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866 組織部養蠱選將

沈寒春和魏群顯然還有話說,方志誠識趣地先行告辭。從省長辦公室出來,方志誠從一號樓往三號樓走,路邊的幾棵樟樹,枝葉凋零,夕陽灑在紅色磚墻上,散發著莊嚴的氣息,方志誠的步伐緩慢,揣摩著今天魏群和沈寒春的用意。
  答案呼之欲出,自己怕是要從正處級往上更進一步,同時以發改委主任的身份,擔任領導小組辦公室常務副主任。自己來到發改委剛過半年,高技術產業處原本是暫時停留之地,方志誠肯定是要往上走的,但沒想機會來得如此還快。
  方志誠對發改委的工作已經熟悉,現在安排他擔任副主任,只要稍微熟悉一下,倒也能夠迅速地適應崗位。
  關鍵的推動者,不出意外是沈寒春,是他在魏省長的面前推薦了自己,當然,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魏群似乎有意拉攏宋文迪。
  在魏群看來,無論是常務副省長趙國義還是省委書記面前紅人江永,都比宋文迪更有威脅。因為他們的權力和職責與魏群有交匯之處,因為利益交織,所以才會有博弈與纏斗。而宋文迪是瓊金市委書記,更多地重心放在瓊金的發展上。
  省會城市市委書記,在常委會上的份量十足,如果能借助宋文迪,魏群再面對文景隆時,就不至于那么步步窘迫,而對省府權力的控制,也將有所助力。魏群用了一招投桃送李,提拔方志誠,間接地向宋文迪示好。
  方志誠理應感到高興,但心中沉甸甸的,因為自己再次成為高層博弈之間的棋子,這種無力感,如同繩索一樣,將自己捆縛得很緊。
  方志誠知道,只有自己變得更加強大,才能逃離現在的狀態。
  省長辦公室內除了沈寒春和魏群之外,還多了一人,那就是省政府副秘書長梁睿。梁睿已經五十歲,是沈寒春少有的好友,魏群擔任省長之后,在沈寒春的穿針引線之下,對梁睿很重用。
  如果成立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導小組,那么梁睿是擔任這個辦公室主任的不二人選。
  魏群對這項決議表現出勢在必得的決心,“淮南的經濟發展雖然一直在全國處于第一陣營,但在經濟戰略的布局上還顯得太過于小家子氣。成立這個領導小組,重要的職責,就是要讓全省都意識到新興產業的重要性,真正地推動新興產業在淮南落地生根。”
  梁睿點了點頭,認可道:“如果不成立領導小組,文件下發不過是一紙空文而已。要做出實打實的成績,必須要有推動者,還請魏省長放心,如果責任落在我的肩膀上,我一定責無旁貸。”
  魏群淡淡一笑,道:“常務副主任,也已經選好了,是發改委高技術產業處的方志誠,你覺得如何?”
  梁睿微微一怔,他明白用意,魏群這么問自己,并非參考自己的意見,而是已經拿定了主意,只是通知自己而已。梁睿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道:“方志誠此人,我有所耳聞。宋文迪的高徒,瓊漢同城化的設計者。這是年青一代很有潛質的優秀人才,有他與我配合,我倒是能少了很多事情,主要專心地做好協調工作就好了。只不過,他現在是正處級,往上更進一步的話,恐怕需要組織部那邊同意。”
  魏群看了一眼沈寒春,猜到沈寒春在私下恐怕已經跟梁睿打好招呼,他臉上表現出來的驚詫只不過是故意演給自己看的。
  魏群站起身,目光轉向窗外,望著對面的樓宇,輕聲道:“對于方志誠的晉升,文書記心中怕是早已有所準備,方志誠現在不僅是淮南省委組織部重點培養的人才,而且已經進入中組織部儲備干部核心名單。阻止這樣出類拔萃的優秀干部進步,難免會攤上用人不善的名聲,他是不會這么做的,畢竟只是一個副廳級而已,對他的人事權形成不了威脅。”
  梁睿和沈寒春在辦公室里又坐了片刻,魏群坐在辦公桌前,批閱審核文件。封疆大吏不容易,尤其是像淮南這樣的經濟人口大省,更是得小心謹慎。每天處理各種突發狀況,就讓魏群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同時他還得參加一些公開場合,所以他就像上了發條的機器人,身不由己地投入在工作之中。
  不過,這種感覺很充實,比起在國家發改委擔任發改委時,權力的感覺更加真實。
  座機響了起來,魏群看了一眼電話號碼,接通道:“小臧,有什么事情嗎?”
  電話那端是臧毅,魏群以前在發改委的得力干將,現在于漢州市政府擔任常務副市長,魏群有意將臧毅想往瓊金引,因為他現在手上欠缺得力的干將,臧毅是個執行力不錯的年輕干部。
  臧毅沉穩有力地匯報道:“漢州剛剛又簽下了兩個億元投資項目,向您匯報一下工作。”
  魏群搖了搖頭,苦笑道:“我看不是報喜,而是跟我討要政策的吧?”
  臧毅頓了頓,道:“什么事情都瞞不了老師。我已經提前承諾,要給他們土地補償,大約三十多畝地,所以與您提前報備。”
  魏群用手點了點電話的手柄,沉思片刻,道:“那兩家企業的投資方案,我之前已經看過,是國內最大的兩家手機制造企業,如果真能在漢州落戶,對當地就業和稅收是極有好處的。但是,地給得太多了。瓊漢同城化現在發展勢頭迅猛,漢州很快變得寸土寸金,你承諾這么多地,有點不妥啊。”
  臧毅堅持道:“老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那兩家企業就是沖著土地來的,如果不給他們,恐怕就得投向其他地方了。”
  魏群摸了摸下巴,道:“此事我會讓國土資源廳與漢州對接,土地具體提供多少,需要漢州政府慎重考慮,記住要盡量遠離瓊漢同城化試驗區,那邊的土地不能動。”
  臧毅明白魏群的意思,對于漢州而言,最重要的無外乎位于霞光的瓊漢同城化試驗區,從目前那處的發展勢頭而言,將在未來成為瓊金和漢州重要的經濟增長引擎,現在不僅吸引瓊金和漢州的富人集聚,甚至其他省份也有人慕名而來,以投資的方式,在瓊漢同城化試驗區購置房產。
  魏群突然想起了什么,沉聲提醒道:“小臧,一時的得失并不重要,關鍵在于要及時調整心態。”
  臧毅微微一愣,臉上露出尷尬之色,魏群說得委婉,他知道指的是在經濟戰略博弈上輸給了方志誠。現在漢州的信息產業基地發展勢頭很好,尤其是空中超市網已經穩坐電子商務領域第二把交椅,不斷地開始向領頭者發起沖擊,并受到資本的青睞。
  臧毅輕嘆道:“魏省長,請放心,我不會輕易被打倒。”
  魏群搖了搖頭,耐心地勸說道:“我知道你能站起來,但也知道你很驕傲。工業制造領域已經走到了臨界點,下一步要開始轉型,你要調整好自己的方向。”
  臧毅知道魏群提醒自己,要及時調整漢州的經濟產業結構,往信息產業轉型。魏群很了解自己,臧毅很驕傲,他可以承認失敗,但不會卑劣到追隨戰勝自己的那個人的思路往下走。
  不過,魏群的話點醒了臧毅,既然明知方向錯誤,為何不調整方向,錯了一次不可怕,就怕是一錯再錯。
  掛斷臧毅的電話,魏群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很欣賞臧毅這個年輕人,在發改委的時候,對他也頗為照顧。不僅僅因為臧毅的大伯是七號首長,而且還因為臧毅是一個有野心和能力的人。
  但是,臧毅在漢州摔了個大跟頭,在與方志誠的對位中,竟然敗了一仗,這是很致命的。雖然漢州的工業制造上升勢頭明顯,但這種揠苗助長的方式,終究難以長久。漢州沒有工業制造的基礎,也沒有工業制造的潛力,生硬地往城市輸送資源,不僅會破壞它原有的產業結構,而且終有一天會出現問題,難以為繼。如果有一天臧毅離開漢州,那么漢州的工業制造將徹底轉入拐角。
  臧毅這個失敗,會被記錄在冊,甚至影響到他十多年后的仕途。在經濟戰略的前瞻性上,中組部恐怕會有所評點,認為臧毅在此領域沒有足夠的能力。
  中組部之所以內部給出“百人名單”,其實是效仿古代的“養蠱選將”。
  何為養蠱選將?那就是將優秀的人才放在一個區域,讓他們互相競爭,互相搏殺,一旦失敗的蠱蟲,就會成為勝利蠱蟲的腹中美餐。久而久之,在蠱蟲之中脫穎而出的就是群體中的將者和王者。
  社會看似和平,其實刀光血影,從未消失。
  臧毅不知不覺成為了方志誠在養蠱選將之中的磨刀石和墊腳石,這意味著臧毅在中組部儲備干部中將永遠地被方志誠給壓制一頭。
  魏群此刻有點羨慕宋文迪,臧毅名義上算是自己的弟子,但弟子與弟子之間的比拼,自己算是輸了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