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59 成為大大的好人

現在社會上有各種專家,但他們都算不上“大家”。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許多復雜的道理,普通人很難想明白,但在“大家”的面前,他三言兩語就能將復雜的道理,給你解釋清楚。
  慢慢地,書房內的茶話,變成了問答。方志誠有疑問,便會提出,而宋先生最多用三句,便能將問題解釋清楚。這就是帝師的能力,化繁為簡,去偽存真,每一言都蘊含著思想沉淀,讓人信服。
  終于宋先生站起身,笑道:“今天我給你講的這些,你都聽明白了嗎?”
  方志誠笑著鞠了一躬,準備感謝,但最終卻是搖了搖頭,道:“弟子,還存疑。”
  宋先生哈哈大笑三聲,道:“看來今天這堂課沒有白教你。你學會了質疑,就是我今天交給你最大的本領,以后在你的仕途之中,肯定會隨時用到。質疑,是帝王心術的精髓,也是一門學到老、用到老的本領啊。”
  多疑并代表狹隘,而是走一步算五步的習慣。
  出了書房,已經到了下午三點,在書房內方志誠和宋先生聊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宋先生夫婦將方志誠和寧薔薇一直送到樓下。老太太看著宋先生滿臉平靜,笑道:“很少見你跟一個年輕人聊這么久。”
  宋先生下意識摸了摸下巴,淡淡笑道:“這樣的年輕人可不多了啊。這是個最好的時代,但也是個最壞的時代。華夏好男兒千千萬萬,但真正心存志向的人,卻是屈指可數。為何一代不如一代的話,總是放在我們這些老家伙的嘴邊,那是因為和平將許多年輕人的棱角磨平,讓夢想變成了飛灰。大浪淘沙,難得見到一粒金沙,又如何能不高興?”
  老太太搖頭,苦笑道:“你又魔怔了。這么多年來,很少見你魔怔。不過,你這樣子,也挺好,總比每天對著鳥籠發呆好,怕你老年癡呆呢。”
  宋先生有點不高興地擺了擺手,道:“我發呆,那是在思考問題。我這么聰明的人,怎么可能老年癡呆呢?”
  老太太笑了笑,露出缺了繼科的牙齒,輕嘆一聲道:“原本以為蘇青這丫頭,命不太好,結果看來還是上天有眼,沒想到她的兒子和兒媳婦如此優秀。”
  宋先生瞧出老太太悵然所失,她與自己相依為伴多年,身邊無兒無女,自己就是她的天,很多時候她應該會孤獨吧?
  宋先生伸手在老太太的肩膀上攬了攬,道:“我對不住你。如果不是我的話,你完全可以享受天倫之樂。”
  老太太苦笑道:“老伴,老了相伴。子女不理解你當年的決定,我知道,其實那是為你好。他們現在過得不錯,我也沒必要湊過去,打擾拖累他們。”
  宋先生朝天空吐了一口氣,道:“我也沒幾年好活了,心臟是假的,肺上也有病,等我離開了,你就解脫了。”
  老太太掩住宋先生的嘴,輕嘆道:“千萬別,你得活在我的后頭。我是個婦人,這輩子只會照顧你,你走了,我就沒有目標,也活不了多久。而我即使死了,也會有人來照料你。你若活著,可以照顧很多人。”
  宋先生微微笑道:“我們的話題太悲傷了。”
  為何說燕京是個臥虎藏龍之地。宋先生的那棟樓,從外表看上去很陳舊,一點也不起眼,但燕京許多人將目光掃向那里,因為并非任何人都能踏足此處。那是個很多人都想進入,但卻進入不得的地方。
  宋先生辭去官位之后,就一直深居簡出,不再過問外面的事情。同時,他也關門謝客,即使副國級干部登門拜訪,也會被他謝絕。宋先生欠蘇青一個人情,有了這個人情,方志誠才有機會踏入那間屋子和那個書屋,然后與宋先生坐下,敞開聊了帝王心術。
  兩個小時的交流,方志誠很難得到最終答案,因為每個人的性格都不相同,歷史上的帝王和領袖,他們的性格都不盡相同,如果方志誠想要總結出自己的帝王心術,則需要一步步地自己揣摩。所以宋先生沒有給方志誠指明方向,而是講了很多故事,給了他很多可以參照的模板。
  不過,與宋先生的這次見面,讓方志誠心中養了一條龍。
  寧薔薇已經習慣挽著方志誠的手臂,她見方志誠從小區走出后,一直面有所思,笑問:“書房一進一出,怎么覺得你整個人不一樣了?”
  方志誠微怔,隨即淡淡笑道:“有嗎?我是覺得渾身輕松了許多。”
  寧薔薇盯著方志誠明亮的眼睛看了許久,道:“媽,她是個睿智的人,瞧出你心中有事,所以讓你來見宋先生。”
  方志誠暗忖寧薔薇想得明白,長嘆一聲,道:“你說得沒錯,我前段時間的確有點迷茫。明明知道自己的方向,卻總是在猶豫,我開始懷疑我做事的方法。而宋先生今天讓我知道,其實我行事的方式并沒有錯。”
  為了達到目的,方志誠的行事手法,談不上光明正大,他一直心中有愧疚感,沉浸在黑暗的世界中太久,靈魂也會受到損傷。方志誠想過很多辦法救贖自己,而與宋先生的這番交流,才讓他真正得到了解脫。
  如果想要成為抵達最終目的地的王者,就必須沾滿鮮血。
  “如果有一天我成了個不折不扣的壞人,你會怎么辦?”方志誠問道。
  寧薔薇笑道:“那我會殺人你,然后自殺。”
  方志誠愣了愣,笑道:“謝謝你這個答案,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成為了自己也討厭的人,那你就殺了我,然而你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寧薔薇頓了頓,驚訝道:“你不會真的變壞吧?”
  方志誠捏緊了寧薔薇的手,道:“當然不會,我會成為大大的好人。因為我才不會丟下你一個人。”
  ……
  在燕京舉辦婚禮后,兩位新人在燕京留了三日,期間拜訪了蘇青的幾位朋友,除了宋先生之外,還有燕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的院長魯宏圖。這也是方志誠一直想見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
  方志誠見魯宏圖,沒有帶著寧薔薇。
  魯宏圖五十五歲,是國內研究政策與經濟的優秀人才,也是首長們的幕僚。他在學院派中,屬于改革一脈,經常有大膽的創想和觀點。這幾年多項經濟政策,均是由他操刀,他在國家智囊中排位也很靠前。國家智囊是一個很神秘的組織,成員不多,只有二十人,來自于各行各業的頂尖人才,專門為首長們出謀劃策。
  《智慧城市》方案盡管耗費了高技術產業處的大量心血,但方志誠知道,這份方案并沒有達到百分之百的嚴謹程度,所以必須要有專家進行嚴格地審核。而魯宏圖就是這個領域的專家。
  魯宏圖看到初稿之后,表現出了十足的興趣,“我也是今年年初才關注到智慧城市,并準備納入重點研究項目,沒想到竟然落后了,被你捷足而登。盡管方案還不夠完美,但已經有了輪廓和靈魂,方向性是沒錯的,最多在細節上再強化一下。”
  與魯宏圖對話,很輕松,一點也不費力,他是個學者,心中沒有太多的彎彎道道。因此看到新的構想,會異常的激動,沒有官員的架子。
  方志誠見魯宏圖評價如此之高,微笑道:“還請魯院長多提點建設性意見。”
  魯宏圖摸著下巴,咂嘴許久,眉頭忽然皺起,片刻之后又舒緩開來。
  方志誠以為魯宏圖發現什么大問題,連忙問道:“魯院長,出什么問題了嗎?”
  魯宏圖搓著手,笑道:“現在我沒法提什么意見,因為必須要到現場看過情況才行。美利堅、韓國都在搞智慧城市,但他們都是小范圍的搞實驗,因為一旦涉及面太廣,可能會引起社會的動蕩。我需要到現場去調研一下,才能知道項目的可執行度。”
  方志誠見魯宏圖這么說,松了一口氣,笑道:“魯院長,你如果愿意去瓊漢同城化項目去調研,那就實在太好了。有什么吩咐,盡管提。如果你的團隊需要經費,也可以由我們來承擔。”
  魯宏圖聽方志誠這么一說,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拍,哈哈笑道:“你這小家挺機敏,真會順桿子往上爬。也罷,既然你連我們團隊的經費也包了,那么我們就幫你做一次評估吧。不過,我得提前打好招呼。項目如果可行,后期我的團隊要全程參與其中,當然,作為參與方之一,在評估費上可以給你打點折。你也知道,我的團隊一旦出馬,費用不低于一百萬。”
  方志誠無奈一笑,慢慢地收起桌上的方案,不再多言。
  魯宏圖見方志誠一言不發,心中有點慌亂,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魯院長,您團隊的價格太高,我還是算了。據說水木大學那邊的曹方教授也是行家,我還是請他幫我看看吧。”
  魯宏圖連忙摁住了方志誠的手中的方案,眉頭挑起,有點不高興地說道:“罷了,我這次做一筆賠本生意吧,你要承擔我們團隊去淮南調研的差旅費,具體的評估費,就不另行收取了。不過,我們的團隊要進入最終成稿的智慧城市方案中,作為主要的設計團隊。”
  方志誠瞧出魯宏圖是個心直口快之人,他看中了方案的潛力,現在自己就是不給他差旅費,恐怕他也不會放棄這個計劃。
  方志誠將方案放下,微笑道:“那就一言為定!我在淮南恭候大駕。”
  等方志誠離開之后,魯宏圖愛不釋手地將智慧城市方案看了一遍又一遍,突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罵罵咧咧地說道:“這個方志誠,跟他老娘一樣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