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87 代管寶馬和別墅

四人在必勝客吃了晚飯,因為杜兮把自己包裹得很好,所以這一頓飯,沒人發現國民女神杜兮就在身邊。方志誠與杜兮第二次在一個桌子上吃飯,加之先前鬧出緋聞,讓他陷入麻煩,所以杜兮已然從女神的神座跌落。
  樂樂吃東西不太小心,油膩的披薩落在純白的棉襖上,印出了油斑,謝雨馨批評了幾句,拉著樂樂去洗手間,把她先清理一下衣服。
  杜兮嘬吸著飲料,發出滋滋的聲音,方志誠下意識皺了皺眉,杜兮善于察言觀色,挑眉問道:“你對我很不滿?”
  方志誠聳了聳肩,反問道:“若是你被別人利用,會不會很開心?”
  “小氣的男人。”杜兮撇嘴道,“那次事件只是一個巧合,團隊臨時想出的創意而已,為此你的照片也登上各大報紙娛樂版的頭條,這不是一種榮耀嗎?”
  方志誠對杜兮的這種傲嬌邏輯很不滿意,輕哼一聲道:“我可不想進你們那個圈子。”
  杜兮蹙眉道:“我們那個圈子怎么了?”
  方志誠也就把自己對娛樂圈的理解,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見杜兮白皙的臉被氣成豬肝色,得意地說道:“都說娛樂圈越火的明星,陪導演睡得越多,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當然,我只是道聽途說,若是有些唐突或者不實,杜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杜兮氣哼哼地說道:“沒想到你這個家伙,如此目光短淺狹隘,真是令人無語。”言畢,杜兮不再搭理方志誠,埋頭喝飲料。
  方志誠見杜兮沉默,倒有些不好意思,琢磨著自己是不是過分了一點,轉念一想,上次杜兮害得自己倒霉無比,如今打擊她一下也無妨。誰讓杜兮整天擺著一副我是大明星,我天下第一的態度?
  其實,方志誠并不知道,自己如此刺激杜兮,心底也是存有想吸引杜兮關注的想法。
  男人若是苦心孤詣地挖苦刁難一個漂亮的女人,多半內心存著想要讓女人多看自己幾眼的心思,這與孔雀開屏吸引異性關注,是異曲同工的道理。
  謝雨馨回到位置上見杜兮面色難看,又見方志誠嘴角帶著得意的笑容,輕聲問杜兮,“怎么了?杜大美女,似乎很不開心。”
  杜兮指桑罵槐地諷刺道:“某些人看不起我們這些娛樂圈的人,我也不想多呆。要不,買單結賬吧?”
  謝雨馨給方志誠使了個眼色,方志誠轉過臉與樂樂交頭接耳去,根本不搭杜兮的茬兒,這氣得杜兮差點吐血。
  結賬之后,四人來到停車場,方志誠先將樂樂抱在車座的后排,然后轉到另一邊準備上車,方志誠從車尾繞行,剛準備去拉另一側車門,越野車突然發動,然后一騎絕塵。
  方志誠意思到杜兮故意玩這一招陰自己,暗忖這大明星報復心挺強的,苦惱地笑了笑。
  “媽媽,干爸還沒上來呢。”樂樂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她輕聲提醒道。
  杜兮解釋道:“你干爸有事兒,不用跟咱們一起走。”
  “騙人!”樂樂輕聲嘀咕,“我剛才邀請干爸去我家玩一會兒,他還答應了呢!”
  杜兮繼續編謊道:“他突然有事兒,不信你問你媽。”
  謝雨馨臉上露出苦笑,沒好氣地乜了杜兮一眼,輕聲道:“樂樂,不要總纏著干爸,他也有自己的事情呢。”
  樂樂輕哼一聲,不悅地撕扯自己的衣擺,眼淚汪汪,顯得十分委屈。落在杜兮眼里,氣得她更是牙癢癢的。
  樂樂在杜兮的心中十分重要,宛如自己親生的女兒,如今在樂樂心中,方志誠比自己更加重要,這無疑惹起她心中的妒火。
  晚上住在謝雨馨的家中,杜兮躺在謝雨馨的床上,見謝雨馨正在用手指輕挑乳液抹臉,她抱怨道:“雨馨,那方志誠太壞了,你可得防著他一手。”
  謝雨馨笑道:“你對他有誤會,這人雖說狡猾,但平心而論,對樂樂真的沒壞心眼。”
  杜兮從床上坐起身,揮著拳頭,嘆道:“我看他現在把你和樂樂都迷住了,旁觀者清,你們現在很危險。”
  “哦?”謝雨馨轉過身,展顏笑問,“請問我們怎么危險了?”
  杜兮醞釀半天,支吾道:“你是不是想跟他結婚?”
  謝雨馨微微一怔,苦笑道:“你胡說什么呢?”
  杜兮輕嘆道:“雨馨,你別騙我。今天方志誠和樂樂說悄悄話的時候,我瞧出你眼神不一樣,很溫馨幸福,但也很危險。那小子比你小好幾歲,熟悉之后,我發現他外表憨厚老實,其實包藏禍心,小心你們都被騙了。”
  杜兮說的話雖然有些偏激,但謝雨馨知道她是真正關心自己,微笑道:“吃一塹長一智,已經在圍城里走過一遭,怎么可能還會犯同樣的錯誤。”
  杜兮輕撫高聳的胸口,嫣然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真心害怕你一失足成千古恨呢。”
  謝雨馨暗忖這杜兮其實內心很單純,盡管娛樂圈如同方志誠所描述的那般,有著各種潛規則,不過杜兮運氣很好,僥幸讓自己活在凈水之中。
  謝雨馨躺在床上,杜兮突然摟住謝雨馨的腰部,輕聲在她的耳邊,說道:“雨馨,這一輩子,你千萬不能離開我。”
  謝雨馨胳膊與杜兮的肌膚碰了碰,感覺她身體發燙,顫聲道:“兮,咱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杜兮湊到謝雨馨的耳邊,低聲道:“雨馨,莫非你不喜歡我了嗎?”言畢,她的手如同靈蛇一般,游走在謝雨馨的敏感部位,惹得謝雨馨忍不住輕喚出聲。
  謝雨馨十分理智,她摁住杜兮,輕嘆道:“兮,咱們現在的關系很畸形,咱倆是閨蜜,不是情侶,所以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杜兮搖頭,嘴角露出慧黠的笑容,誘惑道:“閨蜜不應該對彼此徹底敞開心扉嗎?能讓彼此愉快,有什么不能做的?而且,我們試過好幾次,你喜歡那種滋味。”
  謝雨馨無法否認,杜兮是個女人,她比男人更加熟悉女人身體的反應,能巧妙地利用這種心理敏感,幫自己達到無法言喻的境界。
  謝雨馨阻止不了杜兮,她感覺自己身體散發香氣,那種特殊的味覺,讓她呼吸加重,變得急促。而杜兮也得到極大的滿足,她牽過謝雨馨的玉手,引導謝雨馨在自己身體多處游走。
  很快,房間內的溫度開始升高,床頭柜上的鸚鵡鬧鐘原本滴滴答答的走秒聲,被那聲聲象征粉色的旋律遮掩,只剩下令人心顫的宛轉悠揚。
  ……
  金鋒坐在夏翔的書房內,眉頭深鎖,夏翔的妻子鄭悅端著一杯茶送進來,金鋒連忙起身接過,笑道:“師母,謝謝!”
  鄭悅比夏翔小十歲,是他第二任妻子,三十出頭的年紀,加之保養得極好,所以宛如二十五六的女人。鄭悅擺了擺手,笑道:“老夏在洗澡,你稍微等上片刻。”
  金鋒點點頭,鄭悅剛洗完澡,渾身散發著一陣香氣,皮膚滑若凝脂,依稀沒有穿內衣,薄薄的睡袍顯得通透,金鋒不敢多看,埋下頭,目光注視著懸浮的茶葉。鄭悅原本想與金鋒聊幾句,見他不愿多言,便出了書房。
  十來分鐘之后,夏翔穿著寬松的睡衣走入書房,見金鋒起身,手掌在虛空中按了按,笑道:“小金,坐!”
  金鋒微笑著坐下,揣摩著夏翔今天邀請自己來書房的用意。夏翔戴著黑框眼鏡,批改了幾份文件堆在一邊,淡淡道:“小金,你跟我有幾年了吧?”
  金鋒微微一怔,笑道:“我零一年從司法部轉入您麾下,細細一算,快四年了。”
  夏翔點點頭,微笑道:“這也是我仕途生涯中,最為關鍵的三年,你居功至偉。”
  金鋒連忙謙虛道:“我沒做什么,倒是在老板手下,學到了很多東西。”
  夏翔擺了擺手,輕聲道:“我能升得這么快,離不開金家的支持,這些我心知肚明。但是,現在銀州的情況,你看到了,已經不受我控制,如果你在銀州想繼續發展下去,難度較大,所以建議你稍微挪一挪。”
  “挪一挪?”金鋒很意外,銀州是他成長的地方,若是挪了位置,豈不是要重頭再來,他自然不能輕易接受。
  夏翔繼續說服金鋒,嘆道:“市委書記宋文迪十分強勢,已經架空了許多人,若是不出意外,很快我手中僅有的權力,也會被他控制住。若是一個市長,沒有實權,那么市長秘書,又還有什么發展的潛力呢?所以,我覺得,趁現在還有點能量,將你下放到縣區去,若是你不愿意,也可以去司法部,平臺高,視野更寬廣,前景也會更加美好。”
  金鋒從夏翔的語氣中聽出蕭索之意,不服氣道:“老板,咱們只是暫時虛以委蛇,等到找到宋文迪的破綻,到時候再給他致命一擊,一定能反敗為勝。”
  夏翔苦笑著搖頭,道:“宋文迪通過半年的運作,如今根基已深,想把他拉下臺,幾乎沒有可能。”
  金鋒臉上露出陰狠之色,沉聲道:“老板,雖說宋文迪為人謹慎,想要找到他的把柄很難,但若是他出了意外,因為身體的緣故,不能再堅持下去,那怎么樣呢?”
  夏翔動容地問道:“你的意思是?”
  金鋒鎮定地說道:“我已經控制一個關鍵棋子,隨時可以制造一個意外事件。”
  夏翔擔憂道:“風險太大,若是被查出來,那可就不好了。”
  金鋒安慰道:“還請老板放心,絕對隱秘,萬無一失。”
  夏翔滿意地點點頭,不作評價。自己的政治生涯,也是金鋒的政治生涯,今日夏翔與金鋒私下談話,便是想讓金鋒意識到此點。
  金鋒悟性極高,夏翔稍微點撥一下,便領悟到個中深意。
  宋文迪掌握當年玉湖生態區拆遷事件的隱秘,有這么個把柄在宋文迪的手中,夏翔只能忍氣吞聲,要想重振雄風,必須將宋文迪在銀州消失。
  若是陽謀不行的話,那只能用陰謀,若是陰謀也使不上勁,那就得用毒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