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57 三十年塵封之秘

也沒有人來敲門,喊兩人起床。直到日上三竿,寧薔薇才堅持著起了床。等洗漱完畢開了門,不一會兒,蘇青就過來喊兩人去餐廳吃早餐。吃完早餐之后,蘇青帶著方志誠和寧薔薇來到東院的樹林內。這個樹林不算很大,但里面的樹木青蔥高聳,綠葉成蔭。
  見方志誠和寧薔薇兩人都一臉詫異,蘇青笑著解釋道:“當年老爺子有過這么一個要求,但凡成了家的子嗣,都必須要在這里種上一棵樹。算得上在這蘇家宅子里,留下了自己的魂,以后無論你們走南闖北,到了哪里,魂還在老宅,跟蘇家散不了。”
  蘇青走到一棵大椿樹的旁邊,低聲道:“這棵你是大舅當年結婚的時候,和你大舅媽一起種下的,當年只是一棵小苗,現在已經成了參天大樹。每年你大舅媽只要回到老宅,都會在這里坐一段時間,因為她知道你大舅雖然去了另外一個世界,但他的魂永遠在這里。”
  寧薔薇好奇地挨個看過去,只見書上都掛著一個精致的小牌,上面寫著是由誰人什么時候種下的。
  早有人準備好了種樹的工具,方志誠朝手掌心吐了兩口涂抹,握住鏟子很快挖好了一個坑。寧薔薇幫著方志誠,將樹扶正,方志誠小心地填好土,然后用水壺澆了兩次水,才算結束。
  方志誠與寧薔薇,笑道:“得了,我們的魂種在這里了。”
  寧薔薇嘆了一口氣,道:“比起蘇家,我們寧家就沒有這么一塊地方。這么多年各奔東西,再過幾年,恐怕家就散掉了。”
  蘇青在旁邊笑道:“這與寧老的性格有關,當年他遠赴燕京,就放棄了將軍胡同的宅子。其實寧家曾經的宅子,離這里并不遠,往西走大約七八百米就能到。年輕的時候,你父親就常帶著咱們一幫同齡人到處闖禍。”
  寧薔薇笑道:“想象不出來,我爸那么嚴肅的人也會闖禍?”
  蘇青目光飄向上方,穿過林蔭的縫隙,似乎想望向更遠處,“當年你父親性格太過火爆,所以寧老知道之后,就將他送到了隊伍歷練。隊伍的確是一個打磨人心智的地方,你父親被雕琢得不錯,現在已經成為共和國最年輕的將領。”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我父親也曾經評價過您,說您是他最尊敬的同齡人之一。”
  蘇青淡淡一笑,道:“樹既然已經種好,那就去洗手吧。好好休息兩日,你還得去云海回門,然后還得去西京。”
  三人回到了房間,方志誠知道蘇青有事情要與自己私下談,就轉身去了書房。
  蘇青坐在沙上,指著茶具,笑道:“給我泡杯茶吧。”
  方志誠熟練地開始泡茶,蘇青溫柔地望著方志誠。不知不覺,茶已經泡好。蘇青拾起茶杯,泯了一口茶水,輕聲道:“你已經結婚,有了家庭。對于父母而言,你這才算得上完全地成人。有了家庭,就有了責任,同時相信你的內心也強大成熟了不少。薔薇是個好女孩,單純自強,善良正義,我很欣慰。所以我跟你說的第一件事,希望你這輩子不要辜負她。”
  方志誠點了點頭,語氣凝重地說道:“這請您放心。”
  蘇青緩緩放下茶杯,繼續道:“第二件事,我想談談你的女兒。我與沈千山見過兩次面,他早已知道沈薇和你之間的荒唐事。我們經過仔細討論之后,得出結論。其一,沈璇交給沈家撫養;其二,沈薇近期會回國,與丈夫離婚;其三,沈家和蘇家的關系會變得密切……此事我已經與薔薇私下交流過,她能理解。”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讓您費心了。”
  蘇青擺了擺手,長吁了一口氣,過了許久,方道:“第三件事,我想跟你聊聊你的父親。”
  方志誠聽到蘇青這么說,突然神經緊繃起來,手掌下意識的緊握成拳。
  蘇青自然現方志誠的反應,緩緩道:“故事生在很多年前,我幾乎已經忘記了。第一次見到你父親的時候,我才十五歲,他十六歲。你外公將他帶回了蘇家。那時候你二舅和三舅,他們都還很小,所以沒有什么印象。你父親在蘇家住了好幾年,上山下鄉的時候,我們被分到了同一個農場。在那里,我和他戳破了那層窗戶紙,然后我們戀愛了。”
  “你應當知道,在那個年代,我們這些知青下鄉之后,遭遇真的很慘。我們生活在都市,卻要去一個資源匱乏的農村,嘗試生存。而那些年,又遭遇到了史無前例的饑荒,所以大部分知青都吃不飽。而你父親只要有什么好東西,都給我留著。現在想想,那時候就是被他的這種善意給騙了吧?”
  說到這里,蘇青眼睛里已經噙滿了淚水,她沒有說與方父相處的細節,但能想象,他們共同經歷了風雨,最后才確定走到一起。
  “從農場回來之后,我和他一起走到你外公的面前,坦白了兩人的戀愛關系。你外公許久沉默不語,最終告訴我們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我并非你外公的親生女兒,而你父親是你外公的私生子……”
  蘇青幾乎哽咽著說出了這個真相,方志誠已經驚訝得目瞪口呆,他終于知道,為何蘇老對自己的身世諱莫如深,因為這不僅涉及到他年輕時候的荒唐,更關鍵的是,蘇青現在是蘇家的頂梁柱,如果被派系內部的人知曉,蘇青是蘇老的養女,那又該如何是好。
  蘇青是養女,這一秘密被保守了多年,即使蘇摩和蘇霖也無從知曉。蘇老爺子并非因為害怕自己曾經有過私生子之事暴露,而導致自己難堪,而是因為蘇青是蘇家的領袖,如果真實消息暴露,無疑會影響她的地位。
  方志誠苦笑道:“這么說來,他嚴格意義上,是我的爺爺,而不是外公?”
  蘇青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嘆氣道:“沒錯!你父親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養女和私生子結婚,在現在這個年代來看,并沒有什么,但在那個年代,是很難接受的。尤其是我的媽媽,也就是你的外婆。對于你外婆而言,我雖是養女,但她待我如同親女兒一樣。她又如何能接受,自己的女兒嫁給外面女人給你外公生的孩子?”
  方志誠失神地笑了笑,他也被這個故事的復雜程度給驚訝到了,沒想到事情竟然如此曲折,自己身世的背后潛藏著這么巨大的一個秘密。
  如果這個秘密傳出去,蘇家內部必定會出現四分五裂的場景。蘇家大伯那邊的勢力,肯定會采取分裂,爭取主導權,繼而會影響蘇家低調蟄伏多年,重新東山再起的計劃。
  “那他現在去哪兒了呢?”方志誠此刻的心情波濤胸腰,望著蘇青這么激動,他已經很難鎮定地說話,因此聲音有些顫抖。
  蘇青淚水已經布滿面頰,她是一個性格剛毅的女人,否則也不會被人稱為鐵娘子,但這一刻,她將弱點完全暴露出來,“他那時候年輕氣盛,知道這個消息之后,也是受到了打擊。后來你外婆找到了他,跟他說了些什么。隨后,他就離開了蘇家,后來就不知蹤影。而我那時候才知道有了你,你外公知道,如果你外婆知道我有身孕,定不會讓你順利出生,所以一直隱瞞著,等你出生之后,便讓孟西山把你送給了別人。這么多年,我也曾經尋訪過他的蹤影,但始終沒有他的消息。他或者是改變了自己的身份,故意隱藏起來;或者已經不在國內了。”
  方志誠長嘆了一口氣,站起身體,將蘇青攬到了懷中,輕聲安慰道:“媽,請不要哭泣。我會幫你找到他的,然后質問他,為什么當年那么沒骨氣。”
  蘇青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傻孩子,你不應怪他,因為當年他也很艱難,他別無選擇。”
  方志誠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道:“我聽你的。”
  從書房里走出,方志誠感覺步履蹣跚,他為蘇青感覺到心痛。別人都看到她外表光鮮的一面,但誰能知道她承受了多少痛苦,以養女的身份,獨立支撐著蘇家……
  方志誠下定決心,要努力讓自己堅強起來,更快地能夠幫助蘇青分擔壓力。同時,他也對蘇老太爺有了新的認識,以前他對蘇老太爺有過怨憤,有過質疑,但現在想來,自己卻是錯怪了蘇老。蘇老這么處理和解決,也是無奈之舉。
  蘇青在自己結婚之后,說出這個真相,或許是為了徹底打消自己對蘇家的怨念吧。
  故事就是這么的錯綜復雜,聽上去讓人甚至難以置信,但就是這么生在自己的身上。
  而關鍵之人,出在自己的父親身上,為什么他當初就那么退縮?如果他能夠堅持,能夠抗住壓力,那么自己一家三口,怎么會離散這么多年?
  希望他還好好的活著,自己一定要當面問問他。