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68 師娘的特別愛好

方志誠今天并沒有醉,他知道下面大佬們估計有話要談,而文鳳反應很快,所以讓方志誠到房間里避一避。方志誠作為晚輩在餐廳,大佬們有些話,他們不會說,而且即使說了,直接落到方志誠的耳朵里,也不大好。
  這是一間客房,床單被套都是嶄新的,墻壁上掛著一幅油畫,只穿著薄紗的女子半蹲在湖邊浣衣,身上多處敏感部位,半遮半掩。藝術家就是這樣,總喜歡把透明的東西故意弄得神秘莫測,隱約朦朧,讓人看不真切,又勾起內心的欲望……
  這幅油畫肯定是藝術家在華西一帶采風的時候,記錄下的一刻。華西一帶,比較偏遠的山區,至今流傳著山女裸身洗衣的故事。村落圍湖而居,山中的女子每日洗衣服會成群結隊,湊在湖邊,用木棒敲打衣服,聊著家長里短。洗衣服的同時,她們也會將身子洗凈。而這山中湖是男人的禁地,一旦被山中人發現,會遭到重罰。
  方志誠不僅暗自唏噓,若是這個藝術家,真是實地取景,恐怕要承擔很大的風險。
  房門被敲了敲,方志誠趕緊收回目光,坐在床上,文鳳手里捧著一個玻璃杯,里面是冒著熱氣的白開水,她見方志誠并沒有臥床休息,微微一愣,笑道:“下面那些人都喝多了,平常都很關注形象,現在卻是丑態畢露了。”
  方志誠知道文鳳故意說得有些夸張,那些都是官場大佬級人物,幾杯酒又如何能讓他們失儀。他們在官場修煉多年,早已成精,除非自己想醉。
  方志誠笑了笑,道:“平常見這些領導,都是一本正經的,很少見他們如此隨意。尤其是婁部長性格很隨和,非常好說話。”
  文鳳搖了搖頭,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婁學琛以前在巴蜀的時候,有一個外號,叫做婁老虎。他在巴蜀的時候,在省紀委工作,工作風格非常強硬。在他任期內,副廳級以上有問題的官員,都是他處理的。現在從巴蜀調到了淮南,因為崗位不同,所以性格才有變化,但這絕對不是一個很有親和力的人。”
  從紀委調到組織部,從某種意義上來看,上級對婁學琛的工作還是非常滿意的。紀委是個得罪人的部門,而組織部是個拉攏人的部門,婁學琛先苦后甜,如魚得水,說明了他這個人的能力。如果不出意外,婁學琛未來之路,還能往上走好幾步。
  以現在情勢來看,婁學琛是一個被摘掉了人事權的組織部長,但過個五六年,文景隆和魏群的年齡踩線,到時候新一批官員頂替上去,像婁學琛這樣的人物,勢必會成長為參天大樹。
  由此也可見,宋文迪的謀局很長遠,他現在已經掌握了李思源留在淮南的種種資源,所以就并不是很心急,變得穩扎穩打,步步為營。他開始接觸一些有潛力的官員,為自己未來仕途鋪路。
  宋文迪還很年輕,有足夠的時間等待,而文景隆已經碰到了權力的頂峰,在往下就是只能緩緩下行。官場就是這樣,長江前浪推后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文鳳瞄了一眼墻上的油畫,笑問:“志誠,你覺得這幅山女浣衣圖,怎么樣?”
  方志誠剛才就觀察很久,此刻佯作才發現,湊過去認真看了許久,摸著下巴,笑道:“這鐵定是個大家的作品,繪畫的功力很深,色彩調配老道。整幅畫的構圖細膩,而創意感十足。如果上了拍賣行,價格至少百萬美金。”
  文鳳掩口笑道:“說得頭頭是道,恐怕心中腹誹不已。”
  方志誠搖了搖頭,笑道:“若是師娘你同意,不如給我收藏。”
  文鳳緩步走到畫作旁邊,神情有點走丟,緩緩道:“你喜歡的話,就送給你吧。”
  方志誠臉上露出喜悅之色,走到畫作旁邊,笑問:“作者叫鳳山仙人,真希望能與她見一面。看看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物,才能畫出這么有已經的作品。”
  文鳳白皙的面頰騰出一抹紅云,笑道:“鳳山仙人,是我自封的。”
  方志誠的演技變得浮夸起來,往后退了一步,一臉驚訝地上下打量著文鳳,眼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崇拜傾慕的目光,道:“師娘,沒想到你竟然油畫的造詣這么高,讓人實在太意外了。”
  文鳳哪里瞧不出方志誠是在故意這么說,這小子恐怕早就猜出是自己的作品,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啐道:“你恐怕早就猜出是我畫的了吧?油畫是我的愛好,每年我都會休假一段時間,獨自一人上路,去一些偏遠的地方采風。這幅畫是我在華西的時候,偶然間得到的素材。”
  孤身一人上路,這需要很大的勇氣。方志誠也感覺很詫異,因為沒想到文鳳還有這么頗為個性的另外一面。
  方志誠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腦門,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感慨道:“我也覺得奇怪,山女浣衣,這個場景只有女畫家才有機會偶得,否則的話,換作男畫家,恐怕要被山民撕成碎片。”
  文鳳美目漣漣,泛出異樣的光彩,道:“你不要把山民說得野蠻。雖然他們的生活很落后,但現在不少人已經走出了深山。這幅畫,我作了藝術處理,其實還在山中湖浣衣的都是一些五十歲六十歲的老太太。年輕的女子,她們都已經不會這么做了。”
  “……”方志誠愕然半晌,笑道:“也就是說,這畫上的雖是少女,但模特其實是個老人。”
  文鳳笑道:“你的表情看上去很古怪。”
  方志誠搖了搖頭,嘆氣道:“我只是被你大膽的創新手法,給驚訝到了。”
  文鳳緩緩舒了一口氣,道:“相比較于官場的爾虞我詐,其實我跟喜歡那些山民的生活。雖然空間狹小,但很質樸簡單。”
  方志誠喝了幾口涼了的水,口中的酒氣消淡了不少,“師娘,你和師父怎么不要個孩子?這樣你們的生活會多點色彩。”
  文鳳搖了搖頭,她對方志誠這么問,并不反感,因為早已將方志誠當作自己的家人,嘆氣道:“年輕的時候,我們兩人事業心都非常重,那時候我很幼稚,女人如果懷孕的話,事業起碼要停滯兩年。也因為這個緣故,我和你師父的關系曾經一度不怎么融洽。就這么昏頭昏腦地過了最好的年華,這幾年我和他的關系緩和不少,當我再提起這個話題時,他卻是沒有正面回答。我去醫院檢查過,醫生告訴我,以我現在的年齡懷孕,雖然還是有可能,但風險很大,所以我也就看淡了。”
  方志誠能感覺到文鳳的無奈和憂傷,文鳳盡管看上去很年輕,但事實上已經四十多歲,高齡產婦的確需要足夠的勇氣。
  方志誠輕聲道:“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得嘗試,畢竟沒有小孩的話,人生就不完美。”
  文鳳點了點頭,深深地看了方志誠一眼,笑道:“順其自然吧。”
  餐廳內喧鬧的聲音弱了一些,文鳳便離開了房間。掐準時間,方志誠也下樓,客人們已經準備離開。
  婁學琛在方志誠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兩下,笑道:“年輕人要努力,我們這些老家伙都看著你,不要讓你師父失望。”
  方志誠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露出善意的笑容,他自己覺得這笑容有點傻,不過,大智要若愚,在這些領導的面前,變成一個沒心沒肺、人畜無害的官場新秀,可以贏得很好的評價。
  跟著宋文迪上了書房,文鳳送了一壺花茶和脆餅。脆餅是文鳳親自現烤的,取了一塊指尖還有熱度,入口則是香濃清脆,兩人邊喝茶解酒,邊談起近日省里的動態,三言兩語,便回到了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導小組的話題上。
  “文書記昨日已經發過話,領導小組辦公室是要成立,但對于成立的細節還要仔細研究。”宋文迪望著方志誠,希望能從他的臉上讀出一些心理活動,但什么都沒瞧出來,意外的同時,也有點寬慰,方志誠這兩年成長得不錯,一棵好樹苗長成了參天大樹,這讓種樹人很是欣慰。
  方志誠垂下目光,他知道宋文迪的意思,是在問自己的選擇,因為領導小組辦公室常務副主任的職務,是一個光鮮的職務,但同時也是一塊燙手山芋。如果方志誠不選擇這個位置,宋文迪會有辦法幫他推辭,至于晉升,這是遲早的事情,方志誠還年輕,有時間等待半年到一年的時間。
  方志誠緩緩抬起頭,語氣凝重地說道:“從戰略角度考慮,淮南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迫在眉睫,魏省長在考慮此事上,還是用心良苦。這涉及到未來五到十年,全省產業結構革命性調整的結果。文書記的眼力也很犀利,他沒有否定魏省長的提議,但希望能在其中安排自己的人手。”
  宋文迪點頭道:“江永剛勝任副省長,他的位置還沒有坐穩,現在只要見到機會,都不會放過。文書記為了扶持江永,所以在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問題上,恐怕會有自己的心思和想法。”
  方志誠有點不屑地說道:“江永,還是一如既往地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