半個小時之后,理發師覺得滿意了,才拍了拍客人的肩膀,客人和理發師是熟人,寒暄幾句離開,理發師朝方志誠招了招手,讓他坐在椅子上。
  理發師晃了晃剪刀,落下之前,道:“很奇怪,來我這兒的很少年輕人,而且一般都是熟客。”
  方志誠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如實說道:“因為有人給我推薦了這個地方。”
  理發師點了點頭,道:“那我猜猜,你肯定是在機關工作!”
  方志誠笑道:“有點門道,為什么這么說呢?”
  理發師道:“來我這理發的都是些坐機關的人。因為我知道,如何才能修剪出一個中規中矩的發型。尤其像你這樣的年輕人,能到我這兒來理發,肯定是不太喜歡現在流行的那些理發店的發型。”
  方志誠嘆道:“老板,果然厲害。”
  理發師笑道:“沒辦法,我見過太多的人了。因為行業的緣故,喜歡研究人的發型。現在街上的那些時尚發型,其實我也會修剪,但我不會去給客人剪,因為我知道,我的客人是一個固定群體,如果突然改變了修剪風格,不僅客人會不滿意,我自己也丟掉了核心優勢。”
  方志誠沒想到一個理發師,竟然心中有這么多門道,笑道:“老板,你是個精明之人。很多人把流行當作趨勢,而你把典型當成核心競爭力。”
  理發師搖頭道:“這也注定了我的店,永遠就只能這么大。”
  現在社會因為經濟驅動,很多東西都往商業化發展,以理發行業為例,也是如此。理發美容行業變成了暴利行業,主要以年輕的女性群體為消費對象,大部分理發店都設置了各種套餐,起步價達到了一百多元。甚至做一整套的理發、護理、美容服務,要花費數千元。
  理發師想要賺錢,必須要增加更多的設備,提供更多的服務。而老王理發店看上去有點寒磣,幾把剪刀,就是全部家當。
  不過,可以看得出理發師的手藝純熟,沒有問自己需要什么發型,他剪刀便開始翩翩起舞。方志誠笑問:“你怎么不問我要什么樣的風格?”
  理發師道:“既然你坐在這里,那就得相信我的技術。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方志誠露出一絲無奈與苦笑,道:“行吧,那就交給你了。”
  理發師很健談,這是個地道的瓊金人,對于現在政府情況,十分熟悉。聽著他對李思源、卜一仁、文景隆、魏群逐一點評,方志誠不僅暗自在想,其實有時候讓他們這些封疆大吏來聽聽底層的聲音,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比如理發師眼中的李思源,這是一個太高屋建瓴的省委書記,在淮南呆的時間很長,想要做的事情很多,但實際政績屈指可數。至于卜一仁,是個只會跟在李思源身后做擺設的省長,從來沒有自己的主見,導致省政府完全成為省委的附庸。
  至于文景隆,這是一個野心家,他將淮南變成了一個以他為核心的整體,在黨員凝聚力上空前強大,但并沒有做出與民生有關的東西。而魏群也是個權力控制欲非常強大的官員,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省長和省委書記斗法將是主旋律。
  這就是典型的老派理發師,他們閱歷很足,隨便你是什么人,他總能和你聊幾句。
  “大功告成!”理發師拍了拍方志誠的肩膀,盯著鏡子里的方志誠,看了又看,檢查是否還有瑕疵。
  方志誠左右晃了晃臉,雖說離自己理想中的樣子稍有差距,但仔細地看了又看,還是挺帥氣陽光。
  方志誠付完錢,發現張曉亮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他淡淡笑道:“你怎么過來了?”
  張曉亮撓了撓頭,道:“怕你被老板坑,所以過來看看。”
  理發師聽了這話,不樂意了,道:“我這店雖然小,但開了幾十年,就是省長和省委書記也曾經在我這里理過發,也沒見坑了誰!”
  張曉亮連忙走過去,給理發師塞了一個煙,打招呼,道:“王老板,不要生氣,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看在我給你帶了個生意,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吧。”
  理發師見是好煙,也不拒絕,叼著煙抽了一口,緩緩吐出煙霧,道:“罷了,知道你不是有心壞我名聲。”
  方志誠和張曉亮走出理發店,他笑問:“你為什么推薦這個理發店?”
  張曉亮低聲道:“因為以前李書記喜歡在他這里理發。雖然現在李書記到燕京了。但每隔二十天左右,他會專門去燕京一次,專門給李書記理發。”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難怪這理發師牛哄哄的。”
  張曉亮笑道:“見慣了大官,再見普通人,眼界就格外高。”
  方志誠在張曉亮肩膀上拍了拍,道:“你應該沒開車吧?跟我上車,我請你吃晚飯,順便聊聊。”
  找了一個大排擋,張曉亮主動起身與老板點了菜,要了兩瓶啤酒,等菜上桌之后,兩人一邊喝酒,一邊閑聊。
  “老板,你知道商燕最近這段時間狀態不對勁嗎?她幾乎每天都喝醉酒。”兩杯啤酒下肚,張曉亮緩緩說道。
  方志誠搖了搖頭,嘆氣道:“商燕,她實在太傻了。”
  張曉亮輕輕地拍了拍桌子,低聲道:“老板,要不你就收了他吧。我在旁邊看得真夠糾結。”
  方志誠放下了筷子,無奈地說道:“老張,有些人你盡管對她有好感,但絕對不會去碰。這無關道德,也無關外界的因素,只是內心有一個聲音,讓自己不愿去那么做。”
  方志誠這話說得很虛,但張曉亮能夠知道方志誠所說的那種感覺,苦笑道:“可憐商燕了,就不知道她何時能走出陰影。”
  方志誠淡淡一下,似乎帶著一絲無奈,道:“即使會茫然,但總有一天會找到未來的方向。我們坐在旁邊,安靜地看著就好了。”
  張曉亮點了點頭,從隨身帶的皮包內取出了幾張薄紙,放在了方志誠的手邊,輕聲道:“這是王獻兵和程沖的一些資料。王獻兵在發展規劃處多年,工作雖然沒有什么亮點,但也沒有什么疏忽。只不過私生活有點問題,有人說他喜歡賭博,而且花錢大手大腳。至于程沖,這是個關系戶,他與思源總理有血緣關系。他們之所以對你態度如此不佳,我推測與陳瑩有關聯。”
  方志誠眉頭皺了起來,不悅道:“我跟她沒有矛盾吧?她為何要針對我?”
  張曉亮嘆氣道:“她走了,你上了,難免心理不平衡。”
  方志誠摸著下巴,低聲道:“你應該有辦法了吧?”
  張曉亮奸詐地嘿嘿一笑,道:“你就放心吧,我這幾年會寄一點資料給二人,保證他們服服帖帖的。對了,要不要把那些資料送到紀檢那邊?”
  這家伙肯定找到兩人什么把柄了,對于張曉亮這個本領,方志誠還是很了解,張曉亮不會說具體的原因,方志誠也不會去問,兩人已經有了很好的默契。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暫時還是不需要了,還是給沈主任少惹點麻煩吧。給他們一點警示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