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61 岳父大人的威脅

官場強調揣摩上意,王國岳身邊必然聚集了一批人,有時候不要自己動手,爪牙們會幫他處理好很多事情。喬毅陽的事情,并非王國岳自己的心思,身邊之人見喬毅陽不順眼,暗中動了手腳,便讓喬毅陽的企業差點分崩離析。
  這也證明了一個道理,在權力的面前,即使你有萬貫家財,也有可能朝不保夕。
  王國岳與人交代清楚,不要再干擾毅陽實業的正常運營,隨后他眉頭挑了挑,起身在書櫥內翻出了一份厚厚的文件,然后重新坐在位置上,緩緩地翻到了其中一頁。這一頁上有張照片,不是別人,正是方志誠。
  王國岳手指在這份有關方志誠的資料上點了又點,長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如果比起晉升速度,他比我也不惶多讓啊。二十九歲的正處級,有基層工作經驗,擅長經濟規劃,具體政績表現,策劃并推動了瓊漢同城化的發展,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有些人看到同齡者中出類拔萃的人物會警惕,但也有些人第一反應是拉攏。相對而言,后者比前者在心理上更有優越感,這就是臧毅和王國岳的差異。
  王國岳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所以他不會擔心別人會超過自己,即使在青年榜上排在自己前面的那人,王國岳也有信心在三到五年內完成超越。所以當王國岳看到優秀人才時,他會情不自禁地想要將之聚集到自己的身邊。因為這已經不是個單打獨斗的時代,只有爭取到更多地伙伴,才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
  相比較而言,臧毅欠缺了一些,若論能力,臧毅已經證明了自己,他展現出了出類拔萃的規劃能力和執行能力。但臧毅欠缺了一群伙伴,在仕途路上,就像一只孤狼。他身邊也有伙伴,但離他有點遠。比如歐陽兌,臧毅知道這是一個對自己不會有威脅的人,所以能夠讓他接近自己,如果有一日,他發現控制不住歐陽兌,恐怕也會選擇果斷地棄離。
  王國岳之所以比臧毅在青年榜上排名更高,原因在于他已經成功組成了關系網,除了家族給他的資源之外,他利用自己在吉東省組織部多年沉淀,有一群人圍繞在他的身邊,其中就包括有青年幫上的人物。
  王國岳是吉東省最年輕的實權正廳級干部,不過三十三歲,已經在省委組織部擔任副部長職務。而且,他的排名非常靠前,不出意外的話,年底會下派到地方,擔任一把手。
  他的仕途路線已經基本明確,在地方沉淀幾年,撈到足夠的政績之后,再回到吉東省委,就可能輕松地從正廳跨越到副部。
  四十歲不到的副部級干部,在共和國歷史上也堪稱少有。目前也只有唐家那個妖孽人物,做到了這一切。
  搜集官員的履歷,研究官員的性格,了解官員的處事方式,這是王國岳的習慣。方志誠的履歷,他讀了不下三次,對此人有很深的解讀。
  方志誠是個變數。蘇家蟄伏多年,終于開始咆哮,之前他們一直在等待,等待的就是變數。
  任何社會都不缺少人才,但很少有人能成為變數。變數,決定了社會發展的趨勢和方向。因為方志誠這個變數,他的師父宋文迪輕松地從地級市,走到了一省大吏的位置。
  盡管現在淮南省已經被北方派系攻占,但再等個五年,宋文迪很有可能會打破這個僵局。因為宋文迪現在不僅有經濟系的支持,身后還站了蘇家這個龐然大物。
  王國岳對自己的判斷很有自信,同時也暗下決心,要與方志誠見一次面。
  蘇霖掛斷了電話,淡淡笑道:“王國岳是一個充滿人格魅力的人。你見過一次會覺得他很可怕,這種可怕并非因為他行事作風強硬,而是因為這是個處事滴水不漏的人。你可以用完美來形容他。”
  方志誠淡淡笑道:“如果一個人真的完美無瑕,這恐怕反而會成為他最大的不足。”
  蘇霖自然不會覺得方志誠是在嫉妒王國岳,他輕嘆了一聲,道:“大時代已經到來,很多人說九十年代是華夏社會發展的黃金期,事實證明,隨著時間的變化,會不斷涌現出新的英雄取代前者。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未來的五年乃至十年,將是你們的天下。”
  在西京留了五日,方志誠在蘇霖的引薦下,認識了當地不少的名流。而方志誠也正式在蘇系內部亮相。
  從西京離開,再輾轉云海。下了飛機,寧薔薇臉上洋溢著微笑,腳步變得輕快。方志誠只能跟在她的后面,氣喘吁吁地追著。
  剛出了拐角,便見寧香草站在一群人之間,朝兩人揮著手,寧薔薇見方志誠被自己甩了七八米,有點著急地說道:“快一點,別讓我姐等久了。”
  方志誠翻了翻白眼,嘆氣道:“也不急在一時啊。”
  寧香草清瘦了不少,黑亮的長發披灑在兩肩,穿著一件卡其色的淡薄風衣,遮住了修長纖細的身材,腳上踩著銀色的高跟鞋。她臉色似乎更加白皙,唇上摸了粉色口紅,兩道精修的眉毛宛若柳葉。這樣的美人站在人群中,連同性都忍不住多看幾眼,而方志誠只是粗粗地掃了她一眼,不敢再看。
  因為害怕多看一眼,會流露出異樣的情感,現如今,方志誠與寧香草的關系有點尷尬,兩人之間知道對方的情誼,但是想要邁出那一步,誰也沒有勇氣。
  坐在銀色的轎車內,寧薔薇自告奮勇想開車,寧香草拗不過她,便坐在了副駕駛,方志誠則坐在車子的后排。方志誠坐在寧薔薇的正后方,只要稍微偏一下視線,便可以看到寧香草的側臉。寧香草時不時微笑著與寧薔薇側臉交流,方志誠不知是否自作多情,總覺得寧香草會不經意地瞄自己一眼。
  來到寧家老宅,沒有想象中那么多人,雖然已經是新時代,但嫁女兒總是比不上娶媳婦更加風光。寧家在宅子里擺了四桌,都是同族之人。寧中將帶著方志誠,見了寧家的核心人物。
  寧家現在主要的力量在軍方,但政府方面也有幾位副部級以上的高官,其中包括云海市副市長黃廣斌。黃廣斌與方志誠握了握手,笑道:“我關注過你在淮南的那些事情,年輕人了不起,有沒有想過到全國改革的最前沿來看看?”
  方志誠謙虛地笑道:“黃叔叔,你過獎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自然想到云海來鍛煉。”
  黃廣斌性格很爽朗,在方志誠肩膀上拍了一下,隨后與其余幾人,笑道:“怎么樣?我說得沒錯吧,志誠肯定希望來云海發展,只是欠缺了個引薦人而已。”
  寧中將無奈地一笑,道:“老黃,你先不要這么著急,志誠,他有自己的想法,如果真的有一天想要到云海,自然離不開你的幫忙。”
  方志誠知道大家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若真要自己動位置,就不會在酒桌上這么隨性而談了。
  家宴結束之后,寧中將將方志誠喊至書房,在印象中,自己還是第一次跟泰山私下里交流。書房是寧老爺子的,里面的陳設沒有太多改變,還是一如既往地簡單,寧中將坐在椅子上,方志誠拾起茶具,開始煮茶。不一會兒,茶香就充盈著書房,寧中將拿過茶杯,喝了一口,道:“志誠,其實我對這門婚事并不滿意。”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我理解,這也是為何,在婚禮的過程中,您幾乎沒有跟我多說一句。”
  寧中將點了點頭,嘆道:“我不滿意婚事,并不是因為你,而是因為這是老爺子的決斷。我前兩個女兒,過得都不幸福。我不希望老三也一樣。從小我們將她當作男孩子一樣培養,她在部隊里每次成長都讓我感到驕傲自豪,所以我不希望她的婚姻是失敗的。”
  方志誠停頓了片刻,輕聲道:“爸,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過,我想在未來,你需要慢慢改變原來的看法。薔薇,不需要像男人一樣足夠強大,以后她的責任,將全部放在我的肩膀上。她終究會變成一個女人,只需要相夫教子,而外面的復雜與黑暗,應該由我來承擔。”
  寧中將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緩緩點頭,道:“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老丈人的氣場不是一般大,幸好寧香草前來救場,自己才得以離開書房。
  寧香草見方志誠臉色不太好,笑問:“怎么?被罵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罵倒沒有,只是被威脅了。”
  寧香草想了想,道:“你一定要對寧薔薇好,否則的話,我爸可能真拿著手槍指著你的太陽穴。”
  方志誠聽寧香草這么一說,頓時踉蹌了半步,因為腿軟得厲害,沒一絲勁。
  寧香草連忙攙扶好方志誠,笑道:“逗你的!其實我爸也很心軟,薔薇出嫁的前晚,他在房間里默默地坐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